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三一 密云不透
章节列表
一三一 密云不透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汉城,日本领事馆。

“公使大人,袁世凯已经相信我的话了。”说话的人,正是方才与袁世凯攀谈亲切的郑永邦。此刻,微微前倾着身子,面上带着得意的微笑说着。而他对面,则坐着正在凝神思索的日本驻朝公使杉村睿。“要不要,明日我再去一趟,让袁世凯更加相信帝国别无他念,从而尽快出兵?”

杉村睿穿着一身洋装,思索了下道:“不必了,袁世凯是枭雄,若你接连二三地催促,反而会让他生疑。”随即笑了笑,宽慰道:“郑君,你做的很好,我会上报内阁。倘若此次征清成功,我会请伊藤首相上奏天皇,为你赐一个真正的日本人姓氏。”

“多……多谢杉村公使。”郑永邦神色颇为激动。多少年了,几代人生长在日本长崎,郑家早就是日本人了,那点汉族血脉淡的不能再淡。就是如此,因为这姓氏,郑永邦从小就受尽了同龄人的欺辱。他确信,自己是一个真正的日本人,是以暗暗发誓,一定要做出一番大事业,为天皇尽忠,从而告诉全日本,他郑永邦是个真正的日本人!

且不说他如何激动。

杉村睿则还在思索着。如今国内吵做一团,吵的,不是出不出兵,而是终极目的是占领朝鲜,还是侵入清国。日本维新二三十年,从一开始就打的富国强兵的主意,而日本国小资源少,要想崛起,必须要占有一块资源丰富的殖民地。遍观东亚,朝鲜与清国的台湾是最理想的殖民地。距离日本近,资源丰富,而且不与列强起冲突。这两块地方,一个是清国国土,一个是清国宗藩,想要吞下必然与清国一战。谋划二十年,这基调一早就定下了。

而现在日本的争论,无外乎占据两地后究竟要不要继续深入清国。无论如何,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帝国一定要把握的。本月,北洋水师帮助朝鲜运兵,帝国国内就多次要求杉村睿密切留意,查看清军是否下船登陆朝鲜。其目的,就是找到借口趁机开战。

可惜的是,北洋水师的官兵并没有上岸。只有清国率先出兵,日本才会有体面的借口!

杉村睿叹了口气。“看来,明天需要亲自去拜会一下袁世凯了。”

翌日,杉村睿拜会袁世凯。二人在房内密谈良久。

杉村濬问,“盼华速代戡,允否?” 袁答:“韩惜民命,冀抚散。及兵幸胜,故未之请,不便遽戡。韩民如请,自可允。”   杉村濬问:“倘请迟,匪至全州,汉城其危。拟先调兵来防护,华何办法?”   袁答:“或调兵护,或徙商民赴仁川,待匪近再定。”   杉村濬:“韩送文请告知,以慰盼念。倘久不平,殊可虑。”   杉村濬所说;“拟先调兵来防护”,含催促中国出兵之童,又是为日本出兵预留地步。袁世凯却见不及此,总是从好的方面考虑,以为同杉村濬有老交情,不会对自己过不去,说什么“杉与凯旧好,察其语意,重在商民,似无他意。”袁世凯完全相信了日本方面的瞎话。

随即将之前与日人的对答,附上自己的见解,发电李鸿章:“杉与凯旧好,察其语气,重在商民,似无他意。”



平壤,关东军军营。

收到袁世凯一封满是客气,言辞中却不无嘲讽的信笺,何绍明满是无奈。心中暗叹,恐怕此刻精明的袁世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出兵与防范俄国人上去了,全然中了日本人圈套。可以想见,袁世凯肯定会将自己的见解电告李鸿章。

而李中堂本就不信日本敢挑战‘天朝上国’,再有颇受他信任的袁世凯为之佐证,出兵在即,而全然不知等待他的是一场决定未来中国走向的战争!以有备而攻无备,其结果可想而知,更不用说满清上下腐败,早无可战之兵了。

自个儿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劝说,而历史却依旧按着它固有的轨迹运行着,自己这只蝴蝶还是不够强大啊。

瞧着何绍明眉头紧锁,狠狠将信笺揉成一团,秦俊生当即了然信中说了什么。小意道:“大帅,这不正随了您的意么?北洋败了,咱们关东军顶上,而后趁着日军战线拉长,久战兵疲,一股而下,来个反败为胜。到那时,汇聚天下人望,坐拥五万精兵,这天下……”

何绍明瞟了秦俊生一眼:“俊生,你可知我为何要写这封信,低三下四求一个三品道员?……为的就是朝鲜王室!今后无论战果如何,日本人掌握了朝鲜王室,就有了所谓的大义!这朝鲜就成了日本的属国!他日咱们再想攻取,首先就占了一个不义!所以,要想掌握主动,无论如何,都要趁着日军攻下汉城前,抢出一位朝鲜执政者!李王、闵妃、大院君,这三人只要有一个在手,日后咱们就有了资本!”

秦俊生嗤笑一声:“可人家袁世凯不听咱们的啊……再者说了,明日一早,督促撤兵的钦差就到了。”

帅帐内,何绍明负手,来回地踱着步子,眉头拧成了川字。

良久,骤然停步,眼睛一立:“既然指望不上别人,那老子就带兵自己去抢!”

秦俊生当即就笑了,眼神中满是戏谑。这,才是他的大帅,遇到什么事儿,软的不行来硬的,硬的不行就玩儿无赖,总之,在大帅字典里就没知难而退这一词儿!

“成,那卑职给您搪塞那位京师来的老熟人,保证在您回来前不出问题。”秦俊生于政治一途还显得很稚嫩,可寻常一些计谋却很有心得,打发明日到来的钦差那是绰绰有余。

“熟人?谁啊?”何绍明这几日忧心朝鲜局势,根本就没在意钦差往来的公文。

秦俊生戏谑一笑:“翰林编修文大人。”

“文廷式?哈,那就好办多了。”何绍明随即爽朗笑了起来,神色中满是自信。



天津,直隶总督府。

李鸿章看罢了电文,又遣了人,唤来同文馆修习日文的学子,仔细地将近日的日本报纸翻译了出来。随后,又将东京领事馆发来的情报、袁世凯的电文、近日来的日文报纸,三份放在一起,比对着看。

日本各大报纸上,到处刊登着什么自由党被政府收买过去啦、在野党六派攻击极其激烈啦,不明就里的人,仅从报纸上来看,肯定会认为日本内乱就在眼前。

三份比对这么一看,李鸿章心中笃定,认定了日本不会趁机出兵。

到了六月三日,朝鲜政府终于命内务府参议成岐运,携政府照会正式请求中国派兵。并任命工曹参判李重夏为中国兵舰迎接官,内务府督办申正熙、参议成岐运统辖军务司,负责有关接待中国军队事务。   在朝鲜政府向中国送出请援照会的当天,日本驻天津领事荒川已次奉陆奥训令,也前去拜会李鸿章。荒川所谈与杉村濬“语意略同”,使李鸿章更相信日本“必无他意”的保证,毫不怀疑其包藏祸心,便坦率相告:“韩请兵,势须准行。俟定议,当由汪使知照外部,事竣即撤回。”这样,日本方面便完全掌握了中国的派兵计划。

清政府既应朝鲜政府的请求,决定派兵赴朝,便电驻日公使汪凤藻,根据一八八五年中日《天津条约》有关条款,知照日本外务省。六月六日,汪凤藻照会陆奥宗光,告知中国政府应朝鲜政府之请求,按照“我朝保护属邦旧例”,派令直隶提督叶志超“选带劲旅,星驰朝鲜全罗、忠清一带,相机堵剿,……一俟事竣,仍即搬回,不再留防。”  照会发出的当天,日本方面立即有所反映。汪凤藻急电李鸿章,告知日本政府令其驻朝鲜公使大鸟圭介“带捕二十名立赴韩,并添调一舰护商”。李鸿章电复汪称:“韩未请馁派兵,倭不应派。若以使馆护商为词,究竟有限,且汉城现安静无事。祈与妥商。”七日,袁世凯亦来电:“大鸟来,虑生事”。李鸿章则复电说:“大鸟不喜多事,伊带巡捕二十名来,自无动兵意。”他坚信日本“必无他意”,不会借机生事。

就在同一天,按连发生了两桩事情:   第一桩:日本外务省照复汪凤藻:“查贵国照会中有,保护属邦”之语,但帝国政府从未承认朝鲜国为中国之属邦”。为“属邦”二宇,日本外务省官员与汪凤藻“大费辩论”,日方欲汪“商请酌改”,汪则“正词拒之”。对此,李鸿章的态度很坚决,复汪电云:“文内我朝‘保护属邦旧例’,前事历历可证,天下各国皆知。日本即不认朝鲜为中属,而我行我法,未便自乱其例。故不问日之认否,碍难酌改。”但是,他完全没有看到,日本之所以提此问题,是为日后扩大事态而埋下的伏笔。   第二桩:日本驻北京临时代理公使小村寿太郎照会总理衙门,声明根据《天津条约》,“因朝鲜国现有变乱重大事件,我国派兵为要,政府拟派一队兵”。同时,李鸿章亦迭接袁世凯来电,谓已派译员询衫村濬,询问日本“派兵何事”,杉村答以“调护使馆,无他意”。又说;杉村“近颇惊惶自扰,故各国均疑之,谣议颇多。鸟(大鸟圭介)来,或稍镇静。”李鸿章均信之不疑。由于他对日本的险恶用心缺乏清醒的估计,因此只能按照自己一厢情愿的主观构想那样干下去。

一**四年六月四日,朝鲜黄海道白川东四十里。

这是一处小村落,地处朝鲜京畿道边界。六月里,正是农忙的时节,村落周遭,到处是一片片绿莹莹的水田。田间地头劳作的朝鲜农人,只是机械地动作着,不时朝村口望上几眼,而后又忧心忡忡地俯身继续劳作。

村口,距离官道不过五里,那里立了拒马,几十名荷枪实弹的‘朝鲜士兵’懒散地坐在道路两侧。只是,每个人都是抱着枪,眼神扫着远处的官道,低声交谈的话语也不是朝鲜话,反倒是有些南腔北调的汉语味道。

村子里,出奇的寂静,村子里的朝鲜人似乎都怕了外头的太阳,就连平素拉家常的妇女也老老实实地待在家中,关了门户。村北,一处还算像样的宅院里,门口伫立着两名朝鲜兵,任凭日头怎么毒辣,就那么生生地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院子里,凯泰提着水桶,哗啦一声倒在一个水缸里。

“他妈的,还真凉!”水缸里探出了何绍明湿漉漉的脑袋。抹了把脸上的水,身子连连直打激灵。

没错,这活儿盘踞在村落里的朝军,就是何绍明的警卫营伪装的。与督促撤兵的文廷式匆匆会了一面,何绍明便托词‘回家急切’,将第二师交予秦俊生代管,便火急火燎的带着警卫营先行上路了。而后连夜兜了个大圈子,一路昼伏夜出,十来日后,到了这个小村子,就此盘踞下来。

这个名唤长街里的小村,甚至在地图上都不具名,小的不能再小。位于黄海道与京畿道交界处,距离汉城不过七十多里。何绍明之所以选择在此隐藏,考虑的很多。一来,此时日本还未对汉城发起攻击,自个儿贸然率兵入城,便给了日本开战的理由。二来,七十多里的路程,对于全是骑兵的警卫营来说,不过是快马半日的路程。又派了一个侦察班携带着无线电化妆进入汉城,到时只要生变,再行出兵也不迟。

烈日炎炎,烤的裸露在外的皮肤异常灼痛,下半身处在冰冷的井水中,这会儿何绍明感觉可不太好受。仓促擦了身子,随即抹干,出来换了衣服。

“第二师快到肃川了吧?”一边儿系着衣服扣子,何绍明又似疑问,又似自问道。

“算算日子也该到了。今儿一早参谋长还发来电报,问大帅到底何时动手……参谋长说,一日行军不过二十里,实在不能再慢了。就连文大人都瞧出毛病了。”凯泰在一旁递着衣物,有些抱怨地说道。

何绍明点了点头,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问道:“第一师返回辽阳了?”

“已经返回了……魏国涛大校说,第一师是悄悄返回的,为此,他特意派了一个团戒严牛庄三天,直到第一师到了海城,才解除戒严。大帅,咱们窝在这儿小二十天了,到底什么时候是头儿啊?底下弟兄们都有怨言了……”

何绍明已经穿好了衣衫,随即拿起梳子梳了头发。听得凯泰抱怨,当即一瞪眼,止了他的说辞。

正在此时,就听脚步声连响,一名参谋拎着一封电文急急走来。

“大帅,汉城电文,朝鲜政府昨日正式发出照会,请求大清出兵!”参谋定在那里,神色颇为激动。在小参谋的心里,何绍明简直就是军事大家,堪比孔明,料事如神啊。前日间刚刚听大帅念叨‘朝鲜也该求援了吧,这都六月了……’今日果然就应了。

“哦?”何绍明接过电文,看了一番。“果然,还是按照……”果然还是按照历史的固有轨迹运行着啊。

旁边儿,凯泰见此,当即也有些兴奋:“大帅,那咱们是不是该出兵了?嘿,弁下可听说朝鲜闵妃是天下第一美人,这回可算有机会瞧瞧了。”

何绍明一把将电文甩在凯泰脸上,斥责道:“瞧你那德行!出兵?早着呢,小鬼子什么时候攻打汉城咱们什么时候出兵,等着吧!”

(爆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