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生意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生意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成就感,什么叫成就感?对此,何绍明是这样认为的:成就感是一种复杂的概念,可以是做某件事儿做的成功而产生自我满足,可以是身体某些部分功能比较强悍自己引以为傲,可以是从别人尊敬的目光那儿的得来,最不济,就如同何绍明一样,每天从管家考伦斯的账目报告那儿得来--何绍明的存款,是按小时再变化的。
于是,充分享受着成就感,自我满足中,何绍明已经给自己放了三天的假。琴房里传来凯西威斯弹奏的琴声,凯西热爱钢琴,她说每天在何绍明这儿练琴的两小时是最快乐的时光。
与此同时,乔成义迷上了钢琴。也许是迷上了弹钢琴的姑娘。每次,他或是躲在门口,或是装作忘记了东西,总是在凯西周围徘徊。
楞格里最近学习热情很高,高到何绍明有些莫名其妙。后来,从楞格里满嘴的‘法克’‘谁特’中,何绍明听到了这样的解释:“桑德拉小姐说了,要想学好外语,首先得学会这个语言的脏话。”说罢,楞格里还得意地比了比中指。何绍明完全肯定了桑德拉的工作,非常尽职,连脏话都敢教!咋舌之余,何绍明暗自佩服。
司徒美堂很暴躁,就在现在。
“何兄弟,我们得谈一谈了。”司徒美堂推门而入,打断了何绍明坐摇椅、喝咖啡、吸雪茄的惬意时光。
“司徒兄,不知想要谈什么?”何绍明收起放在椅子上的腿,示意司徒美堂坐下。
司徒美堂也不客气,大马金刀坐下来,沉着脸道:“哥哥是个粗人,不知道怎么说话。若是说错了,兄弟你别见怪。何兄弟,我见你这段日子不是跑工厂,就是在家享受。你说的那些‘富国强兵’之事,我怎么一点儿也看不见影儿?”
何绍明笑了笑。司徒美堂是个办事的人,一个办实事的人。何绍明记得很清楚,‘前世’这位洪门大佬,后来在波士顿起了堂口,积极为中山先生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四下奔走,筹款。再后来,多次组织北美华人恳亲大会,组建致公党,为民族抗日操心劳力。共和国成立,在天安门城楼上,一处不起眼的角落,站着泪流满面的他。那时的他已垂垂老矣,只是欣慰有生之年看到了国家独立、民族自强。
“司徒兄,凡事都要循序渐进的。如今,兄弟在这华人圈儿还没有什么名气,冒冒失失去奔走,且不说有几成希望,就是这费用兄弟也拿不起啊。”
“何兄弟,没钱不要紧,咱们可以发动华人募捐。”
“司徒兄,若是募捐,所得之款项兄弟自己可以不敢动一分一毫。兄弟素知北美华人生活艰辛,若是拿了这募捐而来的血汗钱,没用在建设国家上,到时候兄弟只怕是寝食难安啊。”
何绍明还有另一个顾虑。从前抗日时期,海外华人纷纷慷慨募捐。自己舍不得吃用,全用来支援国家危难。可是满腔的热血,只换来gmd高官的中饱私囊,真正用到战场上的,寥寥无几。要是何绍明去处理募捐来的款项,当然不会去贪污。但是,何绍明有太多的事儿要做了,根本没功夫成天的盯着这些钱。只能让别人去监督,去管理。问题来了,何绍明还没有一个可靠的班底。
问题来了,这班底从哪儿来?当然是从海外华人中来,国内实在是缺少新式人才。没有名声,只靠着虚无的理念能招来几个人?是以,何绍明打算,先把名声闯出来,其他问题就好解决了。
“司徒兄,兄弟腹中已有了草案,待过几日兄弟订购的东西到手,一切就明了了。”见司徒美堂还有些疑惑,何绍明下了保证,这才打发了司徒美堂。
两天后,何绍明订购的有线电报机以及一些零件送来了。这意味着,何绍明的假期结束了。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电子专业毕业的大学生,改造个无线电报还是没问题的。有问题的是,这个时候没有半导体,没有电子管,这让何绍明很头疼。
一遍一遍地回想当初的知识,一遍遍动手改装着电报机。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
——————————————————————————————————————————
奥克兰,西部时间十月十一日。
奥克兰也许不能作为一个单独的城市,它距离旧金山太近了,更多的时候,是起到城市分流的作用。
一间闹哄哄的小礼堂内,威斯站在讲台上,用那双志得意满的眼睛扫视着底下众人。
是的,志得意满。靠着何绍明的直销方案,威斯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几乎赚到了另一个酒庄。
他用手整了整领结,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用小木槌敲击着桌面,直到人群安静下来。
“好了,女士们先生们,请安静,请安静。好的,很好。”
待礼堂安静下来,威斯转过身,拿起粉笔在身后的黑板上写了几个字。
“直销,一个让你成为百万富翁的捷径。是的,今天请大家过来就是要告诉大家这个赚钱的捷径。我们都知道,现在的销售的销售方法,只会让销售商以及工厂赚钱,我们这些普通人只不过赚了个辛苦钱而已。是的,辛苦钱。嗨,米勒先生,我没记错的话,您是奥利奥那公司的推销员,您的牙膏卖的怎么样了?”
一个穿着还算体面的年轻人摊了摊手:“别提了,我这个月的房租还没交呢。”
底下爆出一阵哄笑。
威斯笑了笑,等人们安静下来,继续道:“哦,真不幸。大家都知道,米勒先生非常勤奋,可是他为什么还交不起房租呢?”
底下有人喊道:“钱都让资本家赚去了!”
威斯快速的用手指了指那人:“很好,虽然您有些共产主义倾向。”
底下又是一阵哄笑。
“好吧,我们已经认识到了普通销售方法对我们这些老百姓一点儿好处也没有。而且,层层的分销商,会不断的把价格提高。这真的很讨厌,一支几美分的牙刷,商店里要卖到十几美分。”
“哦,倒霉的总是我们穷人。”“钱都让资本家赚去了。”“他们不能这样做!”
底下一时群情激奋,说什么的都有。
威斯又敲了敲桌面:“安静,安静!女士们先生们,下面我们就步入正题,介绍一种新的销售方法--直销。什么叫直销?就是货物直接从厂家拿到大家手里……如果你成为白金级销售员,那么一个月,你将会有*****的收入。……好吧,最好的结果,你成了钻石级销售员,你有着无数的下线,每个月,我是说每个月,你都会有超过百万美元的收入。”
“哦,天啊。”
“威斯先生,你确定这是真的么?”
……
底下的人群乱了起来,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
“安静!女士们先生们,下面,我们请本公司的白银级销售员,杰森哈姆上来给大家介绍下他的亲身经历。”
威斯说完,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在乱哄哄的议论中,一个西装笔挺,头发却显得有些乱的年轻人走上了讲台。威斯笑着鼓励般地拍了怕小伙子的肩膀,随即退下讲台。
年轻人的脸色发白,额头上满是汗水,显得很紧张:“嗨,大家好,我……我叫杰森,杰森哈姆。我是三周前加入zippo公司的。是的,三周前。然后,然后我发展了三个下线,你知道,都是我的朋友。然后,他们又在发展下线,下线又发展……恩,很绕嘴,总之,总之我现在在旧金山买了一栋房子,两层的洋楼,很漂亮。我要说的是,恩,我要说的是,感谢zippo公司,感谢直销,感谢威斯先生,是他让我有了这一切,有了房子,还让我与那尔森小姐订了婚。我的话说完了,谢谢,谢谢大家。”
随着年轻人不太成功却很真实的讲话,底下的人们先是沉默,然后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激情。拍着巴掌,憧憬着未来,乱糟糟地问着问题。
威斯微笑着重新走上讲台,看着下面疯狂的人们,他知道,自己又一次成功了,银行里的账户又要多一串美妙的数字了。也许,该考虑给凯西重新买一架钢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