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六章 从没见过这么丑的女人
章节列表
第九十六章 从没见过这么丑的女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谁也别管,今儿要不把乌丹给打下来,老子就要杀人!”

任凭众人怎么劝说,何绍明就是不听,拿着枪逼着秦俊生要再次进攻。秦俊生一咬牙,摔了帽子,脸色铁青道:“大帅,卑职这就整军再战,日落前定要将乌丹送与大帅!否则,俊生便提了脑袋来见大帅!”说罢,一个军礼行过,领着几名军官便急匆匆出去了。

“哼!属驴子的,不敲打不动弹!”望着远去的身影,何绍明冷哼一声。旋即收了枪,转头对着众人笑道:“让诸位见笑了。兄弟这新军刚立,下属没有规矩。呵呵,来来来,大家接着喝,谁也不许走,且看本帅是如何取了这乌丹城的。”说罢,捧起酒坛,又与众人闹将起来。

取乌丹?吹牛皮吧,蒙军、淮军攻了三日,死了上千号人也没攻下来,你个刚刚成立的关东军一日就能取乌丹?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众人暗自腹诽,表面却不敢表露。这位何大帅眼见着喝高了,这会儿找不自在,不是等着挨枪子儿么?刚才那一枪要不是左宝贵手快,可就实打实的要了人命了。

这边儿推杯换盏,喝得不亦乐乎,没多久外头又响起了枪炮声。只是,这回炮声密集了许多,马克沁重机枪更是不要子弹般的响个不停,看来这回关东军是真拼命了,就是不知道战况如何。

叶志超心中好奇,他这桌的都是高级将官,不好走开,对着邻桌几个将官使了眼色,叫那人出去瞧瞧。那人刚刚站起身,却被何绍明一把按住。“嘿嘿,想跑?没门儿,来来来,先与本帅干上两碗再说。”

“诶哟,何大帅,下官已然不成了,待下官出去透透气,回来再陪您接着喝?”

“少来!今儿个高兴,谁也不许走。”何绍明随手抓过一只酒碗,捧起坛子给其满上,转头道:“谁……谁也不许走!凯泰,把门儿给我看好咯,走了一个,老子要了你的脑袋!”

“是!”

啊?这话儿怎么说的,还不让人走了?旺王瞧着何绍明,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何绍明在搞什么鬼,难不成真喝多了?叶志超虽然是一介武夫,但这么多年官场混下来,早成了老油条。当下也垂头思索着何绍明在搞什么名堂。

正疑惑间,何绍明灌了那淮军两大碗,癫狂地笑着,又抱着酒坛回转到这桌。不管三七二十一,挨个儿给满上,非要来个一醉方休。众人推脱不得,只得闷头饮了。

里头酒喝的热闹,有来有往,外头却是关东军在唱独角戏。

此刻,得了命令的关东军炮营,玩儿命地集中火力,攻击着城墙。事前秦俊生发话了,与其颇费周折拉着炮弹回辽阳,还不如在这儿都打出去,就当训练炮兵了。马克沁更是前推了很远,距离城墙不过五百米外,疯狂地吐着火舌。一时间,城墙被炸得支离破碎,断壁残垣,砖头瓦块,旗帜兵器,夹杂着金丹道匪徒的尸体,在滚滚浓烟中四处乱飞。

整整半个小时的火力急袭,让东侧的城墙彻底变成了人间炼狱。炮弹打光了,炮营意犹未尽地开始清理炮膛,检修火炮。前头的马克沁,待硝烟渐散,也由火力覆盖变成了长短不一的点射,压着城头残余的金丹道匪徒不敢抬头。

在重机枪的掩护下,一队工兵猫着身子,快速地逼近城墙。随即拿起工兵铲,钻头等物,在城门附近开始埋设炸药包。十几分钟后,这队工兵拖着导火索退了回来。随即,一名工兵打出旗语,请示是否可以进行爆破。

“告诉一团押上……打旗语,十分钟后进行爆破!”张成良放下望远镜,凝视前方,吩咐道。传令兵领命一声,去了。

张成良轻蔑一笑,对身旁的秦俊生道:“参谋长,真难为您跟大帅演这出苦肉计了。您放心,日落前,乌丹必成我军的囊中之物。”

秦俊生掏着被手枪生震的还在发麻的耳朵苦笑道:“我这不也是没招儿了吗。不暴露实力,不让人惦记,说起来容易操作起来难啊。告诉一团,占了城墙就成,别打进去,咱们还得给那帮蒙军淮军留点儿呢。”

张成良撇嘴笑道:“放心,早就安排好了,您就瞧好吧。”

说话间,城门处一团火光暴起,随后传来一声巨响。大地猛地颤抖了一下,几十公斤的炸药炸起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木制包着铁皮的城门,被炸得化作碎木块,随着冲击波四散。两侧的城墙吃力不住,碎石四溅。城门篓子如同坐了过山车一般,上升,而后猛地下降。

张成良捡起了被冲击波震落的帽子,吐了吐口中混杂进来的尘土,道:“他妈的,炸药放多了,怎么给炸塌了?”

身旁的秦俊生却没理会他,急吼吼地对传令兵喊道:“打旗,告诉一团,尽快占领城墙。”

却说距离较近的一团一千五百多人,好半天才从猛烈的爆炸中缓过神,听得急促的哨子声,一声发喊,端起上了刺刀的步枪便冲了上去。顷刻间便冲到了城下。

城门已经被炸塌,关东军士兵们踩着乱石,步履蹒跚地攀上最高点,随后拉拽着同伴登上还算完好的城墙。下面儿,马克沁又开始咆哮起来,阻止刚刚醒过神来,企图增援此处的匪徒。十几分钟后,更多的关东军士兵冲上了城头,马克沁倾泻着火力,为其扫平障碍。关东军士兵甚至没开几枪,在马克沁的掩护下,一路小跑着,很快就占据了一段城墙。

这时,配属一团的马克沁重机枪,在众人肩扛手拽下,也安置到了城头上。‘突突突’的枪声响起,城内赶来增援的匪徒便如同割麦子一般,成排成排地倒了下去。

十几分钟后,城头打来旗语,已经完全占领东侧城墙,请示是否按照预定方案进行下一步。

“打旗语,告诉一团原地固守。”张成良轻哼一声,道:“要是大帅一早就让咱们放手攻击,这乌丹早就攻下了。”

秦俊生点了点头,旋即有些不悦道:“成良,你这自负的毛病什么时候改改?眼下也就是一帮邪教徒而已,若是换了德国陆军,恐怕咱们就没那么轻松了。”瞪了他一眼。“你去求援,装的像样点儿,我去前头瞧瞧。”

“参谋长,按计划应该是您去求援啊?”张成良诧异道。

远去的秦俊生只是摆了摆手,道:“就说我在前面儿身先士卒,拼死作战。”

“蒙谁呢?一准儿去寻那杨紫英去了。”张成良嘟囔了句,走到炮队后,拿出一条毛巾,在炮膛擦抹了下,然后将黑色的炮灰涂抹身上、脸上,这才慢悠悠地返回营盘。



中军帐内,本就有些坐不住的众人,闻听外头如同响雷一般的炸响声,纷纷起身,打算出去瞧个明白。无奈此时貌似喝多的何绍明,把着门口,拎着酒坛,死活不让人出去。

“何帅,这天色不早,兄弟营中还有军务,你看……”叶志超有些焦急道。

“何帅啊,不如咱们到那高台之上,置办酒菜,一边观看战况,一边饮酒,你看如何?”旺王这主意出的好,算准了何绍明不能不答应。

何绍明正装着耍酒疯,想要搪塞这个问题,就听外边儿脚步声响起。门帘一掀,一身硝烟的张成良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

众人一瞧,好嘛,刚才还是小白脸,这会儿成了黑李逵了,看来这帮关东军是真拼命了。

“大帅,参谋长领着一团冲进城区了,目前正与匪徒激战,请大帅赶快发兵援助啊。”

何绍明一瞧,这张成良眼色焦虑,嘴唇颤抖,最妙的就是气喘如牛,不知道详情的绝对能被骗到。心底暗笑,随即按着剧本儿,假装欣喜,一转身,脚下打滑,扑通一声摔倒在地。稀里哗啦,酒坛子摔出好几步,碎了一地。

“大帅!”

“何帅!”

众人七手八脚将何绍明扶起,正要探其鼻息,却隐约听见何绍明的鼾声。众人鼻子没气歪咯,感情这位主儿是彻底醉过去了。

“没事儿,何帅一时坛酒,醉倒了,呵呵。”

他们不着急,可张成良着急啊。跳着脚给诸将拱手道:“列位列位,旺王、叶帅,如今大帅醉倒了,只好请诸位拿个主意了。乌丹城中我关东军第一团已经攻进去了,东侧的城墙也占了,如今乱匪正在反攻,诸位看看如何是好啊?”

“你们当真攻进去了?走,出去看看!”旺王闻言,当先一步走出了军帐。众人紧随其后,除了营帐,打眼一瞧。

可不是么,东侧的城墙被炸没了一大截,城头上影影绰绰都是墨绿色的关东军身影。众人无不颔首,暗道这关东军还真有两下子,单是这打仗不要钱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旺王、叶帅,成良恳求二位赶紧发兵支援,时间一长我怕一团就陷进去,再也出不来了。”张成良在一帮恳求道。

“好!稍等片刻,待本王点起兵马立刻便发兵!”旺王爽朗的应了。在他看来,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儿。城墙一破,那帮子乱匪哪儿还是如狼似虎的蒙军对手?当下领着自己的人便急匆匆回营了。

叶志超本指望着率先攻下乌丹,好生抢掠一番,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心里暗恨,随即也招呼人奔回营,组织人马尽快入城。

两只军队,不论是蒙军还是淮军,都是不禁劫掠的,听闻城破了,当下也不用催促,须臾间排好了队形,小跑着便对乌丹发起了冲击。



城头上,几十挺马克沁停止了咆哮,城内倒伏了一地的尸首。金丹道教徒垂死挣扎的血勇,最终抵不过重机枪的疯狂杀戮,残余的匪徒喊着‘城破了’,纷纷掉头朝其余三门奔去。

秦俊生木然地望着眼前的一切,无悲无喜,眸子深邃,似在思索着什么。见参与匪徒退了,后头又传来蒙军、淮军的喊杀声,眉头皱了皱,对身旁的一名军官道:“一团长,你留下巩固城墙,给我一个连,我进城探探。”

“啊?”

“啊什么?执行命令!”

“是!”一团长无奈应了,转头道:“刘鹏飞,带上你的连,跟参谋长进城探探,注意保护参谋长的安全。”

“是!”远处,一名手持步枪的军官应了,随即招呼自己连队的士兵跟着秦俊生,悄然下了城墙。

此刻,越来越多的蒙军、淮军从东侧涌入了乌丹。城内的残余金丹道再无斗志,纷纷逃向其他城门,打算逃走。却被围在城门外的蒙军、淮军也趁势冲进了城。顿时,城市内成了混乱的战场。每一刻,都有人被杀戮,每一分,都会传来濒死前的惨叫声。

硝烟弥漫,杀红眼的各部士兵又开始放起火来,顿时,浓烟滚滚,冬日里的低气压下,浓烟紧贴着房檐左近的高度,熏得人睁不开眼。



刘鹏飞在前头带队,整支连队成搜索队形,将秦俊生护在中间。两个班的战士则登上了两侧低矮的房屋,慢慢挪动着步子,警惕着四周的动静。

“安全!”

“安全!”

“继续前进!”

一个连的士兵,纷纷组成三角队形,铺开很大的面积,沿着街道缓缓地前进着。中间的士兵,几人一组,踢开沿街的院落,仔细搜索着残敌。此刻的残匪,哪儿还有心思起来反抗,如狼似虎的关东军士兵一冲进来,在漆黑的枪口雪亮的刺刀威胁下,当即抛下武器,跪地投降。

依着秦俊生的吩咐,拷问了匪徒杨紫英的情况,可抓到的都是小喽啰,上哪儿知道杨紫英的情况去?只说了当日杨紫英似乎没有死,被家中的仆人拖了下去,去向不明。又说匪首杨悦春眼下就藏在关帝庙内,没准儿杨紫英也在那儿。

一路走,偶尔开了机枪,消灭了几个歇斯底里的匪徒。又问了几个俘虏,都是这般答复。这让秦俊生的心中充满了喜悦与激动,原来杨紫英没死。

当下催促着,搭着城内乱做一团,一个连荷枪实弹的关东军士兵,无人敢招惹,队伍加快了速度,慢慢向关帝庙方向靠拢。一路上,时不时会遇到惊慌失措的乱匪。

灭顶之灾就在眼前,人们都有些歇斯底里。有的匪徒大包小包地扛着财物,步履蹒跚,想着能逃出升天;几个匪徒推开了一处宅院,随即里面传来女人的哭喊男人的淫笑声;大群的人,双目惊慌失措,随着人流,没头苍蝇般地乱转着;还有一些理智些,自知全无生还希望的,颓然坐在地上,比划着刀子,对准自己的胸膛打算自尽。

秦俊生无暇理会这些,挂念着杨紫英,一门心思地朝前赶路。盏茶之后,在关帝庙前,遭遇了唯一一起有组织的抵抗。

三百多人,手持大刀长矛,对着全副武装的关东军发起了绝望的冲锋。在刘鹏飞的指挥下,关东军一阵阵排枪扫过去,无数的手榴弹炸过去,如林的枪刺扎过去,片刻之后,在付出几人轻伤的代价后,消灭了这股顽抗的匪徒。

关帝庙大门紧闭着,门前一片破败,杂乱的包裹、碎纸屑、横亘的尸体、淡淡的硝烟,加上四周隆隆的喊杀声,显得那么的凄凉。

秦俊生看着破败的关帝庙,脸色略有些不安,吩咐道:“朝里面喊话,叫里面人出来投降。”

“是!”

刘鹏飞叫了两个嗓门大的,对着庙里喊了半天,庙里却静悄悄的,没有回音。

秦俊生眉毛一立:“放排枪,手榴弹捆上,给我炸开!”

‘啪啪啪’一阵排枪扫过去,庙里瓦片碎落,隐约传来女子的惊呼声。

正当一名士兵提着集束手榴弹要炸开庙门时,却听得里面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军爷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我是正经的老百姓,千万不要害了好人。”

闻言刘鹏飞乐了:“好人?好人叫门你不开门,说,你是干嘛的,杨悦春人呢?赶紧开门!”

那声音颤抖道:“军爷,在下是守庙人。这兵荒马乱的,谁知道外边儿是军爷叫门,而不是乱匪呢?”那声音顿了顿,又道:“杨悦春是在庙里,不过已经服毒自尽了。军爷,如今庙里全是携裹而来的女眷,您高抬贵手,可否先放这些无辜女子出去?”

刘鹏飞乐了,心知这是对方想耍滑头,回头看向秦俊生,见其点了点头,当即道:“行啊,我们关东军最讲信义了,你放人出来吧,老子保证不为难她们。”

声音传进去,良久,没有回音。又过了小片刻,庙门咿呀一声打开了,二十几名女子垂着头缓缓走了出来。

关东军围了个半圆形,所有士兵的步枪都指着庙门,只要对方稍有异动,便会开枪射击。

秦俊生见人出来了,急不可耐地走过去,逐个扫视着,生怕漏掉了杨紫英的身影。旁边儿,刘鹏飞一努嘴,北极熊与老疙瘩张作霖会意,端着步枪上前仔细观察起来。

秦俊生很失望,二十几张面孔,没有一张是熟悉的。“也许,她受伤了,正躺在庙里?”

正思索间,猛听得后头北极熊吵吵道:“你,你,说你呢,别低头。瞧你那模样儿吧,爷们儿还能看上你咋地?过来过来。”

“军……军爷叫奴家?”那女子垂着头,目光闪烁,嗓音更是别扭,不似女子反倒像个糟老头子。闻听召唤,极不情愿地朝北极熊挪着步子。

张作霖眼神好,仔细一瞧,见那女子面容怪异,脖子上还有喉头,当即道:“熊哥,这家伙是男扮女装。”

‘哗啦啦’一阵枪响,几只步枪纷纷对准了那诡异的女子。那女子害怕至极,腿一软,一P股坐在了地上,瑟瑟发抖。刘鹏飞扔下步枪,掏出左轮手枪,慢慢逼近坐在地上的那女子。猛然出手,一把扯下那女子的头发。果然,戴的是假发。

“告诉后面儿的,押个俘虏上来认认,说不准是条大鱼!”刘鹏飞轻蔑地笑着道。不片刻,俘虏上来仔细一辨认,声称此人就是匪首杨悦春。

刘鹏飞这个高兴啊,果真是条大鱼,而且还是最大的那条,这功劳是少不了了。吩咐北极熊领着人仔细看押,自己则带着人慢慢向庙里逼近着。

秦俊生跟了上去,路过杨悦春身边时,顿了顿,问道:“杨紫英如今在那儿?”

杨悦春此刻一身半男不女的打扮,又是惶恐又是尴尬,见秦俊生发问,猛然想起自己女儿杨紫英与一名关东军将领有私情,八成就是眼前这位了,当下如容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跪地恳求道:“这位大人,您行行好,看在紫英的面上,放我一马吧。”

秦俊生皱眉:“再问你一次,杨紫英在哪儿?”

“不……不知道,自打官军围城,小老儿便在这关帝庙内潜心忏悔,不曾见过其他人等。”见秦俊生怒极,杨悦春害怕之下,只得实话实说。

秦俊生对其冷哼一声,起身进了关帝庙。此刻,一个排的关东军士兵已经占领了庙内。果真如杨悦春所言,庙内除了刚才说话的那中年人,再无一人。反复搜索,也不见密室或者密道之类的存在。

“杨紫英,你到底在哪儿?是否还活着?”年轻的参谋长此刻满心的失望。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南门,一名身穿关东军士兵墨绿色军服,头上却戴着狗皮帽子的士兵,拿着洋枪,正押着一队俘虏走出南门。

守门的淮军士兵认识其服色,也不阻拦,只是笑问道:“关东军的兄弟,你从哪儿押了这么一票女子出来?不如给弟兄们先享用享用如何?”

那士兵垂着头,咳嗽几声,粗着嗓子道:“不是兄弟不仗义,这可是我们秦俊生参谋长点名儿送到他帐篷的俘虏,兄弟要是不怕得罪我们参谋长,尽管享用。”

那淮军小官儿一咧嘴,道:“参谋长?听管带说,那是相当于总兵的官儿,咱可得罪不起,得了,你赶紧送过去吧。”

关东军士兵友善地笑了笑,旋即不发言,押着一队女眷出了南门。

待其走的远了,一名淮军士兵疑惑道:“头儿,那小子说话怎么有点儿娘们儿气?而且你看,走路的样子也是娘们儿样。”

淮军小官儿收回了贪婪的目光,回身给了那人一个暴栗,道:“瞎说什么?人家一个总兵养几个娈 童再正常不过了,你别跟这儿瞎起疑。”说完,再转头看那队女子的身影时,却没了踪影。



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下午。

热河、察哈尔金丹道乱事终于平定。匪首杨悦春以极其可耻的方式落网。

从三月到将近十二月,长达九个月的时间里,金丹道作乱,席卷了整个热河、察哈尔、辽西奉天、北直隶等地,导致上百万人流离失所,二十万人因此死亡。不但如此,其余波直接引发了满汉之间大规模的矛盾。因何绍明的劳力换步枪政策,大批本应被屠戮的汉民,被押送到了辽南,变相拯救了几十万汉民百姓。

(编者注:事实上,金丹道爆发的时间与本文有些出入。因为剧情需要,所以红爵将其提前了一个月。希望列位谅解。如果非得较真儿,呃,请去看原版历史书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