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有口难言
章节列表
第四章 有口难言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没死!从百十米的悬崖跌落居然没死!难道真是冥冥中自有天意?想到这何绍明自嘲的笑了下。搭着坡下积雪深厚,一路滚落也不知撞了多少树木,也幸亏如此,不然恐怕就不是左胳膊受伤了。
天已大亮,周遭是光秃秃的树木,脚下是一尺来厚的积雪。何绍明靠在树上喘息着,走了能有六七个小时了,还没出这片林子。昨夜晕头胀脑地向着枪声传来的方向走,可这从山间传来的枪声根本就做不的准。所以,没走多长时间,何绍明就知道自己迷路了。随后,何绍明一狠心,也不管什么枪声不枪声的了,就朝一个方向走。天亮之后,何绍明怕自己走的不是直线,折了树枝(枪早没了),在雪地上划线,时不时回头打量有没有出现弧度。
又冷又饿,小腿似乎已经没了知觉。何绍明知道自己不能停,停下来就是冻死。听说冻死的人,临死之前会感觉异常的热,会脱光衣服……想到这何绍明一激灵,随即蹒跚着继续向前。
平地,终于看到平地了!临近午时,站在一处小斜坡上,何绍明感觉到了希望。咬咬牙,直接坐下顺着斜坡朝下划去。何绍明感觉自己就是一头猪,而且是头矢志不移的猪。这是他撞树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
“楞格里!醒醒,你家少爷呢?”土房内,戈什哈拍醒了受伤昏迷的楞格里,裴纬随即上前追问。昨夜先是哈尔哈莫名其妙的攻上了山,苏色带着大队一到只见山上喊杀声震天,也没犹豫,直接指挥大队人马攻向山去。混战三个时辰,雪里红收拢了手下,仗着悍不畏死,率众冲下了山。是役,苏色率军灭匪二百余,俘虏四百。
“恩……,不……不知道……”楞格里待看清了来人说道。昨夜透着门板放的那几枪,一发子弹打上了大腿,另一发中了肩头。也幸亏楞格里身体好,又撕下布条裹上了伤口,这才等到现在。否则单单一个失血过多,就能要了他的命。(那时候前装枪单发枪的威力很大)
“不知道?来人,逐个提审俘虏!”裴纬这会儿真急了。让前军攻一下,是想震慑一下土匪。等大军一到,再逼迫土匪。到那时候无论土匪放不放人,都是个姿态--来要人。谁成想,这哈尔哈,让他攻一下结果楞是攻上去了。这就不好交代了。知道的是裴纬想先敲打下土匪,不知道的以为裴纬诚心想让土匪伤票呢。是以,战事一完,裴纬便急吼吼的开始寻人。
“喳!”外头兵丁应诺,拳打脚踢的开始审问被俘众匪。折腾了个多时辰,终于在追何绍明的那三个人那问明白了。
“什么?失足落崖了?”裴纬大惊,随即颓然坐地。心想,完了,这差事算是办砸了。这何绍明这么一死,估摸着长顺落不得好名声了,长顺心里不痛快能让自己好过?得啦,千算万算不如天算啊,认倒霉吧。
“裴先生,现在怎么办?是不是派人寻一下?”苏色倒是坦然。本来么,攻山是裴纬的主意,这差事又是以裴纬为主,里外里没他什么事。而且还赚了军功,要不是没找到何绍明,早乐出来了。
“诶~,找!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裴纬答道。他心里还存了个念想,万一何绍明没死,自己起码能少担待点。
苏色见裴纬如此颓唐,也不好多说什么,转身吩咐手下兵丁四下找人。
——————————————————————————————————————
马蹄渐近,铃声悠扬。一队车马从山坳里转了出来。
当先十几骑,足跨健马,背背长枪。后面几十辆驮车和上百号的骡马,车马两侧是走镖打扮的骑士。
前面领头一人是一五十开外的老者,面色蜡黄,双眼有神。此时老者正朝前望去,只见前面不过百十米,三名骑士正飞马而回。应该是队伍的斥候。
转瞬,三骑士已在老者身前勒住马身。“王掌柜的,前面三里路边发现一个人。还有口气儿,怕是从山上滚落下来的。我留下两人正看着呢。”其中一骑士拱了拱手说道。
“人?胡子?”王掌柜一凝眉道。
“不像,那人十五六岁年纪,看衣衫打扮像是旗人。”
“周围可有什么风吹草动?”
“掌柜的放心,咱们看仔细了,方圆二十里就那小子一个人。”
“哦,前面就是老龙口了,还是小心点好。”王掌柜还是有些不放心。
“嘿,掌柜的。咱大德通年年给雪里红上孝敬不说,每次走货还要提前拜山。再者说了,要是雪里红不讲规矩,咱这二百来号枪也不是吃素的。”
“恩,走,到地方看看再说。”王掌柜放心了些,一挥手,车马队继续向前。
三里的路程没一会儿就到了,车马队再次停下。只见地上趴着一十五六岁的少年,浑身**,衣衫垫在身下,后脑勺只留下三寸来长的头发,说不出的怪异。头先留下的俩人正拿树枝抽打着地上的少年。
“掌柜的,那小子快冻僵了。关东这地方,要救冻僵的人,得先用雪搓热身子,然后用树枝抽打,这样才能活血。”其中一人见王掌柜满脸的不解,出声解释道。
“原来如此啊,真是长见识了。”王掌柜点点头,脸上换成不可思议之色,略一思索道:“这少年怕是遭了胡子才落得如此模样,也是可怜人,把他弄到后面驮车里吧”
俩人应是,抬着人朝后就走。安置在驮车内,然后又是裹上毯子棉被,灌下几口烈酒,直到把何绍明呛醒了,这才停下。
“嘿,算你小子走运,碰到了咱。再晚一会,估摸着你小子就见了阎王了。”一人说道。
“小子,你命是挺大的,遭胡子了吧?以后逢年过节记得给满天神佛多上上香。强子哥,甭跟他废话了,头儿还等着咱探路呢。”另一人说道。
“得嘞,你小子安生着,爷们儿回头再来瞧你。”说罢,两转身退出。“哦,小子,你左胳膊脱臼,爷们儿给你上上了,待会儿遇到集市再给你找郎中来。”那人在车外又嘱咐了句。
何绍明想说点什么,半天只发出呀呀声。看来这嗓子还没有。浑身酸疼,也就昏睡过去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半梦半醒间,似有人进来给自己号了脉,然后说了些什么,之后又安静下来。又过了许久,有人捏着自己的鼻子,不停地望自己嘴里灌着苦涩的药汁。何绍明想睁开眼,可偏偏头昏脑胀眼皮沉重,好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驮车摇摇晃晃,走走停停。
————————————————————————————————————
“掌柜的,小姐叫您过去。”后队飞奔出一骑,追上王掌柜说道。王掌柜吩咐了身旁众人仔细留心,调转马头朝后行去。片刻的功夫,随在一辆驮车旁,恭声道:“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王掌柜,救的那人可醒了?”车厢中传来铜铃般悦耳的女声。
“回小姐,还没呢。大夫说是受了风寒,加上伤了胳膊撞了头,只要把这烧退下去,人自然就能醒过来。”
“都五天了,这么下去只灌药水米汤也不是办法。既然救了人家就要救到底,都是爹生娘养的,可不能懈怠了。万一出点什么事儿,传出去怕是要落了咱大德通的名头,日后必会有人说咱们大德通为富不仁。”
“小姐,前面就是英峨门(今辽宁境内),要不咱们……”
“不行,我知道你什么意思。这人昏迷着连话都不会说,你把人交给谁?谁能管?”小姐冷生打断道。
“那……您看?”
“你去,从后车的山货里挑出根人参,熬好了给人吃下去,怎么也要保着他这条命。”
“诶,是。”掌柜的见东家如此说,也不好再说什么。随即叫人拿人参,熬参汤。
又过了两三天,大半个人参进去了,何绍明这才转醒。半眯着眼,直到适应的车内的光线。典型的车厢,车门用棉布帘子遮盖住,车窗也挡了一多半,只留下些许缝隙透光。身上盖着灰布棉被,下面露出一角褐色的毯子。旁边不过两尺是个炭火炉。
活动了下身体,除了左胳膊还有些不方便,其他都没问题。“好热。”掀开被子,哟?怎么光着身子?往下看,恩,果然也光着呢。检查了半天,除了头上用来降温的湿布,身无存缕。
恩?我刚才好像出声了?试了试,嗓子除了有些沙哑,话是能说出来了。
“来……”这话还没说全呢,门帘一挑,垂着头走进来一个丫鬟打扮的少女。
何绍明有些**,有些不知所措,废话,身子还光着呢。那丫鬟的表情就更精彩了,**,吃惊,微怒,眉头紧锁,嘴唇微张,然后骤然上下一咧,露出齐整的八颗牙齿,“呀!啊~”所有的表情汇聚成这一声尖锐刺耳的叫声。随后那丫鬟连滚带爬,扭身就跑。
何绍明看着晃动的棉布帘子,心说,“我他妈找谁惹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