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四四 应变
章节列表
一四四 应变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何绍明穿越几年,别的没长进,这马上功夫玩儿的的确俊俏。通体白毛的大洋马希律律一声长吟,人立而起,转了九十度的玩儿,掉头直奔城外跑去,转瞬便消失在夜幕当中。

这边厢,望着其挑衅举动的坂田已经是怒发冲冠。实力,胜负,都是另一回事,眼看着敌人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而无作为,这让经常以天皇武士自诩的坂田很是愤怒。

坂田右手按在刀柄上,咬着牙,狰狞着脸道:“川上阁下,清国人实在太嚣张了,请准许我带人进行追击,一定要给清国人一点颜色看看!”

川上操六只是皱着眉瞪了他一眼,而后转身一挥手道:“坂田君,一切以帝国利益为行动准则。目前最重要的事儿,就是在帝国增援部队到达前全力控制好汉城。……全体,返回!控制景福宫。”

一声令下,其余日军跟着川上齐齐返身而回。坂田狠狠地回望了一眼城门,嘟囔了几句,随即心不甘情不愿地跟在队伍之后。

刚到景福宫前,就见南面街道之上灯火冲天,马蹄声大作,无数的骑兵举着火把正朝景福宫奔来。天色太暗,一时间瞧不清楚对方是什么人。川上果断命令日军准备迎战。吓得一众日军紧张兮兮,以为关东军转了个圈儿又回来了,当即躲进景福宫内,举着步枪,哆哆嗦嗦准备迎战。

待骑兵近了,看清了对方的服饰,一众日军这才放心。坂田心中喜悦,一纵身就跳了出来,抽出武士刀就嚷嚷开了:“帝国的增援到达了,天皇万岁!天皇万岁!”

“天皇万岁!”

……

一时间,无论是宫内的日军,还是刚刚赶到的增援部队,所有的小日本齐齐发喊。尤其是宫内的日本兵,叫嚷声儿那叫一个大,满脸的喜悦,浑然忘记了白天时候被关东军打的那叫一个惨。纷纷高举着武器,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前队骑兵冲到宫门前,为首二人下马,其中一人一副西装革履打扮,却是方才去搬救兵的杉村睿。这位公使全然忘记了自个儿是文职,甫一下马,急冲几步,踉踉跄跄奔到门口,朝里头高声喝问道:“川上君可还安好?李王闵妃何在?可是被清军抢走了?”

这会儿,松了一口气的川上操六这才走了出来,淡淡笑道:“多谢杉村君关心,鄙人没事儿。李王闵妃尚在宫中,不曾被胁裹。”

杉村睿走上前几步,双手拢住川上的肩膀,反复看了几眼,这才安心道:“这就好,这就好……”

川上点了点头,随即苦笑道:“不过清军带走了王世子,还有李王书写的传位诏书……”

杉村睿皱了皱眉,方要说话,后头却有人道:“卑鄙的清国人走多久了?在下这就带骑兵前去追击,必定让清国人付出代价!”

杉村睿侧身,指着身后那名军官笑道:“这位是第二十一联队的骑兵大尉丰边新作,大尉领着一队骑兵先行抵达汉城,其余步兵正在路上……说起来,还是要感谢丰边君……”

说话间,丰边新作上前几步,双手垂立,脚后跟并拢,啪的一个立正,而后猛地低头道:“参谋长阁下,请您准许下官带队进行追击。”言辞恳切,语气决绝。

听罢这番话,川上操六,思索了半晌。心中不住地权衡着利弊得失。此刻,二十一联队的步兵就在路上,不过几个小时就会抵达汉城。清国人很明显意识到了这一点,这才匆匆撤退。照理说,这会儿清军是绝没有恋战的心思,那么追击……可是,对方实在是……思索了片刻,川上点了点头:“请留下一半兵力协助控制汉城……如果清军有准备,切勿恋战,即刻返回。”

丰边新作应了一声,随即翻身上马,带着百多名骑兵朝西门就追了过去。

不过片刻之后,就见西门不住地闪着光亮,而后传来的是不绝于耳爆炸声。留在景福宫的川上等人无不愕然。好半天,待几十名残兵带着丰边新作被炸得不成人形的尸体返回,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所有人都在琢磨一件事儿,关东军居然在外头摆了大炮,究竟打的什么主意?难不成先前的撤退只是故弄玄虚,想要引来日军聚而歼之?川上拧着眉头,询问退回来的残兵。残兵懵懵懂懂,只说刚一出城门就遭到了袭击,究竟是谁干的,火炮藏在哪儿,不得而知。川上又派了几名日军爬上城头探查,回来报告,说是外头黑漆漆的,根本就看不出什么。越是如此,川上越是担心。当即收缩兵力,老老实实守在景福宫,只期盼着后续增援尽快到达。

这就是意识上的差距了。地雷这东西,说实在的,没什么技术含量。可上到川上下到追击的骑兵,脑子里根本就没这个意识,压根儿就不知道有地雷这回事儿。这才闹得人心惶惶,以为清军在城外架了大炮。整夜战战兢兢,闹出了不少笑话。

且说何绍明这头。

城门口的地雷响起的时候,何绍明带着警卫营已经奔出去十余里了。有些不爽的何绍明,正在心疼临走前埋的那些地雷,正琢磨日后怎么找回来呢,就听得身后爆炸不断,回头一望只见火光冲天,隐约中瞧见爆炸中不断有人马被抛上半空。

何绍明略一琢磨,便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当即停了马哈哈大笑不止:“我当小日本有了个有点儿脑子的军官就跟五十年后不一样了呢,搞了半天,还是这般没脑子。瞧瞧,小鬼子援军一到就追了出来。上当了吧?哈哈……”

凯泰在一旁抻着脖子,张望良久,咂了咂嘴,意犹未尽道:“大帅,这地雷好用是好用……可只能摆在那儿,不能动弹,不如弁下带人杀个回马枪?”

何绍明瞪了他一眼:“边儿去!回头把你个贝子折在这儿,不用别人,你老子能把本帅给拆了!前头引路,加紧行军,咱们这回借着天黑占了便宜,小日本摸不着头脑,一时半会儿不敢再追。等天一亮明白过来,咱们走得慢就得吃亏。”

“诶。”凯泰摄于何绍明平日的积威,缩了脖子,应了一声打马向前而去。

凯泰刚走,前头过来一骑,何绍明一瞧,确是方才先行一步的袁世凯。袁世凯调转马头,与何绍明错开一个身子的距离,跟在后头,喜眉笑眼道:“何帅,眼瞅着天就快亮了,想来日本人是不会再追过来了。此番何帅轻卒奔袭,一日定汉城,日军大队进攻,何帅不但全身而退又救出了朝鲜王世子,这可是天大的功劳。想来朝廷必有厚赏。”何绍明功劳不下,半路景从的袁世凯自然也少不了一笔功劳。此前,袁世凯一直揪心于平白丢了汉城,担心归国后那些少不了的参劾。清流御史可不管他袁世凯手中有没有兵,只要汉城是从他手上丢的,这失土之责,是跑不了的。

马上的何绍明只点了点头,心理面浑然不在意那些所谓的功劳。今儿已经是七月二十四了,按照历史发展,二十五号黄昏就是甲午序幕——丰岛海战。自个儿苦心多年,等的,就是这么一刻。然而,自己真的准备好了么?甲午一役,北洋海军尽没,陆地上北洋淮军与各地练军也是节节败退,溃不成军。自个儿要扭转局势,无异于独立对抗一个国家。自个儿真有这么大能耐么?

前世,何绍明只是一个朝九晚五的白领,领着还不错的薪水,就那么浑浑噩噩地过日子。国家大事,偶尔关心一下,发几句牢骚,也就罢了。而如今,却要他掌握一场赌国运的战争,要说他心里把握十足,那纯粹是笑话。别说是他,就算换个更厉害的人来,也得不胜惶恐。

历史,不是那么好改变的!

当初西班牙人无意间漂流到了美洲大陆,几个人什么职业都有,衣食没着落,恰巧被印第安人搭救了。要按照现在人的想法,这等于是穿越到了原始社会,自个儿有着十分先进的技术,正是大展拳脚的时候。可事实上,几年后一艘西班牙战船经过时,水手们发现,一个部落的村口,几个白人正蹲在那儿啃玉米。提高技术那一套根本就是扯淡。

所以说,穿越之后,就能改变历史,纯粹就是主观臆测而已。何绍明一路战战兢兢,走到今天,着实是不容易。

何绍明越想越心凉,觉着这历史实在不是自个儿可以轻易撼动的。旁的不说,单是日本占据海上优势,就足以抵消何绍明关东军战斗力上的优势。

苦思良久,何绍明自嘲地笑了笑,心中暗道,自个儿这是怎么了,莫非是年纪越大胆儿越小?既然都走到今天这一步了,是生是死,已经由不得自个儿了,缩着脖子就不挨刀?笑话!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当即收敛了心思,提神喝道:“传令兵!”

这一嗓子,将旁边儿正喋喋不休说着恭维话的袁世凯吓了一跳。

“是!”后头应了一声,一名士兵催马上前。

何绍明阴沉着脸道:“给辽阳发报。就说日军大批增援已经到达,我们不得已撤出汉城,急切间抢出了朝鲜王世子,让唐大人组织语言上报朝廷。另,命令第一师开赴海城驻防,第二师立即掉头,开赴九连城。魏国涛坐镇辽阳,就地征发民夫,尽快将各部所需物资运抵。”

“是!”传令兵拿着小本子,铅笔在上头沙沙作响,记录完毕,又重复了一遍,确认无误后飞马向前去了。

旁边儿,何绍明的命令可全听到了袁世凯的耳朵里。袁世凯大略知道关东军一个师的编制,大概相当于清军满编的三十个营。好家伙,听何绍明这话,居然不声不响的有了三个师,四五万人!关东军几时有这么些兵力的?袁世凯万万没想到,几年间,北地何绍明迅速窜起,如今势力,估计除了北洋,天下间再没第二份能比得上了。随即想到,有了此番的功绩,他日何绍明就是第二个李鸿章,朝廷只能借重,想要打压是不太可能了。望着何绍明那略显稚嫩的脸,袁世凯心中既苦涩又佩服。一时间五味杂陈。



天色渐亮。

拉们河畔,甜水站。关东军第二师就驻扎在这里。

昨日间收到辽阳电文,得知何绍明挫败了日本人的阴谋,秦俊生当即就停兵在此,等候进一步的消息。此前,参谋部早就商量出了抵抗日军入侵的作战方针。一旦战事爆发,第二师的任务,就是在鸭绿江巩固防线,挡住朝鲜方向的日军,寻机予以歼灭。

是以,秦俊生意识到这极有可能是战争的导火索,便停兵此处。也没将消息告诉监军的文廷式,只是推说刚刚翻过山,士卒辛苦,休息一日。

天色刚亮,秦俊生又收到了辽阳转发的电报。日军大举进军汉城,何绍明领着警卫营退出汉城,顺便抢走了朝鲜王世子。秦俊生当即就不住地笑了起来,此番做派,的确符合何绍明一贯贼不走空的个性。接下来,便是对第二师的军令。果然不出秦俊生的意料,第二师即刻开拔,直奔九连城鸭绿江沿岸,巩固防守。

秦俊生收了电报,一声令下,当即全军开拔。

一万五千来人热火朝天,拆营帐装马车,忙乱起来十分壮观。

正酣睡的文廷式被吵醒,洗漱完毕,心中疑惑,怎么天刚亮就拔营?莫非出了什么事儿?当即也顾不得吃早餐,急急跑到秦俊生那儿,询问缘由。

秦俊生只是淡定一笑,递过去一封电文:“文大人,您不是一直琢磨我家何帅究竟去哪儿了么?这上头都写着呢,您瞧仔细了。”

文廷式疑惑着接过来一瞧,当即大惊失色。旁的倒没想到,只想到此番何绍明又建新功,帝党以后恐怕再难打这关东军的主意了。这位翰林编修,浑不知,电文之中,已经硝烟味十足。甲午,迫在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