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合伙人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八章 合伙人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翌日,何绍明让管家安排那个可怜女人的丧葬。
墓地里,神父唠叨着。在神父面前除了棺材,只有可怜的几个人——何绍明以及管家等人。安妮穿着一身新作的黑色长裙,头戴着白花,望着棺材发呆。时而流泪,也许她明白以后要见妈妈是件很困难的事。
何绍明摸了摸她的头,安妮抬头望了望,而后抱紧了何绍明的腿。
“可怜的孩子。”何绍明心说。脆弱过后,也许还是迷茫,但心中却多了一种试图打破迷雾的毅力,为自己,为家人……
神父结束了发言,众人依次上前献上鲜花,而后埋葬了这个可怜的女人。
回去的路上,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生命如此短暂,或许明天,或许后天,自己也会如同那个女人一般融入大地。
“考伦斯,我想领养这个孩子,你去把这件事办理一下。”良久,何绍明道。
“是的,先生。”
“另外,我想应该招募一名保姆,你知道,作为一个男人我可不会带孩子。”
“先生,如果您给厨娘增加三成薪水,我想她会很乐意做这件事情的。”坐在马车对面的考伦斯,依旧是那严谨的腔调,虽然他的目光中,看向熟睡在何绍明腿上的安妮有些怜悯。
“好吧,你去安排吧。”
何绍明捏了捏眉头,不再言语。马车向前,在冬日的晨光中,滚滚而行。
厨娘很愉快的接受了她的新工作,但只要了两层薪水。她说:“何先生,您是一个善良正直有爱心的人,我做厨娘已经快三十年了,您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工厂主。请您放心,即使一分钱也没有,我也会带好小安妮的……”
黑人厨娘很激动,也许是小安妮可怜的身世,或者是小安妮那双无辜的双眼,最终赢得了她的爱。
无论如何,小安妮被妥善安置了。当梳洗打扮后,穿着一新的小安妮出现在何绍明眼前的时候,何绍明几乎无法认出,眼前的小姑娘就是一天前自己在街上捡的那个流浪儿。
“很好,真是个小天使,安,转个圈。”何绍明道。
安妮扯着白色的公主裙转了一圈,得到何绍明赞许的目光后,咯咯笑着跑到了镜子前。似乎她也很惊讶,如同第一次打量自己一般,反复地看着。
“好了,小天使,不要打扰何先生了,我们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厨娘说着,吸了吸鼻子:“闻到了么?好像是烤蛋糕的味道。”
很明显,镜子的魅力没有蛋糕大,小安妮嬉笑着扑向厨娘,二人嬉笑着下楼了。
何绍明吸了口雪茄,嘴角不自觉地向上挑着。“看来,做好事可以让人心情愉悦。”自嘲地笑笑,转而走向实验室。
实验室里,杂乱地摆放着一些器具。电子管已经发明了,估计无线电报的发射范围可以跨过大西洋了。新型的无线电收音机也有了,相信这种改变美国人生活的娱乐设施会带来一笔不小的收入。那么,眼前就是改良电话了,该死的碳粉电话通讯质量太差了。而且,也该让接线员下岗了!
想到每次通话,除了昂贵的话费还要忍受接线员浪费大部分的时间——明明一分钟可以说清楚的事,接线员会浪费你三分钟——何绍明就一阵头疼。
一切从头做起,何绍明有些头疼。一些很基本的东西,冗杂而浪费时间,这让何绍明有些烦躁。“也许,该是成立一个真正的实验室的时候了。”何绍明思索着,要不要找一些大学里的实习生,又或者跟一些知名大**合,成立实验室后自己也许能弄个教授的名头,再或者凭借先知先觉找一些名人?比如爱因斯坦……
房门轻响,考伦斯的声音传来:“先生,有二位先生想见您,其中一位是总统办公厅的秘书,说是已经跟您约好了。”
“总统办公厅……哦,天啊,我居然忘记了,好的,我马上就下去。”何绍明急匆匆回到卧室,换了一身衣服,下楼会客。
一楼,客厅。
两个白人坐在沙发上,默默喝着咖啡,彼此还有些好奇的相互打量着。
左边,身材高瘦,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的年轻人面带着浅浅的微笑,笑的没有任何含义,就如同政客一般。
右边,身材中等,年纪略比左边的大一些,约三十许人,面色中带着些许不安。
片刻后,脚步声响,何绍明下来了。
“啊,真对不起,实在不好意思,要知道,我是一名兼职的科学家。而科学家有一个很不好的毛病,那就是除了试验可以忘记一切。”何绍明微笑着走近二人,伸出手道。
二人忙放下咖啡,起来握手。
左侧的年轻人有力地握了握何绍明的手:“杰森史密斯,我们通过电话的,何先生。”
“是的,总统办公厅秘书,很高兴见道你,史密斯先生。这位是?”
“您好,何先生,爱德华琼斯,我是贝尔电话公司的股东。”
“您好……”
琼斯的回答让何绍明有些莫名其妙。原本以为两人都是来自白宫,结果琼斯居然是一个商人。
似是看到了何绍明的疑惑,琼斯连忙解释:“我们不是一起的,只是赶巧,赶巧。”
史密斯也给了何绍明一个肯定的眼神,他们不是一起的。何绍明暂且放下疑惑,与两人寒暄着。几句话过后,史密斯道:“何先生,我们还是到您的书房谈正事吧,您知道,我这次背负着使命,时间很紧迫。”
“好的,这边请。”何绍明给了琼斯一个歉意的眼神,随即引着史密斯上得二楼。趁着桑德拉小姐没来,就在琴房里二人落座。
史密斯也不客套,落座后直接开门见山地说:“何先生,您应该知道当前美国的经济状况,很糟糕。而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您那神奇的销售方式,希望您给详细的解说一下。当然,作为回报,白宫会给您一些必要的帮助,比如——免税。”
免税?好东西,哪怕是免除一定期限的税务,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请您放心,史密斯先生,我一定会详细为您解说的。我相信,没人会拒绝克利夫兰总统先生的友谊……”
何绍明的话迅速被史密斯打断了。
“对不起,何先生,克利夫兰先生是前总统,本杰明哈里森总统已经宣誓就职几个月了……”
恩?换人了?何绍明有些汗颜,最近一直在搞试验,几乎两耳不闻窗外事了。就连看报纸也只看经济版与科技版。
“哦,对不起,你知道,我是一名科学家,虽然是兼职的。”何绍明的语气略有些尴尬。“好吧,我相信,没人会拒绝哈里森总统先生的友谊的。我们言归正传吧,下面,我们来解说一下直销模式,这涉及到一个数学公式……”
说着,何绍明拿起笔,一边说,一边写着。何绍明记得,直销,是三十年代美国的两个大学生发明的。而美国正是依靠这种销售模式,摆脱了那次的经济危机。可是,六十年后,这种直销模式在中国却变了模样。并有了一个恐怖的名字——传销。
两者的销售模式几乎是一样的,唯一的区别就是利润点。直销,利润点涵盖在商品价值之内;而传销,其价格远远超过了商品本身。一袋包装精美的普通奶粉,或许里面加了一些蜂蜜香料,居然可以卖到上千元。其上下线一直到金字塔顶端所取得的利润,居然超过了90%。想当初,无数被洗脑的人们,甚至包括一些大学生,最后无不闹得家破人亡,异常凄惨。
在给史密斯讲解销售模式的时候,何绍明着重讲解了利润点过高的危害,直说得史密斯冷汗直流。倒不是何绍明多么有爱心,多么关心美国人民的生死。他是害怕,怕最后不但自己的资产被定义为非法,连带着传销最后流传到国内,偷鸡不成蚀把米,得不偿失啊。
足足有一个多小时,时间就在史密斯的发问与何绍明的回答中度过。
“……是的,正如你担心的,如果没有立法控制利润点,那么这种销售模式会变成一只恐怖的怪兽,彻底吞噬美国经济。这以上是我个人的观点,不过我还是建议您告诉总统先生。”
史密斯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神色有些激动:“太感激您了,何先生。正如您所担心的,如今这种销售模式不止是您的公司在用,纽约等一些地方也出现了。总统办公厅现在有些分歧,一方认为该支持,这样也许会度过经济危机;而另一方则认为这是在杀鸡取卵。今天听了您的解说,终于明白个中危害了。”说罢,站起身,再次握了握何绍明的手,道:“时间匆忙,我必须立刻给总统发电报。”
何绍明理解地笑笑,二人步下楼梯。直到房门口,史密斯那张恐惧与激动导致发白的脸色,才缓和了好多。“何先生,您请回吧,我相信,您已经获得了总统先生的友谊,甚至,您已经获得了白宫的友谊。”握手告别,史密斯急匆匆地走了。
何绍明转过头,却见琼斯早已急不可耐地站起身,迎向何绍明。
二人客套一番,落座。
“那么,琼斯先生,您说您是贝尔电话的股东?”何绍明问道。
“是的,一个小股东,合伙人,您知道合伙人这个字眼么?”“了解”“哦,那太好了。我这次冒昧的来访,就是为了跟您谈合作的事。”
“合作?”何绍明有些诧异。
“是的,合作。”琼斯的语气很肯定,见何绍明不解,继续道:“我们公司目前主要的业务是电话,以前也做电报。当然,你知道,我们与西部联合打了场官司,这导致我们十七年内要连续付出20%的年收益。”
何绍明有些明白了,感情是为了自己的无线电报专利吧。果然,琼斯随即道:“贝尔公司授权我与您谈关于收购您的专利的问题。公司打算用一百万美元买断您的无线电报专利……”
一百万?也许这个数字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天文数字,可何绍明知道日后的巨大收益。打断道:“琼斯先生,我不得不打断您。要知道,单单是覆盖美国所省下的线缆,就值上千万了,而您打算只用一百万就收购这一伟大的发明,您不觉得这很可笑么?”
“哦,是的是的,您知道,何先生,我是个生意人,这虽然只是给您的初步报价,不过我个人认为已经不低了,要知道现在全世界都在经济危机中。当然,我要征求您的意见——这也是我来的目的,您打算用什么价格出售呢?”
“出售?不,我不会出售的。我会成立一个无线电报生产厂家,要知道,我也是一个生意人,并不缺少美元。”
正当琼斯要劝导的时候,门铃轻响。管家急忙去开门,片刻后,回来道:“先生,有位来自西部联合公司的麦克格雷格先生来访。”
闻听此言,琼斯脸色煞白,心中不停地诅咒着:“该死的西部联合,该死的格雷格,上次就是因为他,公司才会损失每年20%的利润,如今又来抢劫。这个无耻的抢劫犯,流氓,吸血鬼!”
何绍明闻听后,有些诧异,随即会心笑了起来,尤其是在看过琼斯那愤恨的神色后。“只有一个买家,那就是买方市场;如今多了一个,就是卖方市场了。”
何绍明起身,几步迎道门口。只见,门口站立着一个帅气的中年人。未待何绍明说话,那人连忙伸出了右手:“您好,何先生。我是西部联合的合伙人,麦克格雷格,很高兴认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