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二八 金樽美酒千人血,玉盘佳肴万姓膏
章节列表
一二八 金樽美酒千人血,玉盘佳肴万姓膏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朝鲜,全罗道古阜郡。

堰内水质清澈,波光粼粼,倒映着红彤彤的日头。‘扑通’一声,一只木质水桶砸破的水面的平静,引起阵阵波纹,日头的影子也恍惚起来。少许,木桶沉入水面,慢慢被提了上来。一名满脸横肉的朝鲜衙役提过了水桶,将之递给了身前的朝鲜农人。

随即转头周遭,努力挤出了笑容:“郡守大人发了话,只要一百吊钱,哪个村就可以随意提水,这可是开了天大的恩惠啊。否则……两文一桶!”

周遭,到处是扛着扁担,提着水桶的朝鲜农人,一个个愕然地看着那衙役。众人之中,一些带着斗笠,遮掩着面孔的人,彼此闪烁着眼神。

巨大的堰旁用朝语写着万石洑三个大字。

朝鲜有一种特有的堰,以木石或土沙筑成,用来截水灌溉农田,叫做洑。洑分国有和民有两种。万石洑就是古阜郡的国有洑之一。农民从国有洑引水灌溉,须缴纳一定的水税。两年前,古阜郡郡守赵秉甲走马上任。他本是个著名的贪官,巧取豪夺,诛求不已,农民尤无噍类,早有愤愤不平之意。自赵秉甲上任后,征发数万农民修洑。及至完工之后,赵秉甲竟擅自废除惯例,增加水税,且将水税纳入私囊。郡民复派代表赴全州,向全罗道观察使金文铉申述。金反将代表逮捕,投入监狱。

到了这会儿,明眼人早就瞧出,这地界如今已经成了火药桶,但凡是有一点儿火星就炸了!

衙役头目环视一圈儿,几百朝鲜农人鸦雀无声,心中不禁有些奇怪。照理说,这些泥腿子往日里早就该吵嚷起来了,今儿怎么这么安静?

衙役头目眼皮猛地跳了下,心道莫非有坏事?回头一看,却见手下二十几号人,正百无聊赖地抱着洋枪在那儿磨洋工。自嘲地笑了笑,就凭眼前的泥腿子,就算有事儿,一声枪响也就散了,能有什么大事儿?搬了把椅子,就坐在水卡之前,笑眯眯地等着一众朝鲜农人主动送钱。

果然,片刻之后,从人群里挤出一个矮壮的汉子。赤着双脚,一副朝鲜普通农人打扮,只是低垂的目光阴狠难测。这人,正是白井安太。

“大人!自古官洑水税,都有定例,如今从一吊钱变作一百吊,毫无道理!我们不想交!也交不起!还请大人无论如何也要防水,否则误了农时耽误了收成,百姓可是要造反的!”

椅子上的衙役一听,乐了。感情方才眼皮跳,是应在这儿了,这是哪儿蹦出来的傻大胆儿啊?

招招手,“来,我告诉你怎么回事儿。”

白井疑惑着,移步过去,刚伏下身子。‘啪’的一声,就挨了一下脆的。

“告诉你!这是郡守大人的命令!交不起?交不起就去死!”衙役说一句,便甩过去一个耳光,啪啪啪的甚是清脆。那些围观的朝鲜农人,看到这一切,当即骚动起来,要朝前面挤去。衙役身后,二十多枪兵这会儿来了精神,哗啦啦拉动枪栓,朝那些百姓比划着。普通百姓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随即畏惧地朝后退去。只有那些头戴斗笠的人,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突然,人群中蹿出一个人,朝着白井的方向敖劳一嗓子就喊了过去。

一直挨打的白井,听到吼声,猛地站起了身子,一个窝心脚踹过去,将那衙役来人带椅子摔倒在地。衙役惊呼一声,挣扎了半天,刚从地上爬起。就觉着脑门子上已凉,斜眼一瞧,只见一杆乌黑的六轮手枪顶在了他的头上。刚才被打得抱头鼠窜的朝鲜农人,正露出对猎物的笑容,死死地盯着他。

那些拿着枪比划,吓唬一众朝鲜百姓的枪兵,就听背后一声沉闷的枪响,心头一震,慢慢回头,只见衙役头目已经四仰八躺地瘫在地上,满面的鲜血脑浆。白井就站在那里,邪邪地笑着,手中的六轮手枪兀自冒着白烟。

枪兵们正愣神间,就听背后又是一声大吼。一众百姓之中,十几个头戴斗笠的汉子从背篓里、衣服里,掏出长短不一的枪支,而后同时发喊:“全师万岁!东学道起事了!杀尽狗官!”

噼噼啪啪枪声大作。枪兵们一边开枪一边后退。一时间硝烟四起。朝鲜百姓,枪兵,每一刻都有人倒下。一旦见了血,人就会变成野兽!此刻,那些朝鲜百姓也红了眼,挥舞着镰刀锄头扑了上来。

残酷激烈的战斗没持续多久,二十多名枪兵转瞬便被愤怒的人流淹没了。那些乔装的日本浪人,还有村民们都红了眼睛,有的犹在挥舞着手中的武器,连尸体也不放过。

这会儿,打光了子弹的白井,收了手枪。对着周遭大喊道:“官府横暴!我们百姓,只有站起来反抗!东学道就是为了我们百姓打破这个不平世界的!整个全罗道,整个朝鲜!东学道有百万信徒!全师一声令下,整个朝鲜揭竿而起!杀遍贪官!整饬三千里河山!东学道万岁!”

两侧,十几名日本浪人咬牙切齿,从怀中掏出了白布条,蘸了血迹系在头上,嗷嗷地叫嚷着。百姓们嗡嗡地骚动着,不少青壮汉子已经撕了上身衣服。中野跳了出来,抢过一把武士刀,一刀下去,斩断了方才那名衙役头目的脖颈,随即提起来,大声地嘶吼着。

朝鲜百姓终于兽化,一个个撕扯着衣服,缠了白布条,跟着中野嘶吼着。

“杀尽贪官,整饬河山!”

旋即,队伍掉头,冲郡守府而去。



金樽美酒千人血,玉盘佳肴万姓膏。

烛泪落时民泪落,歌声高处怨声高。

一**四年二月末,按照历史的轨迹,朝鲜东学道乱事在全罗道爆发了。不同的是,这次比历史上来的更猛烈。

一**四年三月,时文报出了特刊,满篇幅的评论朝鲜的战略地位以及介绍日本的明治维新。而且不止一份,有续,再续,后续,连续七八天的时间都在报道!

在这个时候,在大清地界,出了这么一份满是数据,充满了对中日两国国力兵力分析的文章,无疑是振聋发聩!

日本是如何实现君主立宪,立国之初又是如何叫嚣征韩征清,还有日本海陆两军的建设道路,兵力武器装备分析。这些都已经极尽梁启超背后的那位何绍明的所有记忆。

何绍明的资料,加上梁启超的润笔,就是这样掷地有声!

若要振聋发聩,就非得语不惊人死不休!这点,师从康有为的梁启超那是深有体会。笔锋犀利,隐隐指出,当今之世,各地督抚自重,虽不向战国时期那样军阀林立,可朝廷更像是个维持平衡调节冲突的门脸。

为何中枢无权?因为限制了皇权!这才导致了政出多门,前后矛盾的局面!大清若想振作,必须恢复中央集权,让光绪掌权,如此,才能来个大清的维新变法!

只是,梁启超这般呼唤,却显得那么孤独无助。一者,梁启超不过是康有为的学生,如今康有为自己不过是略有薄名,梁启超就不用说了,没那么大号召力!

二者,没有一个人相信日本会在朝鲜与大清开战!即便是搬出了前些年的台湾事件以及几次朝鲜风波也一样!日本小国,怎么敢冒犯天朝上邦呢?中法战争才过去十来年,那次陆地上的勉强平手的虚荣还在朝廷上下的脑海当中。所有人都知道大清可能有些问题,但现在也在自强努力,怎么会败给日本那个小小岛国?

不少平时偷看时文报的清流御史、一方大吏,这个时候最多指着报纸辱骂几句:“妖言惑众,其心可诛!”

这个发于光绪二十年的吼声,就这么被人刻意忽略掉,直到人们重新注意到它的时候,才会发出巨大的威力!整个王朝还在沉沉睡梦之中,只待来日,被揭下最后一层遮羞布!



朝鲜,景福宫。作为一个小国的皇宫,实在比不得清宫大气。

单论大小,就差的天差地远。刻薄点儿说,景福宫不过是清宫一个偏殿的大小。守备王宫的卫士,壬午之前练的别枝营、奇兵营被解散了之后,如今也恢复了旧貌。带着斗笠,穿着皱巴巴的蓝衣服,惫懒地守卫在王宫门口。手中的家伙,还是老掉牙的单打一,瞧那模样已经有了锈迹。

朝鲜的武备,可谓松弛到了极点。这汉城的安全,还是靠着大清与日本,共同保障的。他们这些守卫,不过是为了应景,聊胜于无罢了。

从景福宫一路进去,就是勤政殿,左边是交泰殿,右边是慈庆殿。交泰殿,就是高宗的正妃闵妃的居所了。

这位闵妃,被后世的棒子们追捧为明成皇后。还拍了又臭又长的电视剧来纪念她,仿佛真是位英明神武、高瞻远瞩的主儿,只是生不逢时以至于悲情千秋。其实论起来,甲申之后,闵妃早就没了大权,如今不过是位普通的中年妇人而已。

此刻,交泰殿内昏暗的光线当中,闵妃在坐垫之上端坐着,挽着高高的发髻,脸上略施薄粉,些许的皱纹却掩不住昔日的娇媚。而她对面,则坐着一位拧眉满脸苦相,一身满清官袍的矮胖子。二人就这么对视着,久久无语。

这位,就是朝鲜通商大臣袁世凯。

说起这二人,就不得不说两人间的那点儿破事儿了。

光绪八年,袁世凯随淮军将领吴长庆进驻朝鲜,当时袁世凯二十三岁,年轻英俊,一点也不象后来的矮胖子,在吴光绪十一年去世后,升任为大清国驻朝鲜总理交涉通商事宜的全权代表,袁世凯设计帮助韩王和王妃明成王后也就是闵氏除掉政敌大院君,得到了朝鲜最高统治者的赏识,当时执掌朝鲜大权的其实是闵妃,她听从袁世凯建议,组建义勇团,并任用袁世凯为练兵大使,使义勇团成为维护闵妃统治集团统治的重要力量。   当时闵妃美貌无比,有世界第一美女之称,她感激袁世凯帮其除掉大敌,又仰慕袁世凯的风采,有意以身相许,袁世凯也是一人不甘寂寞,两人随即私通了,但为了不引人怀疑,闵妃想出一条计策,便回母家将其妹妹碧蝉介绍许配给袁世凯,碧蝉虽姿色不如其姐姐,但也是倾国之貌,且立志非英雄不嫁,在王妃的鼓惑下,同意了这门婚事。过门之后。闵妃几乎每天都借探望妹妹之名来袁世凯家,不久便被其妹发现,碧蝉知道之后气愤无比,向袁世凯哓以厉害,袁世凯也担心与一国之母私通之事暴露之后会影响甚大,便又按照碧蝉的方法,从河南带回自己的一个姨太太,谎称正室,主持家务,闵妃对此恨之入骨,便联合那个姨太太一起算计碧蝉进行报复。

是以,如今二人面对,久久无语也就有情可原了。因爱生恨,尤其是女人对男人的恨意,可不是那么容易忘记的。

闵妃垂了眼帘,不再盯着袁世凯,叹息了一声,随即正色道:“此番请袁大人前来一叙,是为东学道一事……王上让我问袁大人,倘若借调大清淮军……”

袁世凯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光绪八年朝鲜发生壬午军乱,朝鲜高宗李熙之父兴宣大院君李是应利用军队哗变,成功夺权;朝鲜“事大党”与大院君有隙,请求清廷出兵平乱,袁世凯乃跟随吴长庆的部队东渡朝鲜。清军将大院君掳至保定问罪,当年二十三岁的袁世凯则以“通商大臣暨朝鲜总督”身份驻藩属国朝鲜,协助朝鲜训练新军并控制税务。   光绪十年金玉均等“开化党”人士发动甲申政变试图推翻为“事大党”及闵妃所把持的政权,驻朝日军亦趁机行动欲挟制王室;国王李熙奔赴清营求助,袁世凯指挥清军击退日军,维系清廷在朝鲜的宗主权及其他特权。

可以说,此时的袁世凯,不但是清廷眼中的能臣,国朝上下认可的英雄,更是朝鲜的太上皇!是以,如今朝鲜生乱,朝局里争执不下的时候,他袁世凯的意见就举足轻重了。



思索良久,这才道:“东学道乌合之众,跳梁小丑,不足为虑。而调兵骇闻远近,必多骚谣。”袁世凯本就是有能力之人,朝鲜磨砺十几年,对这局势还是有些认知的。他深知,此刻对马岛对岸的日本正在厉兵秣马,十年前的甲申之乱就是其野心的最好证明。自打签订了天津条约,清日双方相约退兵,勉强维持了朝鲜如今还是大清宗藩的局面,可也埋下了隐患。什么隐患?天津条约明文规定,倘若朝鲜有变,清日双方任何一方出兵,必须要先行向对方出示公文。否则,另一方有权出兵维护本国权益。

是以,当初朝廷调集关东军入朝袁世凯是颇为反对,生怕再出一个甲申。再者说了,东学道隐隐于大院君有联系,打着‘屠灭贪官、尽逐夷倭’的旗号,就算是真政变了,对大清也没什么坏处。相反,眼前的闵妃开化一党,却是亲日派。哪儿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道理?

倘若真调兵平乱,给人倭人借口,那可就真不好收拾了。

顿了顿,又道:“窃以为,方今东学跳梁,招讨重任,而使孺子之洪启薰任之。国家不误而何?余近遣使至战地侦察,将无严威,军无纪律,官校终日不为一事。兵卒出入闾里,偷财贪色,为害居民贼军在前。则远阵于数十里以外,待其退却,然后追讨。是岂讨贼之本意?余谓朝鲜无人物以此。若使余画策,期以十日,必不难讨灭之。”

对面闵妃扫了袁世凯几眼,见其一脸凝重,半点也没昔日的情分,心中暗恨。出言道:“全罗道监营兵力微弱,不足以镇压之,而京畿防务亦不甚固,唯有借调中国军队代戡。如今朝堂吵做一团,反对借兵者无外乎担心靡费之钱粮……王上亦摇摆不定,生怕倭人趁机出兵……王上此番让哀家代为询问,无非是想从袁大人口中得知,倘若借兵,大清宗主可派兵力几何?”

“只要李王出示正式照会,则大清随时可以考虑调兵。”袁世凯没有将话说满。李王是大清承认的宗藩之主,若他提出调兵,自个儿就算再怎么劝阻,也阻拦不了。

“既如此,哀家代王上谢过袁大人了。”说着,闵妃微微一福身子,却是有了送客的意思。

袁世凯与之会面,本就尴尬,此刻巴不得早走。起身躬身行礼,随即转身出门。刚拉开房门,就听后头一声饱含深情的低呼:“慰亭……”

袁世凯身子一震,停在原地,右手紧紧捏着拉门。久久,却始终没有回身。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二人厮混多年,若不是闵妃的身份太过敏感,已经危及到了自己的仕途,袁世凯又怎么会忍心舍弃。

“袁慰亭!儿女情长岂是大丈夫所为?你太过无能了!”袁世凯暗道一声,旋即一咬牙,头也不转,大步流星走了出去。只留下闵妃跪坐在垫子上,泪眼朦胧,却又咬牙切齿满是恨意。

“来人!”闵妃也不擦拭眼泪,高声叫来了一名侍女。“告诉金大人,本宫明日有空!”这一刻,闵妃终于毫不犹豫地倒向了亲日派。

(感谢沙沙弄了一个书友群,群号:87304497,欢迎列位一起进群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