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胡子来了
章节列表
第六章 胡子来了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人,是群体动物。以上就是何绍明的感想。
天色暗下来,主人家开始张罗饭菜。岗尖儿的高粱米,白菜炖土豆,酸菜炖粉条,腌萝卜,加上商队送的一只山鸡做成的鸡汤。这顿饭吃的也算有滋有味儿。饭桌上大家伙默不作声也就罢了,吃完后四个伙计开始跟主人家侃大山,愣是没人搭理何绍明。
何绍明也无奈,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跟一群十九世纪的人代沟太明显了。何绍明仔细听着人家的对话,揣摩着这个时代的语言习惯。最后终于忍不住开始攀谈起来。
隔阂,永远是缺乏有效沟通造成的。何绍明对这句话有了深刻的了解,跟这些可以做自己曾爷爷级的古人说起话来也就那么回事。慢慢的,何绍明了解到,这商号叫大德通,总号在山西祁县。何绍明惊诧莫名,小心的问了句“你们东家不会是乔致庸乔老爷子吧”。结果那伙计连连夸奖何绍明见多识广。
乔致庸是谁?乔家大院知道吧。何绍明心里激动,乔家可是晋商的代表啊。乔家复盛公商号垄断包头,大德通大德恒两个票号更是活跃在北中国各地,乔致庸身资过千万啊。
伙计见何绍明满眼的崇敬之色,心里得意起来,更是滔滔不绝。待天色彻底黑下来,主人家升了火炕,众人纷纷宽衣解带,这才停了谈性。众人均是累了一天,躺下没一会儿就有人发出呼噜声。
何绍明敛了初闻历史名人的激动,愁眉苦脸起来。“怎么睡啊?”七个人躺在炕上,满满登登的,只留下不过半尺来宽。想了半天,打定主意,干脆不睡了。反正第二天上路坐驮车,可以在路上睡。火炕慢慢热起来,满屋子升起一众怪异的气味儿。
何绍明忍了半天,受不了了,急匆匆走到了外屋。找了个板凳坐下,何绍明又开始思量起来。晋商的辉煌与没落,就是这个时代的典型代表——固步自封。晋商因慎始慎终而起家,而辉煌,也因此而没落。就如同这庞大而腐朽的满清王朝一样,经过初期的开端,发展,鼎盛,随后就是盛极而衰。根本的原因,就是不知变通。是,满清也尝试过改变,一个洋务运动搞到最后不过是个吞钱的窟窿。最可气的就是张之洞提出的所谓‘中体西用’。
中体西用这句话不能说完全错误,错的只是执行这句话的人。看看张香涛在武汉搞的那一套就知道了:好好一个钢铁厂,官营!几百万的银子扔下去,没什么收益不说,过了甲午年直接低价卖给盛宣怀了;装备精良的湘军,就因为这么一个‘中体西用’没多久就糜烂不堪。
说一千道一万,一切的根源就是体制问题。怎么改变这个国家的体制?武装篡夺?笑话!先不说能不能成功。做个假设,如果,如果成功了。然后把什么民主,共和,君主立宪那一套搬过来就行了?别做梦了!改完体制谁来做官?或者说有几个人能符合这个体制?君不见百年后的中国依然是官本位么?
现在的官谁在做?儒生。西汉以来,儒家这种被人为扭曲了的,心胸狭隘固步自封的小农思想便开始统治中原大地。中国的没落,是何满清入关有很大关系,但更重要的恐怕就是中国人的思想。郑和七下西洋,当时大明的航海业是无可争议的世界第一,结果一句劳民伤财,给禁了;明末大明有最先进的火器营,几万火枪兵面对几千的骑兵望风而逃。为什么?文人领军!
当年去日本出差的时候,小日本很看不起中国人。何绍明也曾为这和日本老板打架(取材于红爵本人,跟老鬼子动手了,第二天辞职),那老鬼子在自己递辞职信的时候这样说:“中国人的脊梁在五胡乱华的时候就弯了,蒙元灭宋的时候彻底断了,满清入关以后只剩下几千万的奴隶。”
既然来到这个世界,自己就要做点什么。变革,就从晋商,从乔家开始!想到这,何绍明那股子愤青的热血,再次沸腾起来。
何绍明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父亲是放屁都不响的参谋,母亲就是一普通工人。大学读的电子,毕业不好找工作,转行做了计算机。工作五年,一直做ERP财务软件开发,网上银行交易系统等工作。
是以,何绍明对银行的运作还多少知道一些。起码还看过《货币战争》,《货币银行学》。何绍明是个行动派,想到这按耐不住,站起身拔脚往外就走。心中激动,掀开门帘子,用力一推门。
“诶哟,这是谁啊?”门外传来一声吃痛。随即一盏马灯当先进来,后面是一张捂住鼻子的蜡黄脸。
“诶呀,王掌柜,您怎么来了?真对不起,没看到您啊。”
“没事儿,没事儿。我来是安排守夜的活计。”王掌柜一翻白眼。心说,隔着门呢,你能看到才怪呢。
说罢,王掌柜往里走去。安排了那四个伙计亥时守夜的活计,又走了出来。估计鼻子不疼了,脸色也好了许多,和颜悦色道:“何公子,穷乡僻壤的,除了小姐,大家伙都这么住的,您将就着睡吧。等到了奉天,咱再好好招待您。”
何绍明连称‘不敢当’,随即问道:“王掌柜,可有纸笔?”
“公子可是要写文章?我这就使人送来。公子早点歇息。”说罢拱手道别。
“王掌柜,最好是铅笔或者钢笔,有么?”何绍明可不会写毛笔字,繁体字倒是能认识,可要写出来估摸着也费劲。
“这个……,我去问问,要是有的话就给您送来。”王掌柜有些纳闷,这何公子怎么用那洋玩意儿?认识没多咱功夫,也不好多问。随即转身离去。
“劳烦您了,王掌柜。”
小半个时辰,何绍明那股子热血都快凝固了,王掌柜这才拎着一个包裹回来。打开包裹,道:“公子,您看看这是不是钢笔?”
何绍明打眼看去,有笔帽,看样子应该是。连声道谢,急吼吼的把包裹接了过来。
“真是劳烦王掌柜了,大晚上的您还给亲自送来,太过意不去了。您也赶紧回去休息吧。”
“何公子啊,”王掌柜面有难色,“这钢笔是我家小姐之物,还请您仔细着些。公子做文章吧,我先走了。”
门帘晃动,王掌柜走了。何绍明看着钢笔有点发呆,仿佛端量着那娇美的面庞。“既然都穿越了,一切都有可能。”钢笔在手指间飞舞,何绍明吹了下口哨。心下得意,这转笔的功夫还没落下。
拨亮了油灯,何绍明凝神思索,接着昏暗的灯光仔细的写着。什么是票号,什么是银行,两者业务上的联系与区别,学习西方银行的必要性,银行的内部体制,什么是投资银行……
何绍明只是泛泛的写着,他现在要做的仅仅是引起乔家的注意。什么事都得一步步来,一口吃不成胖子。只要乔家感兴趣了,也就有了改革的基础。
中间停笔几次,一是四个伙计巡夜,出去又回来;二是这倒霉钢笔和后世的钢笔根本不一样。用一段时间,就得在后面挤压下,否则就是不出墨水。专注之下,时间飞逝,转眼间天色发白。何绍明揉了揉酸涩的臂膀,停下了笔。眼下只写到了一小部分,捏捏鼻梁,审阅再三,满意地笑笑。
“吊了这么大的胃口,不怕你不上钩。”何绍明得意地想到。
“铛~铛~铛~铛……”急促的梆子铜锣声响起,吓了何绍明一跳。心中纳闷,这屯子怎么还有叫人起床的习惯?
内屋一阵响动,“不好了,胡子来啦,都醒醒,胡子来啦!”顿时屋内乱做一团。
“又是胡子!?以后写本书,书名就叫《我和胡子不得不说的故事》。”何绍惊诧之下,恶趣味地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