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布置
章节列表
第四十四章 布置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里是ABC广播,我是主持人佩顿索伊尔。因突发的排华事件,我将为您主持《深度访谈》,本期的《趣闻乐翻天》将推迟到下午三点播出。我们请到了旧金山大学社会学教授,米尔斯道格拉斯,道格拉斯教授你好。”
“你好,佩顿小姐。大家好。”
“道格拉斯教授,请问您怎么看这次的排华事件,是不是又一次种族歧视呢?”
“不,佩顿小姐,我不这么认为。事实上,美国的排华问题,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经济问题。三十多年前,西部极其荒凉,每五平方英里居然不到一个人。而美国政府需要开发西部,美国的铁路公司、矿山,需要廉价劳动力来开发西部。种种原因,导致了从一八五四年开始,大批的华人涌入了美国西部。由于打量的廉价劳动力涌入,导致劳工的薪水,自然而然的降低了。这是美国贫民对华人不满的开始。而后,每当穷人企图用罢工来要挟他们的老板的时候,老板第一时间就会想到,用外来的廉价劳动力——华工,来消除罢工。这加深了民众对华人的不满。再有,华人由于文化素质比较低,没有自己的工会组织,也不参加任何工会。这导致其他美国人罢工的时候,华人仍然在干活。所以,在有心人的引导下,贫民认为是华人抢了他们的饭碗,排华情绪越来越严重。然后,在某些政治家的引导下,美国通过了排华法案。这不是种族歧视问题,而是社会经济问题。”
“那您怎么看,排华行动暴力趋势越来越严重这个问题呢?要知道,此次事件已经有两人死亡了。”
“我认为,参与这些行动的民众,是不理智的。从本质上来说,他们触犯了法律。美国贫民与华人,是因为缺少沟通,这才导致隔阂越来越严重……”
“教授先生,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美国贫民与华人的矛盾,完全是企业主将自身与工人的矛盾,转嫁过去的?”
“是的,的确是这样。”
“也就是说,美国贫民的薪酬问题,完全应该由企业主买单,而不是华人,对么?”
“不,佩顿小姐,不完全是这样。不可否认的是,打量华工的涌入,必然会降低美国贫民的薪酬。我认为,美国政府应该立法保护本地的劳动市场,而不是立法来限制外来劳动力……”
————————————————————————————————————————————
“上校先生,我有一个新的想法。”何绍明依然坐在他的椅子上。而坐在对面的人,这时变成了马汉上校。
“何,希望这次你能给我一个惊喜,虽然你的想法总是很精彩。”马汉上校笑着说道。
“上校先生,我想,您已经向白宫提出出兵计划了吧?”马汉只是微笑着,喝了一口咖啡,没有回答何绍明的问题。
“遇到了很多阻力?我来猜猜,某些参议员一定会这么说:‘战争?不,那会让太多的小伙子牺牲,会让无数个家庭失去他们的亲人,会让人民在悲伤中高举着反战牌子游行,反对美国政府。’我说的对么?上校先生。”
“呵呵,何,你很了解美国的政治家。”马汉上校苦笑着摇了摇头。
“我的新想法就源于此,上校先生,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这么一支精良的雇佣军,只需要付出一定的钱,他们就会不计代价的为美国攻取每一座要塞,而不用牺牲美国小伙子。你觉得,那些可爱的参议员先生们,还会反对么?”
马汉低头沉思了一阵:“没错,这样一来,国会很有可能会通过这条决议。”马汉上校双目露出兴奋的光芒。他知道,只要国会通过战争决议,他的海军,就会按照他设想的方向发展壮大。这对于他这个海权论者,无疑是很享受的事情。“问题是,这至少需要一个整编师,我们从哪里找呢?”想到这个问题,上校的目光又暗淡下来。
“别担心,如果没有解决的办法,我就不会找你来了,上校先生。”何绍明双手撑起,站起来围绕着书桌来回走着。“事实上,在中国,我还是一名官员。相当于一名少将,而我的岳父,他的官位更高,管理着相当于整个加州那么大的土地上的所有军队。”
“何,不是我有意冒犯,我不认为中国军队的战斗力,可以胜任这项使命。”马汉上校忍不住插嘴道。
“是的,没错,但这只是暂时的。一年内,或许更短的时间内,我会回国。然后,着手重新新式训练军队。相信当美国做好了战争准备后,我的新式军队,已经具备了至少比美军强的战斗力。你知道,上校先生,美国陆军可是有着‘优良的传统’的。”说着,何绍明眨了眨眼。
“是的,那群小伙子更适合当‘长跑运动员’,真头疼,别提美国陆军了,继续说下去。”上校毫不避讳地挖苦着美国陆军。因为他是一名海军上校,虽然现在的美国海军并不比陆军强多少。
“上校先生,我相信,攻击古巴以及之后的海战,用不到‘雇佣军’。而在亚洲的行动,则是该‘雇佣军’登场的时候了。首先,美国派出一支舰队,名义上做出访问中国的态度。而后,会在某个港口,搭载一个整编师的‘平民’。这些平民会在船上得到武器,军服,食品补给。最后,在菲律宾登陆战中,美军会多出一个整编师的军队,而这支军队将负责最前沿的战斗,一直到彻底占领菲律宾。”
“是个不错的主意,何,有些时候,我觉得你就是一个战略天才。”上校由衷地称赞道。“那么,美国得到这支雇佣军,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呢?”
何绍明笑了,鱼,终于上钩了。
“很简单,每天两倍的美军薪水,以及战死的抚恤金,还有就是,需要修改一些小小的法案。”何绍明笑着,如同一只闯进了鸡窝的狐狸。
————————————————————————————————————————————
这是一家中餐馆。接近中午,往日里,此时早已宾客盈门。而此刻,门口却挂着一张牌子:东主有喜,歇业一天。奇怪的是,此刻,餐厅内却坐满了人。
司徒美堂右脚猜在长条凳,左手叉腰,右手转着两个铜铃。把门的汉子冲司徒美堂点了点头,示意人到齐了。司徒美堂清了清嗓子,待暗自揣测的众人安静下来,道:“有礼了!诸位都是各家厂矿当家的工头,今天把大家请到这儿来,就是有些事要与大家商量。”
“司徒当家的,没的说,咱们没少受洪门照顾,有事尽管吩咐。”
“没错,什么商量不商量的,您直接告诉我干什么就得了。”
司徒美堂哈哈一笑,道:“好!既然大家这么说,那我司徒美堂就不客气。打今儿起,全美华工工会,就算成立了,诸位有一个算一个,都算入会了。”
“司徒当家,加入没问题,但您得先告诉告诉,这工会是干什么的?”
“是不是要跟鬼佬的工会对着干啊?”
……
‘啪’,司徒美堂将手中铜铃按在桌子上,道:“我兄弟说了,鬼佬之所以搞什么排华,就是因为咱们没有工会,没有统一的行动,所以才吃亏。”
司徒美堂这话一说,底下顿时乱开了。
“是啊,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没说的,我们惠特尼矿山的,加入工会。”
“老子修铁路的,也加入。”
……
“别吵!着什么急?我话还没说完呢。加入工会了,就得遵守工会的规矩。我先把规矩告诉大家。这第一条就是,这工会是为咱们华工谋取权益的,凡是侵害咱们华工的,工会都会为他出头。”
“好!”
“同意!”
……
“这第二条,就是个人得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不能咱们这边统一罢工了,还有人装不知道,在那儿开工。”
说到这儿,下面人不再跟着起哄了。罢工?华人也要组织罢工?这让这些工头有些心虚。事实上,这些所谓的工头,根本就不是华工自己推荐的。而是仗着孔武有力,或者会拍老板的马屁,这才当上的工头。现在,让他们反过来跟自己的主子玩罢工,那将来谁给他们钱?
“第三条,工会成立之后,要和美国工会联盟,保持密切的联系。在适当的时候,美国工会举行罢工,咱们也要跟着罢工。”
说完,底下一阵鸦雀无声。
“怎么都哑巴了?刚才不是说的挺好的么?”司徒美堂怒声道。
“当家的,不是咱们矫情。那鬼佬的工会变着法欺负咱们,咱们怎么还跟鬼佬联合?听您说的,还要听鬼佬工会的指挥?”底下一工头巧言辞令道。
“鬼佬工会欺负咱们,因为什么?我兄弟说了,人家那边儿跟老板玩罢工,要求涨工资呢;你们这边跑过去上工了。到头来鬼佬工资没涨,倒把工作给丢了。加上有心人一挑拨,也难怪人家恨咱们。这会咱们成立工会,跟那个什么美国工会联盟搞搞关系,估摸着以后就不会欺负咱们了。话说到这儿了,愿意加入的呢,就留下;不愿意的,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别在这儿碍眼。”
司徒美堂说完,又拿起两个铜铃,在手掌上转了起来。
底下众人左顾右盼,叽叽喳喳商量不停。过了一会儿,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大汉站起身,道:“嘿,当家的,不是我老黑不给您面子。咱要是真加入您那什么工会了,估计回头饭碗就丢了。对不住了。”说罢,一抱拳,转身就走。
司徒美堂笑了,笑容有些阴冷,“好,走好!”说罢,一抖手,铜铃直奔那人后脑而去。
‘噗’的一声,两只前一刻还玩转在司徒美堂手中的铜铃,镶入了老黑的后脑。顿时,红的白的留了一地。
两位洪门子弟上前,拖着尸体去了后间。
“还有哪位要走啊?”司徒美堂坐了下来,伸出右手,旁边一名洪门子弟又送上了两颗铜铃。
底下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走?敢么?把铜铃镶后脑勺可不是闹着玩的。得了,乖乖在这儿待着吧。还真应了那句话了,宴无好宴啊!
等了半天,见没人站出来。司徒美堂笑着开口道:“这就对了嘛,我宣布,被人华工工会,正式成立了。章程已经跟大家伙说了,我就不说二遍了。话说在前头,以后谁要是坏了规矩,可别怪我手中的铜铃不认人!”说完,又一抖手,‘啪啪’,两颗铜铃镶在柱子上半寸许。
见底下众人噤若寒蝉,司徒美堂志得意满地挥了挥手。“上菜!”
“华人为什么受欺负?因为不团结。华人中也有败类,司徒兄,你要做的就是将这些败类清除出去。然后组织所有华工,成立工会……”这是昨夜,何绍明对他的嘱托。想了想,应该没什么纰漏,便悠哉悠哉地喝起小酒来。
————————————————————————————————————————————
“格雷格,如果不看在你是朋友的份上,我不会多等你一分钟的。”看着迟到将近一小时的格雷格,何绍明有些生气。时间,现在最宝贵的就是时间。他需要时间来布局,抢在事态失控之前。根据以往的惯例,这种不受约束的暴力活动,会迅速波及整个美国。到那时,会有更多的华人遭遇不幸。
“别,何,看在上帝的份上,原谅我的迟到。事实上,因为一些原因,我与我妻子起了一些争执。”格雷格无奈地指了指被抓伤的脸。
何绍明知道,这小子肯定是出去鬼混,被他老婆抓到了。
“言归正传吧,格雷格,我时间有限。现在公司股价如何?”
“股票?哦,还不错,已经涨到三美元了。”看来,行情良好的股票,让格雷格心情很愉悦。
“我知道了。听着,格雷格,我有一个计划,我称之为‘捕鱼行动’”
“捕鱼行动?”
“是的,捕鱼。我现在需要你做的是,说服贝尔与西部联合的董事,我们联手悄悄放出百分之三十的股票,这会导致什么?”
格雷格想了想,道:“因为我们是新兴行业,利润增长点很高,而且我们之前放出的股票只是很少一部分。放出百分之三十,估计会让股价回落到两美元左右。”
“两美元,还不错。注意,接下来是重点。我会通过媒体宣布,因为美国的排华事件,中止研发新产品,并且将撤资。除非美国废除排华法案。在这儿,需要贝尔与西部联合配合我的行动,对美国政府施压。而此时的股价……”
“噢,不错的主意,这会让股票贴地皮的,然后我们联手扫底,政府宣布废除法案,你继续研发新产品,继续投资。这是一个好主意,何。”格雷格双眼放出贪婪的目光,然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有了问题,何,如果不废除法案,你是不是真打算撤资?”
何绍明神秘地笑笑,道:“格雷格,我是名商人。你见过有商人会跟钱过不去么?”
何绍明的话让格雷格会心一笑:“没错,那么,这的确是一个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