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零四 多事之秋
章节列表
一零四 多事之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女兵?”

办公室内,双手摊在桌子上的何绍明,脸色有些惊奇。他面前的秦俊生则有些不安,何绍明不许女人进军营是出了名的。当初凝香不就是个例子么,闹了好一阵子,传得沸沸扬扬,最后据说还是凝香给何绍明认了错,这才了结。至于佩顿,那是个特例。一个外国人,平日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再不给份教外语的工作能闷死个人。

话说何绍明连自个儿老婆都能拉下脸来,这事儿能同意才怪呢。少不了,自个儿又得挨上一通训斥。想到这儿秦俊生不免暗恨刘鹏飞,怎么就他事儿多?

“女兵啊……”何绍明有些失神,旋即锁着的眉头骤然舒展开,嘴角挂了笑容,脸色竟然有些兴奋。“好事儿啊,多少个?才一个?这可不成,打电报告诉其他招兵点儿,以后招兵男女不限。最起码得凑个女兵连吧!干什么?搞通讯,搞文艺,反正干什么都成……摆设?对了,就是摆设!俊生,你不觉着这军营里全是绿色,有些单调么?女兵来了就是当花儿的。底下那些大头兵,最近又有不少闹事儿的吧?闲出来的!有了女兵就不一样了。回头组个女兵巡逻队,天天满军营抓违纪的,保证那帮丘八服服帖帖。好,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去安排吧。还站着干嘛?趁招兵还没结束赶紧发通知啊!快去快去!”

秦俊生出了房间,依旧还在愣神。到现在他才明白,感情这位何大帅不是反对女人进军营,而是反对不是女兵的女人进军营。这话有点儿绕嘴,但就是这个意思。搞通讯?有几个姑娘家能识文断字?这其中又有几个懂得洋文?搞文艺调剂士兵生活?我的大帅,男女大防啊,好人家的姑娘谁会抛头露面给一帮傻大兵唱曲子?

摇了摇头,只当是何绍明头脑发热了。反正没挨批总是好事儿。下了楼,招呼几个做行政的起草电文,当日就将何绍明的命令发了出去。

且不论收到这天电文后,招兵点的军官做何感想,总之,一个月后,女兵营成立了。若不是征兵已经接近尾声,恐怕都可以成立女兵团了。这年头,卖儿卖女的有的是,卖青楼可能才十几两银子,卖给关东军那可是三十两,而且据说以后每个月都有四两八的银子。老百姓这么一算账,不少过不下去的人家都把自个儿闺女卖给关东军了。

守寡的半老徐娘,忍受不了东家责打的小丫鬟,青楼里逃出来的姑娘,穷人家不满十岁的孩子。俗话说一个女人顶五百只鸭子,那关东军的征兵点恐怕成池塘了,估计几十万的鸭子是有了。莺莺燕燕的,看花了军官的眼,吵昏了军官的头。

负责征兵的军官一脑门子汗,有的人家居然将刚牙牙学语的婴儿也抱了过来,说即使银子少点儿也成,只盼着能养活孩子。

说了半天说不通,军官只得自个儿掏银子,这才打发走卖女婴的夫妇。这么一开头可就不好收场了,没几天,招兵点的所有人等都变得囊空如洗。

“究竟谁他妈的给大帅出的这馊主意?”每个招兵的军官回来,无一例外的会摔下帽子,站在参谋部内满腔愤怒地喊出这句话。参谋们早就见怪不怪,一边儿出言安慰,一边儿说些大道理,多费些口水,也就打发了。

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没过几天,大家伙儿都知道又是那个刘鹏飞搞的鬼。心里这个气啊,从此以后,若问关东军谁人缘最差,刘鹏飞无疑是排在首位的。

刘鹏飞怎么倒霉咱们回头再说,先说说蓝眼睛姑娘好日黛。

这一个月来,好日黛的日子过得有些无聊。从关东军新军营找了栋新楼,找了间向阳的房间给她做宿舍。衣食用度样样不缺,一周后还送来了件漂亮的女式军装。为了防止某些人好奇心过剩,门口24小时有人站岗,但凡无辜接近此楼十米以内的,无一例外被宪兵请去小黑屋喝咖啡。偶尔出门,身边十米之内肯定会跟着两名脸色铁青如临大敌的宪兵。

起初好日黛还颇为感觉新鲜,可没几日的功夫这味道就变了。她觉着自个儿就像被关到笼子里的金丝雀,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若是从此以后就过这样的日子,非得发霉了不可。

好日黛没等到发霉,两个星期后,陆续到达的四百多名女兵将整个宿舍楼装得满满当当,她也告别了一众男兵戏谑的‘上校待遇’。

一个宿舍内除了好日黛,还有五个姑娘家。有位山东大妮儿,吃个馒头吃得红了眼圈,后来听说她只在小时候吃过一次。沧州的姑娘是个练家子,据说家境还不错,此番参军,为的就是在大名鼎鼎的关东军中成就自己花木兰、穆桂英的梦想。天津的有些娇柔,话语不多,后来才知道她从前是个窑姐儿。山西的年纪轻轻就做了寡妇,夫家去的早,连个孩子都没留下,被恶霸踹怕了门,赌气参了军。还有位吉林的姑娘,很是活泼,眉目也很清秀,只是偶尔褪下袖子,胳膊上会露出暗红色的鞭痕,她是名戏子。

每个姑娘都有着心酸的往事,不出十天,大家打成一片。夜里想家啜泣的时候,一屋子的人聚拢在一起,彼此安慰,彼此诉苦。

好日黛从不知道,世间居然有这么多心酸的事儿。在她看来,嫁给一头土埋到脖子的猪就够不幸了,哪里知道为了口吃的,有些人居然甘愿卖身。好日黛有些惭愧,她不敢将自己参军的真实原因说出来,她怕大家嘲笑她。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某一天,关东军终于想起这帮自打招过来,发放军装后,其他时间都当成姑奶奶好吃好喝地供着的女兵来。

十几名关东军军官开始带着一众女兵训练。军姿,军容,营务,连续一个月,每天都在反复训练这些。女兵们几时吃过这般的苦,训练时难免莺莺燕燕地叫苦不迭。可负责她们的军官可不是一般人,那时专门从宪兵团专门挑选出来的面冷心黑的主儿,绝对不会因为你是女兵就放松要求。

叫苦?谁叫苦谁加量!受不了退银子卷铺盖走人,没看男兵训练量是女兵的一倍么。

女兵们大部分以为关东军招女兵不过是个幌子,到了这儿很可能是做了营妓,又或者给大头兵当了老婆。压根儿就没想到关东军还真打算招女兵。

左思右想,反正卖了身,退银子是不可能了,索性就咬牙忍着好了。一个月的工夫,女兵营走起正步来也是有模有样,颇有些飒爽的滋味。

这一日,宿舍里,好日黛正揉着自己酸胀的脚,委屈地看着本来粉嫩的脚掌起了茧子。她有些明白为什么那日在草原上,老兵们戏称刘鹏飞为活阎王了。就在一周前,她们的教官多了个外号‘胡判官’。正要抱怨几句,猛然听得‘嘀~嘀~嘀!’短促的集合哨骤然响起,条件反射般,迅速穿戴整齐,小跑着在宿舍楼前集合。

十分钟后,女兵营四百多姑娘,整齐地在操场上排出了方块阵。

“请稍息!下面请参谋长秦俊生给大家讲话。”出奇地,胡判官今日没有训斥大家集合又慢了,而是后退一步让出位置,让一脸玩味的秦俊生给大家讲话。

“士兵们!”

刷,女兵整齐地收步。

“稍息!士兵们,今天大帅交代了一项重要的任务,点名要女兵营执行,这说明,大帅是非常重视这支年轻的队伍的。”秦俊生这句说完,自个儿都有点儿绷不住想笑。年轻?关东军才成立一年半,难道有资格倚老卖老了?这话说的就是一句废话空话。

收了心思,秦俊生又道:“这项任务就是,因为关东军第一师即将开赴某地进行长期的野外训练,可能要长期离营。所以,为了欢送第一师,经参谋部研究,何大帅点头,一致决定由女兵营作为主力,搞一次欢送会。具体安排就是,在一周后,也就是九月十二日,以歌曲的形式夹道欢送第一师……好了,下面请刘鹏飞连长教大家歌曲。”

秦俊生别扭着说了几句,草草结束,随即闪身,让出身后一脸无奈的刘鹏飞,随即立在一旁,一副看笑话的样子。话说得罪人太多会遭报应,这话一点儿没错。平日其他军官对他冷言冷语也罢了,教女兵唱歌这倒霉差事,楞是在大伙儿的一致推荐下,落到了刘鹏飞头上。

此刻,有些尴尬活阎王拉长了脸,更像是传说中的马面。

“女……呃,士兵们。这曲子是大帅亲自做的,希望大家认真学习,好好欢送第一师的爷们儿……呃,第一师的士兵们。好了,从今天开始每天操练结束,我会抽出一个小时教大家这首歌。现在我唱一句大伙儿学一句。”

“咳咳!”刘鹏飞清了清嗓子,喊道:“~唱!”

“送战友~踏征程~”四百多号姑娘,加起来的声音还不如刘鹏飞自个儿大。

刘鹏飞当即就有些恼火:“大点声儿,你们是娘们……呃,你们没吃饭么?”

“哈……”回答他的是二十万只鸭子的笑声。总之,一周后,卸下差事刘鹏飞回到连队发誓,宁愿关一周禁闭也不愿再踏入女兵营半步。

一**二年九月十二日,关东军营门外。

“送战友~踏征程~任重道远多艰辛~洒下一路驼铃声……”

两侧站着一身墨绿军装,红色贝雷帽的女兵,充满离别情的《送战友》从一张张檀口中发出,回荡在军营内外,催得人又酸涩,又倍感豪迈。

第一师士兵排着整齐的方阵,只待了行李没带武器,排成一条长龙慢慢走出军营。

营门口,搭了台子,何绍明等一众留守军官站在那儿,不停地向此次出征美国的士兵敬礼着。魏国涛经过时,驻足良久,没说什么话,只是对何绍明点了点头,随即行色匆匆的去了。

何绍明知道,魏国涛越来越冷漠的军人性子,实在不会说出什么保证的话,那一点头,已经足够了。美国人此时的办事效率还真差劲,本来说是七月中旬就排船队来接关东军第一师赴夏威夷、新墨西哥等地进行适应性训练,随即便展开‘正义之拳’行动。只是陆军、海军、国会三方这么一扯皮,生生拖延了两个月,才派了船队来。

这让关东军大小军官对参与老美此次的行动能否成功,而深表怀疑,这效率是要打仗的样子么?可何绍明却戏谑着说:“知道什么叫相对论么?如果对方换成是英国,那很可能一个月后久会有所行动,换成法国,估计要半年了,至于西班牙?嘿,对不起,行动取消。再议吧。”

大家伙一致认为此次帮老美打仗,一是为了训练队伍,看看于所谓的列强碰撞下有何结果;二来,就是为了还债了。大家私下猜测,老美当初之所以能废除排华法案,恐怕何绍明做了不少的让步,这帮着出兵可能就是其中一条了。否则,就为那么点儿小钱,谁会将心头肉般的军队去给老美当炮灰?那不是傻帽儿么?

他们哪里知道,何绍明可不单是因为这些才出兵的,他的目标就是菲律宾。石油、橡胶、铜,哪一样都是中国短缺的战略资源。出兵,当然会分得很大的好处。

而且,南洋华人众多,却始终受到土著与殖民者的压迫。如果因为自己的介入,而在菲律宾成立一个亲美的南洋华侨征服,不单可以改善南洋华人的窘迫,更可以顺势将菲律宾划入自己的版图。一举数得,何乐而不为呢?

承载着何绍明期盼的目光,队伍渐渐远去。

见何绍明在出神,因为怕坐船而留守的秦俊生在旁提醒道:“大帅,走远了,是不是该回去了?”

何绍明回神,点了点头。当先一步走着,临进营门的时候,回头望了下远处的那条墨绿色长龙。对秦俊生笑道:“俊生,要不要打个赌,若干年后,全中国的百姓都会感激咱们这次出征,虽然眼下看来所有人都认为咱们是一群跟在老美后头的傻帽儿。”

秦俊生一撇嘴:“大帅,谁没事儿闲的跟您赌几十年后的事儿?话说回来,菲律宾铜矿倒是挺多的,眼下大清可是缺的厉害啊……”

看着满眼戏谑的秦俊生,何绍明一时无语。论起来,无论是才智还是魅力,自个儿都比不过秦俊生。自己所依仗的,不过是多了百多年的见识。如果换成秦俊生这样的人物穿越到这个时候,是不是已经推翻满清,建立新国家,而且正磨刀霍霍琢磨着先屠日还是先灭俄呢?

摇了摇头,挥去了这个古怪的念头,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随即转身欲走。可转身间眼睛无意的一撇,却撇见女兵中,半张熟悉的脸,还有那印象深刻的蓝眸子。当下停了脚步,狐疑着仔细看了过去。

一张晒得有些红润的俏脸,躲躲闪闪,忽闪的眸子却出卖了她。

“你是……好日黛?”即便不用看清全貌,何绍明也记得红口白牙换走自己一百条步枪的蓝眼睛混血小姑娘。

“何……何帅好!女兵营新兵一连见习班长好日黛向您敬礼!”无处可躲的好日黛,硬着头皮敬了礼,脸色愈发红润起来。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这个……你不是说招兵么?我觉着有意思就过来看看。”

旁边儿的胡判官在旁提醒道:“大帅,这位可是女兵营第一个女兵,当初还是您亲自拍板留下的。”

“……”

何绍明无语了,他哪儿知道第一个女兵竟然是位蒙古贵女啊?秦俊生也是无语,时至今日,他方才知道那日一身蒙古袍躲闪在人群里的第一个女兵竟然就是好日黛。

二人对视一眼,又是担心又是生气,面色复杂。当下也不好当着众人的面仔细说,只得先行离开,回头叫来了好日黛单独询问。

小姑娘生怕自己一胡说,何绍明回头就会通知王府那边儿来领人,索性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说完,声泪俱下哀求着何绍明不要将她送回去。

何绍明与秦俊生二人白眼连连,心里叫苦。虽说不怕一个无权无势的蒙古王爷找麻烦,可莫名其妙就担了这么个负担,换谁谁能乐意?可眼下都已既成事实了,就算送回去怕也得不了好。二人商量一番,索性装作不知道好了。即便是来日发现了,也可以推个干净。

打发了兴高采烈的好日黛,何绍明捏着鼻梁好阵头疼。“俊生,知道是谁把这位格格引到军营的么?”

秦俊生嘴角抽了抽,良久才道:“是刘鹏飞。”

“王八蛋!不问明白就随便领人回来!老子这就……”想起刘鹏飞此刻已经随着第一师出征去了,何绍明改口道:“等他回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他!写检查,关禁闭,调到炮兵连炊事班!”

何绍明正在这儿愤愤不平呢,一名参谋形色匆忙地闯了进来。眼见正在发火的何绍明,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什么事儿?”何绍明没好气地问道。

“大帅,吉林将军长顺给您发来电报,说是老毛子越界,搅得边境不得安生……”

何绍明眉毛一立,一把抢过小参谋手中的电文,一目十行地看了起来。须臾,放下电文,何绍明皱了眉,长叹:“前脚第一师刚刚启程,紧接着就蹦出来个蒙古格格来当女兵,后脚老丈人发电文来求援,这他妈可真是多事之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