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女人走开
章节列表
第七章 女人走开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弟兄们,马骝儿穿,狗日的胡子来啦!”
“抄家伙,抄家伙!”
“妈了个巴子,老子裤子呢?”
……
屋内一阵慌乱。没一会儿,四个伙计拎着枪,主人家三人也各自拿着弓矛冲将出来。何绍明有着茫然,当先的伙计一把将挡路的何绍明推到一边,着急忙慌窜了出去。何绍明略一犹豫,也跟着窜了出去。
数九寒天,冰冷的空气猛一吸入,顿时让人从头到脚打了个激灵。坑洼的土路上,陆续汇集着大德通的伙计和屯子里的住户。杂乱的武器,灰蒙蒙的衣色,人们奔跑时呵出的白雾。一切的一切,让何绍明感觉就像在看一幅黑白老照片。
“胡子从东边儿来的,大家伙上东墙!”一个衣服较好的矮胖中年人站在路边指挥着,看样子像是屯子里的头面人物。
屯子不大,也就百十户人家,没一会儿何绍明就随着众人跑到了东墙边上。
“四凤他男人,这边人够啦,你带人去北边。李大烟袋,你带人去南边。老耿,你带人去西边!”那中年人显得极有经验,当先四处分派人手。屯子门在东边,留的人最多,另外三面没有门,人也就少些。
这时,王掌柜也批着衣服走了过来。脸色惶恐,问道:“赵二当家,这是怎么了?”
“胡子来了!王掌柜来的正好,你赶紧组织你的人帮忙,我先上墙垛子上看看。”情势危急,这赵二当家说话也就少了几分客气,说罢一甩手爬上了墙垛子。
王掌柜轻叹一声,招呼百来号人去帮忙守墙,又叫五十来号人回去看着车马货物。当下,众伙计领命,四下散开。
“王掌柜,您看我怎么安排?”眼瞅着人都快走光了,没自己什么事儿,何绍明忍不住上前问道。
“诶呀,何公子,这都啥时候儿了,您就别搁这儿添乱了。”王掌柜面色愁苦,一跺脚转身朝屯子内跑去。
哦,合着没自己什么事儿啊!怎么说咱爷们儿也算开过枪,杀过人,胡子窝里走一遭的人啊。什么叫添乱啊?何绍明很郁闷。四下看看,得,去赵二当家那儿问问吧。
“小白脸儿,下去!这儿是你来的地方么?”何绍明刚要爬墙,一个庄丁一脚把他踹下说道。“没杆子家伙什儿,就你那小身板儿上来送死啊!”
何绍明忿忿地站起身,想要辩驳一二。那庄丁却转过身去,理也不理何绍明。
“我……”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也是,连支枪都没有,上去能干什么?想到这儿,何绍明舒了口气,随即靠在木架子上。这屯子的围墙没法儿跟城墙比,顶多两米出头儿,个别低矮的地方,寻常人翘着脚就能露头。墙里面搭着木头架子,然后铺上木板,这也就算简易的防御工事了。
“来了,来了!”
“诶呀娘啊,咋这么多人?”
东墙边,嗡嗡声响成一片。
“都他娘的别吵吵,压下身子,躲后面。咱们人不比胡子少,还有围墙,胡子冲不进来!”赵二当家见众人露怯,急忙出声安抚道。
何绍明趁没人注意,悄悄爬上墙,挤在赵二当家旁边。弯着身子,探出头眯着眼睛看去。
橘红色的日头将将爬出地平线,光线略微刺眼。莽莽雪域,一大票三四百号人马由远及近。胡子似算好了距离,待到将近射程,领头之人一挥手,慢慢降低马速站定。后面的人马绕开,慢慢在两侧站定,显得极有纪律。
“对面的英雄,不知是那路的好汉,还请道个名号!”赵二当家扯着嗓子喊道。良久,也不见胡子回话。胡子中的领头之人似是说着什么,随后众胡子连连高声欢呼。
“准备迎敌,这伙人怕是红胡子!”赵二当家道。此时墙上众人或是紧张或是慌乱,均沉默着,粗重地喘息着。
没一会儿,大片的胡子分出若干股人马,围着屯子斜跑起来。
“砰砰砰”杂乱的枪声传来。“低头低头!都别开枪,胡子这是试探咱们呢!”赵二当家蹲下喊道。此时的众人早已惶恐不堪,哪里还会听他的?众庄丁伙计也杂乱的开枪还击。何绍明蹲在墙垛子后面,感受着呼啸而过的弹雨,心中也是怕极。
“操你娘,狗日的!”旁边一个伙计受不了枪弹所带来的压迫感,大吼一声站起来举枪准备射击。“砰”的一声,伙计的额头上爆出一团鲜红的血花,双手猛地左右展开,身子如柳絮般向后飘去。甩落的步枪砸到了何绍明,何绍明随即跌下围墙。扑通,何绍明摔了个狗吃屎。摇摇头,吐了口吐沫,何绍明双臂支撑要趴起来。却见那中枪的伙计仰倒在自己身前,额头炸开,小半个头骨碎裂,爆出红白之色,鲜红的血迹在雪地上格外显眼。那双惊诧无神的双眼,似是说着主人死前的恐惧与不安。
“呕……”何绍明酸水上翻,忍耐不住呕吐起来。
这就是战场!人命如草芥的战场!何绍明!你要坚强起来。这是个人吃人的社会,如果你恐惧了,害怕了,你就会被人吃掉。就像地上这人一样,毫无意义,像牲畜一样被人杀掉!你不是要拯救这个社会么?不是要变革这个国家么?你的志向呢?你的勇气呢?连眼前的恐惧都克服不掉,你还拿什么去面对以后?眼下只要你退后一步,一辈子都摆脱不掉心里阴影!你给我站起来!
双腿战栗着,强忍着呕吐,何绍明站了起来。捡起地上的步枪,又走过去卸下那伙计的子弹盒子,再看了眼死不瞑目的伙计,心道:“安息吧!”咬咬牙,何绍明转身又爬上了围墙,步子坚定了许多。
拉枪栓,退子弹,上子弹。躲在墙垛子后,何绍明一直给自己打气。“你一定行,一定可以。连穿越这种事儿你都赶上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胡子来真的了,起来起来!别让胡子埋火药!”赵二当家抄起枪高声道。
何绍明端枪起身,闪出垛子,略一瞄准,“砰”。何绍明知道,此时根本没时间让你端着枪仔细瞄准。呼啸而过的子弹随时都有可能找上你,尽量缩短射击时间才是正理。
拉枪栓,退子弹,上子弹,闪身,射击,闪身……何绍明机械地重复着。他根本不知道发出去的子弹有没有打中敌人,也没有时间去看。转眼间,何绍明开了五六枪,胡子也接近到了二百米左右。那些胡子骤然从鞍子坐起,马术厉害的从侧蹬跨会,纷纷端枪射击。
此时,墙上众人有经验的也如何绍明一般如此射击。而那些菜鸟,面色如土神情紧张,颤抖的手半天也装不进去子弹。惨叫声不是传来,有人哀嚎着捂着伤口滚落围墙,也有人不吭一声就此倒下死去。没有人去关心他们的死活,大家只知道开枪,开枪,再开枪。胡子渐近,枪法也准了许多,不时有人中枪倒地。
“妈呀!”
“胡子进来了,快跑啊!”
“别杀我,我不想死!”
几个胆小的伙计怕极之下,扔下步枪,转头就跑。几个人一带头,那些个看风向的也有样学样,跳下围墙。
“别跑!再跑老子毙了你!”赵二当家扯住一个逃跑的伙计道。
“赵大爷!我家还有老娘要养,求您放过我吧。”那伙计泪流满面,不住拱手讨饶。那伙计不是屯子里的人,赵二当家也不好当真杀了。这略一犹豫,那伙计挣脱开撕扯,头也不回朝屯子内跑去。
“砰”,那伙计后心暴起一团血花,直挺挺朝前倒下。何绍明放下还冒着烟的步枪,面色狰狞。“谁他妈的再跑,老子就毙了他!”从接战开始,何绍明心中的血性就一直激荡着,那是一种不计后果的血性,少了一分冷静,却在稚嫩的脸上添了几分铁血男儿之色。
逃跑的几人惊诧地看着这一切,而何绍明上了子弹,再次将枪口对准他们。
“回去,要死死在墙上,谁再没卵子老子就不客气了!”赵二当家一咬牙,也端起步枪对准逃跑者。
或是羞愧,或是害怕。那几人捡起枪,又重新爬上围墙。赵二当家朝何绍明一挑大拇哥,道:“是个爷们儿!”何绍明难看地笑下,点点头,随即二人转头继续朝胡子开枪。
也就那几人逃跑的功夫,胡子已经冲到了围墙之下。有枪的躲在后面,朝墙头射击,进行火力压制;没枪的,双脚离鞍,贴近围墙一纵身越过围墙,随即从背后拔出马刀四下砍杀;还有几人,跑到屯子东门口放置火药桶。
而屯子里,分散其他墙头上的庄丁伙计,正朝这边赶来。赵二当家开了一枪,又用枪托砸落一跃过来的胡子,大声道:“胡子要埋火药炸门了!”
“砰”,何绍明一枪打死一个胡子,道:“守不住了,赵二当家的在这儿守着,我去叫人上房头。”
“好,爷们儿等你安排好再撤下去!”赵二当家知道何绍明是打算节节抵抗,遂点头应道。
何绍明也不多说,拎起枪跳下墙头,朝屯子里跑。迎着人就喊:“上房头,上房头!没枪的跟着我走!”
此时,赶过来的众人如无头苍蝇一般,忽闻何绍明那稚嫩而不容置疑的声音,也没做多想,纷纷四散而开。那些拿着锄头长矛弓箭的庄丁,随在其身后。何绍明边跑边喊,没一会儿到了屯子中央。却见,王掌柜指挥着伙计套马着鞍,一副要逃跑的架势。
“快快,你,赶紧把车套上。还有你,别搬皮货了,先紧着银子装……”王掌柜跳着脚指东至西,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王掌柜,你这是什么意思?”何绍明怒了,前面的人在拼死拼活,这老家伙安安稳稳地在后边准备跑路,换谁谁都受不了。
“你赶紧去请小姐!”王掌柜拉过一名伙计吩咐着,转过头,见是何绍明,道:“诶呀,何公子,你来的正好,我正要叫人去找你呢。赶紧上车,一会儿胡子就进来了。”王掌柜想过来拉何绍明,何绍明步枪一摆,挡开了他的手,王掌柜有点愕然。
“爷们儿们在前面拼命,你在这儿想着逃跑?王德财,你算计的挺明白啊!”何绍明不待回话,继续说道:“咱们不论庄丁还是伙计,不论老少,都在前面打胡子,咱们想着的就是,屯子一破大家伙儿都得完蛋。你不想着帮忙也就罢了,居然还要带头逃跑?你对得起前面死去的爷们儿么?别忘了,前面还有百多号大德通的爷们儿在顶着呢!”
“小子,叫你一声何公子是抬举你。别给脸不要脸!你的命是谁救的?别在我王某人这儿装大半儿蒜!”王掌柜声色俱厉道。何绍明也是脸色铁青,硬生生把恶毒的话吞下。
“都看着干嘛?赶紧装车!”王德财见手下伙计都停下围看,厉声吩咐道。
“哗啦!”枪栓响动,何绍明端起步枪道:“谁敢!谁再动一下,老子毙了他!”何绍明身后的庄丁纷纷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叫嚷着“大德通不仁义”“王德财不是人”之类的话,群情激奋。
王掌柜看着何绍明拼命三郎的架势,怕他真开枪。脸上肌肉颤抖着,冷眼看着何绍明。何绍明也毫不示弱地望着他,场面就此僵持下来。
“这是怎么了?怎么自己人要动手?”铜铃般悦耳的女声传来,乔雨桐领着丫鬟伙计走了过来。“王掌柜,这是怎么回事儿?”见诸人不答,乔雨桐向王掌柜问道。
“还能怎么样?”
“小姐。他……”
何绍明王掌柜同时说。乔雨桐打量了一下,见着半套着的驮车,也算明白了怎么回事。
“别说了!王掌柜,你好糊涂啊!如今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乔家跑这关东也有些年头了,往来的时候没少受赵家屯照顾。如今有难,咱们怎可一走了之?我乔家走南闯北,还从没让人说过不仁义的不是!”顿了顿,继续说道:“诸位伙计,平日乔家没亏待各位。如今到了拼命的时候了,凡是参战的伙计十两辛苦钱,但凡有个好歹我乔家养着诸位家小。是个爷们儿的就跟我去打胡子,别让关东爷们儿小瞧了咱!”乔雨桐一番话说的是掷地有声,众人纷纷叫好。
“好!乔家姑娘说的好!”
“巾帼不让须眉!”
“大小姐放心,咱跟胡子拼了!”
“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打胡子去!”乔雨桐一挥手,众人轰然应诺。何绍明心里很佩服这个女子。勇气,智慧,在一个女子身上表现出来,说不出的让人欣赏。
乔雨桐领头就走,何绍明一把拉住她的左臂。“胡闹!打仗是爷们儿的事,你个小女子一边儿去!”说罢,嘴角斜了斜,丝毫不理会乔雨桐惊愕的眼神,转身当先而行。
乔雨桐敛了愕然,轻揉着被捏痛的小臂,合拢了微张的小嘴,轻啐一声,“登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