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雪夜狼奔
章节列表
第三章 雪夜狼奔
发布时间:2019-08-16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何绍明(从本章开始,主角只称呼为何绍明)和楞格里二人扑将出来,连滚带爬扑灭身上之火,总算远离了火场。二人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稍稍缓过来,只觉得口干舌燥嗓子冒烟。也顾不得许多,捧起地上的积雪,囫囵着吞将下去。
待燥热之感稍平,二人相视,均有劫后余生的感觉。这边的楞格里,前襟儿被火燎了个大窟窿,本就发红的脸孔被烟熏的红里透着黑,黑里透着红,说不出的怪异。何绍明也好不到哪去,正面看顶多是多了些烟火之色,后面就不能看了。后襟整个烧没了,裤子上烧了个窟窿,露出小半个P股,往上面看,霍,辫子没了。
“……%¥……”何绍明张口,坏了,估摸着是被烟熏坏了嗓子,失声了。
“少爷,现在怎么办?”楞格里那好走高调的嗓子此刻也变成了公鸭嗓了。何绍明心说,怎么办?跑啊,难道在这等死啊。
何绍明比划半天,楞格里丈二和尚莫不着头脑,楞是没明白什么意思。何绍明也懒得比划,拉起楞格里就朝院子外跑。
“走水啦!走水啦!”
还没出院门呢,由远及近就传来这么一嗓子。听声音不过百十米的距离。
怎么办?何绍明心下一横,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冲出去把这小子宰了了事。
“诶呀娘啊,咋走水啦?”“别他娘的废话,赶紧抄家伙救火。”“白瞎子!赶紧叫人……”还没等何绍明向楞格里比划什么意思,越来越多的声音打消了他这个念头。
心跳得厉害,此时忠仆也没了主意,看样子是打算束手就擒了。冷静,一定要冷静!打量周遭,只见右边是一大垛柴火,旁边是篱笆围成得墙,篱笆外黑漆漆的看不清楚,左边是间小屋子。左边是死路,躲屋子里早晚得让你逮到。一拉楞格里,朝右跑吧。刚到柴火旁,这边也传来叫喊声。
正可谓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无奈,二人只得钻到柴火中藏身。
————————————————————————————————————————————
聚义厅。十来个架在木头架子上的火盆,照得大厅内如同白昼。大厅正座上端坐一人,虎皮的坎肩,藏青的裤褂,袒着半个臂膀,肌肉股股着。最显眼的便是那寸草不生油光锃亮的光头,借着火光直晃眼。
“麻六,回来就好。多的不说,十几年的弟兄,就算搭上这条命,做哥哥的也得救你。”光头汉子,就是叱咤关外十余年的红胡子雪里红。
“大当家的够兄弟。”
“当家的对弟兄们没的说!”
“大当家义薄云天!”
…………
聚义厅内,七八十个汉子,纷纷为雪里红喝起彩来。喝彩声中,一瘦小汉子站起身来。“大哥,兄弟我啥也不说了,以后水里来火里去,要是皱下眉头,我这麻六俩字倒过来写!”
“好!”
“二当家的也是条汉子!”
“咱老龙口就没有孬种!”
……
一时间聚义厅内乱乱哄哄,众胡子纷纷起来敬酒。正当此时,门口跑进一喽啰,面色焦急。“当家的,不好啦,关肉票的房子走水啦!”
“哦?那小白脸子死没死啊?”雪里红停下酒碗问道。
“回当家的,火势太大,没法进去,还不知道俩肉票死活。”
“没事儿,死就死了吧,就当是给麻六兄弟报这几天大狱的仇了。你招呼人救火就行了。”雪里说道。
“大哥不可!那小子可是吉林将军的准女婿,万一真弄死了可不好交代啊。那长顺手下可是有上万的兵丁,吉林这块儿就数他最大了。虽说咱不怕官府,可也犯不着给自己找不痛快是不?”见雪里红不以为然,刚回来的麻六急忙劝阻道。
“恩,是这个理儿。弟兄们,随我去救火,咱们回头接着喝!”
众胡子轰然应诺,乱哄哄的闯出聚义厅,朝火场赶去。
————————————————————————————————————
夜色下,老龙口山外,一跳火龙由远及近。
“禀将军,暗哨摸掉了三个,跑了一个。前方五里就是匪穴,千军哈尔哈牛录问将军如何处置?”
苏色一勒马,转头看向因不善骑马而脸色发白的裴纬。“此事还是请裴先生定夺才是。”
裴纬捏了捏八撇胡子,装模作样的想了想,“恩,大军行进,难免打草惊蛇。我料那响马贼不过乌合之众,先让前军攻上一攻,待大军到齐,只需围将起来,料那贼众必交出人质。”裴纬开始文绉绉起来,颇有儒将风采。
“告诉哈尔哈,能攻上去就攻,攻不上去就在山下立营。”苏色心说,什么玩意儿呢,你以为你是诸葛亮?呸!
裴纬却在心里偷笑。无论救不救得出何绍明,他这新投之人估计很快就会成为长顺的心腹。本来嘛,这主意就是可着长顺的心思出的。救出来了,全了长顺信义的名头;救不出来,没关系,发兵四千,外人也不会说长顺不是,还顺带着把这不可心的婚事给搅了。
“喳!”传令兵翻身上马,朝前奔去。
————————————————————————————————————
北风猎猎,转眼间大火蔓延到左侧的厢房。关外这地方,冬天最怕着火。数九寒天的,什么水都冻成了冰坨,想灭火?要么拿扫帚树枝等物拍击,这边连带着拿工具拆房子;要么,只能拿盆子桶装上雪往火里倒。后者也就灭灭小火,眼下大火烤的半边天都红了,雪里红只能组织人拆出一条隔离带来。
救人?甭想了。这么大的火估摸着俩肉票早成佛了。还是自救吧,再烧下去怕是老窝都给烧了。眼下雪里红正站在柴火垛上,指东指西,招呼众胡子灭火。何绍明楞格里二人躲在柴火中,大气儿不敢喘一口。
说来也巧,西北风吹着,火势偏偏绕过了柴火堆。雪里红一来,见火势蔓延,众人如无头苍蝇般干什么的都有。情急之下,找了个制高点--柴火垛,站在上面指挥救火。
“恩?怎么好像听到有枪声?听错了?”雪里红正琢磨着呢,忽然由院外飞奔进一喽啰,声音惊恐中有点走调。
“大当家的……大当家的……,不好啦,官兵攻上山来啦!”
“什么?你再说一遍!”
“大当家的,官兵攻上山了,寨门已经失守……”
雪里红楞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直到喽啰再次催促,这才招呼一声,抄家伙迎敌。大火也不管了,爱怎么烧怎么烧吧,了不起烧没了再重建。要是让官兵给剿了,那可连脑袋都没了。
那位说了,不是有暗哨么?胡子怕是早就得到消息了吧。没错,是有暗哨,可您别忘了。这来的可是八旗兵丁,全是骑兵啊。前军牛录哈尔哈是个实心肠,将军让他攻山,二话不说催马带着五百来人急速冲山。可巧的是,后院失火,守寨门还真没几个人。
这一冲居然给冲下来了。哈尔哈大喜,琢磨着这可是军功啊,要是再把人给救出来,升个额真都有可能。随即令手下兵丁继续往里攻。
——————————————————————————————————————
且说这边,何绍明主仆二人正躲在柴火里战战兢兢,转瞬众匪走了个干干净净。外面发生什么事俩人都听到了,就算没听明白,现下的枪声已经说明了一切。等了半天,楞格里忍不住捅了捅何绍明。何绍明见听了半天外面没有人声,于是就对他点了点头。
俩人也不说话,慢慢爬出了柴火堆。楞格里左看右看,见四下无人,便悄声道:“少爷,大帅派兵来了。我在前面走着,您跟在后面。咱找个安生的地儿先藏起来,再找机会出山。”何绍明一挑大拇哥,心说这忠仆外表虽然粗犷了点,但人还不傻。二人一前一后,相距不过二十步。
七转八转的,走出去小半里也没见个人影。楞格里刚松口气,转角忽地窜出一个人来,手里拿着火枪,愣愣地看着楞格里。楞格里大吼一声不待其反应过来,抢前一步右手掐住咽喉,脚下使绊将其放倒在地。手上加力,“咔吧”一声,捏断了那人的脖子。
“什么人?”“碰!”的一声枪响,楞格里心说,坏了,还是叫人发现了。急忙打了个滚,慌不择路朝右边跑去。
枪一响,何绍明就趴在地上。前面楞格里跑过去后,又追过去三四个人,却是看也没朝这边看。壮起胆子爬起身走到转角,抓起死去胡子掉在地上的步枪,然后朝右边看去,只见楞格里跌跌撞撞进了一间房子,那四个胡子怕冒然进去吃亏,正在装子弹何刺刀,准备来上几枪再冲进去。
怎么办?没说的,肯定得救。先不说忠仆对自己的那份情谊,估摸着没他的话自己一个人也够呛能出去。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长枪,没见过。拉开枪栓,露出一窟窿。哦,感情这就是传说中的单子步枪。又从胡子身上解下牛皮子弹盒子,摆弄半天,终于弄明白怎么开枪了。
“碰碰碰!”“啊!”一阵枪声传来,间或着一声惨叫。形势危急,顾不得许多了。何绍明急忙端枪,瞄准。“碰”的一声,伴着强劲的后坐力,子弹飞出枪膛。百步之外,四个胡子安然无恙。四人四下看看,没发现人影,只当是前山传过来的。
“没中?他妈的,怎么说这两年也没少去打靶场,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何绍明心中不忿,躲回墙角,手上不停,拉枪栓,退弹壳,上子弹,闪身瞄准。“碰”一名胡子应声而倒。
“是那肉票,抓住他!”剩下三匪中,其中一人参与过抓何绍明,借着火光一眼便认了出来。
“碰碰碰!”
“别管这儿了,先抓肉票”三匪边放枪边冲了过来。
何绍明亡魂大冒,也没时间装子弹了,拎着枪往回便跑。前头一个在跑,后面三个土匪在追。何绍明怕对方开枪,七拗八拐的乱跑。出了寨子,拐进一片林子。乌漆嘛黑的,倒也不怕对方开枪。
“站住!”
“小兔崽子别跑了!”何绍明听追喊声越来越近,有些着急。回头看了眼,不过三十来步的距离。心说,不跑?不跑那是等死,咱还没活够呢。只要逃过这一关,怎么着最次也得三妻四妾……
“噗通”还没等何绍明心里美完呢,突然脚下踏空。“那边是悬崖……”
“怎么不早说啊?”还没等何绍明心中抱怨完,便滚地葫芦般跌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