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工厂与专利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三章 工厂与专利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马车停在了西街173号门口。
考伦斯是位尽职的管家,站在门口,恭敬地等着何绍明。
“司徒兄,这就是兄弟的住处了,请。”何绍明下了马车,笑着请司徒美堂进门。随即转头对马特说:“马特,你今天的工作结束了,明天还是这个时间。那么,我们回头见。”
下马特有些高兴地笑笑,心想,没有比这更美妙的工作了,甚至可以拿着薪水去做另一份兼职。
打发了马特,二人进了小洋楼。
边走,何绍明边吩咐考伦斯给司徒美堂准备客房:“考伦斯,这位司徒先生是我的朋友,以后他要住在这里,请给他安排客房。”
考伦斯还是那副严谨的英国管家模样,语气恭敬道:“是的先生,马上就为司徒先生准备客房。”
何绍明领着司徒美堂简单参观了一楼,紧接着又上了二楼。
二楼,琴房此刻变成了教室。钢琴位置没变,只是旁边多了块小黑板。一身棕色带花边的年轻白人女性正依在黑板旁,手中拿着小木棍,慢慢地用英语解说着。
黑板前面,坐着楞格里与乔成义,两人满脸的苦大仇深。见到何绍明回来了,楞格里顿时复活般精神了起来:“老爷,您可算回来了,我都要叫这个洋婆子烦死了。”
何绍明饶有兴致地打量楞格里,还别说,真让楞格里去学习,还不如让他去码头扛沙包。这身材,这模样,怎么看怎么不像学习的材料。何绍明努力板着脸道:“楞格里,你现在可是在美利坚,不是在中国。不学英语怎么帮老爷办事儿?”
楞格里丧气道:“得,您是老爷,您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我还就不信了,这鸟儿语还能难倒咱爷们儿。”
何绍明一笑,又对乔成义吩咐道:“成义,你也一样,你姐可是指望着你从这儿学本事回去帮忙呢,别装可怜了。”
乔成义垂头丧气,认命般点了点头。
那位教师小姐很不满意,转过身看了眼何绍明:“先生,我想打断别人上课是很不礼貌的事。如果您没有别的事,还请您出去,我要继续上课了。”
恩,很负责,就是性格有点儿冷。何绍明点了点头:“很高兴认识你,新来的家庭教师小姐……”
“桑德拉,桑德拉布朗。”
“好的,布朗小姐,您很负责,我决定正式聘用你了。”
桑德拉撩起裙角,弯了弯膝盖:“谢谢您,何先生。”
“恩,很好。我回头再来,下课的时候再来……”何绍明后退着,突然又看了眼楞格里,皱了皱眉:“楞格里,晚饭前把辫子剪掉,还有成义的,都剪掉。”
“啊?”
不理会张大了嘴的楞格里,引着司徒美堂上了三楼。简略参观了一下,管家考伦斯告诉何绍明客房准备好了。何绍明与司徒美堂又到了客房,随意谈了谈,便反身回了自己房间。
打开自己的小行李箱,翻了半天,终于把一打稿件找了出来。
翻看了半天。毛瑟枪?那得先开个军火公司,而且要想盈利就必须有军方采购。一家新公司,一种新出的没经过检验的枪,这组合怎么看怎么是失败的。
无线电?没那么多钱,光靠着自己一个人攒那么几台,性价比太低。
恩,就是这个了。何绍明满心欢喜,看着手中的那页稿件仿佛看到了满床的钞票。
晚饭的时候,两个崭新的‘和尚’出现在了餐桌旁。楞格里认为没什么,光头还好打理,挺爽利的。乔成义则是一脸的幽怨,饭也没吃几口。
何绍明不知该如何说这个小舅子,在他没接触先进知识前,恐怕接受不了自己的先进思想。
第二天,小马特又准时出现在门口。
何绍明告诉小马特,自己打算收购一家小作坊。小马特建议到圣拉蒙区去看一看。于是,加上一个保镖司徒美堂,三人乘坐马车直奔圣拉蒙。
圣拉蒙区,地处城市东北,属于郊区。这里工厂林立,小作坊更是数不胜数。
转了几家明显开工不足的小作坊,何绍明挑中了一家名叫‘弗莱德里诺’的小作坊。里面的机械设备很新,有十几个熟练工人,是生产雪茄剪的。
跟作坊主人谈了谈,对方表示如果‘价钱合适’,可以把作坊转给何绍明。
讨价还价,价格最后定在了八千美元。
何绍明很满意,他不必费事的重新建厂,也不必重新招募熟练工人,一步到位的感觉很好。
作坊主人也很满意,有了这笔钱,他完全可以再开一个新的作坊。
出发点不同,看待问题也不同。于是,在双方都觉得赚了的前提下,协议签订了。
“老爷,您买船票,租房子,紧接着又买了工厂,咱的钱可是见底儿了。”回到家,一听何绍明又花出去八千美元,一向粗线条的楞格里也忍不住担心起来。
何绍明只是志得意满地坐在摇椅上抿着咖啡,满不在乎地道:“时间,我所缺的只是时间而已。要不了多久,老爷就带你过数钱数到手抽筋儿的日子。”
一时间,老爷陷入幻想,忠仆莫不着头脑。
接下来的日子,何绍明每天起早起到自己的作坊,讲解图纸,指挥工人进行加工,忙的有滋有味。司徒美堂天天打着哈欠跟着何绍明,看着小作坊将一件件零件加工出来,又组装成自己看不懂用来干什么的小东西。楞格里和乔成义依旧每天苦着脸接受鸟儿语的折磨。
一切,都变得井然有序。
当然,也有一些不太和谐的音符。
“先生,我不得不提醒您,您所给我的钱只够支撑到这个星期。建议您在周五前把下个月的家用提前交给我。”考伦斯还是那一成不变的英国管家模样。
“哦,是的,放心吧,我会在周五前给你的。今天才周一,不是么?”何绍明有些懊恼。办工厂,哪怕是一个小作坊,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买材料要花钱,给工人开工资要钱,维修设备要钱,总之什么都要钱。问题是,何绍明拿了一笔钱交给唐琼昌去注册专利,现在口袋里只剩下几十美元。
东西是生产出来了,可何绍明忘记考虑销路的问题了。作坊后的小仓库,堆满了生产出来的产品,再不找销路,何绍明就要破产了。
是谁说东西好就一定有人买的?胡说,纯粹是胡说。这两天何绍明接连走了几家商店,去推销自己的产品,对方只表示会考虑,留下样品,回头就没了消息。
“不要怪我,我是被逼的。”抽完了整支雪茄,何绍明定下了策略。

第六大道,威斯酒廊。
威斯正坐在门口看着往来的行人,眼中满是失落。是的,早晨开门到现在,只卖出了一瓶红酒,还是最廉价的那种。威斯有时候觉得,欧洲人嘲笑美国人是乡下土老帽是有道理的。美国人只喝低劣的威士忌,对红酒一无所知。
“嘿,威斯先生,近来好么?”
威斯侧头看了看,认出了半个月前租自己房子的何绍明。
“嘿,何先生,您是来照顾我的生意的么?哦,我发誓,整个旧金山,不,整个美国最好的红酒都在这儿,快请进来,我们进去谈。”威斯堆满了笑容,因为何绍明是一个慷慨的中国人,这样的中国人很可爱。
何绍明脱了帽子,笑着进了酒廊。
“那么,您打算要什么酒呢?我猜肯定是红酒,瞧这边儿,这边是我的私人酒庄产的,味道很不错。当然当然,您是有身份的人,肯定会选法国的,我这里可是有上好的波尔多好酒。”威斯热情地拉着何绍明,向何绍明展示着长长的酒廊。
“威斯先生,我这次来,是有笔生意要跟您谈。”何绍明打住了威斯的啰嗦道。
“生意?哦,我喜欢这个词,好吧,我们坐下来谈。”
两人坐在床边,威斯还特意拿出了自己的藏酒,给两人各倒了一杯。
“那么,我们开始吧。”威斯坐下后,抿了口酒,有些期盼地说道。
何绍明知道,要想达到目的,首先要让对方尝到甜头。慢慢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道:“不着急,威斯先生,您的数学怎么样?”
威斯有些疑惑,随即有些恼怒:“数学?您在开玩笑,我们犹太人生下来就跟数学打交到。恩?这是什么?”
何绍明微笑:“公式,一张数学公式,一张能让您变成百万富翁的数学公式。”
威斯接过那张纸仔细地看着,看完后说:“我有些不明白,您是什么意思?”
何绍明又掏出一张白纸,拿起别在胸前口袋的钢笔,边写边说:“简单的说,这是一种销售模式。当然,必须要有不可替代的产品做后盾……发展了这名销售员,你就得到了百分之十的提成。而这名销售员再去发展新的销售员,你也同样会有提成……这样算下来,也许一个星期,也许五天后,您就会成为名副其实的富翁。最关键的一点,请看。”何绍明如同变魔术一样,又掏出了两件东西,陈列在威斯面前。
威斯有些疑惑,一只是钢笔,他认识,另一个精美的小方块却不知道用来做什么。“何先生,这个是什么?”
戏法再变,何绍明从怀里掏出半支雪茄,叼在嘴上,拿起小方块,‘叮’的一声打开,拇指按动燧石轮,瞬间燃起火苗。点燃了雪茄,何绍明来回晃动着打火机,火苗发出‘噗噗’声,只是闪烁,却不熄灭。又从侧面吹了口气,火苗闪烁一下,依旧旺盛地燃烧着。
“新发明,防风汽油打火机。有了它,再也不用为总是受潮的火柴点不着火而发愁了。还有这个钢笔。”何绍明又拿起钢笔,拧开笔帽,在白纸上沙沙地随意涂写着,足足有五分钟,才停下。“新发明的钢笔,不用再为写到一半就得按一下的古董钢笔的繁琐而发愁了,只要有墨水,这支笔可以一直写下去。”
威斯有些**:“是的,挺不错的小东西,哦,是发明。可是,您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何绍明身子后靠,吸了口雪茄,吐出烟圈儿,道:“很简单,我生产这两种专利产品,你用我交给你的方法去销售。相信我,你会因此而成为百万富翁的。”
威斯有些犹豫,毕竟,这种事儿他没干过。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那张画满数学公式的纸上,严重渐渐充满了贪婪。
“好吧,何先生,这主意实在太妙了。我想我没办法拒绝。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呢?”威斯下定了决心,有些急切地问道。
何绍明笑了,很开心那种,当初黄鼠狼偷了鸡之后就是这种表情。“随时,亲爱的威斯先生,随时都可以开始。”
————————————————————————————————————————————
柔和的阳光,摇椅,咖啡,还有纯正的古巴雪茄,真是一个愉快的午后啊。
处理完威斯的事儿,何绍明没去作坊,早早返回了住所。在他看来,所谓的‘直销’,没可能不赚的。心中愉快,便放了自己一天假。说起来,这半个月折腾的不轻,也该休息一天了。
这时,管家考伦斯轻轻敲了敲墙壁,随后道:“先生,有位名叫凯西威斯的小姐要求见您,人正在客厅等着您。”
凯西威斯?好像是威斯的女儿,她来做什么?
带着疑问,何绍明下楼到了客厅。
凯西正有些不知所措地坐在沙发上,双手交织,拇指来回搓动,显得很局促。
“你好,威斯小姐,有什么为您效劳的么?”何绍明问道。
听到声音,凯西连忙站了起来,只看了何绍明一眼,便低垂了头。行了一礼,道:“很抱歉打扰您,何先生。我,我是想看一看那架钢琴,您看行么?”
何绍明仔细打量了下凯西,个子高挑,棕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淡绿色的眼睛,高隆的鼻子周围布满了可爱的小雀斑。估计,也就十六七岁的年纪。
何绍明见这女孩儿是为了钢琴,而不是自己与威斯的生意,放下了心,笑道:“当然,当然可以,你可以随时来看你的钢琴。”
凯西略显不好意思地笑笑,随着何绍明上楼,自去琴房看琴。
何绍明则回了自己的房间,打算继续享受这难得休闲的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