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章 公众人物3
章节列表
第三十九章 公众人物3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顿中西合璧的晚餐,在佩顿与筷子之间执著的斗争与小安妮不停的嘲笑声中度过,随即,她得到了让她惶恐不安的合同。何绍明合同年限问题上,征求了佩顿的意见。佩顿毫不犹豫地写下了‘五年’。
一式两份,佩顿拿着合同自然是心满意足,时不时发出小女人的笑声;何绍明却有一种当了回黄世仁的感觉。
此后的日子里,佩顿会每天下午准时出现在何绍明的办公室。声情并茂地朗读一段文章,然后略带得意却故作谦虚地请求何绍明指正。然后,整个下午,她都会待在何绍明的办公室。接接电话,打扫下卫生,整理整理文件。用她的话是,‘总不能白拿薪水吧?’
然后,她会搭乘何绍明的马车回家。有时何绍明怀疑,她是为了故意省下一笔车费才这样做的。当然,身为绅士的何绍明不会计较这些,甚至有时他会邀请佩顿回家吃饭。
五月,就在这样忙碌中,匆忙的过去了。中间,马汉上校来过两次,他是位杰出的军事理论家,但显然不是一位好的时间管理者。马汉上校不知道贝尔发明电话,就是为了缩短距离。往往,他会为了几分钟就可以说完的问题,在何绍明家等一个下午。约翰李将马汉上校解雇了,谁也不希望找一个帮倒忙的说客。而后,他来了几次,希望将授权价格降低到每支两美元。一下损失了三分之一,何绍明显然无法接受。扯了几次皮,如今还没有达成协议。
而微星实验室,完成了新型拨号系统的设计。这批何绍明用高薪从各个大学挖过来的人才,果然对得起他们的薪水——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完成了这个项目。虽然,这中间何绍明没少出力。但这是值得高兴的事,不是么?至于无线电厂,随着工人们的熟练,月产量已经突破四百台。西部联合与贝尔对此很不满意,他们认为,这样的生产速度,起码要两年后才会满足美国的基本需要。于是三方各自追加投资,将微星无线电扩大了一倍有余。
而小考伦斯,依旧在沙漠里忍受墨西哥蚊子的轰炸。他在墨西哥城拖沓了二十多天,将金矿作价七百万英镑,卖给了英国人。随即便领着勘探队,踏入了沙漠深处。
作为振兴会秘书长的唐琼昌,目前滞留在洛杉矶,那儿也是一座华人聚集地。而魏国涛与秦俊生,前些日子去了德国,通过贿赂等手段,安插了六十多名华人青年进入慕尼黑军事学院。前些日子打电报回来,说一切已经办妥,预计六月中旬返回旧金山。
一**零年六月一日,ABC洛杉矶广播中心。这是一栋去年建成的十二层大楼,就坐落在霍华德去西北部海拔四百三十三米的小山上。大楼有着两部裸露的电梯,这让何绍明有些毛骨悚然。他坚持步行,上了十二楼的演播厅。
今天是个贴别的日子,ABC无线广播正是开通。稍微平复了下喘息,何绍明推开了演播室的大门。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从纽约挖过来的有线广播总编麦克皮尔斯,一边高声指挥着手下调试机器,一边紧张地看着时钟。
“嗨,麦克,一切都顺利吧?”何绍明进了演播厅,问道。
“哦,老板。晚上好!一切都还算顺利,只是有些紧张,要知道,这是第一次广播。”麦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六月的天气对他这种胖子来说,已经很难忍受了。
“那就好,我就在那边,有问题尽快向我反映。”现在不是何绍明摆老板架子的时候,他很知趣地找了张椅子坐下。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
“好了,大家注意,现在开始十秒钟准备,1,2,……,9,10,开始!”随着麦克的吼声,时钟指向了九点整。
激烈的交响乐响起,几秒之后,转而变成轻柔的钢琴声。
“ABC广播,ABC广播,调频FM88……”略带磁性的女音与雄浑的男音,反复重复上面的话。
“杰克,艾米丽,三十秒准备播报新闻……”
三十秒后,音乐声停止。
“这里是ABC无线广播电台,您现在收听到的是新闻玩六点,我是杰克,我是艾米丽……我们来看下一条消息,美国海军在加勒比海的某处岛屿,找到了几艘搁浅的海盗船,据说此岛很可能是臭名昭著的海盗红胡子的老家,很可能藏有打量的宝藏,目前……”
这两位新闻主持人,让何绍明还算满意,起码中规中矩,目前还没有出错。麦克显然也这么认为,纠结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
麦克放松下来,转而响起被自己晾在一边的老板。吩咐一声下一个节目准备,然后走向何绍明。
“祝贺你麦克,很成功。”何绍明称赞道。
“也恭喜你,老板,这会给你带来更多的广告收入的。”麦克微笑着说道,只是心中还在为那位定时炸弹小姐担心。千万不要出乱子啊,麦克在心中默念。
两人客气了几句,随即坐下。何绍明是在等待,等待佩顿的初次演出。片刻后,一名工作人员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总编,佩顿索伊尔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该死的,我就知道她会出麻烦!通知哈里准备上,你快去找!”麦克的担心成真了,这让他有些暴躁。
“你组织节目,我去找找。”何绍明没想到,佩顿索伊尔居然会怯场。带着两名工作人员,逐个房间找着。休息室?没有。准备间?没有。究竟会在哪儿呢?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距离佩顿的节目开始,只有十分钟了。
“你们两个,去楼下找找。我去天台。”吩咐一声,何绍明跑上了天台。
向黑暗中扫视了一圈,没有。何绍明有些丧气,剧烈的跑动让他气喘嘘嘘。解开了领结,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刚要返身下楼,却隐约间听到哭泣声,是从水箱后面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