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排华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一章 排华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夜,小雨。
对于普通的美国人来说,最好是待在家里,与妻子谈谈最近的工作,问问孩子的功课,喝一杯香浓的咖啡,读上一会小说。小雨会微微的敲击着玻璃,发出刷刷声,这无疑是件惬意的事。这种天气,待在家是一种享受。
而在小镇尤瑞卡,人们却没有机会享受这雨中的惬意。几百名小镇的居住者,穿着雨衣,提着马灯,聚集在镇政府前的广场上。今天,他们的镇长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
镇长伯克莱,站在镇政府门口的台阶上,在他身后,是几名提着手枪、猎枪的警察。
“尤瑞卡镇的公民们,作为本镇的镇长,我今天将大家聚集在这里,就是为了宣布一件重要的事。”伯克莱大声地喊道。他的喊声,让本是怯怯私语的人们逐渐安静了下来。
“众所周知,八年前,美国政府通过了排华法案。限制华人来美国。老实说,听到这个消息我很不理解,作为一个自由的国家,怎么会通过这样法案?五年前,劳动骑士团制造了石泉村事件,真可怕,二十八个华人因此丧命。大家都知道,我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当我听说这样的事后,我很揪心,也很可怜这些华人。”顿了顿,他继续道:“可是,自从五年前,镇子里来了第一批华人开始,我的看法开始改变了。”
“他们留着愚蠢的辫子,说着听不懂的中国话,穿着莫名其妙的衣服。当然,这都不是我愤恨他们的理由。我的妻子玛莎,是个善良的人。她为了方便矿工们的生活,开了家洗衣店,这家店还解决了镇上不少人的工作问题,大家都知道吧?”
“伯克莱,这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底下有人喊道。
“是的,这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因为华人开了两家洗衣店,卑鄙无耻的,用降价这种恶劣的手段,让玛莎的洗衣店关门了。”
“嘿,伯克莱,你究竟要说什么?为你老婆出气么?”
“哈哈……”
底下众人一阵嘲笑,看来人们并不爱戴这位镇长。
“安静,安静!这不是最主要的。我要说的是,尤瑞卡镇的男人,百分之八十都是矿工,都在附近的克莱蒙矿山工作,我说的对么?”
“是的……”
“矿工万岁。”
……
一些明显属于矿工们的雄厚男音,高声呼啸着。
“就在前天,大家因为不满矿厂降低工资,举行了维护自己权益的罢工。”
“是的。”
“这是为穷人们争取权益的举动,是伟大的!”
“噢~”
“但是!”伯克莱陡然提高了声调。“就在今天下午,我得到了一个消息。矿厂将雇佣一批中国人,他们每天只需要六角钱!知道意味着什么嘛?意味着大家都要失业了!”
人群一阵慌乱,有人咒骂,有人在询问,有人在怀疑。
“从明天开始,大家将面临着没有收入的生活,付不起房租,没钱付水费,甚至连黑面包都吃不起。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中国人!”
“赶走中国人!”
“这是我们的家园,赶走黄皮猴子!”
人群愤怒了,纷纷高声叫喊着。
“是的,只要赶走中国人,这一切都将不是问题!”伯克莱适时地挑拨着。
随即,愤怒的人群涌向镇内华人聚集地。恶声咒骂着,粗鲁地踢开房门,将茫然不知所措的华人拉上街头。只要有一丝不合作,马上就会遭到拳打脚踢。愤怒的人群失去了理智,当一个小混混从一家洗衣店的柜台里搜出一打钱,而后装入自己的口袋后,众人都开始有样学样。
老人,孩子,妇女,所有的华人被勒令离开小镇,而不允许他们带走一丁点儿财产。个别华人青壮年,企图反抗,试图同镇长沟通。而迎接他们的,是警察的枪托,而后被送进了监狱。这一夜,华人在流血,在牺牲。哭泣着,被赶上了去往旧金山的汽轮……
————————————————————————————————————————————
“我该进去了。”佩顿低垂着头,手指无措地捻着。事实上,一分钟前,她就说出了同样的话。而后,得到的是何绍明默默而富含深情的注视。
这次,她依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答。一双有力的手紧紧搂住了她的双肩,随即,那张令佩顿铭记深刻的脸,低垂着靠了过来。他会吻我么?佩顿有些茫然。紧张而复杂的心思,让她紧闭了双眼,呼吸有些急促。
佩顿清楚地感受到了他的鼻息,急促有力,吹在脸上痒痒的。“我是不是该拒绝?我们才认识了不到……”
嘴唇地触在额头,打消了佩顿所有的遐想。
“晚安,佩顿。”
何绍明在佩顿耳边轻声道别,随后,放开了怀中的佩顿,转身上了马车。
“这是一个晚安吻么?”望着离去的马车,佩顿又开始胡思乱想。“只是,他刚刚明明有机会……他不喜欢我么?或者,他只是把我当成普通朋友?”
马车早已远去,公寓门口,佩顿右手抚摸着被吻过的额头,愣愣地发着呆。
佩顿不知道,此刻何绍明正在咒骂着自己。原因,只是内心中那一份前世的记忆。何绍明已经分不清楚,对佩顿的感情,究竟是因为思念小楠,还是其他什么。穿越之后,他不介意自己三妻四妾,因为这是所有男人的梦想。只是,他无法容忍自己背叛小楠。更确切的说,他无法容忍自己背叛自己的信仰。
是的,另一种信仰。一起走过大学,一起工作,一起打拼。因初次见面而萌动,因短暂分开而思念,吵架,和好……等等等等,人生中最美好的年轻时光里,最美好的记忆里,都有小楠的影子。而如今,在没有忘却的情形下,自己居然会想要开始另一段。这让何绍明有些接受不了。
“也许,穿越之后,生理年龄影响了心理年龄。”何绍明觉得这个解释很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