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九章 惊喜不断
章节列表
第九十九章 惊喜不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推荐本书《爱之神》,沐MM写的,更新比我还快,喜欢唯美爱情的可以瞧瞧去,多多支持沐MM)

“三儿,赶紧去给老爷喂马,老爷可发话了,今儿晚上就得返回军营,那大白马要是走不动道儿,回头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顺子,去奉和楼置办几桌酒席……记着,是给老爷的戈什哈定的……”

“厨房的,拾掇拾掇,少奶奶要亲自下厨,仔细点儿,千万别脏了少奶奶的手……”

当院儿里,楞格里上蹿下跳指挥着下人们忙东忙西,倒也分配有度,很有大管家的风采。后宅里,何绍明退了一身戎装,换上宽松的锦衫,围在火炉旁逗弄着小安妮。

“爸爸,佩顿妈妈说你会给安妮带礼物,礼物呢?”小姑娘忽闪着大眼睛,憧憬地问道。

何绍明笑着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别说,这句中文说的还真像那么回事儿。随即对门口喊道:“凯泰,把给我闺女的礼物还有三位夫人的礼物都拿进来!”

“来了!”门吱呀一声推开,凯泰一手捧着一个大包裹,一手拎着一只笼子走了进来。笑嘻嘻地停在小安妮身前,俯身笑道:“小姑奶奶,瞧瞧这是什么物件儿?”

笼子里,一只通体火红的小狐狸,正瑟瑟发抖,转着溜圆的眼睛,显得异常害怕。眼见如此可爱的小动物,小安妮啊的一声,伸手就扑了过去。

“诶?”凯泰手一抬高,戏谑道:“可不白给,这小东西我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逮着的,叫声儿凯泰叔叔来听。”

“凯泰叔叔……”小姑娘字正腔圆的一声儿叔叔,叫得凯泰眉开眼笑,顺势将笼子给了小安妮,又揉了揉小姑娘的头。

旁边儿的凝香笑着笑着猛然皱眉,道:“老爷,什么活物不好非得弄个狐狸进来?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非得嚼舌头不可。”

乔雨桐也打趣道:“就是,这东西邪性着呢,莫要让人背后说咱家出了个狐狸精。”

何绍明嘿嘿一笑:“嘿,明明是三只大的一只小的嘛……凯泰,别跟那儿傻笑了,赶紧把东西打开!”

凯泰一伸舌头,包裹打开。三女一瞧,好嘛,三件儿雪狐皮的围脖儿,一家人都这么穿可真应了何绍明那句‘三只大一只小’了。

撵走了凯泰,凝香、乔雨桐二女面色微赧,为方才那句T情的话害羞着。这边儿何绍明却费力地跟佩顿解释着狐狸精在中文里的确切意思。说了半天,从妲己一直说道海伦,佩顿这才明白到底什么意思。

少顷,楞格里门外传话,说是宴席备好了,询问何绍明等人是否立即入席。何绍明赢了,领着一家人入席开饭。

今儿小丫头凝香高兴的紧,亲自下厨做了个老醋松花蛋,还预备了好酒,一来庆贺夫君归来,二来祝贺何绍明升了从一品的提督。这从一品可是正经的朝廷大员了,捎带着,凝香也成了一品的诰命夫人。这让颇有些官儿迷的小丫头凝香十分高兴,席间频频举杯,没一会儿就将自个儿灌醉,迷离着双眼,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

佩顿喝不惯白酒,自个儿从房内取了香槟,也喝得自得其乐。

倒是乔雨桐,一边儿喝着一边儿说着近来银行的情况。

“爷,这半年多来,过咱们手的银子起码一千万,依着您的意思,开了铸币厂,仿造墨西哥鹰洋,这么长时间下来抛去成本起码收了两百多万银子。”

财迷大小姐一说起自己的老本行儿,满眼的兴奋,嫁做人妇后,头一回露出英姿飒爽之色。

“爷,那银行业置办起来了,起名儿也依着您的意思,就叫东北商业银行。两千万的美子折算成银两,都投进去了。上个月雨桐爷爷来信儿,好通抱怨,说咱们抢了大德通的营生,非得要跟咱们掺一股。雨桐考虑了下,便将大德通给收购了过来……”

“啊?”何绍明吃惊了下,随即调笑道:“雨桐,你可真不厚道。这才做了两年的新妇,回头就算计起娘家来了,也不怕……诶呀,别掐人,我不说了还不成么?”

“哼,这叫双赢!”好嘛,大小姐乔雨桐连双赢这词儿都会了。白了何绍明一眼,乔雨桐复又将林林总总一箩筐的事儿讲了讲,总之,银行初步建立,收益还是颇为可观的。收购了大德通,乔家占东北商业银行18%的股份。按照现在的收益来看,年末起码可以收回六百万的银子。

六百万,这比何绍明预想的要高出不少。可能是因为铸币的利润实在是丰厚,七分银子三分铅,刨去成本,起码有两成银子的收入,可谓暴利。这才半年,若是明年全年经营下来,怕是收入要过了千万。这么一算,起码足够何绍明再建一个辽阳工业园和关东军了。咋舌之余连连夸赞大小姐颇有经商才能。

佩顿最近忙着教那些炮兵英语,搭着她来中国近一年,多少会了点儿中文,现如今的授课容易了许多。学员们知道她是何绍明的妻子,不敢逾越,收了丘八样儿对之彬彬有礼,颇为尊敬。前段儿日子又从上海的公共租界请了几名英国仆人,她的日子好过了许多。

佩顿举着高脚杯正盯着何绍明瞧,仔细辩听着二人在说些什么。骤然想起了什么,也不打招呼,急匆匆离席而去,片刻后又回来,手中却多了打厚厚的纸张。

“何,这是唐从美国给你发来的年终财务报表。”

“哦?”何绍明一想,今儿已经十二月二十三了,按照老美的习惯,年终报表是该这个时候出来。道谢一声接过来仔细观看。报表是用英文写的,上面儿一大堆的表格数据,连何绍明这个对财务颇有涉猎的人瞧着都头疼。索性只看结果:AT&T收益137万美元,微星无线电收益830万美元,ABC广播收益92万美元,量子基金收益3120万美元。最让何绍明感兴趣的便是ABC广播,自从从排华法案事件中,美国人第一次领略了广播媒体的强大力量后,广播台的广告身价便翻着跟头网上飘。企业家、工厂主、还有无论有什么政治倾向的政治家,毫不吝啬地包下ABC的广播时段,是以,刚刚成立经年的ABC便开始盈利了。

ABC的财务报告后面儿附带着ABC高层的请示,目前ABC高层正打算在英国筹建BBC广播,已经同英国政府谈妥了协议,如果何绍明允许,年后就将成立。

何绍明愕然,后世赫赫有名的BBC广播就这么诞生了,貌似还是属于自个儿的,这是不是有点儿儿戏?转念一想连ABC都是自个儿的,多个BBC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话说自个儿如今也是一年小五千万美子的收入,换算到后世那可是四十亿,正经的高收入,你比尔盖茨不是号称世界首富么?老子要不了多久就能超过你,回头改名儿叫盖比尔……

心情愉悦之下,何绍明多喝了几杯。挥退了伺候的丫鬟下人,借着酒劲儿便开始对三女上下其手。要不是掂心着军营,何绍明肯定就将三女就地正法了。

吃罢了极其香艳的一顿饭,何绍明便与三女坐着马车,在警卫连的护卫下直奔南面儿的关东军营盘而去。一路无话,晚上将近十点,一行人才到得营盘。

军营门口儿,早一步到得的秦俊生、张成良等人,会同魏国涛等一众留守的军官,百多号人肃然立在营门前,见何绍明下了马车,整齐地敬礼,然后拍起手来欢迎何绍明。

何绍明一痉鼻子,笑道:“怎么着,这俩月不在,倒把我当了外人儿了?搞这么个场面是谁的主意?”

众人讪笑着,却没有回答。只是眼神不自然地瞟向后头。

何绍明定睛一瞧,嚯,一身儿长衫,满脸的猥亵,不是旁人,正是失踪了许久的师爷裴纬。何绍明有些不高兴,心说这裴纬怎么说也是个外人,没有关东军的职务,众人怎么会听了他的话?

裴纬混迹官场多年可是成了精的人物,眼见何绍明不悦当即知道何绍明是因为什么不高兴。笑着解释道:“大人如今官居一品提督,战功赫赫,属下们出来迎迎也是应该的。”

何绍明喝了不少的酒,一路又车马劳顿,困乏的紧,也不便深究,只是记在心里,当即点了点头与留守众人一一问候。

“国涛,俩月不见显富态了。”

魏国涛闻言,嘴角抽动,脸色铁青着道:“有劳大帅挂念了。俩月来,国涛日日操练营中士兵,不敢懈怠一日,只是近来食物油腻,所以……”

“得了,一个大男人哪儿那么敏感?信不过你本帅会留你守家?你小子不会是因为这次没带你去一直耿耿于怀吧?”

一番调笑,何绍明继续与众人寒暄着,转了一圈儿却瞧见了冯诺伊尔领着几名德国军官耸立在众人身后。何绍明有些吃惊,刀疤脸冯诺伊尔却笑着说这是入乡随俗。

此时已近深夜,众人不便多说。何绍明问候了众人,又在营地内转了转,便领着人回了河边的小洋楼。这一夜,自然极其香艳,个中味道不足为外人道。只是黎明前,一脸满足的凝香却道:“老爷,秋菊如今都十八了,翠儿也十七了,您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儿给她俩开了脸?”

何绍明一阵郁闷。俩陪嫁丫鬟那是内定的妾室,若是放了出去,怕也寻不到好人家,反要背负被人休了的名声。可自个儿如今已经有了三位娇妻,又一门心思地扑在军队上,哪儿有工夫与那俩唯唯诺诺的小丫头培养感情啊?一阵头疼,推说困乏,含糊着道来日再说,便沉睡过去。

翌日。

出门儿前得了佩顿的提醒,今日可是平安夜,按照规矩得考虑给那些外籍军官搞个舞会什么的,然后放上几天的假期。

何绍明琢磨着,这舞会就算了,荒郊野岭的,除了佩顿哪儿还有会跳舞的洋婆子?干脆置办个餐会算了。

下午六点,一众关东军军官,还有美国、德国的外籍军官,身穿着笔挺的军装,聚集在新落成的礼堂内,间或有一些西装革履,在工业园区工作的研究员。后勤部此番下了大功夫,礼堂内装饰一新,门口一溜洁白的餐桌,上面儿堆放着各色食品,西洋的菜肴,中国的点心,不一而足;穿着军装围着白围裙的士兵,拖着餐盘,上面码放着高脚杯盛放的美酒,来回地在人群内穿梭着;礼堂的四周,几个特制的音响传出优美的轻音乐,若是再多上一些洋婆子,还真能让人产生身在异国的错觉。

惫懒的美国人与严谨的德国人,此刻放下了彼此关于宗教、生活态度甚至包括衣装是否整洁的分歧,彼此友善地笑着,享受着平安夜的到来。而那些中国籍的关东军军官,大多都是海外华侨,多多少少参与过或者知道西方宴会的习俗,倒也处之泰然。偶尔几个愣头青,好奇地张望着,一脸新奇之色。

平安夜应该是祥和的、快乐的,虽然大家不能与家人共同度过。何绍明一直快到零点,才姗姗而来。他认为,自个儿身为主官,这个时候不适合与民同乐。以前公司开年会的时候,何绍明最讨厌的就是老总讲完话,非要与民同乐来在那儿不走。好好的年会除了老总自己以为大家开心,其他人没一个开心的。

是以,何绍明才选择在这个时候儿来。

“十,九……三,二,一!圣诞快乐!”

这一刻,不分级别,不分语言,不分肤色,众人彼此举杯祝福着,道一声圣诞快乐。

何绍明只在麦克风里给大家道了声祝福,便领着人匆匆的走了。值得一提的是,何绍明引导的倒计时方式,让大家既新奇又赞赏。冯诺伊尔认为,这种方式有助于提高士兵的紧迫感,从而提高效率。

三天的假期一过,外籍军官与研究员重新返回各自岗位。

河边,炮兵练习场。

何绍明等一众关东军高官,以及冯诺伊尔等外籍军官迎着猎猎的北风,纷纷拿起望远镜观望着远方。两千米外,若干木制的靶子已经立了起来,信号兵打来旗语,示意可以进行炮击。

一名军官请示了下,待得到何绍明的同意后,指挥着几名士兵,抬出三个精巧的小炮,调整好射击诸元,一声口令下,‘砰砰砰’三门小炮便开始射击。

一众外籍军官初时见这新造的迫击炮如此小,都有些不屑之色。待见其每分钟将近二十发的速度,以及划过诡异的弧线,落在远处的战壕内爆炸之后,纷纷收起了不屑,转而沉思起来。这炮明显是缩小版的臼炮,设计这样的炮,就是为了应对即将改变战争模式的壕沟战。另外,在反斜面布置这样的火炮,可以随意地打击敌人,而不用担心敌人的炮火报复,真可谓是利器!

一会儿的功夫,迫击炮从两千米外的目标转而攻击五百米内的目标,虽然精准度差了一些,但射速实在是太快了。更重要的是,重量轻,一个人扛着就走。这样一门炮,三个人就可以扛着满战场的乱跑,可以随时机动转移。更绝的是,即便是在战壕内,这迫击炮也可以找到发射的角度。

“不错!”

“好东西!”

魏国涛与冯诺伊尔同时称赞。

就连何绍明自个儿也是异常满意,心里琢磨着肯定要给军械局的那帮技师涨工资了。

迫击炮测试完毕,何绍明当场拍板,加紧测试,争取年后批量生产。以后关东军要将迫击炮配属到连一级。

几名在一旁的技师得了肯定,心中雀跃不已。商量一番,推出一人与何绍明道:“大帅,这迫击炮是造好了,估摸着以后改动不会太大。您说的那个什么榴弹发射器还有火箭筒,如今也有了样品,只是还有些问题尚待解决……”咳嗽了下,道:“要不,大帅您先瞧瞧?”

何绍明一听高兴了,心说这些技师效率很高嘛,当即点头,让几人将样品拿出来瞧瞧。

盏茶的工夫,一辆马车停在了炮兵练习场。

几名技师哼哧哼哧抗下了两样物件儿。一件儿细长的炮身,侧面有瞄准用具,下面有发射装置,不用说了,这就是火箭筒了。

另一件儿模样有些奇怪。一米五左右长,许多管子被捆在了一起,后头有操作装置,下盘还有轮子。三四个人才勉强推的动,难不成这就是榴弹发射器?怎么瞧着那么像二战时德国的火箭发射器呢?

见何绍明疑惑,先前的技师解释道:“大帅,您那设计我们忙了几个月也没有头绪。主要是解决不了膛压问题,所以自作主张改动了下,您看……”

“无妨,测试下看看再说!”

“是!”

率先测试的是火箭筒。一名身材魁梧的技师吃力地扛着火箭筒,在另一人的协助下,在炮口装了纺锤体的火箭弹。随即略一瞄准,对准百米外的靶子扣动扳机,嗖的一声,火箭弹喷射出橘黄色的豁然,拖着尾烟直直地飞向靶子。只是,眼看就要撞上靶子却突兀地转了个弯儿,飞向一旁,将一处小土丘炸得尘土飞扬。

技师尴尬道:“这个……始终没有解决尾翼问题,所以飞行路线总是弯的。”

何绍明皱眉思索了下,道:“可以考虑让火箭弹出膛后开始自转,改一改尾翼,这样轨迹就会直了。另外太重了,想办法减轻下重量。”

技师见何绍明脸色不善,心中暗自腹诽,不该在没定型前就将这东西拿出来献宝。心情忐忑下,小意问道:“大帅,那榴弹发射器您还看不看?”

“看,趁早看了,有什么问题一并解决。”

“诶,好。”

技师一边埋怨着同僚自讨没趣,一边儿张罗着测试榴弹发射器。

一会儿的工夫,几名工人摇动转把,将模样怪异的榴弹发射器摇到一定告诉,定好了设计诸元,随即一名工人猛地一拉火绳。

只听‘砰砰砰’低沉之声不绝于耳。一颗颗可以看见轨迹的黑点,从一个个小管子内飞出,几秒之后,两百米外,将近五十平方米的范围内,浓密的爆炸不绝。爆炸强度也就跟手榴弹差不多,但实在是太密集了。这样的火力倾泻下,即便是藏在底下估计也得被翻上来。

一众军官瞪大了眼睛,吃惊不已。德国教官冯诺伊尔更是抽搐着嘴角,嫉妒地看着何绍明,嘴里嘟囔着:“这个上帝的宠儿,再次改变了战争模式……”

而何绍明怎略一错愕,随即开始挠头:“果然……这分明就是缩小版的喀秋莎嘛……还真是惊喜不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