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理想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理想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很高兴再次见到您,唐先生。”
门开了,考伦斯微笑着对站在门口的唐琼昌说道。见唐琼昌身后还有两个年轻人,低头致意:“欢迎,欢迎您唐先生,还有这两位先生,请进。”
考伦斯做了个请的手势,让进三人,随即在前面领路。
“哦,唐先生,我想您也许来的不是时候。你知道,最近何先生有点儿……恩,怪异,是的,怪异。”考伦斯边走边说。
“怪异?”
“是的,小声点儿,跟我来。”考伦斯瞟了一眼,神秘地说了一句,然后轻手轻脚上了二楼。
通往三楼的楼梯口挤满了人。三个佣人,楞格里、乔成义以及家庭教师桑德拉小姐,一个个翘着脚,把着楼梯围栏,歇着身子朝三楼张望着。
唐琼昌有些疑惑,身后的两个年轻人更是莫名其妙。
“嘘,稍等一下,我认为现在不是打搅何先生的时候。”考伦斯尽量压低了声音说。
唐琼昌被考伦斯的谨慎所感染,也压低了声音:“考伦斯,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待会儿就知道了。”
三分钟后,司徒美堂慌慌张张的跑下了楼,边跑边比划手势,让大家散开。
“吱吱哗啦”“啊!该死的,我的检波器啊!”
唐琼昌只听到楼上传来一阵吱吱声,以及何绍明愤怒的吼叫,然后就闻到了刺鼻的烧焦味儿。
楼下众人随即‘哦’了一声,脸上充满了满意的表情,随即各干各的,做鸟兽散。而考伦斯则长出了一口气,整整衣服,咳嗽一声,快步上了三楼。
唐琼昌拉了一把刚刚下来的司徒美堂:“司徒,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司徒美堂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说:“莫说了,莫说了,何兄弟要搞什么无线电,拉着我帮忙做什么试验。这一个月下来兄弟我时不时被电那么一下,天天担惊受怕啊。”
“无线电?什么无线电?”
“说是不用线就可以发电报的机器,我也搞不明白。”
这时,考伦斯从三楼下来了。“唐先生,何先生请您上去。”
带着疑惑与莫名其妙,唐琼昌几人上了三楼。书房,哦,不能叫书房了,应该叫实验室。
实验室内四散着零件电线,一台不知名的机器正冒着青烟,何绍明白色的衬衣上、脸上染着大片黑色污渍。
何绍明略有些尴尬地笑笑:“琼昌来了,走,我们到隔壁去坐。”
众人分宾主落座,何绍明接过考伦斯递过来的手巾,擦了擦脸,解释道:“我刚才在做试验,差一点儿就成功了。呵呵,就差一点儿。瞧我这眼神,这两位是?”
“这两位是琼昌的好友。”说着,唐琼昌指了指左边的年轻人道:“这位是魏国涛,毕业于弗吉尼亚军事学院。”
“何先生好。”那年轻人站起身问了声好。
何绍明打量了下,只见那人身材中等,方面无须,横眉,双眼狭长,略微古铜色的皮肤,举手投足间尽显军人做派。
那人坐下后,唐琼昌又指了指另一个人:“这位是秦俊生,是魏国涛的校友。”
“何先生好。”
那人也站起身问好。
高挑的个子,手长脚长,肤色苍白,相貌周正,这让一向自诩为美男的何绍明有些嫉妒。最有特点的便是那双笑眼,还有两腮的酒窝。仿佛时刻都在笑着。
笑面虎,这是何绍明心里对秦俊生的评价。
“咱们听琼昌说了先生的‘富国强兵’之说,感觉先生的理念很对我们的胃口。我们这次来,就是想来看看先生,顺便讨教讨教。”魏国涛平静地说道。
紧接着,秦俊生笑嘻嘻地跟了一句:“没错,是讨教,不是求教。”
“俊生!”唐琼昌出言喝止。
何绍明看出来了,这二位明摆着是来考校自己来了。一来,自己现在还没什么名气,没什么吸引力。二来,今天自己如同科学怪人的模样实在不咋地,估计没给人家留好印象。讨教,讨教好了就成了求教,讨教不好叫辩驳。过了这一关,这两个军事学院的高材生就有可能追随自己。过不了?对不起了,人家拍拍P股走人,不伺候自己这尊泥菩萨了。
何绍明心中有数,笑了笑:“好,那么我们就一起讨论一下,不知二位想问什么?”
秦俊生道:“听说先生是旗人?不知先生怎么看待旗人的呢?”
哦,看来这位应该是在美国长大的,深受民主思想熏陶啊。这一问,直接问到点子上了。明面上是问自己的身份,实质上是问如何看待满清的特权统治。
“在我看来,如今的中国,权利只掌握在少数特权阶层手里。这个特权阶层,就是旗人了。旗人不事生产,吃的是铁杆庄稼,专事作战。清廷入关前,八旗兵倒也精锐。可入关至今,八旗兵迅速腐化,人口增加,如同吸血的蚂蝗,吸食着这个国家三万万黎民百姓的血液。”
秦俊生手指有节奏地弹着膝盖,听到这儿,插了一句:“这么说,先生是打算推翻异族统治咯?”
何绍明沉默了下,道:“制度,我要推翻的是制度!推翻一个中华大地几千年来,每逢天灾便战火四起,就要改朝换代的制度。推翻儒家士大夫治天下的制度。我要做的是这些,而不是所谓的推翻异族统治。在我看来,如今满汉已逐渐融合。满清入关前就有汉军旗,满旗汉旗之间相互通婚累二百余年,就连皇室都留着汉人的血。把旗人作为目标是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只会导致清廷逃往关外,随即,蒙古、关东等地分离中华大地。在我眼里,中国不止是汉族人的中国,是一个包含了几十个民族的大家庭。我们要反抗的是封建特权,而不是少数民族的普通民众。”
听完何绍明这一番话,司徒美堂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是第一次听闻这个概念。唐琼昌、魏国涛在深思,消化着何绍明的话。秦俊生收敛笑容,直直地盯着何绍明看。
良久,秦俊生恭敬地站起身鞠了一躬:“俊生受教了。”
唐琼昌从沉思中醒来:“今日是第一次听先生完整阐述了理念,感慨颇多啊。”
何绍明连说不敢,心中乐开了花。有时候,凭着先知先觉,也可以忽悠一票人的。
待众人再次落座,何绍明开始阐述国家的概念,民族的概念,如何富国,如何强兵……
滔滔不绝中,何绍明被自己感染了,语气越来越慷慨激昂。
是的,当你代入这个时代之中,就不再是冷冷的旁观者。你会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为了这些崇高的理想而热血,而奋斗。人,活着是为了什么?何绍明觉得,是为了实现自我价值。现在,何绍明就在实现自我价值。他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改变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命运,结束百年国难。
“今天,我们为之奋斗了。也许会失败,也许会成功,也许我们不过是这个时代的一朵小浪花,而无力改变什么。但是,重要的是,我们去做了,当我们死的时候,可以骄傲的说,我无愧于这个国家,无愧于这个民族,我为之奋斗了!”随着很有力的一挥手,何绍明结束了自己的阐述。
在这一刻,众人眼中,何绍明那稚嫩的面庞,可笑的衣着,有些走调的声线……等等等等,一切都无视了。他们眼中,只有一个为了民族国家前途奔走疾呼的斗士!
“何先生,国涛(俊生)愿意追随先生左右!”
“何先生,但凡是用得着我们致公堂的,琼昌愿意全力说服、支持!”
“兄弟,哥哥这条命就交给你了!”
几只大手搭在了一起,紧紧地,像是为了抓紧那飘渺的信念一般。
————————————————————————————————
吉林,何府。
天气渐凉,夜色深沉。
乔雨桐抱着被子,躺在炕上睡不着觉。
已为人妇的少女愈发娇柔,蜷缩着的身子凹凸有致,看到之人必定赞一句‘好一个美人卧榻图’。只是,她的眼中却满是哀怨。思念,永远是精神杀手,折磨着每一根神经,到处都是曾经的影子,让人恍惚。
少女叹息了一声:“诶,也不知那登徒子现在在干嘛,有没有想雨桐……”
房门被悄无声息的推开了,抱着被子哭红了眼的凝香走了进来。
“乔姐姐,我想老爷了。”凝香急走几步,扑向乔雨桐,忍不住哭了起来。
到底是小女孩,初尝爱情的甜美,短暂的幸福之后却是远隔重洋。小丫头总认为这是老天在惩罚自己,惩罚她发了誓言(死也不嫁何绍明)却不遵守。
“诶呀,姐姐这是怎么了?”乔雨桐讶然。搂过凝香,只见小丫头哭的一塌糊涂,早没了平日里端着的大妇架势。
乔雨桐轻轻地拍着凝香的后背:“姐姐别哭,爷在外面打拼,还不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咱们能过安生日子?爷是本事人,要不了多久,就会从那西洋学成归来的。”
“绍明什么时候能回来?他会不会把我忘了?”
“胡说,绍明惦记着咱们呢,前几天不是刚来过电报么。说不定啊,绍明现在正想着咱们呢。”
“会么?”
“会的,肯定会的。”
乔雨桐安慰着凝香,心中的思绪却飘过了重洋。“绍明啊,你有想着我么?可知道雨桐日夜思念的苦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