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二零 两条路
章节列表
一二零 两条路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清河以东,凤凰城西北,帽盔山。

烈日下,炮声隆隆,枪声阵阵。上百门迫击炮轮番发射,雨点儿般的炮弹拖着白烟,偶尔竟然在空中撞击出火花,随即落下,山头上火光不断,爆炸连成一片。掀起无数泥土碎石,碗口粗的小树更是遭了殃,四散的弹片打在树身上,千疮百孔,还有些齐腰折断的。

秦俊生嘴角挂着笑,满意地挥了挥手,自有传令兵下令停止炮击,而后步兵排着散兵线慢慢向山上摸去。不说别的,就眼前这火力,山地战中,关东军绝对天下第一。其他列强纵使山炮再多也开不进这大山里头来。也不知何帅究竟是怎么琢磨出来的,这迫击炮简直就是为山地定制的一般。

这时,一个团的步兵分梯次,已经摸到了半山腰,山上的绺子依旧没有开火。第二师第五旅的官兵,除了部分老兵,大多是新兵蛋子,压根儿就没上过战场。一个个紧张地端着枪,任凭军官怎么呼喝,但凡是听到半点儿风吹草动,肯定是先开上两枪再说。

秦俊生旁边儿的参谋看得只皱眉,出语道:“参谋长,这土匪怎么还不开枪?……这新兵就是新兵,没见着人就乱开枪,第二师比第一师差了不少啊。”

秦俊生咧嘴邪邪一笑:“咱们这么大动静过来,土匪恐怕一早就跑了。至于新兵,嘿,多经历几次就成老兵了,你小子当初跟着我去热河,一上战场不也差点儿尿了裤子?”

那参谋讪讪一笑,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随即问道:“参谋长,按您的说法,恐怕这方圆百里的绺子都跑了,那咱们还去不去凤凰山?”

“去,干嘛不去?权当是拉练了。机会难得,出来一趟什么都练练,再有这么一回第二师比第一师就是差也差不到哪儿去。”

二人收话,开始望向山顶。小半个时辰的工夫,关东军士兵终于等上了顶峰,随即打来旗语,绺子已经逃跑。

秦俊生收了望远镜戏谑一笑,道:“我说什么来着?果然跑了吧?这绺子猴精猴精着呢。告诉11团,烧了胡子老巢,整饬队伍,吃过午饭急行军开赴凤凰山。”他虽然笑着,可心思却不在眼前的战场上。大家虽然定了应付荣禄的计策,可到底情形如何,能不能挨过去,这事儿只有天知道。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凡有个意外,关东军这点儿家业就得折在这儿。如今关东军第一师远在菲律宾,就算是起事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单凭成军几个月的第二师这帮新兵,无异于螳臂当车。北洋二十万淮军,来个车轮战,就算十比一的比例,这不到两万人也得交代在这儿。

“是!”身旁参谋答应一声,正要走,却见一名通讯兵手持电文急速奔来。

待到身前,立正行礼,随即递上电文,报告道:“参谋长,大帅急电,要求立即回复电文。”

秦俊生扫了几眼,不由得松了口气。随即肃声回道:“回电,职部立即率第五旅急行军返回辽阳,另,职部立即通知第六旅,第二山地炮兵团,第二骑兵团,第七工兵营等其余部队,立即返回。”

通讯兵拿出铅笔刷刷地记录着,随后确认了一遍,这才敬礼,离去。

待通讯兵一走,参谋瞧着秦俊生嘴角掩饰不住的笑意,不由得问道:“参谋长,大帅回来了?那事儿……”

“大帅回来了,其他的问题还是问题么?”秦俊生反问了一句,拍了拍参谋的肩膀:“下令,各部收拢,急行军返回辽阳。”随即瞄了眼东南方向的凤凰山,不屑道:“凤凰山的绺子,算你们走远,等下回老子再端了你们的老巢!”



此刻,凤凰山上。

聚义厅内,两侧交椅上,七八位头目模样的绺子一个个愁眉不展,眼巴巴瞅着头把交椅上的一位秀气女子。这女子不是旁人,正是当日从乌丹走脱的杨紫英。

两年下来,杨紫英与李国珍愣是在这凤凰山上办下了不小的家业。打着劫富济贫的旗号,收拢了三百余喽啰,洋枪五十来支,一时间三山五岳的好汉,纷纷投奔。杨紫英坐镇,既然打着劫富济贫的旗号,那就得真做到。过往的穷人,凤凰山从来不劫,专门抢劫那么行商富户。为富不仁的,少不得被请上山点了天灯;为人仗义的,收上三成财物,绺子们一路护送出凤凰山。

如此一来,凤凰山的名声,在民间颇好。此番,关东军刚过清河,便有人通风报信,将之告诉了杨紫英等人,并特别说明领兵的不是旁人,正是当日平定热河、察哈尔的秦俊生。闻听此言,杨紫英是心中纠结百味杂陈。两年的时间,杨紫英不但没忘了秦俊生,反而愈发思念。多少次梦中与之相会,醒来泪湿了枕头。恩情、爱情,哪一样都刻骨铭心。

山寨上一众当家的可不知杨紫英与秦俊生有故事,一听,当时就着了急。那可是关东军啊,一水的洋枪,士兵都是敢拼命的主儿,自己这小小的寨子如何是人家对手,当即就嚷嚷着先出去避避风声。待风平浪静再行返回。

杨紫英的精神恍惚,颇让一众当家的费解,这大小姐从来都是果敢刚毅,一般爷们儿都比不过,如今是犯了什么邪性?在杨紫英那儿没得着答案,众人转而找李国珍拿主意。大咧咧的李国珍这时候却玩儿起了深沉,只是笑着道,待官兵围山,自有妙计退敌。

众人将信将疑,过了两天,待到了今日,还不见杨紫英这个大当家拿什么主意,不免心中犹疑。有的说大当家早就在后山开凿了地道,官兵一来大家伙儿往里一藏,自然无事;有的猜莫不是大当家要投了朝廷,谋个好出身。一时间人心散乱。碍着杨紫英平日的威严,这才没乱套。

杨紫英就这么坐在头把交椅上,这会儿是心乱如麻。一会儿琢磨与秦俊生见了面,该如何打扮;一会儿又想,万一秦俊生已经娶妻,自个儿难道去做小?一会儿又想,万一二人结合,会不会碍着秦俊生的仕途。种种思虑,表现在脸上,这脸色便如同开了大染坊,一会儿青一会儿白,过一会儿又换成了一抹羞红。

正当此时,蹬蹬蹬脚步连响,一名彪壮的汉子面带喜色快步进了聚义厅。一抱拳,急不可耐道:“大当家神算,关东军在帽盔山放了会儿炮,如今已经收兵返回了。”

啪嗒,杨紫英不小心碰落了茶杯。“返回了?”任她百般思绪,千般算计,此刻却成了一场空。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秦俊生会领着关东军就此返回。要知道,此刻,二人距离不过短短的六十里而已。

聚义厅内,头目们一听,纷纷喜形于色,心中大石头落地,一个个叫嚷着杨紫英神算,比之诸葛武侯也不逞多让。而他们认为,本该高兴的杨紫英,却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李国珍知道个中缘由,皱了眉头,上前低声道:“大侄女,要不要去追?如此错过了怪可惜了的。”

杨紫英眼圈微红,摇了摇头,凄然一笑:“叔,您别劝了,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这都是命啊。也罢,天下间好女子多的是,当官儿的又那么俊朗,总会碰到可心的……”

李国珍待要再劝,杨紫英却转了头,踱步出了聚义厅,呆呆地望着西北方,那里,有她魂牵梦绕的心上人……

辽阳,何府。

“大帅,参谋长回电,已经收拢队伍返回,预计六天后全部回营。”

“恩。”坐在书桌后,何绍明头也不抬,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继续批示着桌上的公文。

“另外,最近兵力都派了出去,军营附近巡逻力度降低,不少可疑人物又围着军营转了,内务部徐立仁请示,是不是抽调第四旅,加强巡逻?”

“不必了。”何绍明皱着眉抬头道:“告诉徐立仁,从宪兵团抽调一个营,扩充内务部,务必加强反间谍行动。明年八月前,我不希望关东军确切的军情就摆在日本人的参谋部。”

“是。”参谋应了一声,立在那里,脸色有些为难,诺诺道:“大帅,您这病也该好了吧?”

“恩?”何绍明停笔,双手撑着桌子,笑道:“怎么着,有什么事儿直说。”

“大帅,那帮京城来的黄带子,一天到晚的闹。昨儿个跟后勤王处长闹红了脸,瞧着咱们不搭理,今儿一早就来辽阳知州府闹去了,唐大人不知怎么处置,您看……”

“一帮蛀虫!”何绍明恨恨一拍桌子,站起身。“凯泰前天不是回来了么?告诉他,休假结束,立刻到我这儿报道。”

“是!”

一个电话过去,休假两天的凯泰,立即带着一个连的士兵,急匆匆赶了过来。接了何绍明,一行人等便奔赴辽阳知州府。

“姓唐的,别给脸不要脸,爷问你要俩糟钱儿是给你脸,你可别给脸不要脸!”

“就是,几万两银子的事儿,为这得罪咱们值当么?”

“你要说不给,咱们立马走人,不出一个月,换个能给的知州来。”

……

还没进签押房呢,何绍明就听里面儿乱糟糟的京片子。进去一瞧,好嘛,几十个黄带子七扭八歪坐在两侧,嗑着瓜子儿,品着香茗,吊儿郎当往那儿一倒。中间几名恶仆围着唐绍仪,一个个掳胳膊挽袖子,更有人拿了唐绍仪的顶戴当了二人转的手绢儿,在指尖来回转动。其中一名凶悍的,揪着唐绍仪的前襟儿,一副不答应就打人的架势。两侧一帮衙役,垂头丧气,满脸茫然。

何绍明一见如此,腾的一下火儿就上来了。也不发话,拨开人群,一脚踹倒拿顶戴当手绢的那位,板过揪着唐绍仪的那人,甩开巴掌‘啪啪啪’就是几个耳光。几年军旅生活,何绍明手劲儿大了不少,这几下扇的那人眼冒金星,嘴角挂血。

“闹事儿的都给老子拿下!”

“是!”

一声令下,一个连的士兵砸枪托,上拳头,抡起包铁的皮靴子,一顿猛踹,没几下当中这些人都趴下了。而后利索地反锁了胳膊,掏出绳索就捆。

这一变故来的突然,待两边儿的黄带子反应过来,一个站着的都没有了。

“何绍明!跟爷叫板是不?你个小小的提督就不怕丢了顶戴?爷可是礼亲王府……”

何绍明转头,满脸狰狞,活生生吓得说话那人没了动静。

双目扫了一圈儿,冷哼一声,道:“各位都是宗室,本帅不好治罪,可这些个恶奴本帅还是能治上一治的!哪位要是对本帅有意见,大可以上折子御前参劾。……来呀,把这些个混蛋都给老子捆了,每人三十鞭子,绕城示众三日!”

“是!”

“你!……”

“大帅,使不得啊。”唐绍仪这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害怕,生怕因此断送了大好的局面。整了衣衫,上前劝慰道:“大帅,不过是小事儿,也没伤了下官……再说人家都是黄带子……”

何绍明一摆手:“少川无须多言,本帅自有主张。”语气决绝,不容置疑。唐绍仪知道此事不能善了了,长叹一声,一甩马蹄袖,退在一旁。

何绍明手执马鞭,敲击着左手,迈着步子,一步一步走近一众黄带子。脸上挂着冷笑,配上蹬蹬的脚步声,颇为渗人。停步,扫视一周,道:“诸位都是黄带子,是不是觉着本帅管不着啊?”

一众黄带子鼻孔朝天,摄于何绍明的武力,这才没出言反驳。

“没人敢管,又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图的就是捞俩银子,混个资历,本帅没说错吧?呵呵,凯泰!”何绍明语气一变,声音陡然提高。

“到。”条件反射一般,凯泰立正应了一声,随即昂首走到何绍明身旁。

“凯泰,告诉大伙儿,你是什么职务,怎么升上来的,这两年又是怎么过的。”

“是!”凯泰走上前几步,满脸嘲讽之色,朗声道:“弁下十六年追随大帅,关东军新立,弁下从新兵做起,三月后为二等兵。蒙大帅赏识,进学堂深造,十七年九月升上尉,领连长职务。十月,关东军征讨金丹道,弁下虽从大帅同去,但寸功未有,职务不变。十八年,弁下因考核成绩优异,迁少校,领警卫营营长,同四品管带。后,胡子乱边,弁下率众与之激战数月,受创多处,以三百警卫营官兵灭敌八百余,因功升中校军衔,继续领警卫营。”说着,凯泰一扯衣衫,露出右臂、肩头长长的刀伤,满脸傲色道:“弁下有今天,一是大帅赏识,二是遵从军纪,悍不畏死!以上句句属实!”

“嘶……”一番话,加上凯泰浑身的伤疤,镇得一帮黄带子直抽冷气。凯泰是谁?人家可是郑亲王府的贝子!他阿玛一蹬腿,人家就是亲王,不说老佛爷怎么看不上人家,单说这身份,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没人比得上。就这,还熬了两年,拼了性命才混了个从三品的武官。这关东军还真不讲情面啊。

“凯泰,再说说你平时如何训练。”何绍明在旁察言观色,见此又加了砝码。

“是!弁下无论寒暑,每日清晨五点三十起床,六点出操,五公里负重越野。七点吃早餐,七点三十进行当日科目训练……晚六点吃晚饭,七点参加军官战略战术课程培训……间或参加野外生存训练,只带武器,以及三日口粮,在丛林内生存两周,并且在规定时间内走出丛林。报告完毕!”

这话一出,关东军士兵一个个脸色正常,如同木刻的一般没有一分变化。那边儿黄带子们可受不了了,平常训练就够吓人了,偶尔还有个什么野外生存训练,这不是要人命么?当即,一个个脸色铁青,对视无语。

“成了,列位也听到了。本帅这关东军,可不是混日子的地方,就是王爷来了,也得按着规矩来。诸位要是不服,大可以参本帅一本。且看朝廷如何处置。”顿了顿,脸色缓和道:“本帅这儿有两条路给诸位选,这一么……凯泰,把东西拿上来。”

“是!”凯泰一招手,一名士兵捧了一摞信封走过来。凯泰接过,一一给众黄带子发了下去。

众人纳闷儿,不知这是唱的哪出。打开一瞧,骇了一跳,只见头一页赫然三个大字“生死状”。往后头瞧,无外乎自愿签此契约,如有违反,关东军如何处置,外人不得插手云云。

什么意思?摆明了说,只要留在关东军,就得守着规矩,否则,脑袋分家也怪不到何绍明头上。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不咋舌。心道,这何绍明还真狠啊。

良久,才有人问道:“何……何帅,那第二条路呢?”

何绍明嘿嘿一笑,道:“简单,本帅每月按人头给列位每人三百两银子,既然到了地头儿,总不能空手而归是吧?另外,再送每人十杆洋枪,还有库房的那些大刀长矛,大家要是瞧得上,随便拿。武器,就这么多,人,列位自己招。本帅给诸位挂上关东军独立团的名号,回头就往兵部报备。大伙儿什么官职,自己瞧着办。而后,诸位爱上哪儿上哪儿,只要出了辽阳,本帅就管不着。怎么样?”

一众黄带子纷纷应诺。这可比第一条强多了,没银子,没官职,从大头兵做起?姥姥!这何绍明倒还会做人,第二条路可舒服多了。银子虽然不多,可有洋枪啊,还有编制。日后,有了官职,有了洋枪,出了辽阳还怕没银子?

众人一番思索,随即眉开眼笑起来。当即就有人追问:“何帅,我们兄弟知道您不待见咱们,您看这银子能不能一次性拨三年的,一年也成,省的见了咱们您心烦不是?”

何绍明一撇嘴,心道,这帮破落户还真会顺杆儿往上爬啊。随口道:“本帅的军营列位也瞧见了,你们觉着本帅还几个大子儿?”

“老三,闭嘴。”那六拉过那人,随即上前笑道:“何帅,咱们弟兄也是通情达理的人,知道您也不富裕。那就按月领?嘿嘿,那什么,回头领了银子咱们就立刻上路,去盛京,离您远远的。您看,是不是把弟兄们的门子给放了?总不能让哥儿几个没个随从吧?”

“成啊,凯泰!一人多加十鞭子,赶紧打完放人!”

嘿,这何绍明还真是个硬石头。众人转念一想,也罢,得了好处,总得给人家点儿面子,不就是打奴才几鞭子么?没什么大不了的。遂不再多言。

没一会儿,皮鞭啪啪乱响,间或夹杂着惨叫声。两盏茶的工夫,皮鞭打完,一众黄带子散了,何绍明也领着人扬长而去。

一直到何绍明身影隐在街角,伫立门口的唐绍仪这才收目,长叹:“这大帅,没跟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