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致公堂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 致公堂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略显狭窄的街道,商铺分立两侧。雕梁刻窗,飞檐,梁枋彩画,竖立着的大招牌,一个个方块字让何绍明感觉那么熟悉。
唐人街,直译是中国村,一个心酸的名字。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美国西海岸发现金矿,淘金热潮随之而来。大批生活不下去的中国人,拥挤在脏乱不堪的轮船中,带着期望登上这片心目中的‘金山’热土。而美国的矿主与厂主却迅速打破了他们的美梦,高强度的工作,恶劣的环境,勉强能维持的食物,以及几乎没有的薪水。在白种人的枪口人,他们忍受着饥饿劳累与死亡的威胁,顽强地生活了下来。慢慢地,聚拢在一起,形成了现在的唐人街。
“请问,致公堂怎么走?”何绍明向一路人问道。
“致公堂?你去问问那边儿的义兴公司。”那人一口闽浙口音,何绍明听着很吃力。拱手道谢,走过数个商铺,进了义兴公司。说是公司,但里面的格局依然是中国传统样式。长长的柜台后,一长袍马褂的掌柜正在拨弄着算盘。
见何绍明进来,停下了手中的算盘,拱手问道:“这位先生,不知您需要点儿什么。”
“掌柜的好。”何绍明也是一拱手,道:“在下刚从国内来,昨日刚到。闻听致公堂在我华人中颇有威名,是以今日特来拜访。”
“哦?敢问兄弟拜哪个堂口?烧几柱香?”那掌柜做了个奇怪的手势道。
何绍明心道,恩,这是人家的切口啊,问问是不是自己人。温言道:“在下不是洪门中人。”
那掌柜的上下打量了何绍明半天,笑着又一拱手,道:“您稍等。”说罢,转身上楼。
一盏茶的功夫,楼上走下来俩人。当先一人是那掌柜,后面是一二十出头的精瘦汉子。那汉子当即一抱拳,道:“这位小兄弟有礼了,在下司徒美堂,腆为堂中执事,不知小兄弟找我洪门有何事?”
司徒美堂?这位就是洪门大佬司徒美堂!缓了缓神,行礼道:“司徒兄有礼了,在下何绍明。初来这美利坚,以后还望司徒兄多为照拂。”
“好说好说。小兄弟请!”
何绍明让小马特等在楼下,随着司徒美堂上了楼。七拗八拐,进了一处内堂,但见香气环绕,略显昏暗。几根大大的烛火,发出昏黄色的光芒。正堂中,端坐着一清矍老者,长袍马褂,六十开外的年纪。手中衔着一只大烟袋,目光炯炯地看着来人。
两侧立着四人,两个精壮汉子,在下首。老者右侧是一洋装打扮的年轻人,左侧是一人,文士打扮,三十许人年纪。
司徒美堂拱手行礼道:“白老,人带到了。”随即,低声对何绍明道:“这是咱们堂主。”
“白老,小子有礼了。”何绍明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
“坐吧。”老者语气平淡道。何绍明道谢,随即有人做了个请的手势,让何绍明坐在堂下。而司徒美堂则走上前去,伏在老者耳边悄悄说着什么。
“老头子听掌柜说,国内来了人来看咱这堂口。初时还以为是三合会来人看我这老头子来了呢。倒是老头子我自以为然了。呵呵,小兄弟年纪轻轻,模样周正,想是颇有家资,如何到了这三藩市?”老者问道。
“白老,晚辈所为者,振兴中华也。”何绍明道。
“哦?司徒,看茶。何谓振兴中华?”老者似是精神了些,语气略微热切起来。
“晚辈观这如今天下,正是大乱之相啊。内有帝后党争,清流乱政,督抚拥兵自重,民不聊生。外有洋夷虎视眈眈,划租借,开商埠,如跗骨之蛆,时时欺侮我中华,刻刻吸取我中华之血液。小子眼见此情景,甚为担忧,夜不能寐。日日想着如何振兴我中华,不受那洋夷之辱。”何绍明激昂陈辞道。
“小兄弟所言有些偏颇,如今这朝廷历咸丰同治三十年,重汉臣,搞洋务,去年更是建成亚洲第一,世界第六的北洋水师。这北美报纸上,也是大加称赞啊。”老者不以为然道。
“白老久居海外,自不知国内情形啊。李合肥搞洋务,一个上海机械局所造之枪弹,竟比从洋夷处购买的贵了三成。张香帅搞洋务,一个钢铁厂糜银数百万,所出之钢材寥寥,银子全被那主持之官员贪墨了。再说这军队,八旗绿营不说也罢,湘军自曾公陨,便没落下来,只剩一只勉为支撑。淮军军纪崩坏,军官冒响食烟,士兵军械混乱不足,但有战事必是崩溃之局。北洋舰队去岁初成,然则常遭翁同龢所领清流攻讦。太后寿辰,内库无银,那翁同龢上折请停了北洋水师购舰维护之资,不出三年,北洋必成一空壳纸老虎。敢问白老,倘若洋夷再起战端,如此之洋务,如此之军队,如何能胜?怕是到时我泱泱中华再受洋夷之侮啊。是以,绍明来找致公堂,为的便是振我中华。”何绍明深情激动道。这些虽只是从历史书上看到的,可如今一说出来,如同感同身受一般。胸中那股子热血沸腾着,久久不息。
“言之有理啊。”白老眉头渐渐纠结,叹息一声,道:“绍明可有表字?”
“这个……”何绍明还真没有表字,可能是长顺因着何绍明年纪还小,也就没有起。何绍明沉吟了下,随口道:“小子表字复衡”
“复衡?好啊,复衡,你可是有了计议?不知找我们这些海外弃民,有何事情?”白老疑惑问道。
“小子心中所想,不过是富国强兵四字而已。富国者,开厂矿,办工厂,行利商贾之策,藏富于民;强兵者,当全盘仿那洋夷练兵之法,勿要甚子‘中体西用’,以现代之军制军纪,现代之思想,练可战之兵,保我泱泱中华。”何绍明道。
“好,好啊。只是,复衡啊,如少了朝堂的支持,复衡之言不过是虚言罢了。复衡可有官身?”白老问道。
“如今小子授了候补守备道,小子的岳父是吉林将军长顺,在朝堂中还能说上几句话的。”何绍明道。
“你是旗人?”白老本是和蔼的脸骤然变色。
“正是,小子是汉军旗正白旗人。小子素知致公堂出自洪门,以反清复明为要旨。可如今,清廷入关已二百余年,华夏之地满汉混杂……”
“呵呵,何先生,我这致公堂庙小啊,容不下你这尊大佛。”白老打断了何绍明的话,说罢,放下烟袋,端起茶杯,擎过鼻尖。
“送客!”旁边的精壮汉子喊道。
哦,这就是所谓的端茶送客了。“何先生,请吧。”何绍明无奈,叹息一声,起身施礼,走了。
何绍明一走,白老左侧的汉子便出声道:“白老,我看那何绍明心中颇有谋算,咱们为何不帮他一把?”
右边的洋装青年也道:“白老,眼下,国内情势确如其言啊。咱们这反清复明,反了两百多年了,早没了当初的心气儿……”
白老一摆手,道:“三德,琼昌,这些老头子我都知道。可那何绍明是个旗人,咱们不得不慎重啊。北美洪门能有今天,是咱们两代人的血汗,岂能就为了一个空口白牙小子的一套说辞,就搭上身家?”顿了顿,吸了口烟,道:“这事儿啊,琼昌,司徒,你们二人跟着那何绍明,且看看他到底有多大能耐。若是真有些本事,为我中华计,老头子便舍上这身家,砸锅卖铁,赔上性命也要支持。话说回来,若是个徒逞口舌之人,接济他回国过安生日子便是,怎么说也算有些血性。另外,不要说是老头子我的意思,明白了么?”
“是。”堂下几人点头应是。
出了义兴公司,何绍明心里说不出的沮丧与生气。满汉之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满汉之分!要是二百多年前,你跟我这么说,我肯定跟着你洪门一起反清复明。如今是什么时候?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内忧外侮,眼看着大好的河山就要崩坏,你还说什么满汉之分。
若是顺着你们的意思,不跟中山先生那一套一样了?结果怎么样?生生的把东三省外加蒙古给分裂了出去。要是这么办,离****,满洲国成立不远了。中国还得经历多久战火,才能安稳发展?
再者说,满汉满汉,自打有了汉军旗,有多少了清朝皇帝的母亲是汉人?皇室的血液里早就流着汉族的血液了。换句话说,满族早就被汉族同化了。所谓的满汉之分,不过是为了维护统治阶层的利益而已。
现在要做的,是要推翻特权阶层,而不是搞民族分裂。本想着,这海外游子多少有些见识,尤其是后世赫赫有名的致公堂。现在看来,也不过是那么回事儿,一样的没远见啊。何绍明皱着眉头想道。
诶,现如今怎么办?自己打算的好好的,借助致公堂的力量,搜集海外有知识的游子,回国搞经济,练军队。尤其是练军队少不了有知识的学子,没有知识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指望国内那帮子儒生就算了,他们大多只会夸夸其谈,根本成不了事。
少了海外知识青年,一切的打算都是纸上谈兵。
“老子就不信了,少了你致公堂,就办不成事儿。你不帮忙?好,老子自己从国内招人来美国培训,我就不信了,拼了性命还有老子办不成的事儿!”漫步在唐人街,何绍明怒气上涌,心中暗暗发誓道。
“先生,您的脸色真可怕,遇到什么不高兴的事了么?”小马特仰头问道。
“哦,马特。你知道的,总有一些人坚定着自己愚蠢的信仰,而你试图去改变他,他却不领情。这是令人很心烦的事。”何绍明道。
“先生,我不得不说一句会让您不高兴的话,您的同胞——当然,我不是说您,您看起来是个文明人——您的同胞脑袋后面都拖着一条愚蠢透了的猪尾巴,您知道,这是所有人的看法。”小马特有些不安地说道。
“是的,的确很愚蠢。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们剪掉的,拭目以待吧,小马特。”何绍明若有所思地看着前方,那是一个街口,唐人街与白人街区的交界处。泾渭分明,过往的白人,甚至黑人,都带着嘲笑的目光看向唐人街。
劣等民族,什么是劣等民族?不论你有几千年的文明延续,只要你一时落后,就会沦为劣等民族。
“马特,我们回去吧,今天有些累了。”虽然天色不到中午,何绍明却心力交瘁。
“好的,先生,要叫马车么?”马特问道。见何绍明点头,便疾走而去。
良久,不见马特回来,却猛然闻听身后有人叫住自己。
“何先生,留步。”
何绍明转身,见来人一个是司徒美堂,另一个则是堂上见过的那名洋装青年。
“二位有什么事儿么?”何绍明气还没有消,淡然问道。
“先生所言,琼昌深以为然。若是先生不嫌弃,琼昌愿随先生左右,为先生之志略献绵薄之力。”那洋装青年道。
“嘿,我司徒美堂是个粗人,也不懂什么谋略,就是有把子力气,会几下庄稼把式。何兄弟初来乍到,难免有些不便,我司徒就随着兄弟四处走走,也好维护一二。”
感动啊,真的感动。难道自己真有‘王霸之气’?以前怎么没发现?不管怎么说,有人赞赏自己,追随自己,何绍明那因受挫而生的沮丧,顿时烟消云散。
心情转好,面色也平复了,道:“能得到二位的帮助,绍明感激不尽。此后我等三人,定然疾呼奔走,以图振兴之计。”
司徒美堂有些激动,而唐琼昌则只是在微笑着。
“琼昌毕业于肯特法律学院,在这华人之中也算有些人缘,来日当为先生奔走,让我华人子弟皆知先生之志向。”唐琼昌笑道。
“如此,多谢琼昌兄了。”
肯特法律学院?没听说过啊。不过此时能从一个没听说过的大学毕业,也算是人才了。何绍明腹诽道。
三人又聊了几句,小马特便跑了回来,说是叫好了车子。司徒美堂决定跟着何绍明,说是要保护其安全。而唐琼昌则问了何绍明的住所地址,说是要联系同好,回头推荐些人给何绍明。几人相互道别,何绍明便坐上马车,带着小马特与司徒美堂,返回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