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四六 英魂千古
章节列表
一四六 英魂千古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当济远、广乙正同日本三舰激战之际,高升和操江先后驶近作战海域。

高升于二十三日早晨从塘沽出口时,装有北塘防军官兵一千一百一十六人,还有行营炮十四门及枪枝、弹药等件。通永练军左营营官骆佩德、义胜前营营官吴炳文随船而行。统带官则为仁字军营务处帮办高善继。

舰桥之上,高升号船长英国人高惠悌举着望远镜,四下张望着。一张满是胡子茬的脸上,没有半分放松。望远镜中,丰岛就在眼前。高惠悌舒了一口气,转头瞧瞧船上的清军兵丁,心里琢磨着,只要到了牙山口卸下这些清军,回程的时候即便碰到日本兵船,也不用担心。毕竟,无论船主还是船,都是英国的,桅杆上挂着英国国旗,小日本敢跟英国叫嚣?笑话!嗤笑一声,而后侧头对身旁的大副田泼林道:“啊,真是一次该死的任务,要不是冲着钱,我才不会来这片该死的海域。我的大副,你继续盯着,我该喝一杯咖啡提提神了。”说着就要下舰桥。

同样举着望远镜观察远处海域的大副田泼林却一把拉住了他:“船长,日本船!”

高惠悌闻言一怔,随即转头望去,只见望远镜中,一艘冒着浓烈黑烟的兵船,正开足了马力绕过丰岛,朝己方高速开来。桅杆之上,除了挂着一面白旗,还有一面日本海军旭日战旗!那船之后,相距老远,吊着另三条日本船。

白旗?莫非对方没有恶意?看来是如此了。高惠悌抿了下有些干涩的嘴唇,笑了笑。

“船长,我们要不要转向?”

“不,保持原定航线不变。我们是英国船,对方应该不敢动手。”船长的命令,得到了忠实的执行,高升号依旧继续朝东行驶着。

不一会儿,远处的战舰已经目力可及。船上一干清兵一早就看到兵船在远处发出的巨大烟柱。所有人都抻着脖子,朝东张望。一时间议论纷纷,猜测着那船究竟是日本船还是北洋船。

统带官仁字军营务处帮办高善继,也瞧见远处驶来的兵船了,而且通过望远镜看清了对方桅杆上挂着的旭日旗。当下心中就有不祥的预感,随即找来两名营官,商议对策。汉城之变,这会儿他们还不知道。虽然知道清日双方形势紧张,可料定了自己乘坐的是英国船,日本人应该不敢动手。当下找了通译,与船长交涉一番,随即决定继续朝牙山口行驶。

两船相向而行,彼此的距离是越来越近。这会儿,无论是英国佬还是清军,上下都将心提到了嗓子眼。料想是一回事儿,真到了关键时刻,谁也说不准小日本究竟会不会发疯。

两船相会,交错而过,船上所有人都在张望着那艘挂着日本旗的兵船。突然,对方旗帜降落了下来,没过一会儿,又升了上去。

高惠悌随即笑了起来:“看,日本人在向我们致意呢,我就说日本人不敢碰英国船吧?高,你可以安心去休息了,过了丰岛,只要两个小时就会到达牙山口。看起来,这次航行很顺利。”

高善继望着船后渐渐远去的日本船,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也懒得继续跟洋鬼子蘑菇,随即下了舰桥安抚一众士兵去了。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方才开过去的那艘挂着白旗与旭日旗的兵船,不是日本船,却是北洋舰队的济远号。济远大副、二副相继阵亡,方伯谦总算是醒过神来了。当即指挥着济远,抛下赶来增援的广乙,开足了马力掉头就跑。这方伯谦一面揪心后头紧紧追赶的浪速号,一面又担心外头有大批日舰等着。苦思半晌,想出了个主意:降下黄龙旗,升起旭日旗与白旗。白旗是告诉后头追赶的浪速,打不过了,高抬贵手让咱跑得了。而那旭日旗,是要迷惑可能在外头等候的日舰队,方伯谦是想来个浑水摸鱼。

方伯谦没想到的是,鱼没摸着,反而把自己人给骗了。



上午九时,高升号从日舰浪速右舷通过。此刻,已经放下了警惕的高升号,所有人都没将日本船放在眼里。甚至有几名清军蹿到甲板之上,懒洋洋地看着左面高速行驶的浪速号。

就是这份儿惫懒缺乏警惕,可算是惹了祸。浪速舰上,舰长东乡平八郎透过望远镜瞧见高升号甲板上的清兵,当即下令战舰转向,拦截高升号。

高升号上,看着浪速号兜了个弯子又转了回来,高善继心中暗道不好,当即下了甲板,对着随行的两名营官道:“二位,小日本来者不善,二位收拢手下,把步枪、弹子儿都发下去,指不定咱们待会儿就得拼命。”

两名营官脸色煞白,对视一眼,随即惶惶乱乱地跑下去布置。嘱咐完毕,高善继又奔上船长室。他心里清楚的很,洋鬼子是最靠不住的。万一一会儿有事儿,这帮洋鬼子肯定得将自个儿这两营兵给卖了。所以,他不敢放松,急吼吼地上了船长室监视英国船长的一举一动。

一刻之后,浪速兜了回来,调转了炮口,狰狞地对着高升号,打来旗语:下锚停驶!

“船长,日本人打来旗号,让我们停船!怎么办?”大副急急地发问道。那几门巨炮,只需一个齐射,就能将高升号葬入海底。

高惠悌脸色苍白如纸,颤抖着嘴唇喃喃道:“我们……我们是英国商船,大副,把旗号打出去。”

水手们慌乱地将旗号打了出去,须臾之后,对方回答:停船!否则承担一切后果!

高惠悌面如死灰,紧紧盯着与己船平行行驶的日舰,无奈道:“停……停船吧。”

正当此时,高善继带着通译进了船长室。感觉到船速正在放缓,当即询喝道:“高船长,你这是要停船?不能停啊,要是停了,我手底下这两营兵……”

话没说完,便被高惠悌打断:“你看看对面的兵船,只要一个齐射就能把我们打入海底。不停船?不停船大家都得死!”深吸了口气,语气放缓:“高将军,请您放心,我会跟日本人交涉的。毕竟,高升号是艘英国船,我想日本人还不可能胆儿大到连英国船都敢袭击的地步。还请您稍安勿躁,回舱等候消息。”

“你……”高善继正要反驳,却被一旁的通译拉住。

那通译将他拉到一旁,小声劝道:“诶哟,我的高大人,您这会儿来的什么脾气啊。您瞧。”说着朝浪速努了努嘴:“大兵船,好几门十来寸的大炮,咱们这小商船连门小炮都没有,拿什么跟人家拼命?我看,还是听洋大人的,咱们先谈着,保不齐就有转机呢?您说是吧?”

高善继左思右想,一时间也没有更好的主意,瞥了一众洋人几眼,这才愤愤离去。

高善继下去如何安排且不说,单说这海面之上。高升号依着浪速的命令停船下锚,静静地停在了海面之上。停了半晌,只见三艘日舰不停地变换着旗号,显然是在交流着什么。

高惠悌以为对方顾及到自己的船是英国船,放弃了敌对行动,当即打旗号询问:我是否可以前进?

而得到的,依旧是‘原地不动’这个回答。

时间分秒流逝,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浪速分出一艘小艇,朝已经停泊的高升号行驶而来。小艇靠高升后,有几名带有来福枪和佩刀的海军军官登船,为首之人道:“鄙人大日本帝国海军大尉人见善五郎,请出示商船的执照。”

高惠悌摄于对方的武力,不敢造次,取了执照递给对方,随即小声提醒道:“阁下,我必须得提醒您,您拦截的是一艘英国商船……”

人见善五郎不予理睬,只是轻蔑地瞥了他一眼,冷声道:“高升要跟浪速去。同意吗?”随即眼睛死死地盯着高惠悌,右手轻按刀柄,仿佛只要高惠悌说个不字儿,立时就会劈了他一般。

高惠悌吓得连连倒退,竟回答说:“如果命令跟着走,我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抗议下服从。”高惠悌心里早就想置身事外了。中国人与日本人打架,关他一个英国人什么事儿。这会儿形势不如人,按照强势一方的意见行动,这是在情理之中的。

人见善五郎得了满意的答复,离开高升回了浪速。

当人见善五郎等日本海军军官登船检查时,船上的中国官兵始终怀着高度的警惕。这会儿,下头早就乱成一片了。有人说要战,有人要投降。两名营官也不弹压,就这么眼巴巴地瞅着高善继,等他拿主意。

高善继感到事情危急,拧着眉头不住地思索着。这位高善继是中戊子科举人,曾经做过五品衔知县。今年春天,高善继看到国家处在多事之秋,正男儿挺身卫国之时,便去天津见李鸿章,自请投笔从戎,为国效命。因话不投机,愤然辞去,转投直隶通永镇总兵吴育仁幕下,留为仁字军营务处帮办。及至李鸿章决定增援牙山,吴育仁特遣翼长记名提督江自康带队前往。高善继认为,为国报效之时已到,便慷慨陈辞,请赴前敌。吴育仁为之感动,遂同意其所请。临行之前,他早就存了死志。是以,这会儿反倒安稳了下来。

挥手止了一众兵丁的喧扰,待安静下来,这才道:“我辈同舟共命,不可为日兵辱!”这一嗓子吼出来,一众清军愕然半晌,随即乱糟糟地呼喊起来。

“打他狗日的!大清什么时候怕过小日本了?”

“干他娘!法国佬都让咱打平手了,还怕他小日本?”

“都是五尺高的汉子,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船舱内一时间人声鼎沸。这会儿,可不是甲午之后,举国哀痛人人麻木之极。这会儿,十年前与法国佬那场平局还深入人心,那么点儿血性之气还是有的。此时的清军就是如此,只要当官儿的敢拼命,那整只军队就敢拼命。有了高善继带头,所有人都憋着一股子劲头儿,要与小日本拼个你死我活。就算败了,还有世界第七的北洋舰队,为自个儿报仇!

这时,忽见日舰挂出第四次信号:“立刻斩断绳缆,或者起锚,随我前进!”

兵丁之中,自然有识得旗语的,将浪速发来的旗号这么一说。大家伙儿当即就不干了。高善继跳上箱子,抽出腰刀高喊道:“弟兄们,洋鬼子要把咱们卖了,大家伙干不干?”

“不干!”

上千名清军齐声发喊,声势震天。高善继随即带着几十名士兵冲上甲板,闯进船长室。拿着腰刀逼向船长,嗔目道:“敢有降日本者,当污我刀!”身后众人齐声响应,一船鼎沸。

高惠悌脸色难堪至极。他实在想不明白东方人的逻辑。按照他的理解,既然实力实在相差过大,那么投降,也并非是可耻的。心里不住地咒骂着清国人与日本人,真是两个野蛮人的国家。脸色变了变,这才劝道:“高,抵抗是无用的,因为一颗炮弹能在短时间内使船沉没。”

“我们宁死不当俘虏!”高善继硬邦邦地回答道。

高惠悌不死心,继续劝道:“请再考虑,投降实为上策。”

苦劝良久,才得了高善继略微放宽的条件。“除非日本人同意退回大沽口,否则拼死一战,决不投降!”

只是在高惠悌看来,日本人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又怎会同意这个要求?见高善继不再松口,满船的清军又群情激奋,最后道:“倘使你们决计要打,外国船员必须离船。”

这会儿,所有人都看出来,洋鬼子没安好心,打算要卖了满船的清兵。大家哪儿会答应?洋鬼子走了,谁来开船啊?再说了,有洋鬼子在这儿,起码小日本也有点儿顾及不是?是以,见高惠悌不肯合作,便把他看管起来,并看守了船上的所有吊艇,不准任何人离船。

高惠悌要求发信号请浪速再派小艇来,以便传知船上所发生的情况。说,就算是提要求,也得把日本人请过来商量不是?清军上下一想也对,便打了旗号,要求浪速派小艇过来。

人见善五郎等日本军官又靠近高升轮。船员汉纳根到跳板上对日军军官说:“船长已失去自由,不能服从你们的命令,船上的兵士不许他这样做。军官与士兵坚持让他们回原出发的海口去。”

“带信给舰长,说华人拒绝高升船当作俘虏,坚持退回大沽口。”还指出:高升是一艘英国船,并且离开中国海港时尚未宣战,“考虑到我们出发尚在和平时期,即使已宣战,这也是个公平合理的要求。”

人见善五郎答以模棱之词,驾艇回舰。

这时已是中午十二点半钟,交涉历时三个小时。几番交涉无果,东乡平八郎终于决定要下毒手了。于是,浪速又挂出第五次信号:“欧洲人立刻离船!”

“大人,日本人要欧洲人离船,这是要开战啦!”

高善继面沉如水,举起腰刀,高喊道:“弟兄们,小日本要对咱们下手啦!不许西人放舵尾之小船,咱们跟小日本拼了!”

“拼了!”“拼了!”一声声怒吼响彻云霄,满船清军亢奋着,挥舞着手中的步枪。更有一名清军跳上甲板,喊道:“大人,这一战头彩归小的了!”说着,趴在栏杆之上,端起步枪瞄准四百码外的浪速号。好半天,只听碰的一声,枪口猛烈爆发出一阵硝烟。再看浪速号,那面旭日旗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随风飘落。船上清军随即士气大振。纷纷举枪射击。

浪速号上,东乡平八郎怒极,随即不再理会船上是否还有欧洲人,下令攻击。

浪速向前开动,并绕巡高升号一周,然后停在距高升一百五十公尺处。下午一时,浪速突然发射一枚鱼雷,但没有命中。又用六门右舷炮瞄准高升,猛放排炮。

两轮排炮之后,高升号尾部倾斜,开始缓缓沉没。高善继等意气自若,同士兵一起誓死抵抗。在浪速炮火的猛烈轰击下,用步枪地还击。浪速虽不停地向垂沉的船上开炮,但清军官兵视死如归,仍然英勇战斗,直至船身全部沉没。日舰为了报复,对落水的中国士兵进行了野蛮的屠杀,竟用快炮来向水里游的入射击,为时达一时之久。

海水之中,高善继抱着一块甲板,仰天大哭道:“高某对得起国家了……李鸿章……误国啊!”随即一发速射炮袭来,高善继葬身大海。

下午一时,高升号彻底沉没,一千一百一十六人官兵遇难。

讽刺的是,就在高升号誓死不降的时候,稍后出发的操江号却乖乖投降了日本。船上,运往牙山口的二十万两饷银,十几门德国大炮,无数的弹药,都成了日本人的战利品。



就在高升号沉没的那一刹那,急急赶往平壤路上的何绍明似乎听到了高善继那一声冲破云霄的怒吼一般,回头望向东南牙山口的方向,呢喃道:“甲午,终于要开始了么?”

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日本不宣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