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七章 大清的领事?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七章 大清的领事?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零年六月九日,旧金山所有的媒体都报道了这样一条消息。
“……就在昨天,备受关注的尤瑞卡排华案,在旧金山州立最高法院进行了最后的审理。在证据、证词明显不利的情况下,出人意料的,作为原告方的华人,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华人女士玉莲,作为原告方,在最后的慷慨陈词,是取得这场胜利的关键……”《旧金山晚报》
“这是美国立国以来,第一起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裁定嫌疑人有罪的案件……本案涉案的尤瑞卡镇长表示,对于结果很失望,并怀疑旧金山法庭的司法公正性。他将提出上诉……”《华盛顿早报》
“随着本案的胜利,华人问题越来越受关注。有理由相信,做为华人领军人物的何绍明,与本案有着莫大的关系……”《纽约时报》
“……原告律师唐琼昌表示,赢得本案的胜利后表示:引发本案的最大诱因,是美国的排华法案,他将就此于近期对该法案提出控告……”《ABC广播》
————————————————————————————————————————————
书房内,唐琼昌掩饰不住地笑着,虽然他有意克制着,不停地轻咳着。秦俊生则抢了唐琼昌的生意,主动讲解起来,而伫立他身旁的魏国涛也一改那张刻板的死人脸,嘴角不自觉地带着微笑。
相对来说,何绍明则要淡定的多。就在一小时前,他接到了格雷格的电话。“作为合伙人、朋友,西部联合不会对你的困难坐视不理,何,有理由相信,你会取得这场官司的胜利。”这是格雷格的原话。很显然,背地里他采取了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而何绍明也开始重新审视这个政治皮条客,看起来,格雷格比他估计的要有能量的多。或许,格雷格是在怕何绍明真的撤资吧。
“先生们,这只是开始,我们会取得更多的胜利的。”用一句英文打住了众人的话头,随即,何绍明站起身,走到窗口:“琼昌,chino那边,大概汇集了四百多名受害华人,其他的正在路上。相信玉莲这场官司胜利后,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你马上赶过去,收集证据,准备诉讼状。国涛、俊生,你们两个协助琼昌,一定要把这件事办好。”
“是。”三人点头应了。
何绍明想了想,发现没有见到司徒美堂,问道:“司徒兄呢?”
唐琼昌犹豫了下,敛了喜色,有着踌躇地道:“美堂他……他被白老叫回去了。昨天,洪门的人也来找过我,说是白老想见我。我估摸着,怕是白老想不让我插手这官司,就没回去。”
何绍明点头,随即沉默。这白老还真是个老顽固啊,生怕自己连累了他洪门致公堂。只是不知,托付司徒美堂做的事如何了,倘若白老从中作梗,少了洪门的支持,这事可就难办了。何绍明的打算很清楚,就是依托洪门三教九流的人脉,控制住那些工头,从而促成华工工会。随后,再与美国工会联盟磋商。只要达成协议,少了美国工会联盟的反对声,这时候再让某个参议员提出废除排华法案的提案,盟友们再推波助澜一下,废除排华法案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而这个时候,最为突破口的关键一环,可能会出问题,无疑,这让何绍明很头疼。
“自己还是太单薄了,只希望司徒美堂那边能有好消息吧。”何绍明皱着眉想到。他不知道,已经与白老闹翻的司徒美堂,得知官司赢了的消息后,正在赶往何绍明住所的路上。
这时,管家考伦斯走了进来:“先生,有人来拜访您,说是大清驻旧金山使馆的领事。”
“领事?”何绍明有些疑惑。随即让唐琼昌等三人在此等候,摆摆手,随着管家一起下楼会客。
一楼客厅内,一名身穿‘禽兽’服,头戴顶戴,官员模样的人靠坐在沙发上。他身旁,却是一位西装革履、满头华发的华人老者。两人正对着客厅摆设指指点点,而两人身后则站着两名体态魁梧的戈什哈。
“惭愧,让诸位久等了,不知二位是……”一入客厅,何绍明打量了坐着的二人,一时搞不清对方来意,遂拱手问道。
那老者客气地起身一拱手,而那官员模样的人却只含笑着瞥了何绍明一眼,也不起身,道:“本官大清驻旧金山领事,梁敦彦。这位是在下的恩师,容闳容老先生。”
梁敦彦?没印象,也没听说过。何绍明也没在意。倒是容闳这个名字,让何绍明吃了一惊。容闳,一八二八年生人,十九岁赴美留学,后考入耶鲁大学。中国最早的改良主义以及西式教育的倡导者之一。远的不说,十年前的留**童计划,就是在这位老先生的提议奔走下,成型的。
想到这,何绍明急忙再次施礼,贡声道:“原来是纯甫先生,失敬失敬。先生之大明,小子早有耳闻,今日得见,真乃三生有幸啊。”
容闳连连摆手,口称不敢。二人客气一番,这才相继坐下。而那位被何绍明忽略的领事梁敦彦,显然很不满意何绍明的态度。本来么,即使容闳再有名,如今也就是个不得志的在野名人,而他大小也算个官儿啊。想到这,梁敦彦轻咳一声,语气有些不客气地道:“前些时日,排华事件闹的是沸沸扬扬,就连翁中堂都刻意来电垂询,可见朝廷对此事甚为关注啊。今儿一早,得了赢了官司的消息,中堂大人特意嘱咐本官,前来抚慰受害华人以及为此奔走的我大清侨民;”梁敦彦拿足了官样,加上他那双似笑非笑的小三角眼,说不出的让人讨厌。
这番话说出来,不但何绍明皱眉,就连对面的容闳都有些不快之色。只是碍于何绍明眼前,容闳只是瞪了梁敦彦一眼,随即不再说话。
“如此,就多谢中堂大人了。”何绍明不知道,眼前这位梁敦彦可也算是‘名人’,只是名声不太好。这位梁敦彦在张勋复辟的时候,为其奔走、摇旗呐喊,随后当了议政大臣。复辟失败后,北京政府发布了对他的通缉令,这位老先生直接躲在了东交民巷,直到次年通缉令取消,他这才敢出来露面。何绍明不知道这些,只是本能地对其厌恶。一是因着他说话拿腔作调,那官帽子来压何绍明;二是能抱上翁同龢大腿的基本没什么好鸟。
拱拱手,何绍明继续道:“改日,绍明必定致信给岳父,让岳父大人代为转达谢意。”
“呵呵,不必了,中堂大人可不是什么人都见的。”梁敦彦不屑地说道,随即觉得何绍明话中有话。明知道是翁中堂,他何绍明还敢让他岳父代为转达谢意,他岳父是谁?莫非也是位官?想到这,梁敦彦改口道:“敢问,令岳是?”
“哦,绍明的岳父大人,乃是吉林将军长顺。”
听完这话,梁敦彦脸色有些不对了。长顺?吉林将军?那可是一品的大官,而且还是旗人,论起身份地位可不下于翁同龢啊。
“诶呀,原来是长顺长大人的爱婿,绍明怎么不早说?你看这事弄的。”随即,梁敦彦换上了一副讨好之色。何绍明心说,这丫挺的翻脸比翻书还快啊。
这梁敦彦换了脸色,也不拿官架子了,随即东拉西扯、天南地北地闲扯起来。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何绍明也不好继续拿话噎对方。这一通胡扯下来,何绍明总算是知道了,这梁敦彦还真是个‘人才’。梁敦彦管容闳叫恩师是有道理的,这梁敦彦是最早的一批留**童之一,回国后历任汉阳海关道、天津海关道,去年升了外务部尚书,改任驻美旧金山领事。
只是何绍明在这位最早的留学生身上,几乎看不到一丁点儿美式教育的影子,这人的做派整个就是一封建官僚。
换了两盏茶,见身旁的容闳对先前的客套闲扯有些不耐烦了,梁敦彦这才肃了脸色,道:“复衡啊,兄弟这次前来,其一是要安抚侨民,其二嘛,中堂还有些话托兄弟转达给绍明。”梁敦彦刚才一番打探,知道了何绍明的字,也知道何绍明身上有官职,是以才这样称呼。
“大人有话尽管说。”何绍明知道,戏肉来了。
梁敦彦口称不敢,抿了口茶,道:“今早听闻,复衡雇请的律师,要继续上告美国政府?可有此事?”
“不错,是有这么个意思。”何绍明回道。
“诶?复衡鲁莽了,鲁莽了啊。”梁敦彦满脸可惜之色,连连摇头:“复衡独自为此事奔走,实属不易。然则复衡还是太过年轻,行事有失欠缺啊。”顿了顿,见何绍明没说话,复言:“这美利坚虽不比英法,可也算列强之一。复衡先前已经赢了一场官司,也算是出了口气,何必要继续告下去?那美利坚可不是善于之辈,倘若失了脸面,到头来必将对我大清发难啊。”
“哦?那依大人之意?”
“复衡独立操划此事,难免有些偏颇。万事不是都有朝廷么?中堂大人,就是想让复衡你先不要继续告下去,这事儿交给朝廷总理衙门办。总理衙门再私底下与美利坚协商,如此一来,美利坚失不了脸面,成与不成,与朝廷都无害,这可谓是老城谋国之策啊。”说罢,梁敦彦笑吟吟地看着何绍明,等着答复。
哦,这是不让我继续闹了?交给总理衙门办?那估计就没戏了。你大清无非是发了外交照会,表示一下抗议,过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就清廷的办事效率与成功率,何绍明有些敬谢不敏。再说了,这翁中堂没脑子,你梁敦彦也没脑子么?合着这么些年留学你是什么也没学到啊,压根就不了解美国。刚刚赢了一场官司,还有舆论支持,现在不趁热打铁,等这热乎劲过去了,少了大众关注,老美才不会自己废除排华法案。
想到这,何绍明组织了下言辞,道:“大人,此事恕难从命。事关我几十万在美华人的生计,又赢了第一战,正是该趁势追击之时,怎能就此作罢?”
“不是作罢,是暂缓一下……”
“大人不必说了,此事绍明自有主张。”
何绍明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梁敦彦的话。暂缓?然后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最后一句‘天朝弃民’,来个眼不见心不烦。何绍明可太知道这帮子清廷腐儒的作风了。
梁敦彦有些尴尬,也有些恼怒,只是碍于何绍明的背景,这才没有发作。脸色变了又变,最后深吸了口气,微笑道:“中堂的意思,本官已经带到,如何处之,复衡自己考虑吧。”说着,站起身,拱了拱手:“如此,兄弟就不打扰了,告辞!”说罢,带着两名戈什哈抬脚就走。一直走到门口,发现不但何绍明没有起身相送,就连陪着自己来的容闳也没跟过来,随即带着询问的眼神回头看去。
“你先走吧,我还要和这小后生聊聊。”容闳满脸厌烦之色地摆了摆手。
饶是梁敦彦涵养功夫再好,此刻也忍不住发作了。“哼!”,重重地哼了一声,甩开袖子,迈着大步出了房门。
待几人走了,容闳叹息一声:“诶,想不到,松生回国几年,这所学新式教育忘个差不多,还学了身官僚习气。”转过头,饶有兴致地看着何绍明:“倒是你,小兄弟,刚刚来美,搞科学办企业,言辞态度比美国人还美国人。容某还托人打听了下,小兄弟之前在国内不显山不漏水,也没受过西式教育,莫非你是生而知之么?”
这话听得何绍明一身冷汗?生而知之?重生而知之还差不多!
(求收藏 鲜花 贵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