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夜袭二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一章 夜袭二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黄三德在自己的房间里来回踱着步。
如今白老将洪门致公堂交到了他手上,光是这担子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这致公堂从檀香山到旧金山,甚至整个西部,都有它的帮众。几万人加起来,琐事繁多。这也就罢了,关键问题是,如今该何去何从?尤其是出了何绍明这么档子事儿。
按白老的意思,闯下这片基业不容易,得为帮中兄弟们着想,安安分分的,就在这北美算是扎根了。何绍明?汉军旗人,惹完祸事拍拍P股走人了,倒霉的还是在这儿生根的他们。可转念一想,也不对。他何绍明先不说图的是什么,单是这为北美华人争取权益,前赴后继不遗余力的劲头,大家伙都得伸出大拇指来。多少年了,还从没听说过华人打官司,还赢了!
“三哥,您倒是拿个主意啊。”黄三德在这儿琢磨了有一会儿了,底下弟兄们有人实在忍不住,开始催促道。
“三哥,那chino镇里面可有咱不少弟兄亲朋,不能不救啊。”
……
黄三德停下了步子,心道:人,必须得救,甭管怎么说那是咱们华人。要是见死不救,回头落个不仁义的名头,这致公堂的人心也就散了。至于将来如何,还是将来再说吧。心中打定主意,黄三德开口道:“救人!招集弟兄们,分批往那边儿赶,千万别让警察察觉出不对!”
堂中站立诸人,闻言齐声应是,一个个摩拳擦掌,就等着跟鬼佬干一场了。
但说,何绍明这边儿。
何绍明几句话拿住了一众暴徒,见暴徒心犯嘀咕,众人不禁心头松了口气。本来嘛,对方要是真不管不顾的就这么往里冲,就这么十几号人有枪,根本就拦不住。到那个时候,指不定谁倒霉,有个三长两短的也保不齐。
何绍明倒是很镇定,见所说的话有用,对方也有顾忌,便又道:“中国有句话说的好啊,那人钱财与人消灾,大家也别多想,只要说出背后谁指使的,我何绍明绝对不追究各位的责任。而且,对方出多少钱,我出双倍!怎么样,各位何去何从啊?”
“安静,安静!”老杰克见局面有些失控,连喊了几声。这时,几个明显似乎老杰克亲信的人,骑着马上前与老杰克商量起来。
“头儿,我看就这么算了吧,反正雇主交代的已经做的差不多了。”
“杰克,别信那些中国人。黄皮猴子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看行,这何绍明我知道,据说比咱们雇主还有钱。”
……
七嘴八舌这么一吵吵,除了个别人,大部分人都觉得条件可以接受。商量了一会儿,老杰克似乎拿定了主意,又高声对何绍明喊道:“小子,我怎么知道能不能相信你的话?”
何绍明乐了,他太知道这帮子美国流氓了。见钱眼开,唯利是图。中国的胡子土匪,一部分人还讲究个信义,有的甚至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而美国人要实际的多,只要有钱,除了上帝,什么都可以出卖。
“首先,我是个大人物,没必要跟你这个无名之辈废话;其次,我待会儿让我的律师给你写份免责生命,然后再给你一部分让你绝对不吃亏的钱。这下,你能安心了么?”
闻言,一众暴徒纷纷叫嚷着,让老杰克同意。老杰克又回去商量的半天,复又转回来,道:“五万美元,小子,你必须出五万美元。还有那什么免责声明。然后我就告诉你雇主是谁。给你半个小时,你最好别骗我!否则,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的。”老杰克恶狠狠地说道。
“没问题,半小时内给你。”何绍明知道,此刻,老杰克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在美国,很少有人能抵挡住美元的诱惑。
转过身,何绍明阴沉着脸,道:“这群混蛋!琼昌,准备协议,我去办公室拿钱。”何绍明咽不下这口恶气,被人先是欺负一阵,然后又是敲诈勒索,虽说不差钱,但是个人都得生气。躲在背后的混蛋,别让我知道你是谁,否则你就死定了。何绍明恶狠狠地想着。
二十来分钟过后,在老杰克的耐心消失前,何绍明与唐琼昌回来了,两人手中多了一个公文包。
“这是免责声明,包里面是钱,我都放进去了。”何绍明将一份材料装入包,随即,大力抛了出去。
提包落在老杰克十步远的前方。老杰克使了个眼色,一名手下纵了出去,老杰克松了口气,笑道:“中国人,跟你交易很爽快。我这就带着人走,现在,我要告诉你,背后……”
“砰”的一声枪响,打断了老杰克的话。
————————————————————————————————————————————
‘砰’,远处的枪响,让秦俊生愣了一下。
“该死!看来真要火拼了。”想到这儿,秦俊生大声道:“伙计们,暴徒开始攻击老板的工厂了。如果不想让一千美元泡汤,大家最好快点!十分钟内赶过去的,多加五百美元。”
“好!”
“伙计们,快点,老板要是死了,咱们的钱就泡汤了!”
“哟呵~”
……
秦俊生身后,百十名牛仔,或是骑马,或是坐着马车。齐声吆喝着,飞速向前方赶去。
与此同时,就在他们身后几里外,另一群人也在赶路。
却是洪门致公堂帮众,追上了现行一步的司徒美堂。
“啊毅,老鬼,你们怎么来了?”司徒美堂兴奋而诧异地道。
“司徒大哥,三哥派咱们来的,说是既然是华人的事,咱们致公堂没理由坐视不理。”当先一健壮汉子道。
“美堂,如今白老要金盆洗手,让三德做了这致公堂的头把交椅,弟兄们都憋着劲头跟洋鬼子干上一把呢。咱们还是抓紧赶路,详细的回头聊。”见司徒美堂有些疑惑,后头的老鬼补充道。
就在此时,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夜空。三人对视一眼,暗道不好,随即招呼一声,领着几百帮众急急往前赶去。
————————————————————————————————————————————
何绍明的笑容在枪响后僵持住了。伸手摸向腹部,血红一片。“就不该逞能……”话没说完,钻心的疼痛传来,何绍明再也站立不住,朝后倒去。
“先生!”
“老板。”
“何!”
……
在其身后的佩顿,第一时间抱住了何绍明。入目,却是何绍明腹部血红一片。“何,你怎么样了?医生,快去找医生!”
“先生,先生!挺住,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魏国涛看着何绍明生命迹象越来越弱,几乎处在半昏迷状态,双目怒撑,转过身一把抢过一名护卫的枪。“都他妈的在等什么?匪徒已经开火了,还击!”
护卫们一咬牙,心道左右今天的事儿是不能善了了。丢了工作那滋味不好受,陪上性命拼一把,死了还有抚恤金,家里还有人照顾。如今老板都不知死活了,再拿钱不干活就说不过去了。随即,众护卫纷纷拉开枪栓,瞄准,准备射击。
众人这边一片慌乱不说,且说暴徒那边儿。
枪响之后,所有人都是一楞,包括老杰克。
“谁他们的让你开的火?你这个蠢货!”老杰克迅速发现,左后方一个农夫打扮的人,手中的猎枪正冒着硝烟。
“不,杰克,不是,不是有意的,是走火了。”那人,连连解释。
“走火?怎么这么巧,更巧的是能打到人?你一定是华伦派来的,该死的!”老杰克愤怒地道。
‘砰砰砰’一阵排枪声响起,不待老杰克继续说下去,身旁已经倒下了三四个人。而那名前去取钱的同伙,第一时间倒在了枪下。
“该死的,还击,还击!”见事已至此,老杰克一边高叫着还击,一边叫自己的亲信上前去抢回装钱的包。
这边,工厂内,一众护卫或者趴在地上隔着栅栏射击,或者爬上墙头射击,十几条快枪打的飞快,不过几十米的距离,匪徒又聚集在一起,不片刻就杀伤了十几人。那边,暴徒们经过了初期的慌乱,在金钱诱惑下,一边散开还击,一边慢慢靠近装钱的包。两边一时打的倒是奇虎相当。
魏国涛瞄着眼,口中咒骂着“杂种,去死吧!”‘砰’,又一声枪响,将一名骑马的暴徒打落。
墙后,佩顿泪流满面,双手按住何绍明的伤口,口中不停地说着:“何,你不能死,一定要振作。医生马上就来了。”
何绍明十分虚弱,那是流血过多的迹象。他努力睁开眼睛,眼中是佩顿那梨花带雨般的娇容。“佩顿,你哭起来也那么漂亮……”
“呵,何,别说话,养足精神,医生……”
“佩顿,我怕我现在不说,以后都不用说了。”何绍明的话有些悲凉。佩顿闻言,更是泣不成声。
“琼昌。”
“我在,先生。”唐琼昌急忙在一旁道。
“琼昌,如果我死了,除了留出四分之一的财产交给我的两位妻子,其他的,卖掉,成立一个基金。以后,以后振兴社的活动,还有光复中华的费用,都从这里出。”
“先生……”
“让我说完,废除排华法案的事,要继续做。要充分利用这次的事,炒作……媒体舆论的力量,在美国是很强大的……”话没说完,何绍明便昏厥过去。
众人呼喊几声,见何绍明不见转醒,不禁红了眼。唐琼昌一把扯掉领结,抄起一根棍子就要冲出去。
旁边的华工中,有人一声呼喝:“丢你老母!何先生都这帮王八蛋害了,老子就是不要命也得跟他们拼了。”
一人高呼,众人响应。此刻,厂子内的华人,无论男女老幼,全都血红着双眼,嗷嗷叫着要冲出去拼命。魏国涛不明所以,急忙上前阻拦,唐琼昌一句‘先生死了,先生死啦!’把魏国涛镇蒙了。死了,就这么死了?一个致力于提高华人地位的人,一个中国第一个醒悟过来的人,一个立志要富国强兵的人,一个叫醒千百炎黄子孙的人,就这么死了?振兴中华的大计该何去何从?胎死腹中么?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拼了吧,与其再过那种比所有人低一头的日子,再活在满清的阴影中,不如拼了这条命,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左右是活一回。
愣神间,愤怒的人群已冲了出去。魏国涛暴喝一声,提着枪也跟了过去。瞬间便赶在了众人前头。
就在此时,外面爆豆般的枪声响起,隐约间听到秦俊生的喊声。“先生,我秦俊生带人回来啦!”
魏国涛三两步冲出去,见到了一脸疲惫的秦俊生。
“国涛,先生呢?可还安好?”秦俊生急切地问道。
魏国涛嘴唇颤抖着,始终没有开口。
这时,后面的唐琼昌赶了过来。
“俊生!”唐琼昌一脸悲切,红了眼圈,眼见着泪水就要流了下来。“你怎么才回来啊?”
顿时,秦俊生便有了不好的预感,急忙问道:“究竟怎么了?先生呢?”急切间,秦俊生强壮的双手,一把拉过了唐琼昌。
“先生……先生去了……”唐琼昌再也控制不住,眼泪滚滚而下。
“什么?”秦俊生大吃一惊。去了?就这么就去了?回来晚了,就差那么一点儿,哪怕是再早到十分钟……悲由心生,转为愤怒,秦俊生大喊一声:“为先生报仇啊!”随即,招呼众人,冒着弹雨冲了上去。
厂区内,佩顿不再哭了,似乎眼泪已经干涸。只是呆呆地抱着何绍明的头,在那儿自言自语:“何,我有些话一直想对你说。你知道么,你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幽默、风趣、有爱心。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你对我的帮助就没有停止过。……还记得我因为害怕自己出丑,而躲在天台的那次么?你告诉我,‘佩顿,我相信你,一定行的。因为,迄今为止,我的投资成功率保持在百分百。’知道么,第一次,第一次有人这么关心我,同我谈心,帮我克服恐惧。就连我的参议员父亲都没……而且你这家伙还经常像白痴一样盯着我看……”佩顿的眼泪又留了出来。“何,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对你就不仅仅是好感。我想对你说:我爱上了你。”佩顿笑着,泪水汩汩:“就在今天,我鼓足了勇气打算要对你说,可是你……再也听不到了,再也……你这个混蛋,给我起来,混蛋!”佩顿似乎疯了,双手握拳,疯狂地捶击着何绍明的胸口。
“咳……咳……”作为佩顿的发泄对象,先前已经被众人断定死亡的何绍明,此刻却咳嗽了起来。
“何?噢,上帝啊,你还没死?感谢上帝!”佩顿一把抱住何绍明的头,脸上泪水掺着笑容。
“果然还是死不了啊……”何绍明悠悠转醒。何绍明是昏厥过去了么?错,他是在装死!没错,就是在装死。为什么?强敌在外,而里面的华人却如同没卵子的阉鸡一样,蹲在地上,期待敌人的仁慈。一点儿血性也没有。要不了一刻,暴徒突破大门,盛怒之下,众人的下场可想而知。与其这样,还不如装装死,激发一下众人的血性。反正是,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拼上性命,让这些种族歧视者暴徒,看看华人的血性。
万一要是没用呢?没关系,何绍明早想好说辞了——失血过多。
这时,墙外杀声更盛。却是致公堂众人,在司徒美堂的带领下,赶来了。
此刻,在魏国涛、秦俊生与唐琼昌的带领下,华工不要命的冲锋下,已经变成了混战。两方都怕伤到自己人,也是没时间上子弹,便逐渐演变成械斗。
司徒美堂发吼一声,手提两支短棍便冲进来战圈。双棍飞舞,真可谓挨着就死碰着就亡。一边往里冲,司徒美堂一边喊道:“何兄弟,我司徒美堂带着弟兄们来了!”
他喊了半天,见没人回音,心中诧异,手上不停,不片刻便冲到了浑身是血的唐琼昌身边。
“琼昌,你个文化人怎么也冲上来了?何兄弟呢?”
唐琼昌木棍拄地,喘着粗气道:“司徒大哥!先生让这帮子混蛋给害了,你得给先生报仇啊!”
“啊?”司徒美堂闻言,是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