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一五 婚礼
章节列表
一一五 婚礼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何绍明与洛克菲勒聊了半个来小时,没过多的废话,待一切谈妥,美国大资本家便匆匆而去。望着老头儿的身影,何绍明暗自琢磨,有句话不是说分分钟几十万上下么?洛克菲勒资产折算成二十一世纪那可是三千亿,就这么半小时几千万的美子就得进出了吧?

拾掇了心情,腹中饥饿,叫了份牛排嘱咐服务生送到房间,心里转而想着房间里的狐狸精,心痒难耐,何绍明便急匆匆赶回房间。脸上挂着笑容,推开门,“佩顿,亲爱的,我回……”正想给佩顿来个熊抱,却见佩顿不停地咳嗽,拿眼神向一边儿瞟。

何绍明往旁边儿一瞧,嘿,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位西装礼帽的老头儿。一张刻板傲慢的脸,眼神中一半审视一半是敌意,甭问了,这老头儿一准儿就是佩顿的父亲,参议员索伊尔了。

“何,这是……”

何绍明打断了佩顿的话:“不用说了,我想我应该猜到了。”侧身面对老头儿,伸出右手微笑道:“我想您一定就是佩顿的父亲,参议员索伊尔先生吧?很荣幸见到您,我是何绍明。”

老头儿根本就没想握手,只是傲慢地点了点头,仰着脖子,鼻孔对着何绍明道:“年轻的东方人,坐下说话吧,我不习惯握手礼。”

“呃……”老头儿的话一时间让何绍明有些尴尬,亏着他脸皮厚,当下也不着恼,讪讪地笑着,转身搬了把椅子就坐在老头儿对面。

“说实话,小子,我对你的印象很不好。”何绍明刚坐下,老头儿憋闷在心里的牢骚就劈头盖脸发泄出来了。“我不在乎你是个东方人,更不在意你的信仰,可是你已经娶了两位妻子,上帝在上,你居然还不满足,跑到美国诱骗了我的女儿,更可恨的是从一位可怜的父亲那儿抢走了他的女儿。”索伊尔愤怒地挥舞了下拳头。

“父亲……”佩顿在一旁娇嗔道。

“好吧好吧,冷静,我会冷静下来的。”索伊尔深呼吸几下,缓和了脸色:“最最不可饶恕的是,何绍明,你到现在也没给可怜的佩顿一个婚礼,小子,我不管你有什么来头,如果一个月内我见不到你和佩顿的婚礼,这辈子你都别想见到佩顿,别想!”

何绍明理屈,只是在一旁陪笑着,待索伊尔老头儿牢骚完,他这才道:“请您放心,婚礼已经在筹备了,如果索伊尔先生没有意见,十天内举行怎么样?”

“哦上帝……”佩顿显然还不知道这个消息,闻言有些惊喜地捂着嘴叫道。

老头儿盯着何绍明半晌,这才心有不甘嘟囔了句:“你最好说话算数!”旋即,又责怪地看了眼佩顿,眼神中充满了慈爱与责怪,良久,也不说话,戴了帽子起身就这么气冲冲地走了。

老头儿一走,佩顿立刻换了个人一般,雀跃着扑向何绍明的怀里,一改方才的拘谨。“何,你真好。”头埋在何绍明胸口来回蹭着,突然想起什么,抬头:“何,时间会不会太紧了?我们要发请柬,布置婚宴,还有婚纱,天呐,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何绍明轻轻拍着佩顿的后背,低声安慰道:“放心,一切有我,你只需要到时候做个漂亮幸福的新娘就可以了。”

佩顿安静下来,就这么抱着何绍明,二人久久无语,沉浸在这一刻的温馨中。



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大把的美子撒下去,事儿办的异常顺利。

几天的工夫,大部分被邀请的客人都收到了这样一份请柬,鎏金的请柬上绣着金丝的玫瑰,淡紫色中带着一抹鲜艳的红色,微微散发着淡淡的檀香。何绍明与佩顿的名字赫然在上。

华盛顿的高级马车被搜罗一空,一水的白色骏马,车夫换了崭新的燕尾服,马车上堆砌着鲜花。洛克菲勒将自己在郊区的别墅贡献出来,作为婚宴的场地与新房。得了一笔不菲捐助的教堂,特意清出了一个早晨,请了一名最善于办婚礼的牧师来主持。两百人的唱诗班也停了其他的练习,整日反复唱着婚礼赞歌。而何绍明更是请了美国最知名的服装设计师,十天内要给佩顿定做一套最漂亮的婚纱。

作为新娘的佩顿,婚礼前是不能见何绍明的,与何绍明匆匆待了半天,便跟着父亲回家准备了。新郎何绍明正好借此机会,打着发请柬的借口拜访华盛顿的某些大人物。乔雨桐搞出个开发区,地方规划了出来,商人也进驻了,可这机械设备还没影儿呢。趁着在美国,正好与美国商人谈谈合作。拜访的人中,自然少不了政客。如今美西战争马上就收官了,笼络笼络一些参议员,出点儿政治献金,也好能为自个儿说上话不是。

十天的时间就这么匆匆而过。教堂门口摆放着各色鲜花,百合、玫瑰,散发出浓郁的香气。

五月二十八日一大早,华盛顿的市民愕然发现,西区大教堂门口停了上百辆豪华马车,绵延了一整条街,此时别说是马车了,就是人要过去都得绕道。

叱咤风云的商界精英,权倾一时的政治家,还有穿着军装,身上挂着闪亮徽章的军人,络绎不绝地涌入了教堂。街角来回走着警察,形色紧张,手紧紧按在腰间的枪套上。还有一些西装革履的保镖,手探入西服中,显然一有不对就会掏出手枪。

好奇的人一打听才知道,参议员索伊尔老头儿今儿要在这儿嫁女儿。至于嫁给谁,却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显然警察与保镖都得了封口令。

此刻,教堂内宾朋满座,何绍明一身礼服,满脸幸福,一一接受着到访来客的祝福。只是不停扫着门口的眼神却出卖了他,显然,新郎有些着急了。

十点一到,教堂内响起了婚礼进行曲,两百人的唱诗班轻吟着,如同仙乐。

一袭白色婚纱的佩顿,挽着父亲的手臂,缓缓步入。顿时,宾客们安静下来,对她行注目礼。索伊尔脸色有些铁青,步子很慢,显然老头儿舍不得就此把女儿嫁了出去。

可是再长的路也有到尽头的时候,当一脸微笑的何绍明接过佩顿时,老头儿使劲儿地夹着佩顿挽着自己的手,恶狠狠地盯着何绍明,就是不放手。

“爸爸!”显然,佩顿对这一变故有些措手不及。

索伊尔脸上努力挤出了笑容,前倾了身子,凑到何绍明耳边:“小子,如果让我知道你欺负佩顿,我发誓,就是追到中国也要狠狠揍你一顿!”

“请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佩顿的。”何绍明颔首,微笑着回答,他能理解老头儿此刻的心情。此一去远隔万里,想要见面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了。

说了这番保证,索伊尔老头儿这才松了手。何绍明挽着佩顿款款走到牧师身前。

牧师轻轻咳嗽了下,音乐停下。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在上帝面前,在这片圣洁的土地上,我们见证这对幸福的男女步入新婚殿堂。……在婚约即将缔结前,若有任何阻碍他们结合的事实,请马上提出,或者永远保持沉默。”牧师说完,停顿了下,见所有人都沉默着,继续道:“我命令你们,在上帝面前坦诚一切……佩顿索伊尔,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

隔着婚纱,佩顿甜甜地笑了:“我愿意。”

“何绍明,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何绍明颔首:“我愿意。”

牧师微笑着点头,旋即面向宾客问道:“你们是否都愿意为他们的结婚誓言作证?”

“愿意。”宾客们整齐地回答道。

紧接着,牧师又说:“是谁把新娘嫁给了新郎?”

索伊尔老头站起了身。照理说,这时候老头应该说‘她自愿嫁给新郎,并且得到了父母的祝福’。只是,此刻老头精神有些恍惚,张了张嘴,半天也没说一个词。

见此,下面的宾客闹哄哄地低语起来。

生怕出差错的佩顿紧张地握紧了何绍明的手,胳膊有些颤抖,望着老头儿的眼神满是恳求。

“她……她一直是我的骄傲。”老头儿没按常理出牌,佩顿心里不禁咯噔一声。

“我,我是个不称职的父亲,一直忙着自己的事儿。自从她的母亲过世,就没有好好照顾她。”老头眼圈有些红,顿了顿继续道:“今天,她穿上了婚纱,那么漂亮,完美,我……很高兴。因为,她终于找到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了……我要说的是,是的,她自愿嫁给新郎,并且得到了父母的祝福。”

“爸爸!”佩顿撇下何绍明,几步跑过去扑到了老头儿的怀里,鼻子一酸,抽泣起来。

宾客们则纷纷站起身,为这感人的一幕起身鼓掌。良久,老头儿推开佩顿,示意这是她的婚礼。佩顿这才边回头边走了上去。

随即,在牧师的主持下,二人交换了戒指,而后,牧师微笑道:“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何绍明掀起婚纱,入目,是一张挂着幸福泪痕的俏脸。轻啄一下,而后是深情地吻在了一起。

婚礼音乐再次响起,宾客们站起身,掌声久久不能平息。这一刻,无论何绍明还是佩顿,都是幸福的。平日里何绍明对之不屑一顾的教堂,此刻变得神圣起来,轻柔如天籁的仙乐,满目的鲜花,洁白的婚纱,一切都是那么圣洁。让人犹如沐浴圣光一般,从心灵到肉体都洗礼了一遍。

当何绍明与佩顿,坐在布满鲜花的马车上,缓缓而行的时候,二人彼此只是对视着,微笑着,这一刻,他们彼此拥有。

美西战争渐渐收官,五月二十九日,美军增兵一万,分四路包围波多黎各首府圣胡安,经过小规模战斗后,付出了50人伤亡,彻底占领了波多黎各全境。六月,美国与西班牙坐在了谈判桌上,两国之间停战。自此,历时三个多月的美西战争结束。

美国佬依仗着此次战争,顺利化解了国内的经济危机,并从西班牙手里抢夺了古巴、波多黎各、菲律宾等大片的殖民地。世界舆论一片哗然,无不惊呼另一大国的强势崛起。美国人不但将加勒比海变成内湖,还在太平洋上占据了重要的战略基地,这意味着,从此,更有话事权的美国,将更加积极参与远东地区的利益角逐。

六月七日,何绍明从洛克菲勒那儿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美国支持一个由华人组成的亲美的菲律宾政府,他与佩顿这对新婚夫妇不得不结束了一周的蜜月生活,乘坐着通往西部的火车,于二十四日抵达旧金山。在旧金山,何绍明有许多重要的事儿要办。

老美既然同意了,那么,筹建新政府势在必行。振兴社网络的那么多政治、法律、经济人才,这回正好有了用武之地。另外,主要还得依靠洪门在南洋的力量。振兴社不过是个小组织,目前满打满算也就三千多人的规模,即便全都开赴菲律宾,也不可能建立一个政府。洪门就不一样了,门人弟子无数,在南洋华人中地位尊崇。只需一声呼喊,南洋子弟,那是应者如云。

忙忙活活十来天,一面儿召开了振兴社内部会议,一面儿又组织了北美华人第二次恳亲大会。何绍明就如同上了弦儿的发条一般,整个人连轴转。到了七月初,洪门黄三德告诉何绍明,南洋华人世家,对筹建菲律宾华人政府一事儿十分积极,眼下大多都将家产挪向菲律宾,其他人等更是举家搬迁。而振兴社这边儿,唐琼昌也组织第一批振兴社会员,四百余人前往菲律宾。

前脚送走了这批人,后脚便接到了魏国涛的电文。依着何绍明与老美的协议,一只以菲律宾当地华人为主的三千人军队已经招齐了人手,目前正在关东军协助下展开训练。

“好事儿!哈哈,当真是好事儿!”房间内,躺在床上的何绍明看罢电文,猛然跳起身,雀跃着如同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何,已经凌晨一点了,别吵到邻居。”睡眼惺忪的佩顿嗔怪道。

何绍明俯身,一把揽过佩顿柔软的身子,怅然道:“佩顿,你知道么,一只努力要掀起飓风的蝴蝶是多么难过。每一步都要计算,每一刻都在思索,就怕一招错满盘输啊。”

佩顿清醒了下,看着何绍明,心中微酸。眼前的男人始终给自己背负了太多的责任,总想着用自己的肩膀挑起他的国家。他是坚强的,从认识那一天起,他就为这个目标在奋斗着,不曾懈怠一刻。至今,佩顿只在那次何绍明受枪伤的时候才见过他如此脆弱。佩顿撑起身子,反过来保住何绍明,将他的头靠在自己的心口,静静听着男人的诉说。

这一夜,何绍明语无伦次地说了很多,而后,沉沉睡去。翌日,如同发条一般,天刚蒙蒙亮,他又神采奕奕地出门工作去了。

只是,这次有些不同,出奇的,何绍明一小时后居然回来了。他铁青着脸色,严肃道:“佩顿,收拾行李,我们要立刻返回中国。”佩顿看到,他的手中,攥着一团揉得不成样子的电报。“满清朝廷有些人,终于要对我下手了。”

(这章有点儿乱,主要是为了赶情节。估计再不写甲午,读者朋友得骂死红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