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零五 归省
章节列表
一零五 归省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二年起,俄国鉴于北洋水师已经成军,严重威胁到了自己在远东的权益,不但增发了两艘铁甲舰,还在伯力、双城子、海参崴等重要城市增加了一个师的陆军,用以保持中俄的势力平衡。

此时的吉林,北起伯力南到珲春,与沙俄漫长的边境线,只有一万来练军把守,而且训练、武器都不足,远不是老毛子的对手。平日里哨所外经常晃悠着沙俄哥萨克骑兵,跃马扬刀,好不嚣张。吉林练军形势不如人,心里琢磨着对方最多是跨国边境线耀武扬威一番,也没做什么了不得的事儿,也就当了缩头乌龟,忍了。

可沙俄这么一增兵就不一样了,珲春附近新来了一个沙俄骑兵团,团长伊万伊万诺维奇是名地道的贵族,雄心勃勃从莫斯科来到了远东,想着大展拳脚,振兴家业。最近几个月来,沙俄哥萨克不但频繁犯边,烧杀抢掠更是无恶不作。长顺的电文上说,如今至少有二十多个村落,上千百姓惨遭屠戮。

电文语气平淡,可何绍明依旧能感觉到这位老丈人的急切心情。

长顺倒不是为那些百姓,而是怕老毛子这么一折腾回头儿还得自个儿倒霉。开战吧,明显打不过人家,回头还得背负个擅起战端的罪过;忍着吧,老毛子把边境搅和的不得安生,保不齐哪天还真就能杀过来。给朝廷送了加急文书,半个多月才得到回执,只严令长顺谨守边疆,不得轻起战端。

长顺一边儿看着边境送来的堆积如山的求援信,一边儿瞧着朝廷似是而非的电文,一夜之间多了半把白头发。左思右想也没什么好主意,临了还是老婆佟佳氏提醒,咱不是还有个能耐大的女婿么?

长顺顿时如同醍醐灌顶,一拍大腿,翌日就给何绍明发了这封电文。电文的最后,长顺只说思念女儿心切,近来官道不太平,请何绍明多派军队护送云云。这就是长顺人老成精的地方了,知道没有朝廷的命令何绍明不能私自调兵,所以想了这么个瞒天过海的主意。

何绍明皱着眉嘀咕完,将电文递给秦俊生,道:“第一师前脚刚走,老毛子就来惹事儿,可真会挑时候啊。不影响新兵训练的情况下,全军如今可以抽调多少可战兵力?”

秦俊生看完,思索了下,道:“第一师这回能带走的都带走了,只留下一个团的老兵训练新兵。宪兵团如今还有两个营在营内,另外就是大帅您的警卫营了。”

“其他部队呢?”何绍明有些愕然,扩军前全军两万来人,第一师才一万五千多人,那剩下的五千多人哪儿去了?

“大帅,其他的都是后勤部队……”秦俊生小意提醒道,生怕揭了何绍明的短而惹得他不高兴。

何绍明脸皮厚的很,混不在意地点了点头,心里计算着兵力。警卫营,再抽出一个老兵营,一个宪兵营,勉强组成个小团还是能成行的。

至于长顺说的省亲,主角儿凝香不回去还怎么省亲?凝香如今可是有孕在身,这么一路车马颠簸的,能受得了么?

再来个以假乱真?问题还多着呢,谁来领兵?官儿小了,到了吉林听谁的?官儿大的就何绍明与秦俊生俩人,其他人等都随着第一师出征了。若是秦俊生领兵,那谁负责新兵训练?何绍明可是个二把刀,光有理论没有实践,若是要他负责新兵训练,不出一周关东军就得炸营。

若是何绍明亲自领兵,那麻烦更多,一军之首在职期间私自离营月余,这不是自己找弹劾么?如今后党可一直盯着自个儿呢,但凡有个过失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难啊,这苦处还不能跟长顺明说。怎么说?难道实话实说:对不起老丈人,关东军第一师刚刚出发去帮老美打仗去了。且不说长顺能不能相信,这话自个儿就说不出口。

秦俊生是个称职的参谋长,可他的谋略只限于军事上的,对眼前的一箩筐问题也是一筹莫展。

那边儿长顺又发来电文,催问几时归省,可把两条好汉急得直拽头发。俩人正在屋里转圈儿呢,外头突然传来敲门声:“大帅,裴宁之前来叨扰。”

“快快请进!”

真是久旱逢甘霖啊!正愁没主意呢,自诩自个儿是谋士的师爷裴纬就自个儿送上门来了。何绍明此刻也顾不得裴纬到底有没有真才实料了,病急乱投医,亲自迎到了门口,将其请进了办公室。

裴纬有些错愕,心道,今儿真是见鬼了,平日不怎么待见自个儿的大帅怎么这么热情?

“诶呀裴先生来的正好,本帅正有些急事想找先生出主意呢。”何绍明面色是又焦急又欣喜,全然忘记当初自个儿是怎么给人家脸色的了。当即就将眼下的难处说了出来,只是隐去了第一师的真正去处,只说是前往营口等地另有要事。

“大帅安心,宁之既然是吃的您的俸禄,自然会为您着想,断然不会做出悖主之事。”师爷裴纬一双小眼睛放着精光,一句话既表明了立场,又暗点何绍明没说实话。不待何绍明解释,裴纬继续道:“大帅手下人才济济,文有唐大人,武有魏大人、秦大人,又有搞实业的詹大人,可谓群星荟萃。所缺者,不过是官场经验而已,宁之不才,这官场之术颇有涉猎,愿为大人解惑。”随即压低了声音,小声在何绍明耳边说了几句。

听罢,何绍明皱眉:“您这能行么?先生,有个词儿叫欲盖弥彰您知道不?”

裴纬嗤笑:“大帅,可敢于宁之打赌?朝堂上那帮大佬只要一吵吵起来,一准儿就忘了起因。”



十里河,地处盛京与辽阳之间,把守兵丁不过五十来人,是个小小的驿站。

正午时分,兵丁们懒散地蹲在房檐下阴影里,躲避着毒辣的秋老虎。几个面黄肌瘦的老驿卒,呲着黄牙,眼睛滴流乱转,撒么着偶尔过往的女人。后头屋子里,一名小吏蜡黄着脸,装了烟泡,在那儿美美地喷云吐雾。关外这地界不比口内,过往行人少不说,往来的公文更是少的可怜。如今更是通了电报,这驿站渐渐成了摆设。

这么一来,虽说油水少了不少,可却很清闲,没什么奔头的小吏很满意这样的生活。吐了口烟雾,心满意足,正琢磨是不是找东街王寡妇乐呵乐呵呢,猛然听得外头传来呼喊声。

“头儿,头儿!诶呀妈呀,赶紧出来,关东军从南边儿过来了!”

小吏一口气没理顺,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关东军又来了?话说上次关东军前往热河剿匪,途经十里河,小吏仗着自己是红带子,不知深浅还想着刮点油水。结果被人家大兵用刺刀给逼到了床底下,差点儿尿了裤子。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人家关东军主帅是何绍明,皇上面前的红人,人家的亲兵都是贝子,能怕了自己这个红带子才怪呢。

好半天,小吏顺了气,憋红了脸,嘶哑着嗓子道:“赶……赶紧给人家准备伙食,把昨儿个截下来的那头猪杀了。”说话间,披了衣裳,趿拉着鞋子,急匆匆跑了出来。“这回来了多少人?”

“好几百人,眼看就到了。”

几百人?不说准像上次一般,还是先头的斥候。小吏不敢怠慢,急忙吩咐人准备酒席,自个儿领了人亲自前去迎接。

刚到村头,就见一行四五百人的关东军,,荷枪实弹,刺刀雪亮,排着整齐的方阵开了过来。

村口的栅栏一早就被搬开了,没人敢惹这帮杀神。小吏挤出了笑容,正打算上前打招呼,询问是否需要就餐歇息,却见关东军的队伍一过村口而不停,直直地沿着官道过去了。

“嘿,邪性了!这大中午的赶着去投胎啊?”小吏一脑门子莫名其妙。见关东军渐渐远去,猛然想起什么,一拍大腿:“嘿,赶紧告诉后头别忙活了,那猪留着八月节再杀!”

小吏叫嚷着,急匆匆望驿站跑。得知那猪还健在,心中石头落地,又回了房躺着去了。只是可惜上好的烟泡,白白浪费了。

“狗日的关东军!就当破财免灾了。”小吏忿忿地嘟囔了句,解了衣衫,又我倒在床上。

半梦半醒之间,正在梦中与王寡妇成了美事儿呢,猛听得急促的拍门声:“头儿,头儿!又来了一拨关东军!还是四五百号人,正沿着官道朝驿站奔呢!”

小吏一个激灵,坐起来晃了晃脑袋,擦了嘴角的口水,心道前面过去的可能斥候,这回应该来驿站了吧?当即穿了鞋子,拿了衣衫又奔到了村口。

可这回关东军依旧在村口划了个弯儿,转向沿着官道又走了。

“邪门儿了!关东军究竟搞什么?”倘若不是日头西陲,小吏甚至以为自己中邪了,同样的场景经历了两次。

复又回到房内,这回吩咐下去,要是关东军再来,只要不进驿站,就是开枪放炮也别招呼他。

半眯了眼,没过一个时辰,门外又叫道:“头儿!这回关东军进驿站了!”

被吵醒的小吏满脸不耐:“不就是狗日的关东军来了么?等进驿站……恩?关东军进驿站了?”

小吏狐疑着,推了窗子一瞧,只见远远的,几百号关东军簇拥着两辆绿呢马车,进了村口,正朝驿站走来。当下不敢怠慢,穿戴整齐前去迎接。

到了驿站一通点头哈腰,指挥着驿卒鸡飞狗跳忙活了半天,这才满脸谄媚询问一名军官:“军爷,您这一拨一拨的是要干嘛去?”

军官一脸不痛快斥责道:“不该问的别瞎问。”又瞧了瞧左右,见没人注意,这才低头在小吏耳边道:“瞧见马车没?”

小吏点点头。

“告诉你,马车里可是我们何大帅的夫人,两年多离家,这是要归省。”

“那先头的两拨……”

“知道什么?夫人有身子了,大帅仔细着呢。就怕路上不太平,先头两拨是探路外带扫匪的。”

“哦!”小吏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心里琢磨着这皇上面前的红人就是派头不一样。老婆归省都得派个千把号兵开路,这做派就是盛京的王爷也比不了。

小吏正要去给马车里的何大帅夫人请安,却被那军官一把拉住。“去去去,边儿待着去,咱们夫人可不是阿猫阿狗就能见得。赶紧给小爷滚一边儿去。”

小吏觉着军官的声音耳熟,抬头一看,心道:“娘呀,这不是何绍明身边儿的那位贝子亲兵么?”当即变了脸色,唯唯诺诺,退了下去。

待小吏走了,凯泰收了脸色,走到马车旁,低声道:“大帅,驿卒都走干净了,您能出来了。”

“恩。”应了一声,帘子一挑,却是一身便装的何绍明率先走了下来,身后,则跟着脸色惶恐丫鬟小翠。虽说要玩儿瞒天过海,可也得找个女人家做做样子。乔雨桐趁此机会归省去了,秋菊照顾着凝香走不开,这小翠就成了最好的人选。

下了车,何绍明与秋菊匆匆进房休息,吃罢晚饭他们还要启程。在此停留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裴纬出的主意,不过是明目张胆地按照长顺的意思,派上一个团的士兵护送‘凝香’归省。分成三拨,对外就推说路上不太平,这前两拨是讨伐土匪。与此同时,一个连得士兵外加几十名下人南下牛庄,坐了船登陆天津,护送着乔雨桐回山西归省。一来营内有新兵,外头还有两只队伍行走,外人根本不知道此刻关东军就是个空壳;二来如此大摇大摆的招摇过市,有心人定然会参何绍明个行事乖张、以权谋私,这就把注意力转移到朝廷扯皮上面,从而隐瞒了真实情况。朝廷那办事效率,没准儿扯皮之后何绍明一早就回了。

更何况,何绍明随身带着无线电,有什么变故一早儿就能知道。

裴纬这主意说实话何绍明还真没觉得怎么高明。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两日的工夫长顺发了三封催电,可见情势危急到什么程度了。



走盛京,过英峨门,经磨盘山,这就到了吉林。

果然如裴纬所说,嚣张的归省队伍,惹得有心人看不过眼了,某位御史气愤之下连连上书弹劾何绍明行事乖张。无一例外,都被光绪留中不发。

这位御史倔脾气上来了,你不是留中么?好,那本御史就继续发,不但自个儿上书,还找同好一起参劾。帝党后党相继掺和进来,彼此攻讦。

这个说何绍明太嚣张,应该申斥。

那个反驳,您遏大人修宅子霸占两条街,您可比何绍明嚣张多了。

这位一听不乐意了,您好,您瞧好了一位姑子,人家不从您张大人愣是带人打上了尼姑庵。

没过一日,谁也不理何绍明如何了,帝党后党一个个脸红脖子粗,彼此揭短。

闻听此结果,何绍明不禁对裴纬刮目相看。这位虽说不像个谋士,更没什么好主意,可看官场却入木三分,那叫一个透彻。想着自个儿眼下还要当着大清的官儿,自然也就少不了裴纬,当下对随行的裴纬又客气了几分。

将假凝香真小翠扔到了吉林将军署,匆匆见了长顺,询问了具体情况,休息一日何绍明便带着整团的人马直奔珲春而去。

(红爵昨天含蓄了,居然忘记要收藏了。列位,本书算算快50w免费章节了,大家伙要是觉着还能对付看,麻烦您点下收藏,给几朵鲜花。您的支持就是给红爵最好的鼓励。另,下月四号上架,希望大家多多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