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一五零 大厦将倾1
章节列表
一五零 大厦将倾1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自打八月一日大清对日宣战,朝廷里总算统一了口径,开始着手准备应战。可朝堂上的大佬们,有一个算一个,引经据典夸夸其谈能说上个三五日不重复,真要应战了,怎么筹措粮饷,怎么募集兵丁,又怎么协调布防进攻,所有人都两眼一抹黑。更何况,帝党上下先前得罪了何绍明,现下唯一能指挥得动的也就是一部仅存的湘军而已。

同治中兴的重臣里头,也就老李一个人儿跟外国打过战,老李又跟帝党实在不对付,是以,这场战事说白了,大部分的责任都落在老李一个人头上了。宣战当日,李鸿章先是为取得牙山大捷的叶志超请了功,而后再次申饬入朝四大军,加快行军步伐,早日赶赴平壤驻防。跟光绪等人的踌躇满志不同,李鸿章琢磨的,还是先保平局,而后待局势成对峙,再求谈判。

这场战事,大清打不起,北洋更打不起!连番催促之下,八月四日,卫汝贵和马玉昆始至平壤。六日,左宝贵到。九日,丰升阿最后赶到。至此,四大军的大部分兵力都集结于平壤了。四大军共三十二营起,因有些营兵不足额,故合计仅一万三千五百二十六人。再加上正在撤往平壤的叶志超、聂世成,此时入朝各军总计一万八千余人。

待得了准信儿,各部兵马业已进驻平壤,李鸿章这才松了口气。入朝四军,可谓大清最后的精锐,将近两万人,跟小日本差不多了。按说,就算不能平定局势,勉强维持个不胜不败总可以吧?

朝廷、北洋都在忙碌着,何绍明的关东军也没闲着。到了八月下旬,何绍明总算跨国了鸭绿江,与进驻九连城的关东军第二师会和了。本来按照光绪的意思,是打算让关东军入驻义州,为李鸿章把把后门。可李鸿章不这么想。如今海路断绝,粮饷补给全靠陆路,关东军进驻义州,那就等于李鸿章将自个儿的命门全都交到何绍明手上了。他老李,精明了一辈子,再怎么着,这点儿放人之心还是有的。是以,上了电文,说九连城乃奉天门户,如今只有两营练军驻防,实为不妥,敢请关东军进驻云云。如今是北洋顶在最前头,光绪再怎么昏头,翁同龢再怎么想着与李鸿章的龌龊,此刻倚重着人家,这点儿面子还是得给的。一封电文,关东军改道九连城,就地驻防。

临时搭建的参谋部内,墙壁上挂着巨大的地图,中间摆放着缩小比例的沙盘。电报机之声滴滴答答不绝于耳,参谋们不停地往来发放着文件。人来人往,进进出出,看似杂乱却井然有序。每个人仿佛一个零件一般,精确地工作着。

何绍明没有为自个儿拥有一个远超现在的参谋系统而沾沾自喜,此刻他正皱着眉头,盯着电文反复地看着。“一派胡言!先战成欢,再战牙山,现如今又回到平壤整修,没听说过打胜仗还能一路朝北退的。”何绍明轻蔑一笑,甩手将电文扔了出去。

牙山大捷,明显就是叶志超虚报战功。明眼人一眼就能瞧出不对来,可朝廷上下,包括精明一世的李鸿章,这会儿仿佛都成了傻子一般,就是看不出来,反而频频嘉奖叶志超。这里面的弯弯绕,略一琢磨就能知道个大概。左右战事已起,再追究这个只会令自个儿更加丧气,反倒不如装了傻子。若是连这么点虚妄的信心都没有了,那朝廷与北洋还能剩下什么?

秦俊生嗤笑一声,捡起电文,交给身后的参谋叫其归档,随后笑道:“大帅,您这不是明知故问么。那位叶军门什么德行,咱们几年前就心里有数了,犯得着这会儿跟他置气?再说了,北洋吃瘪,不正是您乐于看到,并且算计了好多年的事儿么?”

从平壤一路到九连城,入朝增援的四大军,何绍明都陆续与之相会过。军容不整、士气惫懒,军械物资还算充足,只是何绍明琢磨不明白,差了不小口径的步枪子弹,怎么通用。这样的军队增援平壤,再加上叶志超那个主帅在那儿,跟去送死有什么两样?多少次,何绍明想对着迎面开过去的队伍喊道,回去吧,这是条死路。张张嘴,却始终说不出口。即便是这会儿,除了关东军上下,也没有多少人愿意相信他。

甲午已经开始了,何绍明愈发亢奋起来。顶着巨大的压力与亢奋,何绍明现在反而愈发冷静下来。从一开始,他就明确了自个儿的目标。他要拯救的,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确切的说是这片国土上的大多数人。公平,这一规则就是为了大多数人制定的。牺牲少部分人的利益,成全大多数人,这就是公平。什么入朝四大军,什么白白送死,都去见鬼,自个儿所要做的,就是改写这个民族的历史!

自嘲一笑,何绍明道:“俊生,没错,北洋不败咱们是不太好来个偷天换日。可你别忘了,这片土地将来是属于咱们的,真要打成一个烂摊子,你乐意?”转头对着那副巨大的地图,慨叹道:“千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万里海疆,咱们关东军不过五万来人。北洋败了,咱们就得顶上。到时候,一军之力抗一国,又没有海军,这仗实在不好打。”转头指着秦俊生道:“所以,我现在盼着的不是北洋怎么惨败,朝廷怎么糜烂,反倒是能够上下一心,齐心合力先灭了小日本。”

秦俊生听罢,靠在沙盘上大笑不止:“大帅,这事儿您就别琢磨了。大清早就烂了,北洋也烂了,这都宣战二十多天了,各地督抚电文上说的漂亮,可一直到现在也没选派一兵一卒,粮饷器械更是全无,如此不败,当真是出了鬼了!诶?大帅,这事儿您应该比我还清楚,怎么这会儿犯了糊涂?”

何绍明自嘲一笑:“我是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耻辱重演啊。”

重演二字脱口而出,秦俊生却以为何绍明说的是几十年前的鸦片战争,所以没当真计较。只是绷直了身子,恭敬地敬了一个军礼:“大帅几年前在旧金山谋划的,不就是为了这些么?这也是我们追随您的目的。”

何绍明瞪了他一眼,随即挥了挥手,朝外就走:“没什么重要的事儿别来烦我,赶了几十天路,骨头都散架子了……瞧着吧,要不了一个月,北洋就会全军而溃,到了那个时候,就是咱们顶上跟小鬼子刺刀见血的时候了!”



朝鲜,平壤城。

叶志超刚刚安顿下来,便有手下戈什哈来报,聂世成求见。说实话,叶志超实在不喜这位喜欢叫真而且不甚通人情的老将。自个儿前脚进城,还没安顿休息,便上门来叨扰,怎么说也是不懂礼貌。转念一想,此刻还得倚重聂世成的四营兵马,便叫人引着聂世成进来了。

“叶军门,您这是什么意思,我军连番退却,怎么反倒成了功劳了?”一进门,聂世成便急不可耐地发问道。

牙山,没有获胜,哪怕是平局也没有。聂世成是被击败的。他已经尽了自个儿最大的努力,亲临第一线,冒着枪林弹雨,鼓舞士气,大呼酣战。聂世成所部四营,也是出了名的淮军精锐。可对面的小日本一个白刃冲锋下来,本来很是巩固的营垒,就被人家给冲了下来。一路向北,从成欢到牙山,再到平壤,淮军战损百余人,途中走失过百人。若不是沿路大肆搜刮了朝鲜民众一番,能不能保全大部退回平壤都是两说。

本来,成欢战前,叶志超亲临成欢与聂世成商量对策。聂世成判定牙山不可守,与其守牙山不如守公洲、成欢二处,凭险而守,可以痛击日军。聂世成也是这么办的,在成欢抵抗到最后一刻,才率队撤望公洲。没成想,叶志超当面答应的好好的,临了变卦。不但在已经议定放弃的牙山放置了一营兵马,还直接放弃了公洲,直接就往平壤撤退了。更离谱的是,叶志超冒天下之大不讳,上报朝廷,谎报战功!

“功亭,莫急莫急。且坐下说话。”叶志超陪着笑脸,将怒气冲冲的聂世成拉着坐下。这才道:“功亭,日人来势汹汹,雄兵数万,直扑牙山。你我不过四千兵马如何抵抗啊?这败仗,肯定是得吃的。”这会儿的清军,还是中古的建制,各类情报根本就没有精确的数字。侦骑四出,离得老远查看下日本兵的大概数量,而后琢磨一番,加料上报给主官。这么一层层的虚报,到了叶志超这儿,本是与自个儿兵力相当的四千日军,变成了三万多人马。就是聂世成自个儿在成欢登山观望,见了漫山遍野的小日本,也觉着对面之敌少说有两万。未战胆先怯,焉能不败?

“你……叶军门,你既然明知会败,为何还谎报军功?你可知道,这可是欺君大罪!”聂世成这会儿有些急了,刚刚坐下的身子又站了起来。叶志超虚报军功里头,有他一份儿。他日论究起来,他聂世成也跑不了。

叶志超笑着,又将聂世成按了下来。“功亭,我这可不是虚报军功。成欢、牙山,咱们都确确实实的打了,咱们折了百多号人,小日本也没便宜到哪儿去。说起来,顶多算是平局。我这么说,是给中堂一个交代,给朝廷一个交代。是将丰岛一役丢了的面子,变着法儿的找回来。如此一来,提了民心士气,朝廷也好上下一心,戳力备战,你说是不是?再者说了,四大军入朝,各部互不协统。咱们也得为北洋考虑,为中堂考虑不是?”说着,左右瞧了瞧,凑近,低声道:“要是没有这军功,朝廷能让咱们北洋统领各部?笑话,指不定这会儿,中堂苦心多年的淮军精锐就得让人家吞了,连骨头都不吐!”

聂世成指着叶志超,半晌无语。而后猛的一拍大腿,叹息道:“军门,我可让你害死了!”良久,骤然抬头道:“叶军门,旁的也就不说了,这平壤,咱们就算是死,也得戳在这儿,可不能再退了!”

闻言,叶志超不自然地笑了笑:“功亭放心,我也知道平壤与中堂而言的重要性,定然戳力而守,必不让日本人渡过大同江!”

聂世成朝其拱了拱手,满脸不安道:“好!叶军门,我可记着您这话了,您可不能食言而肥。”说着,站起身,告辞离去。

望着聂世成远去的背影,叶志超的脸色僵住了。时值今日,他也没闹明白,对面的日军到底有多少人。平壤城几军会合,现在也就一万八千多人。对面几万日军扑过来,能守的住么?丰岛海战失利,聂世成被击败,海上补给被断绝,北洋水师只能游弋黄海。如今平壤只有区区不到两万陆军,这局势,只能用糜烂来形容了。

想到这儿,叶志超甚至有点儿暗恨自个儿。怎么偏偏就让中堂给挑上了呢?当初他想着的是,自个儿顶在前头,而后中堂后头谈判着,不过几个月的差事,过后他就能奉调回国。可偏偏,局势愈发恶劣,最后两国居然宣战了。

正在这儿发呆呢,外头一名戈什哈悄没声的走了进来,垂立一旁低语道:“军门,北洋杨大人给您送了一封信。”

“哪个杨大人?”回过神来,叶志超伸手接过来信笺,拆开来,仔细看了起来。

“叶军门曙青兄亲启:

……连日来局势危急,中堂日发忧虑,每日垂思,少有入睡……前,兄所上奏之捷报,兄知,中堂知,北洋知。朝鲜之局,危乱万分,兄上报捷报,为民心士气计,中堂亦知。……染值此危难之际,各地督抚自重,半分协助之心也无,不遣一兵,不发一饷,着实可恨!……为中堂计,为北洋计,若战事有可为,兄务须恪尽职守,死守平壤,保不败之局。若不可为,则力保淮军精锐,速退归国。日人所图者,无外乎朝鲜也。淮军败损,则北洋不保,中堂不保。淮军尚存,两者皆可保全。日人所图者,无外乎朝鲜化外之地也。兄退回后,自有中堂与日人交磋……临书潦草,请兄见谅。

弟北洋杨莲府



看罢了信笺,叶志超本是纠结的眉头,瞬间舒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