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三九 五百貂锦丧胡尘6
章节列表
一三九 五百貂锦丧胡尘6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三九 五百貂锦丧胡尘6

汉城,大院君府邸。

川上操六不屑地看了眼场中几人,低语道:“朴君,你们与大院君是老朋友了,鄙人相信你们会有很多话要谈,所以……”说着,川上解开腰间的枪套,将一把乌黑的左轮手枪递给了朴泳孝,而后轻蔑一笑,走到一旁。正当此时,远处的一声巨响传来,所有人身子一震,不约而同地扭头朝王宫方向望去,虽然隔着高高的院墙,但依旧可以看到景福宫门前腾起的巨大黑云。

川上操六哈哈一笑,拍了拍朴泳孝的肩膀道:“朴君,帝国的军队已经攻入王宫,日韩亲善,共荣之期不远矣!”

朴泳孝弓着身子,只是尴尬地笑笑,没有说话。倒是周围开化党人,阿玉奉承不绝于耳。

须臾,川上操六带着一干日军出了院子,只留下领命日本兵留在此应变。王宫已经控制,之后胁迫朝王,一封讣告,日本就有了与清开战的借口。至于大院君这个亲清派的头子,是死是活,还是转投日本,这都不重要了。战事过后,朝鲜就是日本的后花园。开化党组成的亲日傀儡政权,不过是面子上的摆设而已。

这一点,流亡日本十余年的朴泳孝知道,他对面脸色苍白的大院君也知道。今日之局,二党没有一个胜利者!是以,二人神色低沉着,情绪低落。两党相争,到如今反倒是被日本人给一锅端了,真是莫大的讽刺。

周遭的开化党人却懵懂不知,一个个神色雀跃,口中骂骂咧咧,历数着大院君的残暴。

“大院君,壬午年你残害我党多少仁人志士?”

“还有甲申!你这个刽子手,弱清的走狗!”

“血债血偿!今日不杀你,不足以告慰诸位在天的英灵!”

……

众人群情激奋,有人率先忍不住都了手,其他人等有样学样,片刻间便将大院君打翻在地,拳打脚踢不休。而大院君却如木偶一般,任凭打骂,神色凄凉地看着在一旁伫立的朴泳孝,双眼之中满是绝望。

“够了!”良久,朴泳孝一声暴喝,止住了众人。他上前几步,分开众人,一把拉起已经鼻青脸肿的大院君,“你们在此等候,我与大院君还有些私事要谈。”说罢,拉起大院君走向一旁的屋子。

进了屋内,朴泳孝将大院君扶到椅子上,而后长揖一礼,道:“让大院君受苦了……我们多年党争,为的是权利没错,可也想的是为朝鲜找一条出路。只是如今……如今之势事成水火,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倘若一个不小心,朝鲜就有亡国灭种之祸!大院君执政朝鲜多年,可有教我?”朴泳孝满脸恳求,眼巴巴地看着大院君。

大院君苦涩一笑:“朴大人,老夫早就说过,日人不可信。朝鲜身为大清宗藩,虽然每年要纳贡上礼,可人家大清也给咱们回礼啊。是,大清如今也不好过。可再怎么着,也是家底深厚。大清驻兵朝鲜,就是想保留朝鲜这个藩属,图个面子。日本人不一样,咱们这个邻居,打从几百年前就一直打咱们的主意。诶,你们不听老夫之言,如今……如今哪儿还有什么办法。”大院君摇头连连。

“还请大院君摒弃往日恩怨,为朝鲜……为陛下,再出谋划策一番吧。”朴泳孝再次神色恭谨地一俯身。

这时候的大院君,更如看破了生死一般,只是在皱眉苦思着。良久,这才道:“唯今之计,不外乎平衡二字。”

“平衡?”

大院君招了招手,随即一脸狐疑的朴泳孝犹豫着,还是附耳过去。

里头说什么,川上操六并不十分关心。如今大局已定,朝鲜人就算再不乐意,还能翻上天去?开化党就如同日本豢养的一条看门狗,什么时候见过主人要看一条狗的脸色了?是以,这会儿川上操六将更多的心思,都放在了未来的战局之上。帝国大军开赴朝鲜,水陆并进,兵力远远超过了清国,只待战事一起,便会摧枯拉朽将弱清赶出朝鲜。海上决战,只要打掉了北洋舰队,到时候依靠着海军优势,便可保不败之局。最次,也是占了朝鲜。至于清国的反攻,川上根本就没放在眼里。种种情报显示,清国的军队腐败已久,早就不堪一战,这样的军队也敢反攻?

若是局势顺利,帝国大军攻入弱清腹地,说不得,日本多年的大陆梦想一朝得以实现。到时候割地赔款,逼着弱清皇帝来个城下之盟,日本振兴,追赶列强之期指日可待!唯一可虑者,就是清国实在太大了,而日本多年积攒的国力,只够维持一年的战事,倘若弱清不降,战事拖拉,那可就糟糕了。只是,想到战事迫在眉睫,而清国上下还在忙活着那位太后的寿典,川上随即放心了,这样的政府会有骨气?川上嘲弄了笑了笑。

还有一丝担心,就是那支神秘莫测的关东军。主官崛起如同火箭一般蹿升,不过几年间,便练就了一只西式军队。可惜的是,帝国关于这支军队的情报实在少的可怜,更多的是种种推测。这让川上操六上了心,隐约间觉得关东军很有可能就是帝国称霸大陆的最大障碍。

正当此时,本已渐渐平息的枪声又响了起来。这让川上操六有些奇怪,心道,莫非是守城之兵回援王宫?思索间,连续几声剧烈的爆炸声传来,川上举目望去,只见景福宫方向烟火冲天。枪声响成一片,密集的听不出个数。

川上心理咯噔一下:出问题了!侧头道:“杉村君,速去联络天佑侠团在汉城的势力,赶往景福宫。”

愕然中的杉村睿猛然惊醒,也不说话,扭头朝外便奔去。

这会儿川上操六也顾不得许多,留下几名日本兵守卫,嘱咐看住大院君,在自己回来前不得杀大院君,随即领着人急急地就朝景福宫赶了过去。

还没到景福宫,远远便瞧见景福宫两侧的墙壁被炸得支离破碎,透过缝隙,隐约间看到身穿黑色军服的日本兵正与一身墨绿色装束的士兵拼杀在一起。

“关东军!”这三个字儿跃然心头。这会儿川上操六也顾不得想关东军是如何到了汉城,他想的更多的是眼前的局势。如今这汉城之内,各国调停的公使可还没走,日本的行动根本就瞒不过去。倘若事成也就罢了,顶多是俄国人与清国跳出来指手画脚,自然有日本的主子英国人接下来;一旦事败,这挑起战争的全部罪名,可就落在日本上了,若真如此,日本必然在国际舆论上陷入不利的境地。

心思电转,川上操六狠狠地一咬牙,此次行动,断然不可失败!当即抽出指挥刀,催着百多名日军朝景福宫攻了过去。

这会儿,景福宫内大局已定。三百余日军肝胆具丧之下,失了气势,抵抗愈发无力。关东军占尽了优势,两三个人逼迫一名日军,到了墙角退无可退之下,一起突刺,便将日本兵钉死在了墙上。双方混杂在一起,几挺马克沁早就歇了火,闲极无聊的机枪手挥舞着通条也冲上去助阵。不过二十多分钟,地上到处都是日本兵的尸体,残存的五十来人也被分割包围,瑟瑟发抖地端着步枪,一时间手足无措。而围着他们的关东军,反倒是不着急了,前面刺刀逼着,后面自然有袍泽拉枪栓上子弹,如同打靶一般一个个地日本兵放倒。

正当此时,一阵排枪从身后传来,几名关东军士兵身子一挺,便载到在地。场中,本已绝望的日本兵,如同回光返照一般,几里哇啦喊了几嗓子,吃了兴奋剂一般又与关东军士兵战做一团。其余关东军士兵抽冷子朝后一瞧,却见一百多号日本兵正鱼贯而入。

几轮排枪之后,这些新来的日军便上了刺刀,嘶吼着冲了上来。

思政殿,何绍明与凯泰等人正朝里面走着,就听后头声音不对,二人对视一眼,凯泰随即皱了眉头道:“大帅,弁下带人过去看看。”说着一挥手,带着几十名士兵又朝会返去。

何绍明身边,只留下了两名卫兵,还有方才从后面追上来的袁世凯。话说何绍明等人毕竟晚来一步,日军已经攻入了景福宫,望坏了想,应该早就控制了朝鲜王室。万一携裹了朝王遁走,这擅启战端的罪名可就落在他何绍明身上了。是以众人当即也不多言,一门心思要找到朝鲜王。凯泰一走,袁世凯便引着何绍明,急匆匆朝交泰殿赶去。

交泰殿内,朝王与闵妃就那么端坐在蒲团之上,两名日军端着步枪,雪亮的刺刀指着二人,只要稍有异动,便会刺将上去。外头杀声震天,两名日本兵心里面也是七上八下,混不知道外头情形究竟如何。领头的公使大鸟圭介更是一去不返,这让二人更是心里没底,神色也有些紧张。

正当此时,猛然听到外头脚步声响动,一名日军心中暗舒了一口气,以为是大鸟等人回来了,正要开门,却被一旁的日军拦住。那日军摇了摇头,比划了几下,随即轻声问道:“是谁在外面?”说话间,将金钩步枪对准了外头。

脚步声顿了顿,随即又响了起来,一声日语传来:“朝王与闵妃还好么?清国人攻进王宫了,我们接到命令要转移朝王与闵妃。”

熟悉的日语传来,让两名日本兵放松一直紧绷的神经,不自觉地,手中的步枪也垂低了。“一切都好,大鸟公使怎么没跟过来?”

“大鸟公使……”说话间,拉门拉开,露出一张陌生的面孔,一身墨绿色的军装,嘴角挂着戏谑的笑,手中一把奇怪的手枪,枪口黑洞洞地指向两名日本兵,来者,正是何绍明。趁两名日本兵错愕的瞬间,何绍明连扣扳机,“砰砰砰”连续几枪,将二人打翻在地。“……黄泉路上你们会见到他的。”何绍明收枪,随即将后面的话一并说了出来。

拉门彻底拉开,两名士兵与袁世凯纷纷进了房间之内。

袁世凯颇为惊奇地赞了一句:“何帅学究天人,居然懂得倭人之语。”何绍明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随后,袁世凯这才打量屋内的朝王闵妃二人,对何绍明肯定的一点头,随后上前行礼。

“大王,王妃,我们救驾来迟了。”侧身一步,指着何绍明道:“这位是大清关东军提督何帅,此番救援,全仰仗何帅出兵,这才击破了日人的阴谋。”

闵妃神色没有波澜,就那么死死地盯住袁世凯不放。而高宗李熙则似长出了一口气一般,身子萎顿,再也没有方才淡定的样子。好半天才喘过气来,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吓死本王了……日本倒行逆施,竟然意图攻打王宫,胁迫本王与上国绝交。还请袁大人、上国提督大人做主啊……”

何绍明眼睛一翻,差点儿没笑出来。这棒子王就这德行,也难怪朝鲜会沦落到如今的局面了。倒是他身旁的闵妃,神色淡定,颇为沉着,这个女人怕是不简单。

宫内如何说话且不提,单说外头。

关东军星夜急行,又是久战之下,身子早就疲乏的不行。冷不丁被百多名日军一冲,差点儿就乱了阵脚。还好凯泰领着人赶来的及时,匆忙一扫,凯泰一边叫机枪手重新就位,一边带着几十名士兵加入了战团。这会儿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机枪、步枪早就失去了作用,场中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白刃战。

这几十人甫一加入战团,局面立时倾倒。关东军警卫营,毕竟是从中俄边境的尸山火海总爬出来的,战斗经验可不是没有战斗经验的日军能比的。

凯泰身先士卒之下,刚刚涌进来的日军,生生被逼出了宫门之外。

“马克沁给老子架起来!”凯泰一脚踢倒一名日本兵,补上一刀,趁机打量了下形势,随即吩咐道。

后边儿,早就准备就绪的机枪手搬弄着马克沁,匆匆将其掉头,瞄准了外头。

凯泰一声令下,关东军士兵如潮水一般退了回来。

川上操六正纳闷儿呢,疑惑着要不要追,就听‘坑坑坑坑’,沉闷的马克沁枪声响了起来。刚刚进入景福宫门口的十几名日军哼都没哼一下,便被打成了筛子。

川上操六神色骤变:“撤退!撤回来!”川上操六心下凄然,这次行动彻底失败了。兵力比自个儿有优势,更有这种奇怪的连发枪,这景福宫,已经是关东军的囊中之物了。叹息一声,正要带着残余的日军撤退,就见身后涌过来大批的日本浪人。

穿着和服,或是挥舞着武士刀,或是拿着步枪,正嚷嚷着朝这边赶来。这伙人前面,正是前去搬兵的杉村睿。

“川上君,情况如何?”离得老远,杉村睿便急吼吼地问道。

川上操六只是无言地摇了摇头。“杉村君,我们失败了。快些撤退,迟一会儿……”

正说话间,余光瞥见几名关东军士兵抬着马克沁,架在了景福宫残垣之上,弹链依然上好。川上猛地向前一扑,扑到了刚刚近身的杉村睿。

‘坑坑坑坑’之声不绝于耳,子弹擦着川上的头皮飞过。周遭,数不清的日军与刚赶过来的日本浪人,如同割麦子一般被放倒在地。

“杉村君,快走,退回公使馆。迟了大家都要交代在这儿!”川上待子弹扫过,爬起身,拉起还在愣神的杉村睿扭头便跑。

无论是残余的日军,还是增援过来的日本浪人,都被马克沁汹涌的活力震住了。再怎么样的疯子,面对这种毫不讲理的打法,也得考虑考虑自个儿的小命。日本人瞬间便往回溃退。也不知扔下了多少尸体,这才逃离了马克沁射击范围之内。

杉村睿踉跄着步子,满脸尘土,颇为狼狈,这会儿才缓过神来,问道:“川上君,大鸟阁下?”

川上点了点头:“大鸟阁下已经成神了……”旋即回望着依旧烟火冲天的景福宫,川上操六狠狠地握紧了拳头。关东军战力果然不凡,恐怕,未来的日清战争中,会成为帝国最为麻烦的对手。叹息一番,随即神色一振:“走,退回公使馆。我们手上还有大院君,这一次,并不算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