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P.索伊尔
章节列表
第三十四章 P.索伊尔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何绍明是一名绅士,起码在他的车夫眼中是的。衣着体面,有身份有地位,有着稳定的资金来源,待人彬彬有礼。这些无疑说明,何绍明是名绅士。现在,车夫更确信了这一点。
零星的雪花中,何绍明让一名徒步而行的金发女郎搭乘了他的马车。这是绅士应有的行为,不是么?
然而,车厢内的何绍明,却在为自己的绅士行为而后悔。虽然女郎很漂亮,是那种漂亮得让人愉悦祸水。几番客套之后,这名叫佩顿索伊尔的金发女郎,显然不是想简单的搭乘。
“那么,何先生,您认为无线电的未来发展趋势在哪里?”
佩顿索伊尔的问题有些多,但这个问题很专业。
“通讯,我坚信,未来是咨讯爆炸的时代,一小时前在亚洲发生的事,你会在一小时后在美洲大陆知道事情的始末,甚至会有图像、声音。”
“可以透漏一下您的个人资产么?”
这个问题有点私人,有些难以启齿。
“也许你该去问下我的财务顾问考伦斯先生。”何绍明的回答很美国化。
而接下来的问题就不轻松了。
“听说您是中国人,那么您如何看待如今的中国呢?”
“您打算移民美国么?”
“听说您与共和党接触频繁,这可不可以理解为您的政治倾向。”
……
直到佩顿索伊尔小姐从手提袋中掏出笔纸,何绍明才从有些头晕的问题中回味过来,这位小姐肯定是一名记者。
“嘿,小姐,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如果您将刚才的谈话透漏出去,我会告你侵犯个人隐私。”何绍明皱眉道。
“何先生,这里是美国,我有新闻采访自由。”索伊尔奸谋得逞一般,本是严肃的脸挂上了俏丽的微笑。
“恩,没错。不过我记得,我应该有拒绝采访的自由。”何绍明同样笑了,对于美国的这种新闻自由,他可是早有耳闻。
索伊尔有些恼怒,她不明白,一个刚到美国的东方人,怎么会懂得美国人的玩法。“何,我可以这么称呼你么?要知道,这篇访谈发表后,会提高您的知名度,还有社会地位,我想不出您有什么理由拒绝。”她又换上了一副为你着想的神色,言辞恳切。
何绍明打量着对面的索伊尔,言谈间很情绪化,加上她脸上还没有完全褪去的小雀斑,何绍明判断她应该还是个菜鸟。“事实上,在中国有句古话,叫‘人怕出名,猪怕壮’。”
“什么意思?”
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很奇妙,想要争论出结果,必须有一个人强势,另外一个相对弱势。如果真的是奇虎相当,那么,很可能永远也争论不出结果。所以,有人说,妥协就是弱势的体现。
此刻,面对菜鸟记者索伊尔,何绍明立刻抛去了所有的客套与试探,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调笑。
“后面一句很好理解,如果猪够壮了,那么它很快就会成为餐桌上的美食。至于前面的话,可以理解为,我不想成为第二个马克吐温。”说罢,何绍明斜靠了车窗,左手支着下巴,满眼戏谑。
索伊尔一时无语,良久才道:“奇怪的东方逻辑。”
“不。”何绍明反对道:“马克吐温是个地道的美国作家。”
“啊~哦~”索伊尔垂着头,双手交叉着,手指不停地来回动着。这或许是因为无法辩驳而感到尴尬,又或许被何绍明‘毒辣’的目光盯的有些不自然。
“何先生,您知道,我是名记者。事实上,我刚刚工作不到一个星期。我在报社附近租了间公寓,每个月还要拿出一半的薪水偿还我父母替我付的学费。然后该死的经济危机让我比其他同事少了一半薪水,我连买手套的钱都没有了……所以,我必须保住我的工作,您能理解我么?最关键的是,我已经答应总编,明天之前会将对您的采访稿上交。”索伊尔有些激动,眼睛瞪得大大的,双手不停地坐着手势。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似乎将她心中的怨气全部发泄出去了。见何绍明有些不为所动,她有些丧气,“好吧,停车,趁着还没有出城。”
“哈哈哈……”何绍明忍不住笑了起来,刚才的一刹那,索伊尔的表现像极了小楠。小楠是个表面温柔的女孩子,只是表面,事实上小楠有时候就是一头小暴龙。这让何绍明有些失神。
“好了,停车吧,我受够了您的嘲讽了。”故作理性的索伊尔,有些崩溃。她撕下那张记录着访谈的纸,团成一团,随即敲了敲车顶。
马车停了下来,索伊尔气鼓鼓地说了声‘再见’,就要下车。
“事实上,我正打算接受您的专访。”
何绍明骤然同意采访,让索伊尔有些措手不及。
“可是您刚刚拒绝了我的采访。”索伊尔有些疑惑。
“我是说,另一次采访。规则由我定,我想回答什么,你才可以问什么。”
索伊尔犹豫了一下,或许是在思考何绍明所制定的规则。“好吧。”她没有拒绝的理由,关上车门,端坐着,复又拿出笔纸。何绍明的规则很简单,经济的、科学的,非个人情感的,非政治倾向的,以上都可以回答。还有,每回答一个问题,相应的索伊尔要回答何绍明一个问题,而且是有问必答。
“好的,我明白了。那么,在开始之前,我想确认一下。您不再坚持您的东方处事哲学了么?”也许是出于对何绍明戏耍自己气愤,她打算难为一下何绍明。
“事实上,我刚才没有把话说全。‘庸人怕出名,家猪才怕壮’。”何绍明得意地笑了起来,露出整齐的八颗牙齿。
“奇怪的东方哲学。”索伊尔觉得自己再次被戏耍了。她认定了,自己不是何绍明的对手,于是不再出花招,老老实实地按照何绍明的规则采访起来。
事实上,何绍明的回答很丰富,很有看点,甚至谈了一些不太敏感的政治问题。
因为,何绍明几乎了解了佩顿索伊尔的几乎一切——包括她第一次性幻想是在高中,而对象则是她的体育老师。是以,索伊尔小姐觉得,在这次访谈结束前,自己已经如同被剥光的羔羊一般,被看得通透。“与魔鬼交易,永远也不会占到便宜。”这是她此刻唯一的想法。
不知不觉间,马车已经驶到了微星实验室。何绍明诚挚地邀请索伊尔小姐,去参观他的实验室。索伊尔被何绍明难得的大方弄得有些**,反复询问了半天,在得到允诺‘没有任何不平等条款’的条件下,她同意了。
这是一栋四层高的小楼,面积不算太大。
“这楼是刚刚装修完的,油漆味有些重,以前是家私宅。整个一层二层都是电子管方面的研究,看,那个是三极管。……”何绍明引着索伊尔,边走边做介绍。
佩顿索伊尔似乎放下了警惕,好奇地询问每件小东西的作用,是不是拿出笔记录着。二人走近了位于四楼的何绍明办公室。本应很大的办公室,一个巨大的试验台,还有一些零碎的试验用品占去了很大一部分。所以,看起来有些拥挤。
“这就是我的办公室了,那边摆放的都是成品。无线电报,无线电收音机,还有这个电话。”
“无线电话?”
“不不不,小改进,没发现多了个拨号盘,体积也小了很多么?”
“拨号盘?做什么的?”
“恩……以后每部电话都会有个号码,当你想打到哪部的时候,只需要拨它的号码就可以了,这是一个会让接线员失业的发明。”
“哦,真神奇。”
好奇宝宝模样的佩顿索伊尔很可爱,又或是何绍明从她身上看到了小楠的影子,也许在谈他的发明的时候,他那种科学家般的热情爆发了出来。总之,何绍明此刻全没了调笑之色。
“再看看这个。稍等一下。”何绍明打开了收音机,随即到另一个房间,打开了电台。
轻柔的钢琴曲传来,让人每个毛孔都觉得放松下来。
“真奇妙。”望着斜靠在门口的何绍明,佩顿索伊尔衷心地赞道。何绍明是个很会调动情绪的人,这一刻,他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索伊尔小姐,你知道几周前我参加了一个慈善舞会。令人头疼的是除了佣人以及我的家庭教师,我居然不认识一个美国女性。所以,我不得不请我四岁的养女,充做我的舞伴。”说着,何绍明做了个请的手势。
“噢,真可怜。”索伊尔接受了何绍明的邀请,两人随着音乐缓缓跳将起来。
“作为一个发明家,您不觉得无聊么?我是说,整天在与没有生命的机械打交道。”索伊尔有些好奇地问道。
“不,事实上,很有趣。有次我去南极考察企鹅的生活。采访了一个企鹅群。我问,你们一天都做些什么啊?第一只企鹅回答,吃饭、睡觉、打kiss。我又问第二只企鹅,回答还是,吃饭、睡觉、打kiss。我问了好多企鹅,都是这个答案。然后我觉得,企鹅的生活也太无聊了。但我还是坚持问了最后一只胖企鹅,当时我有些沮丧地问它,你不会也是天天吃饭、睡觉、打kiss吧?那旁企鹅撇了我一眼,回答道,烦不烦,我就是kiss。”
“哈哈哈……”
索伊尔笑着推开了何绍明,倒在沙发上,左手抚着胸口,右手不停地捶击着沙发。
“何……你想要谋杀我么?”良久,她才缓过来。
良久,见何绍明没有回答,她抬头看了眼,只见何绍明的眼神有些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