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霍元甲?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霍元甲?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天气难得的晴朗,屯子里一片祥和。大公鸡领着小母鸡四处觅食,院子里的狗懒洋洋的趴着。东边的围墙用土石垒了起来,要想休起来,怎么也得开春化冻才行。
暮地,“镗~镗~镗~镗”一阵铜锣响起,惊的鸡飞狗跳。屯子里的汉子们无论老少,纷纷拿起家伙出门;女人们一脸担心,嘱咐着要小心。
“赵二哥,胡子又来了?”
“看样子不像,穿着官皮,怕是八旗兵来了。”赵二当家爬下哨塔说道。
“上墙上墙,这年头官匪一家,谁知道这帮子官军安没安好心。”一众汉子七嘴八舌,纷纷上了围墙。
少顷,阵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待一众兵丁站定,一将官模样者出声道:
“这屯子谁主事?出来答话。”
“小人赵二,见过军爷。”赵二当家立在围墙上,拱手道。
“开门,我们是吉林将军署的,前来张贴告示,快快开门。”
“诶,军爷您稍等。”赵二当家纳闷,这奉天地界啥时候归吉林管了?无法,只得开门。不然的话,一个反抗官军,犯上作乱的大帽子扣下来,谁也受不了。
搬开栅栏(门被炸没了,前文有说道。),几十号人马缓缓而入。哈尔哈吩咐一声,自有兵丁去张贴告示。裴纬慢慢爬下马背,也顾不得形象,找了个墩子一P股就做了下去。这连续几天骑马,大腿早就磨破了。
“赵二,我问你,最近可有陌生人来过?”裴纬揉着大腿问道。
“回大人,咱这屯子里可没有,乡里乡亲的都知根知底。除了往来一些商队,这大冬天的,谁上咱这儿来啊。”赵二当家小心地回答道。
“哦,没事了。”裴纬失望地摆摆手。
那边厢,两个兵丁张贴完告示,转头问老百姓要了草料,伺候起马来。
“这上头写的啥啊?”
“都不识字儿,装啥呀?咦,这不是何公子么?”
“我看看,嗨,还真是何公子。”
“噤声!”几个半大小子议论纷纷,屯子里的老人却怕那是海捕文书,连忙叫年轻人闭嘴。
那俩兵丁正喂马呢,耳朵可没闲着。一听,怎么回事?认识?还叫出名来了,有戏啊。
三两步窜过来。“怎么回事儿?认识上面的人?”
“军爷,咱可不认识,那帮小子瞎起哄呢,您别见怪。”
“胡说八道,老子听的清清楚楚,连名儿都叫出来了。”
这边一吵吵,哈尔哈与裴纬也赶了过来。
“吵吵什么?”哈尔哈斥道。
“两位大人,这屯子里的人认识何公子,连名儿都叫出来了。”
裴纬哈尔哈两人大喜,“谁认识何公子?刚才谁认出来的?”连问两句,底下人都噤若寒蝉。这时候,赵二当家也过来了。别人不识字,可赵二当家认识啊。把这告示一看,再一看那画像。心道,诶哟,感情这何公子还是位贵人,吉林将军长顺亲发的手令,这得多大能量?
“赵二,来的正好,你人不认识这画像上的人?”
“回二位大人,小的认识,整个赵家屯还承了何公子的恩情呢。”
“恩?怎么回事儿?他现在人在哪儿呢?”哈尔哈是个急脾气,上去一把揪住赵二。
“大人,您别急,我慢慢跟您说,这事儿……”赵二把这前因后果这么一说,裴纬那纠结了十来天的老脸,终于舒展开了。
裴纬哈尔哈对视一眼,心中均道:诶呀,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那大德通商号驻在哪儿?什么时候走的?”裴纬追问道。
“回大人,大德通商号驻盛京,他们走了有六七天了。”
“好好好,这一百两赏钱归你了。”裴纬这个高兴,也没等着回吉林批下赏钱,直接掏自己腰包给了。
赵二推脱半天,也就收下了。“大人,不知这何公子是何方贵人?”
“嘿,你算问着了。”哈尔哈抢着答道:“这何公子的父亲,早年随咱们长大帅东征西讨,结果平回乱的时候替长大帅挡了一箭死了,就留下何公子这么一个独苗。长大帅感恩,从小就把这何公子当亲生儿子一样养。你说,这算不算贵人。”
底下百姓议论纷纷,有的说何绍明天生富贵命,有的说何绍明是武曲星下凡,反正说什么的都有。而裴纬哈尔哈二人此时也不着急了,吩咐人准备饭食,喂好战马,俩人各自找了个房间休息起来。
吃完饭,一众人马分成两路,裴纬领一路直奔盛京,哈尔哈待着十几人回吉林报信。
————————————————————————————————————————————
八仙桌上摆着茶具,中间放着棋盘,一只手捏着棋子轻轻的敲击着桌面,清脆的‘塔塔’声在房间里回绕着。
“啪”何绍明重重地将棋子落下。“活三!”
“何公子,我这冲四您还没堵呢,怎么又活三啦?”乔雨桐抿着嘴笑道。
“恩?什么时候冲四的?算了算了,不玩了,每次都输给你。”何绍明老脸一红,随手拨乱棋局。
“那不如继续说那银行之事,小女子对这资产重组还不甚明了。”
“呃~,雨桐啊,我脑中就那么点儿东西可全被你掏去了,我是实在说不出什么了。”何绍明苦着脸道。这几天,两人关系一缓和,乔雨桐没事儿就往何绍明这儿跑。本来何绍明应该挺高兴的,可架不住乔雨桐没事儿总是追问银行之事。随即,五子棋粉墨登场。何绍明神神秘秘的拿过围棋盘,说是要教乔雨桐一种新玩法。说了半天,乔雨桐捂着嘴浑身颤抖。只一句‘公子可是说那连珠棋?’,顿时让何绍明觉得自己就是一傻子。
“小女子唐突了,也知道不该如此为难公子,怎奈公子之文不明之处委实太多。”顿了顿,继续道:“绍明若是助我乔家真把这银行办起来,小女子在这儿保证,少不得送您一成干股。”乔雨桐脸上满是热切。
“雨桐。”隔着桌子,何绍明抓住了乔雨桐的小手。“这还没过门儿呢,怎么就把嫁妆提前送来了?”何绍明戏谑道,手指不停在乔雨桐手背上画圈儿。
“登徒子!”抽回手,乔雨桐气道。
“怎么又生气?就咱们俩个在,别总是那么严肃。说说笑笑不好么?”何绍明不依不饶,起身走过去强拉住对方的手。
“真是跟你生不起的气!”乔雨桐气结道。“我如今都算老姑娘了,怕是比你大了不少。你又前事具忘,也不知成婚没有。现下你我如此,难不成我要嫁你做妾不成?”乔雨桐嗔道。
“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我那仆人楞格里说,我有个世伯,是吉林将军长顺。好像我是个旗人……”何绍明思虑道。
“莫不是公子瞧不起我这商贾之女?”
“不是不是,我没那个意思。我是说,这不是有个满汉不能通婚么?”何绍明连忙解释道:“没关系,不行咱去国外结婚,你穿婚纱的样子一定很美。”
“登徒子!也不知你这脑袋是如何长的,满汉不通婚?那是老黄历了。只要你找个汉人认做义父,又或者我找个旗人认亲戚,这事儿就结了。”(查了很多资料,从乾隆那儿开的先例。那老不休把自己闺女送给大臣做干女儿,随后嫁给了孔子第好几十代玄孙。打那儿以后,这规矩就没那么严实了。好像除了皇族,其他的没什么禁忌。)
还有这么一说?何绍明大喜,放下了一块心事。
“那感情儿好。雨桐,我那仆人还说了一件事儿,我好像还有个未婚妻,指腹为婚那种。”何绍明声音越来越低,乔雨桐脸色越来越青。
“你这浪荡子!定了亲事还来招惹人家,你当人家是什么?”一把推开何绍明,乔雨桐哭得是梨花带雨。
“诶呀,你别哭啊。我这不是失忆了么?”
“你走,我不要再见到你!”
“走什么啊,我要走了怕是真就让你恨一辈子了。”拉过椅子,何绍明坐在乔雨桐身边。“这亲事呢,我是一点印象也没有,等回了吉林我就把他推了。难道你还看不出来,我这心里满满登登的,就装下了一个你。”边说,何绍明边左手拉过乔雨桐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右手则轻拭着乔雨桐的脸颊。
“登徒子,就会拿话哄人。”乔雨桐啐道。
“不哭了?那乔大小姐什么时候放我回去退亲呢?我可是接连错过两拨商队了。”何绍明戏谑道。
“腿长在你身上,要走要留还不是随你?”长出一口气,乔雨桐继续道:“再过几日我也要回祁县,那时再走吧。”
何绍明点头,随即轻轻揽过乔雨桐,个中说不出的柔情蜜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吉林,长顺府。
长顺半闭着眼,一双小手轻捏在其肩头。
“恩,舒服……”长顺道。
“阿玛,那混小子还能真转了性子?我看啊,定是那帮子人合起伙来哄您呢。”小手的主人说道。
“胡说!”长顺猛地睁开眼,道:“那楞格里是阿玛以前的戈什哈,老实巴交一个人,最是实诚。他所说必为真。至于裴纬么,虽然把这事儿说的有些夸张,可也不是空穴来风。闺女,你少在这儿编排人,现在绍明还死活不知呢。”
“最好死了……”凝香小声嘟囔道。
一管家模样人匆匆走了进来,见长顺半闭着眼,哈腰低声道:“老爷,哈尔哈将军求见。”
“哦?那裴纬呢?”闻言,长顺挥手让凝香停下。
“回老爷,就哈尔哈一人。”
“让他进来吧。”长顺皱眉道。就哈尔哈一个人回来,莫不是没找到人,裴纬自己跑了?心下暗自揣测,不一会儿,哈尔哈披着甲装稀里哗啦的进来了。打了个千,满脸喜色道:“标下见过大帅!大喜事啊,何公子没死啊。”
“哦?人呢?人在哪呢?”长顺急道,绷着身子问道。
“大帅,人估摸着在盛京呢,裴先生领人追过去了,让标下先回来禀报。”
“盛京?怎么跑盛京去了?”长顺疑惑道。
“嘿,标下人粗嘴笨,您等着。”说罢,也不跟长顺客气,拔脚出门,没一会儿拎过一个戈什哈。“去,给大帅讲个明白。”
“小的见过大帅!”那戈什哈跪倒,道。
“诶呀,要急死我了,免礼免礼,快快道来。”
“大帅,要说起这何公子,咱可得从这雪里红这儿说起……”这戈什哈身材干瘦,一张马脸,别看干别的不行,这说起事儿来是口水翻飞,手舞足蹈。小半个时辰的功夫,把何绍明讲成了个智比诸葛亮,武有赵子龙之勇的了不起人物。
“……何公子使了个夜战八方藏刀式,刀交左手,右手成掌,耳轮中就听啪的一声,那雪里红如风筝断了线般倒飞出去……就这么着,何公子遭了胡子暗算,打跑雪里红之后,身中七刀……随后,何公子就去了盛京。”这戈什哈说的精彩,长顺是听的津津有味。凝香在后面撇着嘴,心道,这不是说书么?谁信啊?
“好好好,下去领赏。”长顺喜眉笑眼地说道。打发了戈什哈,长顺又看向哈尔哈。“哈尔哈,你这戈什哈这书说的是不错,不知有几成是真啊?”
“回大帅,大体都是真的,与标下在那赵家屯听百姓所言差不多。”哈尔哈道。
“好,这绍明真是出息了。哈尔哈,你先下去吧,回头本帅给你请破山寨的头功。”
“谢大帅,谢大帅。”哈尔哈欢天喜地地走了。
“阿玛,这帮子人又哄骗您。何绍明什么时候会的功夫?女儿怎么不知道?”人一走,凝香就忍不住道。
“虽不中亦不远矣。说起来,过了年这亲事也该定下来了。眼见着绍明转了性子,你嫁过去,阿玛也就放心了。”长顺拍了拍凝香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道。
“阿玛,女儿不嫁!就是嫁,也不嫁给那混小子!”凝香跺脚赌气道。
“胡闹!婚姻大事岂是你一个小女子说了算的?你额娘真是把你宠坏了!”长顺厉声道。
凝香一摔手,扭头奔向内宅,临出门道了句“女儿就是死了也不嫁给他”,掩面而去。
气得长顺一摔茶杯,“哼!越大越不像话了!”,随即负气站起身,也走向内宅,打算好好让夫人整治整治这个女儿。
————————————————————————————————————————————
只见那人面白无须,星目圆睁,嘴角微翘,满脸的戏谑之色。何绍明眉毛一挑,心道,小白脸,敢瞪老子?不料,那人也挑了眉毛,挑衅般看着何绍明。
“嘿,叫板?”何绍明摆了个白鹤亮翅,那人同样也如此作势。
“哟,何公子,您这大清早的怎么对着镜子练开了?小姐催了好几次了,您赶快去用餐吧。”三儿走了进来,点头哈腰道。
“恩,这个,我这是随便练练,这就去,这就去。”何绍明尴尬道。穿越小一个月了,到今天才知道自己什么模样,难免多看两眼。
三儿在前头领路,何绍明跟在后面,没一会儿就到了正堂。乔雨桐正俏生生地坐在桌旁,身旁立着服侍她的小翠。
“绍明,今儿怎么起这么晚?”乔雨桐笑道,眼神中露出挡不住的柔情。
“哦,昨天赶稿子来着,这不是明天你就要走了么。”何绍明大马金刀地落座,道。
“是啊,明儿就要走啦。”乔雨桐神色一暗,随即殷切地责怪道:“写不完就回头再写,可别熬坏了身子。”
何绍明笑笑,也不答话,径直拿了粥碗吃将起来。
一阵混乱声传来。“这位爷,您不能进去啊。”“快拦住他!”“诶哟,这小子动手打人了。”
何绍明,乔雨桐二人相视一楞,望向门外,均不知道怎么回事。
此时,一嗓子洪亮的声音传来。“天津卫密宗拳霍元甲前来讨教‘震关东’!”
何绍明大吃一惊,心道:“诶呀,莫非就是那‘霍霍霍霍~霍霍~霍霍’的霍元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