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一二 蝴蝶
章节列表
一一二 蝴蝶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丫头搞了个开发区啊!”

高头大马上,何绍明看罢辽阳转发过来的乔雨桐的电文,忍不住低低惊呼一声。这位姐儿,无论口才还是心思,那可是百里挑一的人尖子,尤为重要的是目光长远。自己无非平时餐桌上对晋商的模式发了几句牢骚,没成想乔雨桐倒真上了心。借着归省的工夫,楞是扯虎皮做大旗,拿着自己的名号搞了个经济开发区。

“哈哈,这老婆真有两下子。”端坐在马上,何绍明笑的前仰后合。要说何绍明如今身价过亿,而且还是美子,还就是不缺钱。依着何绍明自个儿的意思,怎么着也得过了甲午,待稳定了,再图发展之计。不是别的,只要是如今一门心思都放在军队上,实在没工夫再搞什么经济。就连他的特长——‘发明创造’,如今也陷入了停滞期。就别说其他了。

可乔雨桐这么一搞,还真搞成了。革命革命,革谁的命?无非是新的利益团体取代旧有的利益团体。几千年来,掌管这片土地的除了封建地主,就是所谓官本位的封建官僚了。何绍明要是真起来造反,只消形势有利,锦上添花的有的是,自然从者如云。

可问题来了,何绍明打击的就是封建官僚士绅,怎么可能带着一批归附的官僚士绅打击另一批呢?那跟以往的朝代更迭有什么区别?所以,培植新的利益团体势在必行。

那位说了,何绍明是长在红旗下生在新社会的青年,怎么不发动无产阶级?何绍明还真想过。问题是,如今国朝上下才几个工人?又有多少有觉悟的?指望那帮农民?算了吧!

中国的农民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有口吃的就不会起来造反。这话说不好听点儿就是愚昧透顶。国朝上下识字的才几个,识字的农民又有多少?即便何绍明靠着振兴社传播革命思想,那也得有听明白的算啊。

是以,培植民族资本,是先下最可行的。

何绍明在那儿肆无忌惮的笑着,引得身后的小舅子连连撇嘴。额鲁刚要出声不屑,猛然却被身旁的凯泰扇了一巴掌。凯泰两年的军旅生活下来,体格练得棒棒的,再不是当初那个瘦弱的纨绔子了。这一巴掌下去直打得额鲁眼冒金星,好半天才混过神。“你奶奶……”

刚要口出恶言,却瞧见凯泰正笑嘻嘻地摇着手中的黄带子。

“哟呵,胆儿不小啊,辱骂宗室,随便儿找个州府衙门就能治你顿板子。嘿嘿,不过小爷大度,这回就把你当屁给放了。不服气?你小子得感谢我这一巴掌,骂我一无权无势的贝子,顶多就是一顿板子。”凯泰脑袋朝额鲁凑了凑:“知道辱骂大帅是什么下场么?”

额鲁一拨楞脑袋。

凯泰本是笑吟吟的脸瞬间阴冷狰狞起来:“生不如死!”

额鲁吓得一个坐不稳,差点儿摔下马去。任凭额鲁平日里怎么纨绔,怎么无法无天,一位活生生的宗室近在眼前这么吓唬他,尤其是凯泰还上过战场见过血,小心肝也是一阵乱跳。

脸色苍白了半晌,这才回复过来。心中委屈想要发泄,却苦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索性闭了嘴,垂着头做出一副落魄样。

前头,何绍明笑够了,随即抽出第二封电文瞧了起来。

何绍明不用瞧落款,但瞧得那寥寥的几个字儿,就知道是出自魏国涛之手。这位大校师长,将德意志军官的精神刻在了骨子里,整个人冷得就如同一块坚冰一般。

字迹寥寥,却一语概括了第一师的近况。而后一封唐琼昌的来信,则详细说了当日第一师过旧金山的盛况。

当日第一师坚持走陆路,途经旧金山,当地数万华人闻之,夹道欢迎。人们欢腾着,雀跃着,一边儿抻着脖子瞧着这支浑身透着杀气的军队,一边儿打量是队伍中的熟人。时而有人挤出人群,挥舞着手,叫着亲人的名字,而后一路跟随着,满脸是骄傲与幸福。

年轻一辈欢欣鼓舞,老一辈的却不禁泪水满襟。

去国多少年了,华人在此受尽了欺凌。如今,终于亲眼看见华人子弟的军队,就这么堂而皇之地踏上了异国的土地。如此威武之师、雄壮之师一出,谁要是再想欺负华人得自个儿琢磨一下。

一时间,嚷嚷着要祭祖的,双眼朦胧不住叩首的,称赞关东军威武的,不一而足。街口上到处都鸣响着鞭炮,就连逢年过节才有的舞龙舞狮也出动了。

平素自觉高人一等的白人好奇地张望着,在一旁低低私语,眼神中多了几分尊重。

始终与华人不对付的墨西哥移民还有当地的黑人,这一天集体玩儿起了失踪。所有人都不傻,有了军队支持谁还去惹此时的华人?

街头上偶尔走过几个穿着和服的日本人,眼神中更多的是迷茫。思索着,什么时候大日本帝国的陆军也能如此炫耀地走在美国的街头。

火爆的场面,吓得负责维持秩序的旧金山警察神经高度紧张,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引起暴乱。平素冷言冷语的警察,今儿也难得地挤出了笑容,好言好语地劝着华人要遵守秩序。

第一师所过之处,就如同一股洪流一般,涌动着华人们的热情。就连冬日里阴冷的海边城市旧金山,陡然间仿佛也升了几分温度。

这边儿华人如同过节一般,那边儿旧金山的市长与随行的新晋陆军准将麦里特确实一脑门子的官司。

市长担忧的发生事故,这么大的场面,即便抽调了所有警力也难以维持,万一出现骚乱,自个儿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而准将麦里特则在担心另外一件事儿。话说关东军第一师是秘密来到美国的,这么一折腾会不会引起各国警觉呢?

麦里特越想越焦急,直接打电报抽调了附近的国民警卫队,来了个****。甭管你是美国本土的广播社还是国外的报社,要采访,可以,自然有准备好的新闻发布会,要想去参观,对不起了,军事机密无可奉告。

准将先生的担忧没有变成现实。事实上,即便是关东军关东军明目张胆地花了一天的时间才登上东行的火车,即便稍微有心的人就能探知这支军队的目的地就是与古巴相聚一百五十英里的古巴。西班牙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事后,马汉上校嘲讽道:“如果当着西班牙皇帝的面儿说‘我要你的古巴’,那位弱智的皇帝依旧会忙着与情妇幽会,而后会在美国占领古巴后才考虑美国到底是什么时候宣战的。”

唐琼昌信中除了激动,更多的是越来越强的信念,他坚信自己已经预见到了胜利的曙光。信得结尾,汇报了一**二年何绍明的所有资产情况,包括新晋收购的企业以及实验室,另外通知何绍明,第一批留学德国的军校生已经顺利毕业,预计在三月初就会登陆辽阳。

“一批新鲜血液终于要补充进来了么?”何绍明的双眼满是狂热。在他的意识中,德国军队就是缜密、高效的的代名词。依靠着以上两点,德国陆军几乎在两次大战中横扫各国。即便何绍明邀请了以冯诺伊尔为首的一批德国退役军官,可参谋部的建设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缺少专业人才,是其中重中之重的大问题。无疑,这批新鲜血液一旦补充进来,关东军整体作战水平将会上一个新的台阶。

再看魏国涛电文的结尾,只说了在西韦斯特岛上训练了很久,据他估计,美国的作战计划已经成熟,目前需要的,就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了。

一句简单的话,却让何绍明陷入了莫名的失神中。来到这个世界一晃四年了,自己这只蝴蝶终于要引起一场飓风了么?这么说来,还有十八个月,就要到甲午战争了,自己的准备越来越充分了。看着吧,这一次绝不会让这片土地丧失百年的国运!

想着,嘴角挑了抹微笑,目光犀利,仿佛穿透了阴霾的天空,飞跃了星空、宇宙,一直看到了前世……



南佛罗里达,西韦斯特岛(kye west)。

地处美国最南端,接近赤道。西韦斯特此时已经是南佛罗里达最繁华的城市。就在白头街上,住着美国著名的作家海明威。沿着杜瓦尔大街一直走到最南端,人们会发现一个彩绘的、像一只巨大陀螺的‘美国最南点’标志,这里距离西班牙殖民地古巴,只有短短的一百四十四公里。

此刻,在岛屿的西南侧,一队队关东军士兵正在进行登陆演习。先是海面舰艇的炮火覆盖射击,半小时后炮火开始延伸。一只只登陆筏、冲锋舟载着士兵一波波登陆滩头。

而后,关东军士兵在军官的指挥下建立滩头阵地,机枪,迫击炮,开始压制射击,步兵不发一语地默默压低了身子,待冲出滩头,猛然站起身,自发地排出散兵线,开始对敌人的工事展开进攻。

一波又一波,无穷无尽,如同潮水一般冲击着滩头。没一会儿,成功抢滩登陆,先头部队开始巩固阵地,后续部队开赴上来,展开对敌人的持续打击。

枪声密集,炮声隆隆,碧海晴天之下,却预演着铁与火的碰撞。

紧接着,高效的工兵登场了。可拆卸组装的帐篷,战地医院,通信指挥部,一个个建立起来;通讯兵架起了天线,无线电报机滴滴答答地响了起来。一条条电话线拉了起来,通过一根根线缆,前线将作战情况、部队损失、敌方兵力部署汇总到参谋部,处理之后,参谋部又将一条条准确的命令下达给前沿部队。

一切,都是那么井然高效。

东侧山头上,麦里特准将放下了望远镜,脸色有着抽搐。他坚信,没有人能挡住这样一只火力强大的军队,哪怕是不列颠人,也会在枪林弹雨中颤抖。更为可怕的是,这是一只漠视生死的军队,不但漠视敌人的,更加漠视自己的。演习进行第三天,关东军因炮火误伤,至少有十六名士兵丧生,还有将近二十名士兵负伤。而他们的指挥官,没有其他的抱怨,坚持着继续进行演习。

年轻的准将先生淡淡的说:“演习中牺牲一名士兵,那么在实战的时候至少可以少牺牲五名士兵。”而准将先生的手下军官,包括士兵,无一例外地支持这一决定。

天呐,如果换成一只美军部队,先不说能不能在华氏九十度以上的热带训练而没有怨言,哪怕误伤了一个人,也会陷入无穷无尽的扯皮,部队的士气更会一落千丈。如果损伤成这个数字,恐怕美军早就哗变了。

想到这儿,麦里特不无嫉妒地看了面无表情的魏国涛一眼。他相信,即便是拿破仑也会羡慕眼前的年轻人的。

“恭喜您,准将先生,您有一只所向披靡的军队。”麦里特恭维道。

“谢谢。”魏国涛的回答依旧淡漠。“事实上,我最想知道的是我师究竟要训练到什么时候?”

麦里特显然习惯了魏国涛的态度,耸耸肩:“天知道。不过我想不用担心,美国糟糕的经济已经让国会的参议员们迫不及待地想要发动这场战争了。现在,我们只需要一个恰当的时机,还有一个合适的理由。”

麦里特没说错,事实上,就在三个月前,在美国的暗中支援下,古巴革命党领导人何塞马蒂悄悄潜回古巴,亲临第一线指挥着反抗西班牙殖民者的战争。一时间,古巴各地烽烟四起,西班牙的统治岌岌可危。

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圣诞节,就在这一天,一名美国《华盛顿邮报》登载了古巴总督对美国总统的诋毁之词。言语中极尽讽刺。世界舆论一片哗然,经济危机中的美国人民在爱国主义的号召下,迸发了极大的愤慨,人们纷纷走上街头进行示威游行,并围坐在西班牙大使馆门前进行抗议。

同日,魏国涛率领关东军乘坐火车开赴西部洛杉矶,并于一月十八日乘坐兵船,在美国亚洲分舰队的护卫下前往香港。。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周后,一**三年一月二日,鉴于古巴烽烟四起而开赴哈瓦那护侨的美军军舰缅因号,在古巴哈瓦那港发生爆炸。美国政府立即就这一‘意外’事件大造战争舆论,指责西班牙蓄意挑起战争。

西班牙欲哭无泪,只得请求欧洲各国进行调停。

一**三年二月四日,以英法为首的调停宣告失败,同日,枕戈待旦的美国对西班牙宣战。

关东军参谋部,办公室内,何绍明捏着电文脸色有些激动。历史,终于在自己这只蝴蝶的煽动下改变了它的轨迹。美西战争足足提前了五年爆发了,未来变得越来越不可知了,那么,即将到来的甲午还是原来的样子么?

落地窗前,落日的余晖映着他那张渐渐成熟的脸颊,目光中有些迷茫,有些希翼,更多的,是掌握不可知未来的信念。

(第三更,再送500字。大家多多支持,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