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零一章 扩军
章节列表
第一零一章 扩军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时光飞逝,转眼间便到了一**二年五月。

进了阳历***,辽阳这地界南风刮起来没完没了,嫩绿的小草、树芽仿佛一夜之间生生给催了出来,温暖的阳光下,一片碧绿,煞是好看。

这几个月来,何绍明可没闲着。带着上上下下几百名关东军军官,在冯诺伊尔的主持下,一边儿总结此次出征的经验教训,一边儿适当地修改着已经面目全非的步兵操典。

总结完毕,为了提高关东军的平均战斗经验,第一旅被拆成三份,混到整个关东军中。一番大调整,足足过了三个月整个关东军才稳定下来。

整个调整刚刚结束,关东军便迎来了一位来自大洋彼岸的客人——W.麦里特上校,受总统办公厅的密令儿来的美国陆军观察员。

“欢迎您的到来,上校先生。”河边小洋楼内,随意穿着宽松衬衫的何绍明友善地微笑着,伸出自己的右手。在他身边,凝香穿着旗装,乔雨桐穿着汉服,还有一身洋服的佩顿抱着如同小天使一般的安妮。其他人都在微笑着,唯独小丫头凝香,始终嘟着嘴,还在为何绍明禁止她穿那身刚刚封赏下来的诰命服而耿耿于怀。

“您太客气了,何先生。”麦里特上校是位南方人,多少有些种族偏见,但这并不妨碍他尊敬身为东方人的何绍明。因为他还是一个美国人,美国人会因为金钱而放下一切偏见,恰巧何绍明是个地道的有钱人。

握了握手,简单介绍了自己的三位妻子,何绍明便引着麦里特入了客厅。雪白的墙壁,乳白的家具,还有青白色的沙发,配上暗黄色的地板,这是一种完全的现代气息。不同于美国,多少还保留着欧洲贵族繁琐奢华的生活方式,一切显得那么简洁而舒适。

“那么,何先生,我想您已经收到马汉上校的电文了。”待三女告退,坐在松软的沙发上,麦里特前倾着身体,迫不及待地说道。

何绍明点了点头,抽出桌上的雪茄,边递过去边道:“是的,亲爱的马汉上校很高兴的告诉我,说就在三个月前,国会批准建造美国第四艘万吨级战列舰‘衣阿华’号。而且,国会正在讨论,是否再建造两艘衣阿华的姐妹舰。这意味着,也许要不了多久,‘计划’就可以实施了。我想,上校先生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考察‘雇佣军’的情况。”

麦里特苦着脸耸了下肩,道:“是的,如果实施计划,除了海军,更多的还要依靠陆军。您知道,西班牙在古巴有二十万陆军,在菲律宾有四万。美国即使能在短期内动员二十万陆军,不在乎伤亡,短期内也很难取胜。更何况,美国已经几十年没有战争了,现在的陆军正在堕落!所以,如果展开计划,那么在远东,只能用雇佣军来攻占菲律宾了。”

何绍明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西班牙的军队?纯粹就是个笑话!就说在古巴的二十万大军,刨去老弱病残,只有一个师的军队能作战而已。至于菲律宾,连一些土著起义军都打不过,能有什么战斗力?不过话说回来,老美现在的陆军确实不怎么样。关键是美国的地理位置太好了,这让美国很少面对战争威胁。而欧洲则始终像战国时代群雄割据一般,大战小战就没断过。这么些年战争下来,再差的军队也能打成一只铁军。德国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么?

“凯泰!”

“是!”

门被推开,一身戎装的凯泰精神抖擞地站到了何绍明身后。

“这几天你找个通译,负责陪同麦里特上校先生在营盘内走走,除了一些特别部门,其他的地方包括训练场,都带着他看看。”

“是!”

何绍明随即用英语对麦里特解释了。这位美国陆军上校自然十分开心,国会只给了他一周的时间,并不很充裕,他可不想将有限的时间都放在客套上。最初他还怕何绍明不好说话,打算私下访问那些美国同乡,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取关东军的真实情报。却没想到何绍明这么大方,而且直奔主题。

客套了一番,推辞了何绍明晚餐的邀请,上校先生急匆匆地跟着凯泰到处考察去了。只是临走前,欲言又止,吞吞吐吐地说了句话,却让何绍明喜忧参半。

“你知道,何,有位大人物托我给您带了句话:中国混蛋,别想让我屈服!哪怕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偷走了我的女儿。除非举办一场基督教婚礼,否则这辈子也别想得到我的祝福,别想!”

“呃,索伊尔参议员?”

“是的。”麦里特抱歉道:“上述的话是原文,参议员先生逼着我当面背诵了三遍,直到我对上帝发誓不会错一个字眼,甚至是语气……”



麦里特告辞离去,何绍明返身,却见到端着茶具,泪眼朦胧的佩顿。

“何,我觉得自己是个自私的人。”为了爱情而远离亲情,让美国姑娘佩顿一直很不安,就在刚才,通过麦里特的转述,她仿佛又看到了满眼血丝,因思念女儿而愤怒却不得不妥协的倔强身影。

“不,佩顿,一直以来都是我的错。”何绍明满含歉意,走上前拿开茶具,轻柔地揽住了佩顿,将她柔弱的身子拥在自己的胸口。

“我不是个好女儿……”亲情永远是很奇妙的感情。距离近了,因为性格、年龄等等因素,多多少少会有些摩擦。于是,有人会抱怨友情、爱情可以选择,亲情却没法儿选择。可是距离一远,思念就会想一张无形的大网,紧紧地将人套牢,牵扯着羁绊着。“我想回美国……哪怕就一个月,不,一个星期?”佩顿垂泣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生怕何绍明会误会,连连地补充着。

何绍明轻吻了下她的额头,思索了下,道:“我帮你定船票,要最好的游轮,还要头等舱,海景房……”

“你答应了?哦,天呐。我只是随便说说……”佩顿推开何绍明,满脸惊喜,不敢置信。

“没错。”何绍明挑了嘴角:“人,并不只是为了爱情而活的,还有一些其它重要的,比如说——亲情。”

美国姑娘瞪大了眼睛,仔细地打量着何绍明,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这一刻,佩顿眼中的何绍明是那么的温柔体贴。香唇奉上,接下来便是一通激烈的热吻。

良久,唇分,佩顿揽着何绍明的脖子,满脸不舍地撒娇道:“可是,我现在就开始想念你了,怎么办?不如你跟一起吧!”看着何绍明无奈的神色,佩顿自嘲地嘟囔了句,随即叹息一声,道:“好吧,你还要忙你的国家民族,这只是我的幻想罢了。我去收拾行李了。”

远去的佩顿不知道,孤单伫立在客厅内何绍明,此刻一脸的迷茫与失落。是啊,很重要的亲情。如果有机会,自己愿意用一切代价来换取。只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想要全那份百年后的孝心是不可能了。

呆呆出神半晌,这才收拾了心情,转而考虑起目下的形势来。美国人加紧了造舰计划,美西战争一触即发。远在加勒比海的古巴主战场不是自己该替老美操心的,只要将注意力放在菲律宾就可以了。铜、橡胶、石油,无论是哪一个,都是中国紧缺的战略资源。为了未来的权益,关东军登陆菲律宾势在必行。

这也意味着,刚刚成军一年的关东军,将要全军出征。根据马汉的来信,保守估计战争会在一**三年年中爆发,半年内结束。在此期间,关东军第一师将从牛庄分批次乘坐轮船前往夏威夷,进行登陆作战训练。同时,战后也会有一段的时间参与新占领地的秩序维持。

那么,这段时间内,自己完全可以来个瞒天过海,将第二师拉起来。如果谋划的好,完全有可能在甲午前组建起三个整编师,近五万的兵力。面对即将改变,而自己却一无所知未来,只有掌握足够的实力,才能略微安心。

想到这儿,何绍明恢复了脸色,拿起桌上的电话,轻轻拨了几个按键,道:“我是何绍明,告诉魏国涛、秦俊生,半个小时后准备召开全军团级以上军官会议……议题是,扩军!”



河畔,炮兵训练场。

上校麦里特将考察的第一站放在了这里。那个矮个子法国佬依靠着火炮,几乎称霸了整个欧洲,上校相信,他的话即使是到了十九世纪末依然有用。‘火炮是战争之神。’

十几名当值的美国同乡让上校倍感亲切。也许是得了何绍明的命令,炮兵团的团长特许为这位观察员展示一场火力急袭。

一声令下,二十门75mm野战炮纷纷开火,远在四千米外的预定目标瞬间便成了一片火海。五分钟后,那一处小土包已经被夷为平地。

射击精准,快速。后勤供应有序,显然是经过刻苦训练的结果。上校很满意,拿出随身钢笔,在本子上记录着。

第二场演示,目标被设定在远处的山上。麦里特还惊奇,因为他还不知道有哪种野战炮有这么大的仰角。正疑惑呢,十几门怪异的小炮被‘扛’了出来,山脚下随即设立了炮兵阵地。半小时后,一声令下,沉闷的发炮声传来,炮弹拖着白烟,划出诡异的弧线,落在预定目标附近。

麦里特当即张大了嘴巴,下巴差点儿没掉下来。攻击山上目标没什么,可炮兵出身的他当即就明白这种‘迫击炮’的高明之处。45-85的发射角度,这东西既可以埋伏在敌人看不到的反斜面,也可以攻击到反斜面。完全是许自个儿打人,不让别人打自个儿的无赖!

这边儿还没吃惊完呢,神秘兮兮的同乡悄声让他睁大眼睛,待会儿还有更吃惊的。说着,笑呵呵跑去与关东军炮兵团团长商量去了。

只是回来的时候却满脸沮丧:“呃,中校先生说,那个‘天女散花’属于步兵支援武器,不属于炮兵。对不起了麦里特,恐怕你只能在步兵训练场才能看到了。”

心里纳闷儿,想要再问什么是‘天女散花’,那同乡却摇着头满是遗憾地走了。想要问身旁的通译,又见一脸瞧不起人之色的凯泰在那儿连连催促着要去下一个地方。

麦里特只好按下了好奇心,带着疑问离开了炮兵训练场。

战壕、铁丝网、机枪、散兵线冲锋,随即是刺刀、手榴弹。一个小时的工夫,彻底颠覆了麦里特认知了三十年的战争。他倒吸着冷气,哆嗦着嘴唇,指着散着硝烟的马克沁呢喃道:“魔鬼……这该死的东西会让战争变成泥潭!会让战场变成绞肉场!”

与此同时,不禁又想起了从美国出发时马汉上校对自己嘱咐的话。

“何是个很奇特的人,很有人格魅力。……不,不是因为他有多少钱,也跟他的政治头脑没有关系。……发明?是的,也许有一点儿。在我看来,最最重要的是,他有着非常清晰的战略头脑。还有着超常的战术眼光。很简单的例子,知道新建造的衣阿华级战列舰么?是的,舍弃副炮只有主炮。事实上,这一理论是何绍明率先提出来,经过仔细的推论验证,才得以实施的。……我说这么多,无非是想告诉你——麦里特我的朋友,到了远东一定要睁大了眼睛,张大了耳朵,多看多听。哪怕何绍明的关东军跟世界上所有的陆军都不一样,那也一点不奇怪,而且肯定有他的道理……你要做的,就是记在脑子里,这将对美国陆军非常有用。”



想到这儿,他开始庆幸,幸好何绍明与美国关系不错,让他有机会亲眼见证一支新式陆军。而且,随后的战争中,这支作为雇佣军的军队,强大的战力绝对会引起美国高层的注意,那么,总结过失之后,美国陆军势必会得到新的发展。

“新奇的作战方式……士兵训练有素,军官、士官、后勤体系完整,士气高昂,预计可以在一场高强度的战斗后,即便伤亡30%也不会崩溃……”



“轰隆……”猛然脚下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待站稳了身子,又听得北方传来沉闷刺耳的轰鸣声,打断了他的记录。抬头望向北方,却见远处暴起一团猛烈的火光与烟雾。一颗如同放大了数倍的‘炮弹’喷射着橘红色的火焰,飞向天空。

不明所以的麦里特以为那只是某个建筑的上层,出言问道:“军火库发生爆炸了么?”

“常事儿,这是军械局那帮技师搞得试验……”

“住嘴!”

通译说了一半,就被凯泰制止了。麦里特侧头望去,见凯泰满脸寒霜地训斥了几句,随即面带傲色地注视着远方。不但是凯泰,一众关东军士兵,都停了手中的事儿,立直了身体,注视着北方,仿佛冉冉升起的那颗‘炮弹’寄载着他们的希望一般。

没多久,火箭划出一道漂亮的诡计,落在旷野里。四周的关东军七嘴八舌地谈论着,语气中颇为遗憾。不通中文的麦里特,只是隐约听得,众人不停地重复着‘火箭’‘嫦娥’几个字眼。



关东军参谋部。

看着火箭落地,一众团级以上军官这才唏嘘着纷纷落座。长长的方桌上,两侧坐着各级关东军军官,整洁的军装,身前桌子上摆放着帽子。

此刻,何绍明立在首席,挑了嘴角,满脸戏谑,心中恶意地想着:“这帮技师还真行,自个儿不过是说如果火箭弹足够大,就能够飞上月亮,这帮人就拼了命的造大号火箭弹。照这么折腾下去,也许过个二十年就能折腾出导弹来。”

笑了笑,随即敲了敲桌子,道:“这东西三天两头发射,有什么看头儿?”

“大帅,火箭发射是经常有,可就怕落下成功的那次啊。”

“就是,这万一要是飞出地球,咱们这么近还没看着,心里多亏得慌?”

七嘴八舌一番调笑,待安静下来,何绍明肃容道:“现在是一**二年五月,根据美国的信件,关东军第一师将在八月乘坐轮船,分批前往夏威夷进行登陆训练。这事儿是瞒着朝廷进行的,不能让第一师出征后,整个关东军留在辽阳的就成了空架子。所以,扩军势在必行!我宣布,按照四月份制定的扩军计划,三个月内,组建成关东军第二师!”

“是!”

一声整齐的回答,铿锵有力。军官们的目光中多了些狂热,终于要扩军了。

(强推中~希望列位看官多多收藏、鲜花、贵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