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AT&T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章 AT&T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待进入客厅,琼斯与格雷格两位冤家相聚,免不了有些哑然。一时众人不知从何说起好。
“看来两位是相识的,那么我就不用介绍了。这是一桩生意,就我个人来说,我只算半个生意人,我想叫我的CEO与二位商谈最恰当不过了。”何绍明见有些冷场,思索了一下,说道。是的,他只能算是半个生意人。只知道生意的皮毛,有些‘远见’,知道该如何投资。但这种涉及到商业上的谈判,他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了。
眼下来看,合作是必须的。从无线电到收音机再到新型电话,这些‘发明’要变成产品,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投资建厂,首先资金就是很大的一个缺口,虽然何绍明现在在短短几个月内赚到了上百万美元,但这远远不够。再有就是销售,建立网络,普及用户,这些都要从零开始。从投产到收入,资金回笼的时间太长。何绍明可不想一直拖到甲午,才做完这些。他有更多的打算,更大的目标。
再者说,与土生土长的美国公司想必,自己这个外来户明显不占优势。虽然他刚刚获得了白宫的好感,但这也仅仅是好感而已。控制白宫的,正是其背后的美国财团。相信那些美国财团不会坐视自己发展壮大,形成一个新的财团。‘迅速聚集资金,发展华侨。’这才是何绍明的既定目标,而不是在陌生的北美洲成为一个阴影中的掌权者。合作,则各取所需,自己也会拿出更多的精力去做其他事;自己单干,则意味着面临更多的阻力,分散更多的精力。以何绍明的精明,不会不明白这其中的利害。
何绍明给小考伦斯打了个电话,叫他过来,随即陪着两位客人谈论一些趣闻,还有意无意地带二人参观了实验室。隐晦地说“时间太紧,目前只有三件成品发明”,随即顾左右而言他。
两人被何绍明吊的胃口十足,连番追问。何绍明这才透露:“知道收音机么?我发明了一种无线收音机。还有电话,不,不是无线电话,是一种新型电话,体积更小,话质更清晰,也许可以让接线员失业的电话。”
“噢,上帝啊,何先生,您将改变美国人的生活方式。”琼斯赞道,随即眼珠乱转,打定主意回去跟董事会商量,不论付出多大代价,都要买到专利。
“很奇妙的发明,我相信,我们会有更广阔的前景。”格雷格底气十足。贝尔在西部联合面前,只是一个小兄弟。无论是资金还是人脉,都无法与西部联合竞争。
说笑间,小考伦斯急匆匆地赶到了。
“考伦斯,这位是贝尔电话的琼斯先生,这位是西部联合的格雷格先生。”
“您好,您好。”小考伦斯彬彬有礼逐个问好。
随即,被何绍明拉到楼上,详细说了两人此行的目的与自己的发明。
听到最后,小考伦斯满脸的吃惊:“我坚信,您是继爱迪生后最伟大的发明家,不,也许只需几年您的成就就会超过爱迪生。”
“谢谢你的夸奖。”
“那么,何先生,您的底线是什么?”
“底线?”何绍明皱了皱眉,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尽可能的争取利益,没有底线,一天谈不完就两天,两天不成就三天,你看着处理吧。总之,谈好了,你的薪水会有不少的涨幅,也许你会成为我的合伙人也说不定。”抛出诱饵后,很明显考伦斯很高兴。涨红的脸,握得发白的拳头,以及有些憧憬的眼神,无一不在说明小伙子的肾上腺分泌加速。
“好的,您放心,我一定会争取到最大利益的。”
扔下这句话,小考伦斯深吸了口气,转身下楼去谈判。
“把事情交给专业人士去做,这是哪个片子的话来着?”望着激动得有些踉跄的身影,何绍明恶趣味地想到。
摇了摇头,何绍明又回到了实验室。作为专业人士,还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发明上吧,起码目前是的。
具体如何去谈,何绍明没给底线,只是在天黑前,小考伦斯来报告。说是今天主要解决的是,专利卖与不卖的问题。或许这不是个问题,在资本家眼里没有什么是非卖品,也就是说今天只是在扯皮。
第二天要好了许多,起码有了点进展,不在卖与不卖的问题上扯皮了。现在的问题是卖给谁?
这个问题讨论了很多天,贝尔与西部联合谁都不肯放弃到口的肥肉,但也不想因为这笔生意而让整个公司陷入资金短缺的危机。
几天后,小考伦斯来报告。说是打算采用技术入股的方式,出售专利。何绍明没意见,未来的电讯业股价高的很,就是分红也很可观。
在小考伦斯再次报告前,唐琼昌来访。说是目前联络了百多名华侨子弟,希望何绍明去见见大家,做一次演讲。何绍明盘算着谈判还有一些日子才能确定,新型电话也不急在一时。便租用了一个小礼堂,安排在周日去演讲。
————————————————————————————————————————————
吉林。
‘吱呀’门被推开,呼啸而进的冷风吹得烛光摇曳不停。
“小姐……不,奶奶,老爷来信拉。”秋菊蹦跶着跑进房内。
“你这小妮子,骇了我一跳。”坐在床前的凝香正反复看着从前的电报。见来人是秋菊,嗔怪一声,随即一把抢过电报。
“俩妞儿:
家中可还安好?身体可还康健?余一切安好,只是近来对你们多有思念。前日感恩节,收养一孤女,其母为娼,街头暴毙。感其甚为可怜,遂收养,取命何安妮。
切莫多思,此举非为子嗣。婚前已言,你等年岁尚小,产子颇有危险,故为夫疑虑颇多。
目下一切进展顺利,洋夷视余为座上宾,讨好逢迎,不可枚举。资金所得,约两百万余。日后更多,于洋务甚有助益。余不再身边,深感孤单,愿早日成事,归家团聚……
另,电报之资充裕,是以此信颇长。
夫:何绍明
西历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

“混小子,总算写了封长信……”凝香抽泣着,眼中满是思念,欣慰,说不出是苦是甜。看了又看,良久,问道:“可让雨桐看过了?”
秋菊戏谑道:“奶奶,您可是正牌大奶奶,哪有一个妾先看的道理?”
“胡说什么?再胡说缝了你的嘴巴。”凝香厉声道,可秋菊却只是嬉笑着,并不应声。凝香只当是她为自己好,便不好多责,遂道:“去请雨桐过来,就说老爷来信了,等着她一起看。”
“是。”秋菊应声,退出房间。
对于乔雨桐,凝香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一是碍于何绍明,不好与其交恶;一是何绍明走后,其颇有大姐之风,对凝香照顾有嘉;慢慢的相处,发现雨桐人不错。可说一千道一万,好好的夫君生生被人分了一半去,心里的疙瘩是怎么也解不开的。
良久,环佩声响,凝香忙收摄心神,迎将出去……
————————————————————————————————————————————
这是一座小礼堂,小到只能容纳不到两百人。确切的说,这是一所公立小学的礼堂,平时用作学生们表演。
‘啪啪啪’清脆的木槌声传来,唐琼昌站在临时讲台上敲击着木槌,待安静一些,高声道:“下面,有请何绍明先生给大家演讲。”
‘啪啪啪’热烈的掌声传来,伴随着掌声,何绍明快步走上讲台。见何绍明这么年轻,掌声有些凌乱稀疏,间或着人们的窃窃私语。
何绍明清了清嗓子,他知道,底下的人是在质疑他的年龄。周岁才十七的他,还没有长胡子,面庞还有些稚嫩,显然镇不住场。扫视一圈,秦俊生等人果然在下面,脸上除了热切,还有一些鼓励之色。
何绍明笑了笑,“怎么说自己也是心理年龄将近三十的人了,这点小场面还不至于怯场。”
“我知道,你们是在质疑我的年龄。你们一定在想,一个毛都没长齐,比自己还小的人能讲出什么大道理?是吧?”
底下哄然一笑,可见被何绍明说中了。
“没错,我能!”何绍明提高了音量。底下为之一静。
“你们可能要问,为什么?我告诉你们,因为我用眼去看了,用耳去听了,用心去感受了!满眼望去,是满目疮痍的中华大地,满耳听得的是中华民族痛苦的呻吟,用心感受到这片热土迫切需要我们去为之抛头颅洒热血!去拯救,去破旧立新!”
‘啪啪啪’,这次的掌声热烈了一些。何绍明扬了嘴角,挂上一抹笑意。他没打算单靠三言两语就说服众人。顿了顿,继续道:“在这之前,我曾经试图去劝说一些人,结果,我失败了。为什么?因为我的志向不是反清复明,不是改朝换代!更不是单单为了所谓的汉家江山,而是为了中华民族的生存而奋斗!”
“什么是中华民族?不单只是炎黄子孙这个简单的概念。古时黄帝战蚩尤,蚩尤失败后,黄帝吞并了蚩尤的部落,从此炎黄子孙有了蚩尤部落的血脉。五胡乱华,鲜卑,羌等民族轮流肆虐中原大地,到最后还不是通通都被汉化?就是唐太宗李世民,也有着胡人的血统。难道,我们能说李世民不是中华民族的子孙么?”
“此后,又有蒙古南下,满清南下,就是当今满清皇帝的血里也有着汉人的血液。一味地喊着恢复汉家江山,岂不知如此作为太狭隘了么?我们说的中华民族,是指包含汉、藏、蒙、回、满等几十个民族的集合。说的是所有的中国人。”
“满清可不可恨?可恨!满清南下一番屠戮,十室九空,扬州三日嘉定三屠不过是典型的例子而已。根据前后的户籍统计,上亿国人最后不过剩下几千万。你们会问,既然这么可恨,为什么不推翻?”
何绍明顿了顿,环视一周。
“推翻,我们要推翻!但推翻的是腐败的满清政府,而不是所谓的异族统治。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吧:南宋,商业高度发达,以江南一隅顽抗蒙古南下。那时的财政收入几达上亿两白银。而到了明末,税收可怜的只有几百万。宋朝,从泉州一直到大食海商络绎不绝;明朝更是有三宝七次下西洋。可到最后如何?一句劳民伤财就给禁了,更因为些许海盗提出了所谓的海禁。明末,有全世界都算得上先进的火器部队,可面对只有八万人,财政收入不过两百万的满清却一溃千里。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朝廷腐败。”
“党争误国。”
“出了汉奸。”
……
礼堂里如同开了锅一般,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秦俊生戏谑地一笑,道:“何先生又开始卖关子了,好像上次就来过这么一回。”
“嘘,专心听你的。”魏国涛制止道。
“制度,是制度!”何绍明洪亮的声音传来,顿时,嘈杂声为之一静。
“几千年来,但凡是发生灾荒,民众必然揭竿而起,推翻旧有王朝,死掉一大批人,然后重新分割土地。周而复始,这是一个怪圈!当西方人还在当野人的时候,我们的祖先已经建立的辉煌的文明。两千年后,当西方开始文艺复兴的时候,我们的国家却在原地踏步;如今,西方完成了工业革命,开始轮船,拿着枪炮来侵略我们的时候,我们的国家还是那个样子。两千年来一直没有向前,这是为什么?”
“我们的才智不如西方人么?不,几千年灿烂的文明,还有四大发明告诉我们,我们中国人从不缺乏才智!我们没有思想家么?两千年前,老子、孔子、孙子、庄子数不清的思想家,碰撞出璀璨的火花。不,我们从不缺乏思想家。那为什么,我们如今会落到任人欺凌的地步?”
“今天,我告诉大家。是儒家,这个从诞生开始,就思想狭隘排外的,固步自封的,不尊重自然科学的,为了维护统治者利益而诞生的学说,毁了我们两千年!”
‘哄~’底下一阵慌乱,众人猛然听闻此说,都有些诧异。
“西汉以来,所谓的儒学就被阴谋者篡改了。摆出百家独尊儒术,这是儒学的狭隘性!民可使知之不可使由之,这套愚民政策,就是为了维护统治者家天下利益的;言必说子曰,凡事寻章取义,两千年前的话,拿到如今没有变化么?这是固步自封!儒家视自然科学为奇贱技巧,这是不尊重自然科学!还有什么女子裹小脚之类的,我看,这就是为了满足那些性淫的士大夫的变态心理!不说不知道啊,如此毒害中华民族的学说,居然统治了中国两千多年,而中国也固步自封了两千年!”
底下,不少人开始反思,仔细一想,确实如何绍明所说。心下不禁戚戚然。这批海外学子,虽是吃面包长大的,可从下还是接受了儒家的教育。此刻反思,不禁大吃一惊。
“没错!别怀疑我的话,你们用心去思索,去感受!如今这清朝,和历朝历代末期有何不同?不止是清朝,再往前,明、宋、唐,无一不是如此。”
“儒家的脊梁在五胡乱华就被打断了!蒙元南下,满清南下,更是成了统治者的走狗!”
“现如今,中华大地内忧外患,内有各地暴乱不断,民不聊生,外有洋夷欺凌。而满清的统治者,士大夫,还在做着所谓的同治中兴的大梦。更可气的是,他们自己做梦也就罢了,连带着不愿其他人清醒。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推翻满清!”
“推翻满清,推翻满清!”
底下群情激奋。一番演讲下来,众人心中豁然打开了一扇窗子。干涸的心灵,流入了汩汩的泉水。
何绍明在微笑,虽然他在刻意板着脸,但上挑的嘴角出卖了他。他知道,他成功了。
“同胞们,光有一腔热血是没有用的!我们不能用我们的大好头颅,与敌人的刀枪碰撞!我们要留下有用之身,富国强兵,何谓富国强兵?就是……”
何绍明抑扬顿挫地讲述着,礼堂内时而传来热烈的掌声,时而是众口一词的口号声。
礼堂外,虽然小考伦斯很好奇何绍明在讲什么,但更让他着急的,是手中需要何绍明签字的合同。这真是一笔大生意啊。
一小时后,考伦斯终于见到了众星捧月般待遇的何绍明。顾不得拥挤,顾不得自己不太强壮的身材,小考伦斯努力地挤了进去。
“何先生,谈……谈好了。贝尔、西部联合与您共同成立一家新公司,新……新公司的名字叫‘美国电报电话公司’……合同……”
何绍明猛然侧身,“美国电报电话公司?这不是AT&T么?”自己这只蝴蝶,终于刮起了一个小旋风。何绍明随即又想到,两个专利就赚到了AT&T,那剩下的那个无线电收音机,是不是可以混个ABC广播电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