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章节列表
第三十章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何绍明微笑着,用铁锨往基石上覆上第一捧土,‘嘭’,镁光灯爆出强烈的闪光,忠实的记录了眼前的一刻。
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统属于微星科技的微星无线电研究所,微星无线电厂,微星电子管生产基地在旧金山东郊联合成立。
与此同时,由微星科技与贝尔电话、西部联合电报共同成立的两家公司AT&T、ABC也在旧金山成立。
“何,恭喜你,我敢说,最多十年,你肯定会成为亿万富翁的。”
“何,也许不用十年,只要股票一上市,你就会富的流油了。”
……
周围是嘈杂的人群,熟悉的,陌生的,都送来声声赞美。何绍明知道,直到这一刻,他的事业才真正开始起步。
一系列的融资控股、转换股权之后,西部联合为何绍明做担保,何绍明从花旗银行借贷四百万美元,用以成立微星科技。在这家新企业中,贝尔与西部各自投资两百万,控股15%。西部拥有微星科技的产品美国地区销售权,贝尔获得了海外销售权。不过附带了一条协议,禁止向亚洲地区销售。对此,何绍明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只是顽固地执着着,甚至威胁说要考虑新的合作伙伴。更奇怪的是,何绍明执拗地强调,俄罗斯属于亚洲国家。
贝尔与西部联合尽管很不理解,还是通过了该项条款。
只是作为何绍明法律顾问的唐琼昌隐约听到何绍明在洗手间腹诽:“俄罗斯,日本!老子才不会用自己的技术武装敌人……”唐琼昌有些莫名其妙,俄罗斯作为列强之一,侵占了不少中国领土,何绍明愤恨俄罗斯有情可原;可这日本招谁惹谁了?又或是有一些隐情?
在AT&T中,何绍明以技术入股,拥有10%的股权;而在ABC广播,何绍明不吝投资上百万,拥有了超过51%的股权。
这些新兴的公司,都是良性资产,这一点毋庸置疑。只是何绍明的财务顾问兼CEO小考伦斯,看着一笔笔钱如流水般出去,而进账却少的可怜,总是在何绍明身边反复提醒着,要谨慎投资,占用太多资金,会让何绍明破产的。
“何先生,我不得不提醒您,您目前的收益主要来源于zippo,而zippo目前已经的月收益只有三十万美元。较两个月前下降了30%。根据我的分析,zippo的产品目前基本已经市场饱和,预计三个月后月收益会下降到十万美元。而您的微星科技,至少还需要七十万的持续投入,您目前的资产情况十分糟糕。”
小考伦斯的报告,令何绍明十分头疼。
“喝点咖啡么?茶?不要着急,考伦斯,让我想想……”何绍明捏这眉头,沉思着。小考伦斯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地皮、厂房、机械设备、原材料,这已经占去了绝大部分资金,而产品的投入生产到获得收益,起码要有几个月的缓冲期。这几个月里,光是工人的工资,就足够让何绍明破产的。要知道,光是新成立的微星实验室,每个月就要耗去二十万美元。
“考伦斯,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把zippo出售掉,能获得多少资金?”有时候,必须要出售掉一部分良性资产,用于挽救另一部分。
“哦,先生,您……您打算出售掉zippo?”考伦斯声调有些别扭,嘴唇有些颤抖。要知道,zippo给何绍明带来了超过两百万的收益,而且每个月还在持续提供着收益。精良的产品,良好的品牌效应,考伦斯相信,走出经济危机后,zippo将成为该类企业的龙头。
“是的,有这个打算。我们中国人有句话,叫鱼与熊掌不能得兼,舍鱼而取熊掌也。别担心,考伦斯,你依旧是我的财务顾问,或者,我会在微星给你安排的职位。而现在你需要做的是,为zippo找个合适的买家。”
“如你所愿,先生。”考伦斯接受了何绍明的指令,哪怕他很不情愿。
————————————————————————————————————————————
傍晚。
何绍明很诧异,自从建立微星实验室后,他白天很少能见到家庭教师桑德拉小姐。也就是说,两个人在时间上,地点上基本没有交集了。而今天,就在眼前,本应该早已结束工作的桑德拉,却在客厅等着何绍明。
“何先生,有几件事情我必须告诉您一下。”桑德拉显得很焦躁。
“好的,亲爱的桑德拉小姐,我想我有足够的时间听您倾诉。”何绍明将帽子外套递给管家,走近沙发,坐了下来。边说,边做了个请的手势。
桑德拉缓缓坐下,轻咳一声,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作为一名教师,我觉得我有义务对自己的学生负责。尤其是,当其中一名学生严重脱离其轨道的情况下。我必须通知他的监护人。”
“说说看,是谁惹您生气了?是楞格里么?”桑德拉的严肃,让何绍明意识到情况有些糟糕,也许是楞格里这个语言白痴又惹祸了。
“不,不是楞格里,虽然他半点语言天赋也没有。是乔。”
“成义?他怎么了?他没有认真去完成您安排的作业么?”
“不,先生,乔的进步非常快,也许他是个天才也说不定。不过,他……他最近迷上了钢琴……”桑德拉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钢琴?哦……很不错,也许他会成为一名出色的音乐家。”
“不,我不这样认为,先生。确切的说,乔迷上了弹钢琴的小姑娘……”深吸了口气,桑德拉终于把话说了出来。
“弹钢琴的小姑娘?您是说威斯小姐?”何绍明诧异地问道。桑德拉的点头,肯定了他的疑问。“好吧,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我会跟他谈谈的。”
桑德拉似乎有些愧疚,不再多说,起身告辞了。
早恋?这让何绍明感到不可思议。何绍明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会发生这种事。何绍明觉得,还是应该找成义谈一谈。
“姐夫,你找我?”
“坐吧。”
谈话,是在何绍明的卧室中进行的。何绍明不打算将这件事闹的满城风雨,叛逆期的男孩子,逆反心理很严重。万一伤害到他的自尊心,恐怕以后会留下心理阴影的。
卧室内,何绍明讲了很多。并不全是一些大道理,也有一些自身的感受。何绍明至今依稀还记得,初中时那个留着马尾辫的女孩。哪怕是今生,偶尔想起,还会有些许甜蜜。
“姐夫,我都十四了,十六就该成家立业了。”
成义的回答让何绍明很无言。也许,在桑德拉看来,成义还是个孩子。可在中国,两年后已经可以成家了,自己不就是不到十七娶的他姐姐么?
“总之,学业为重,去吧去吧……”
打发走了成义,何绍明一阵头疼。怎么说?总不能说:‘你姐夫我是重生的,前生活了将近三十年。’吧。这事儿,还是慢慢看吧。何绍明决定,抽出一天时间,来观察观察这对小情人。
“爸爸。”小安妮带着愉悦的声音,冲进房门扑向何绍明。
“安~”小女孩的快乐,消除了何绍明的烦恼。抱起小安妮,何绍明开始逗弄起来。何绍明想,也许自己会是个好父亲也说不定。起码,在小安妮那笑弯的眼睛中,洋溢着幸福。
午后,结束了课业,小姑娘凯西准时踏入了何绍明的家。礼貌地问好之后,凯西开始弹奏钢琴。而成义早就侯在一旁,稚嫩的脸上有些羞涩。略有些生涩却不失美妙的曲子响起,凯西沉醉着,成义也在沉醉着。凯西也许沉醉在音乐中,但成义绝对不是,从他那望向凯西痴迷的眼神中就可以知道了。
“听说威斯那家伙新买了房子,那么凯西应该有自己的钢琴了。而她却还是来这里弹琴,也就是说,也许,真的可能是两情相悦?恩,有些头疼,或许,我该问问成义姐姐的意见……”依在门角,何绍明腹诽着。转念一想:“管它呢,自己什么时候成老古董了?小时候自己不是最讨厌这一套么?”自嘲般笑笑,遂不再去管教。
一周之后,何绍明成功出售了zippo,克利夫兰财团以一百七十万美元,收购了整个zippo。虽然小考伦斯一再表示,如果推迟一些时间,所得价值可能会更高。
“考伦斯,作为我的财务顾问,有一项新的任务需要你去完成。”品味着香浓的哥伦比亚咖啡,何绍明此刻颇有些小资情调。
“是的,乐于听从您的吩咐,先生。”考伦斯发红的眼圈告诉人们,他最近睡眠不好,整个出售可是考伦斯一手操作的。何绍明考虑是否给考伦斯放一段假期。
何绍明轻轻展开一张地图,一张中美洲地图,在他看起来,这地图有些比例失调。“考伦斯,我需要你去一趟墨西哥,这儿。”何绍明用手点了点地图。“马皮米盆地,我会给你一百万美元,你要尽可能多的买下这块土地。”
考伦斯有些诧异,在他眼中,神秘的东方老板总是不按常理出牌。“先生,据我所知,那里是一片沙漠……”
“是的,是一片沙漠,不过沙漠下面却有些很奇妙的东西——石油。”不待考伦斯质疑,何绍明继续道:“首先,你要买下整片盆地。然后,你要组织一只采油队伍,对这片土地下的石油进行勘探。记住,是先买下土地,然后再勘探。千万别把顺序颠倒过来。”
“好吧,先生。可是……”
“考伦斯,没有可是。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就当给自己放个假吧。”
“是的,先生,我会尽快动身的。”度假?疯子才会去沙漠度假!鬼知道那片沙漠下究竟有没有石油。这是在赌博,也许我该换个工作了,考伦斯腹诽不已。
而何绍明却是满脸的憧憬:“马皮米油田啊,一个巧妙的自然骗局,只是这次该去骗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