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四九 宣战
章节列表
一四九 宣战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中堂,中堂!北洋急电,牙山大捷!叶军门、聂军门率军击退来犯倭寇,杀敌千余,自损不过百,真真是大捷啊!”一名小章京一边儿挥舞着手中的电文,一边跑进了总理衙门。看见堂上的几位军机大臣就嚷嚷开了。

这间不大的屋子里,翁同龢、世铎、额勒和布、徐用仪、奕劻等满汉军机大臣齐聚,这会儿正为是战是和争执的不可开交。冷不丁这么一嗓子,大家伙都有些愣神。

大清国洋务办了几十年,多少有一些家底儿。此前,在所有人的心理面,小小日本不值一提。论块头论财力,大清都是日本的好几倍,更别提人口基数了。所有人心里都有一个念头,全国上下四百多营练军,就是那人填也能把小日本六个师团拼个精光。之所有有人主战有人主和,不过是为了利益分配。战事一起,光绪趁机夺权,显然帝党会夺得更多的利益。而此前的既得利益团体后党,显然不甘心。大家伙在朝廷上叫着劲,吵得面红耳赤,说到底还是为了利益到底如何分配,而不是怕了小日本。可牙山口一声炮响,生生扇了众人一个巴掌。

什么时候小小日本,弹丸之地,竟然敢狠狠地咬了大清一口,而且咬得十分之疼。帝党这头,翁同龢身为帝党领袖,又是户部尚书,最了解大清如今的形式了。旁的不说,中央财政体系崩溃,几十年一盘散沙,若是对方战力强劲,大清实在打不起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而且,即便是光绪亲政,万一战事失败,少不得西边那位还得出来收拾残局。凭着老佛爷几十年的手腕,到那时候,帝党定然成了替罪羊。该贬的贬,该饬的饬,光绪要想再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是以,考虑到这一点,几天来翁同龢反倒是来了个闭口不言,静观局势发展。

小章京那一嗓子,便如同天籁一般悦耳,翁大中堂楞了一下,随即猛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几步走过去,一把抢过电报稿,一目十行地看了起来。一遍不放心,又仔细看了一遍,脸上渐渐显出喜色。放下电报稿,翁同龢朗声笑道:“哈哈,老夫就说,日本蕞尔小邦,怎会是我大清的敌手?”说着扬了扬手中的电报稿,递给众人传阅。

趁着众人传阅的工夫,翁同龢志得意满道:“诸位,惶惶大清几时怕过小日本?先是让日本夺了汉城,又被日本趁我不备偷袭护航舰队。若不是碍着老佛爷的寿辰将近,咱们能忍到现在?如今五国联合调停失败,诸位也别想其他心思了,咱们还是奏请皇上,一心应战吧!老夫这就进宫递折子面圣,列位大人,先走一步了。”说着拱拱手,昂首迈步就走。

总理衙门内,几名后党要员一个个面面相觑。老翁打的什么主意,他们再清楚不过了。之前,还可以用胜负不可测之言反驳一二,借此拖延些时日,指望着列强调停能奏效。结果,调停失败,又有牙山这场大捷,这应战之事势不可挡。

这个关键口上,谁要是还敢站出来唱反调,再用老佛爷的寿辰说事儿,那天下汹汹之势,亿万黎民悠悠之口,就能将他淹死。堂内一时间安静之极,几名后党人物,碍于有旁人在场,彼此交换着眼神。交换来交换去,最后就得了一个意见,这事儿,还是请老佛爷拿主意吧。

光绪二十年七月三十日,牙山大捷的消息传回国内,叶志超声称,在其运筹帷幄之下,指挥聂世成四营淮军,于成欢、牙山痛击来犯之过万日军。日军大岛旅团溃不成军,击毙敌酋十余名,杀伤千余日军。此役,聂世成部也伤亡百余人,因弹药耗尽,且需安置伤员,且日军南退,牙山无忧,是以先行退往仁川整军。

北洋所上之电文,除了叶志超的原稿,还旁引了往来汉城的英国商人的证言。道:“经此一役,日军破胆矣!”

电文一到,举国欢腾。翁同龢当即匆匆进宫面见光绪,呈上报捷电文原稿。光绪看罢,乐得连连拍桌子。本来苍白的脸色当即涨红了,连连嚷嚷着‘军心士气可用’。此前,光绪心里也在犯着嘀咕,究竟开战与否,始终拿不定主意。国朝十余年未经军旅之事,日本人又来势汹汹,胜负如何实在不得而知。前又有丰岛海战之败,虽说日人胜在偷袭,可也委实扇了大清一个响亮的耳光。一时间踌躇不定,这心思七上八下没有底。

眼下捷报一到,这心总算可以放回肚子里了。聂世成不过四营兵马,就能击退过万日军。就算打一折扣,也是场大胜。眼下四大军正在开赴朝鲜,到时兵力猛增,守住朝鲜那是绰绰有余。

能守住朝鲜,本土自然无忧,到时候无论打成什么样,都只会对帝党有利。光绪兴奋之下,连夜赶往西苑见了慈禧,无外乎一个意思,开战!

“亲爸爸,过万日军进犯牙山,叶志超叶军门指挥军队,奋力抗击,不但击退日军,还杀伤过千。如今几番调停,日本人都拒绝了,这是找上门来要跟咱们大清过不去啊,咱们现在没有别的路可走,只有宣战!”

光绪一身朝服,身子笔直,对着榻子上的慈禧慷慨陈词。年轻的皇帝这会儿一扫过往的阴霾,脸色涨红,垂在股间的双手不住地颤抖着,激动得不成样子。对于光绪而言,这一天实在是扬眉吐气。一直以来,都是对面榻子上老佛爷一手把持朝局,光绪要想插插手,可谓势比登天还难。而今朝鲜局势不平,清日两国之间战事一触即发,慈禧以降,后党人物没有一点办法。朝堂内的求战之声,一浪高过一浪,成了整个大清的舆论主流。光绪正好借此,对日宣战,而后从中谋取一部分大权。

在朝鲜,顶在前头的是李鸿章的北洋,也是慈禧朝外最大的臂助。战事若顺利也就罢了,稍有不对,光绪正好可以借机将自个儿的大臣安**北洋。就算北洋不济事,后头还有何绍明的关东军呢,如此看来,这场战事怎么打都没有输的道理。无论是两国之间,还是帝后二党之间,光绪认定了自个儿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榻子之上,隔着帘子,看不清慈禧的脸色。可以想见,此刻慈禧的脸色肯定不怎么好。这些日子以来,局势一天比一天紧张,筹备了几年,好好的一个寿辰弄得没了滋味。慈禧这心里,实在痛恨不识时务的小日本。要说此刻,慈禧未尝没有教训小日本之心。只是,后党人物中,世铎等人,自打丰岛海战之后,就一个个垂着头成了应声虫,全没了主意。不得已,慈禧只能找哪位形同圈禁的六弟弟商量。鬼子六话里话外说的明白,这战事,肯定是躲不过去了,让慈禧早做准备。

沉默了半晌,慈禧这才开口:“这么说来,皇帝是打算开打了?”

光绪昂首道:“亲爸爸明鉴,朝堂上下都认为退不得了,要是小日本这么欺负上来还没动静,他日大清还如何与万国间立足?如今朝野上下一致认为,除了宣战,别无他途!”

“打是应该打,可能打赢么?”慈禧也知道,这个时候是非打不可了。大清办洋务几十年,那么点儿底子还是有的,若是任由小日本欺负上门,这可真没法儿向天下人交代了。况且,日本咄咄逼人,都已经大兵压境了,大清还能不奉陪?

光绪微微一笑:“亲爸爸,聂世成四营兵马不过两千,就能击败过万日军,如此看来,只要四大军进驻朝鲜,必定能战而胜之。论国力论军力,小小日本如何是我大清的对手?”光绪说话间,意气所指,颇有些指点江山的味道。

光绪这番派头,着实让慈禧看着不痛快。老太太哼了一声,才道:“也罢,那就战吧。反正哀家也归政荣养了,就由得你去闹吧。皇帝,哀家这儿只一句话,打仗可不是书生喊两嗓子就成的。宣战、筹饷、调兵,你得拿出个道道来。”叹息一声,又道:“凡事儿多跟李鸿章商量商量,既然要打,咱们就得打出个样子来才成……皇帝,临了千万别叫哀家来收拾烂摊子!”

一句话说完,光绪听得一怔。身子直挺挺的立在那儿,本已坚定的决心,这会儿又动摇了。光绪只想着能打赢,可到底怎么能打赢,此刻他心里一点儿谱也没有。



东京,秋叶原一处温泉。

汤池之内,热气环绕。陆奥宗光与头山满二人身子浸在池中,靠在一处假山之后,惬意地交谈着。浮在水面上的托盘,摆着酒壶酒杯,几名下女**着身子在一旁服侍着。

陆奥宗光惬意地抿了一口清酒,随即笑道:“头山君,大岛旅团此行顺利,已经击败了清军,拿下了牙山。清军丧胆,如今大同江之南再也没有清国半分势力了。真是可喜可贺啊……说起来,还要感谢头山君的情报支持,否则大岛旅团不会如此顺利。”

早在成欢之战前,聂世成部刚刚进驻成欢,就有玄洋社的细作将清军的布防情况以及成欢的水纹地理统统告诉了三日后才赶来的大岛旅团。可以这么说,若是没有这些情报支持,大岛旅团要攻下成欢,恐怕还要颇费周折,付出更大的伤亡。

旁边,头上敷着毛巾的头山满只是微微一笑,没有作答。玄洋社、天佑侠士团就是个散乱的浪人团体,这里面纠合了方方面面的势力。有旧藩主的、天皇的、军部的、大财团的,是以,头山满身为领导者与各方面都有着密切的联系。也是因为如此,头山满更像是一个代言人,而不是真正的幕后老板。

对清作战,一直都是日本上下的梦想,早在很多年前,日本就将各类间谍遍布朝鲜清国。刻下,战火终于点燃,牵扯了各个方面势力的玄洋社、天佑侠士团自然得为之出力,这可不是头山满能控制的。

“外相客气了,玄洋社一直都是一个爱国组织,此次征清大计,事关帝国百年国运,玄洋社自然要为之出力。”

陆奥宗光将头沉入水中,闭气良久,而后猛然窜出来。摸了一把脸上的积水,兴奋道:“头山君,帝国已经决定对清宣战了!如今在朝鲜的战事,无论水陆,都进行的很顺利,北洋水师退到了黄海,北洋淮军退过了大同江,战局愈发对帝国有利。现在,日本已经可以毫不顾忌列强的调停了,相信就算列强在日本战局有利的情况下,也会停下来观望。”顿了顿,他又道:“第一军余部已经登陆釜山,只要抵达汉城整修一番,就会将清国在朝势力彻底席卷而出!头山君,日后帝国第二步第三步计划,还要靠您继续支持。”

头山满举杯致意:“鄙人为国效力,乐意之极。”

陆奥宗光满意地点点头,仰头望着夜空,良久才道:“头山君,帝国二十年苦心,终于要之功,尽在此役,你觉得这次战事会顺利么?”

“我想……天照大神会保佑咱们的。”回答完,头山满的神色却有些不自然。二十三日汉城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对国内是隐瞒着的,可头山满再清楚不过了。对那支诡异莫测的关东军,头山满始终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关东军……何绍明……会是日本征清大计最大的障碍么?”



一**四年八月一日,日本宣布,由于清国干涉朝鲜内政,又违约出兵朝鲜,而后又屡屡挑衅日本帝国海陆两军,日本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不得不公然宣战。

明治天皇亲下诏书,昭告天下,对清宣战。日本帝国议会全票通过征清方案。日本宣布全国动员,一时间举国激愤,二十年积蓄之力量,一朝喷发。

同日,光绪下诏,对日宣战。

决定两国命运的甲午战争,终于拉开帷幕了!

(呃,今儿居然提前回来了,好吧,那现在就发出来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