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就是一纨绔
章节列表
第十章 就是一纨绔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激战之后,阵阵的硝烟味混杂着血腥味儿,分外刺鼻。众人喜悦之后,悲伤之情又涌上心头。家里死了人的,哭天喊地自是不提。劫后余生之人,在赵二当家以及乔雨桐的指挥下,开始清点伤亡。是役,庄丁战死四十三人,大德通的伙计战死二十九人,伤者无数。
“小姐,每人十两纹银,都派发下去了。战死的伙计,尸首都拾掇到后面驮车里了。”王德财一脸肉疼地说到。
“恩,记着回去给死去的伙计家里派一百两抚恤钱。今儿怕是不能赶路了,王掌柜且去同赵二当家说一声,咱们再住一晚上。”乔雨桐淡淡地说道。
“是,小姐。”王德财应了一声,又道:“小姐,不知那何公子如何安排?”
“王德财,你什么意思?天寒地冻,胡子横行,若是不结伴而行,能上的了路?你我能有幸逃脱胡子之灾多亏了何公子,做人知恩要图报!”
“是。”王德财尴尬应了声是,反身离去。
“这个王德财,初时只当他是胆小懦弱之徒,怎料他品性不端,这次回去定要让爷爷撤换这分号掌柜。”乔雨桐有些生气。一个商人,贪生怕死没什么,但不能品性太差。乔家始终奉行‘人弃我取,薄利多销,维护信誉,不弄虚伪。’的准则,选掌柜也是去品性端良之人。一旦发现手下掌柜品性不好,无论如何会做生意,都会果断弃之。
“小姐,您……刚才王掌柜也没说什么啊,您怎么发这么大火?莫不是……”小翠怯怯地说道。
“莫不是什么?”
“莫不是为了那何……诶呀,小姐,奴婢不说了。”没等小翠说完,乔雨桐的手就拧在了她的耳朵上。
“小妮子又皮痒了,难怪娘亲总是数落你的不是。”乔雨桐气结道。转念一想,平日里自己从不发火,难道真是如小翠所说?停了手,不理小翠那幽怨的表情,转头又拿起何绍明所写的稿件。
“登徒子,这手硬笔字倒也特别,就是这缺胳膊少腿儿的字看着让人心烦。”乔雨桐心中暗道,随即目光迷离起来。
晚饭的时候,何绍明的待遇上来了。除了昨天的菜式,还单独给他炖了獐子肉。同桌的除了赵二当家,王掌柜,还有就是屯子里商队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乔雨桐只在席中过来敬了杯酒,别有深意地撇了何绍明一眼后,又回自己房间用餐去了。
席间,众人推杯换盏,行酒令侃大山。虽然何绍明连连推脱,说是身上有伤不宜饮酒。耐不住这帮关东汉子的热情,几大碗高粱酒下肚,仰头后倒,人事不知。
——————————————————————————————————————————
平原,一片冰天雪地。一队鲜衣怒马的骑兵,放马奔在官道上。队中一文士打扮之人,似是不善骑马。动作生硬,面色苍白,口中却不断地催促着让众人快些。
“裴先生,不能再快了。即使早些赶到磨盘山(今盘锦市)也赶不了路了。错过了宿头不说,这马也受不了啊。”满脸胡子的哈尔哈道。
“唉,早一些总是好的,就怕错过了何少爷。”裴纬面色凄苦道。这裴纬也不想赶路,无奈长顺发话了,找不着不用回去了,这他能不着急么。嘴上这么说着,却也不再催促。
“裴先生,若是寻不到人怎么办?过了磨盘山就是龙城(今海龙)了,再往南可就是奉天地界了。”
“奉天又如何?”裴纬道。
“奉天?那可是盛京将军伊克唐阿的辖地,咱这吉林将军署的告示怎能放到人家奉天?”哈尔哈奇问道。
“嘿,我等只是寻人,待到奉天地界,只需将告示贴上,无需告知当地官府,如此一来料那盛京将军也说不出什么。”裴纬轻蔑地一笑,道。
“得,您说怎么着就怎么着,我一大老粗闹不明白你们这些读书人的弯弯道儿。”随即,哈尔哈高声吩咐:“小的们,裴先生说了,今儿到了磨盘山就歇下,早到早歇着啊。”
一众兵丁轰然叫好,转瞬,这队人马隐在北风卷起的雪雾中。

驮车摇晃,阵阵马铃声清脆悦耳。驮车内升着暖炉,微红的火炭将车内染上些许嫣红之色。一双白嫩的小手轻柔地拎起茶壶,刷了下杯子,倒在旁边的痰盂中,又斟了七分茶,轻放,前推,说不出的优雅。
“公子请用茶。”乔雨桐微笑道。
“恩。”此时的何绍明皱着眉头,转着手中的钢笔,盯着自己写的稿子发呆。“这么着,乔家的复盛公主营皮草粮食等物对吧,可以先把大德通发行的小额存票用在复盛公那儿。”说罢,端起茶杯吹了吹,抿了一口。
“公子是说,可先行让复盛公相熟的商户牧民推荐此票据?果然好算计,如此一来,以复盛公在包头的威望,必能推行。”乔雨桐兴致颇高,美目连闪异彩。
“对,就是这样。以后这存票时间长了,自然有了信誉,流通之事自会水到渠成。”何绍明舒展了眉头。这位乔家小姐真是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子,三天了,自打她看过自己的稿子,路上这三天是缠问不休。初时,何绍明觉得不错,起码引起了乔家人的注意。而且据这位乔家小姐自己说,她在家里还能说上些话。逐条讲解起来,滔滔不绝。毕竟,欣赏**那恍然大悟,又或是半是崇拜半是欣赏的眼神,是件令人愉悦的事。
后来就不对了,何绍明对这些只是一知半解,知道个大概。就乔雨桐那刨根问底的性子,何绍明早就快倒光了胸中存货。于是,就有了现在这样:何绍明冥思苦想,乔家小姐红袖添香。
“小女子拜谢了,多谢公子解惑。那这里所说的银行体制之处,所述不详,还请公子解惑。”轻柔的笑,眼眸中流光溢彩。这样的笑容,怎能让人拒……恩……何绍明拒绝了。
“诶呀,乔小姐啊……”何绍明连忙推脱。
“公子称小女子雨桐便是。”乔雨桐双颊微红,眼眸却盯着何绍明。
“雨桐,这个,你我谈些别的可好?”紧接着。
“叫我绍明便是。”何绍明有样学样道。
“公子为何不告之表字?”乔雨桐奇道。
“表字?说来话长。当日被掳,头受重创,至今忆不起过往。这姓名住址还是我那仆人告知的。”何绍明措辞了下,说道。
“竟有此事?”
当下,何绍明将经过缘由述说一遍,只听得乔雨桐连连称奇。
“公子也算有福之人,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只是公子为何知道那西洋银行如何运作?莫非之前读过此类书籍?这也不对啊,公子前事皆忘,如何记得此书?”
“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这头部受创,只依稀记得一些事吧。”何绍明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含糊道。
一时无声,乔雨桐又换上了那戏谑的目光,看得何绍明浑身不自在。
“小姐如何称呼乔致庸乔老爷子?”何绍明赶紧转移话题。
“公子竟然知道我爷爷?是听伙计们说的吧。”
“对对,没错,前几天从伙计们那儿听来的。”赶紧借坡下驴。
“我爷爷可是好的很,为人宽厚,平日里对我也是宠爱的很。”说起乔致庸,乔雨桐脸上多了些小儿女之态。
“乔老爷子经商有道,以儒治商,乔家能有今日全靠了乔老爷子。”何绍明称赞道。
“不过是表面风光罢了。爷爷一生勤恳,奈何我父亲还有五位叔叔都不是经商之材,累得爷爷古稀之年还要操持家业。可恨我是个女儿身,否则……”乔雨桐本是担心的表情,瞬间变成飒爽,似醒悟到说多了,换上尴尬,叹息一声不再说话。
“雨桐,我觉得你已经做的很好了。你看看,外面的伙计哪个见了你不是恭敬有加?”何绍明劝解道。
“那又有何用?父亲说,女儿生来就是要嫁人的,嫁了人又有谁会让一个女人抛头露面?若不是爷爷怜爱,只怕雨桐早做人妇,如今将近双十,只怕是……”
“怕什么?小姐若要嫁人,只怕求亲的人会踏破门槛。要是真没人要,那我娶你好了。”何绍明笑道。跟乔雨桐聊天,他觉得很有共同语言。人格魅力会影响沟通,更何况是一个**的魅力。所以,说话带上了前世的风格。
“你!登徒子!”骤然,乔雨桐面色发白,站起身叫停了驮车。“公子自重,小女子不是公子所想之轻浮女子。”
“我不是那个意思,开玩笑的。”棉帘晃动,乔雨桐已然离去。何绍明心道,这算哪一出啊?看来这代沟实在太明显了,以后注意,别再得罪人了。
连续两天,乔雨桐没搭理何绍明,何绍明去道了两次歉,迎接他的是小翠那张怯懦而愤恨的脸。车轮滚滚,两日后到了盛京。
盛京,奉天府所在。地处浑河之北,元代以风水之说‘山北为阴,水北为阳。’命名为沈阳。到了清代,皇太极把名改成了盛京。看着熟悉而陌生的城市,何绍明颇有些‘一回首已百年身’的沧桑之感。
一进城,这队人马可算是十分有特色。几十号伙计身上都带着伤呢。有好奇的就问开了。
“爷们儿,你们这是遭胡子了?”
“是啊,别提了。”伙计道。
“这年头,胡子横行,你们死伤不少吧?”
“死了二十九个,伤的都在这儿呢。”
“你们这趟算白饶了,都给胡子送礼了。”
伙计撇撇嘴,“往后看,看见没有?东西一样没少。”又拿手指了指,“瞧那位,从驮车里探脑袋的那位。看见没有?知道他是谁么?”
问的人一拨楞脑袋。“不知道。”
“记住了,这位可了不得。人称震关东,何绍明何公子!”这伙计好吹牛,搭上话就没完了。
“没听说过。”问的人一脸茫然。
“知道咱们这次碰到哪股胡子了么?雪里红!雪里红你听过吧。”
“那听说过,站北边儿雪里红,那咱知道。”
“爷们儿这次就是碰到雪里红了。结果你猜怎么着?”伙计不待那人回答,一脸傲然道:“咱何公子愣是领着咱两百爷们儿,杀得雪里红一千多人丢盔卸甲,屁滚尿流而逃。那何公子,没的说,绝对的爷们儿!一手快抢指哪儿打哪儿,手中一把厚背大环刀,抡将起来,三五十号人不敢近身。人送外号,震关东!爷们儿也跟着何公子手刃十来个胡子,这伤就是这么留下的。这回知道了吧。”
“诶呀,厉害啊!”那人掌握了第一手八卦,唏嘘几声,扭头向旁人八卦去了。
这商队一路走来,是引得路人指指点点。最后还有几个起哄的叫好。纷纷叫嚷着‘震关东’。何绍明哪儿知道那是叫他啊,见路人朝他挥手,也就笑笑,没当回事儿。

“何公子,您请进去休息吧。”伺候何绍明的,便是那个名字叫三儿的伙计。
车马停在一处大院之中,估摸着是大德通的产业。下了车,一瘸一拐地跟在三儿后面(何绍明不习惯让人伺候,**除外)。安置所在,是一处厢房。门窗染着暗红色的漆,里面一间书房连着卧房,古香古色,倒也舒适。
“三儿,乔小姐住哪儿?”何绍明问道。
“嘿嘿,小姐住正房。”三儿嬉笑道。
“得了,没你什么事儿了,玩儿去吧。”何绍明顺手拍了下三儿的脑袋,三儿呲牙笑笑,连跑带癫的走了。
用罢了晚饭,何绍明琢磨着要不要再去道一次歉。转念又想,女人不能惯,无聊之下点着蜡烛,继续写他那稿件。美国人说,控制了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权,也就不怕这个国家的法律。何绍明深以为然。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好的货币体制,很容易受到外界冲击。想想前世的日本,叫嚣着卖了东京的地皮可以买下整个美国。结果怎么样?老美一发怒,日本二十年没缓过来。再想想前世的亚洲金融危机,老索一伸手,把整个南洋刮地三尺。
就说现在,国内国外的银价明显有差额,列强把这大清当成了蛋糕,一点点地吞噬。没有好的货币体制,发展经济?纯粹做梦。不发展经济哪来的钱让你建军队?当初gcd为什么也玩了个闭关锁国?还不是怕国内脆弱的货币体制经不起冲击。
写了良久,何绍明停笔思索。有些天马行空。
“这是写给我的?”乔雨桐那特有的嗓音响起。
“吓了我一跳,是写给你的。”何绍明侧头,乔雨桐俏生生立在身侧。“不生气了?”看来女人真不能惯。
“还生气呢,就是过来问问你打算白吃白住到什么时候。”乔雨桐刻意冷着脸心口不一道。
“嘿嘿,你什么时候烦我了,我就什么时候走。”何绍明嬉笑道。
“登徒子。”乔雨桐啐道,随即拿起稿件看了起来。
忽明忽暗的烛光,映在白皙的脸上,添了一抹柔和。轻蹙的眉头,专注的眼神,配上那微微蠕动的嘴唇,一切都那么美。
“雨桐,要不我娶你吧。”许是换了这幅十六七岁的身体,何绍明冲动了许多。
“公子休要说这种话轻浮于我,若是……若是公子有意,自去向爹爹提亲便是。”出奇地,乔雨桐恼怒之色只是一瞬,随即脸色微红,说到最后声音如蚊。
何绍明正在这儿心中忐忑呢,觉着怎么着这顿骂是跑不了了,没成想却得到了令人惊喜的结果。
“雨桐……”半是惊喜,半是浓情地去握乔雨桐的手。乔雨桐害羞抽手,扭头就跑,临出门说了声‘登徒子’,便飞一般地消失在门口。
这就算成了?何绍明忽然觉得,生活是那么的美好,空气是那么的清新……真是‘今夜做梦也会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