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九章 人去楼空?
章节列表
第八十九章 人去楼空?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大帅,大帅!”

文廷式喊着,急匆匆跑进了衙门内,满脸的焦急与惶恐之色。略微平息了下剧烈的喘息,道:“大帅,您下令杀的洋教士?”

何绍明眉毛一立,故作惊讶道:“文大人这话从何说起啊?本帅断没有下过此令。再说了,本帅也从没见过什么洋教士,这下令杀之,何从说起啊?”

“啊?”文廷式张大了嘴巴,看着何绍明在这儿拙劣地装傻充愣,一时不知如何开口。没见过?这不胡说八道么?前脚儿刚恭恭敬敬请人家进的城,这会儿不认账了?没下令?没下令凯泰那小子能那么理直气壮的开枪杀人,连自己劝阻都不顾?自个儿好心好意,就怕何绍明因此丢了官职,结果人家根本不领情,还装作不知,这话怎么说的?

见文廷式愕然,何绍明微笑道:“这个,文大人,据本帅所知,这朝阳府自从被乱匪占据,大肆烧杀抢掠,连带着西洋传教士,也是死伤殆尽。可惜啊,若是本帅早来一步,也不至于让外国友人遭此劫难,您说是不是?”

文廷式楞了半天,心里可琢磨开了。这何绍明什么意思?不认也就罢了,听这话的意思,难不成还要杀尽西洋传教士不成?这事儿要是闹到御前,后党那帮子八旗大爷,肯定拿这事儿闹起来。这何绍明一倒,翁中堂可就成了光杆司令,手里一个兵也没有了。心随电转,瞬间下了主意:“呃……大帅,下官只是听闻城中有此流言,一时忙乱,便信以为真了。既然大帅不知,想来必是邪教造谣生事。下官罪过,这就差人去严查,定要将造谣之人擒获。”说罢一拱手,扭头走了。

“文大人慢走。”何绍明望着文廷式远去的身影,心底笑开了花。就算文廷式知道又如何,他的顶头上司翁同龢如今可全指望着自己手中的关东军给其撑门面呢。就算亲眼看到了,也得帮着瞒下来。

一会儿的工夫,凯泰满脸兴奋地回来了。手中多了一个茶盘,上面是一颗被白布盖着的人头。

“大帅,客人招待好了,您过目?”说着,凯泰就要掀开白布。

何绍明厌恶地摆了摆手:“拉倒吧,赶紧找地方埋了。记住,千万别让人发现了。”

“是!”凯泰随手将托盘交给身后的卫兵,嘱咐一番,随即又站在何绍明身旁,恢复了亲兵队长的本色。



天色将暗,城内搜查邪教残余的行动也收尾了。

在何绍明的命令以及秦俊生的监察下,关东军士兵可谓纪律严明。冷言冷语,呼喝推搡是免不了的,但还真没有调戏妇女抢劫财物之事发生,这让何绍明很满意。

金丹道教占据朝阳旬月,早就将城市祸害的不成样子,几乎家家百姓都遭了殃,对邪教徒是咬牙切齿地痛恨。见这伙不一样的官兵军纪严明,没有扰民,只是搜查匪徒残余。便纷纷为其指引起来。

待到了夜幕降临,关东军搜出的邪教徒加上先前从南门逃走又被骑兵俘虏回来的,足足有三千之众。详细盘查之后,发现大头目一早随着城门楼子上了天,剩下的不过是一些道士以及小头目。

当即,何绍明发报辽阳,让其向京师转告战果。

翌日,天色微明,便收到了京师的回执电报。

这回没什么封赏,大概帝党也觉着何绍明窜的太快了,得压一压,只说记得了何绍明的功劳,待乱事一平再行封赏。电报中还说,三日前,辅国公林亲多尔剂帅百多蒙古士兵,在喀喇沁的上烧锅击败了金丹道一部匪徒,击毙匪首达章京,俘敌百人,歼敌人过千,只逃走了几十人。如今正围攻赤峰等地。两日前,记名提督聂士成率淮军从承德出发到达建昌,眼下正在加紧攻城,不出三日可下。另,叶志超、左宝贵领另一部淮军,眼下正在横扫西土默特。

何绍明看罢,将电文递给了秦俊生。垂首思索了起来。这电文里虽然没说什么,可帝党对战局的忧心已经跃然纸面。忧心什么?不是匪乱,而是究竟是谁的功劳大。何绍明几日前平了东土默特,眼下又平了朝阳,歼敌八千。这听着是好听,可回头人家蒙军百多人愣是灭了一千多的邪教徒,相比之下,何绍明的功劳无形中便缩水了。知道的是攻击喀喇沁的不过是刚刚被煽动起来的汉民,而不是邪教的主力;不知道的以为金丹道就是个软柿子,谁都能捏呢。

见秦俊生看完了电报,何绍明皱眉道:“部队情况如何,可有疲劳?”

秦俊生戏谑一笑,道:“大帅,这打朝阳还不如平时的训练强度大呢,士兵们精神状态好的很,尤其是知道了邪教的本质,都等着您下令继续攻击呢。”

何绍明点了点头,道:“召回四下搜寻残匪的步兵团,让他们守朝阳,其他部队立刻整装,用过早饭开赴敖汉旗!”

“是!”



敖汉旗贝子府。

几日间,赤峰、建昌、朝阳、西土默特等地烽烟四起,金丹道四处失守,情势急转直下。就连号称扫北武圣人的李国珍,也败在了回族将领左宝贵的手下。

刚过知天命之年的杨悦春,几夜间便愁白了头发,苦思冥想就一时无以为继。原本想竭尽全力与官军一战,转眼听到从朝阳逃回来的教徒说,关东军武械精良,每逢攻城,必先百门大炮齐鸣,随后又用奇怪的连射枪打得城头众人不敢起身,这才派出一水儿五连发洋枪的士兵进攻。

上百门大炮,这是什么概念?当日杨悦春起事的时候,挖出了一门明军的红衣大炮,几炮下去便攻陷了贝子府。当时杨悦春便深知,大炮乃神兵利器。如今听说关东军竟然有百门巨炮,敖汉旗那低矮的栅栏,如何能抵挡?

想到这儿,大冬天的额头上渐渐沁出了冷汗。急急地停下了步子,对外喊道:“李国珍可回来啦?”

“回皇上,扫北武圣人刚刚入城,刻下正在梳洗准备面圣。”

“快快传,都什么时候了?就别梳洗了!”杨悦春一跺脚,急吼吼地道。

门外应了一声,小半个时辰的工夫,扫北武圣人李国珍来了。一身铠甲,五短身材,满脸的虬髯,这李国珍看上去颇有几分武力。据说,他从下跟着师傅练的是十三太保横练的功夫,一身金钟罩铁布衫,寻常弓弩根本就伤不到他。

见了面色惨淡的杨悦春,李国珍犹豫了下,还是单膝跪伏,道:“皇上,臣此番闻听诏训,便日夜兼程,先行赶了回来,不知可是有何变故?”

杨悦春一把拉起李国珍,急切道:“国珍兄弟,都啥时候了,就别整这些虚礼了。如今东西两路大军都全军覆灭,朝廷更是派了三路大军来围剿咱们,兄弟啊,这回可全指望你了。”这回可好,平时最在意别人怎么看他的杨悦春,此刻着急起来,反倒率先顾不得虚礼了。

李国珍豪气地拍了拍胸脯,道:“兄长放心,我手下的六千儿郎,个个骁勇善战。”顿了顿,似乎想起什么,又道:“这个,虽说日前吃了淮军左宝贵的诡计,损失了一部兵马。但来日再战,弟必定叫那些官军好看!”

听了这话,杨悦春反倒更不放心了。连最善战的李国珍都吃了败仗,那还有胜的可能么?当下又将关东军的情况说了说。

闻言,李国珍思索片刻,随即爽朗笑道:“兄长务须担心,想来必定是逃兵夸大其词,以掩饰作战不利的过失。上百门大炮?嘿,若果真如此,怕是单单运输大炮的民夫就得过万人。至于稀奇古怪的洋枪,兄长就更不用担心了,兄弟一身金钟罩的功夫在这儿,只需冲将过去,就是再厉害的洋枪也是一坨废铁。”

见杨悦春仍在担心,又道:“若是兄长不放心,不若咱们弃了这敖汉旗,咱们退守乌丹城可好?”

乌丹城,坐落在东翁牛特旗境内。地势随不险要,但城池修建的却比敖汉旗坚固得多。显然,在杨悦春心里,高大的城墙要比低矮的篱笆有安全感,遂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下来。

翌日,六千多号人,赶着牛马猪羊,套着大车,浩浩荡荡直奔乌丹而去。队伍中,单是杨悦春搜刮的钱财就占了一百多辆大车。



这边金丹道刚刚起身,那边儿的何绍明,已经领着关东军过了青山。

这青山,就坐落在波罗沟子河旁,地势险要。

此刻,何绍明与秦俊生等人并马立在山顶上。秦俊生满脸不屑地道:“大帅,我看不出十日,大军一到敖汉旗,这乱事就算平定了。”

旁边的文廷式反驳道:“秦大人此言差矣,金丹道在热河察哈尔经营十余年,纵使灭了总坛,想要平定下来,也非旬月之功能做到的。”

秦俊生嘿嘿一笑,道:“文大人。您看!此地地处险要,只需放上几百有洋枪的士兵,我关东军虽然精锐,但想攻下来也非易事。而那匪徒却肝胆俱裂,连此要冲都不把守。可见,乱匪早已人心涣散。想来只需平定敖汉,擒了匪首杨悦春,不出旬月,这乱事必然平定。”

文廷式琢磨了下,微笑着赞许道:“此言有理,此言有理啊。下官先恭贺大帅了,这平灭乱匪,首功当仁不让肯定是您的了。”

何绍明连连推脱,客气了一番。众人随即跟上队伍,继续赶路。

落在后面的秦俊生凝视着西北方,心中不住地念叨着,希望不要在敖汉再见到杨紫英的身影,良久,这才慨然长叹一声,策马追了上去。

一**一年十一月七日,关东军到达乱匪口中的开过府——敖汉旗。

只是,此时的敖汉旗早已人去楼空,一副破败之相。

骑兵营几番搜索,终于在附近的村落找到了几个刚刚得了消息返回家园的蒙古人。这才得知,早在五天前,金丹道便带着六千兵丁,裹着上万百姓,向乌丹方向去了。

“跑了?我想也是。”贝子府里,何绍明得到了答案显得很平静,似乎早就知道了答案。随即自嘲道:“这岂不是说,老子还得带人继续追?”旋即望向有些窃喜的秦俊生,嘲讽道:“秦俊生,你小子别高兴。说不定你那小情人刻下正躲在乌丹城,帮他爹组织人马,准备与城共存亡呢。”

“呃……”一句话说得秦俊生面红耳赤,偏又无法反驳。

何绍明正要继续挖苦,突然门外跑进来一名通讯兵。

“大帅,北面来了百多号人马,武器杂乱,人人都有战马,正朝敖汉旗急速奔来。”

“哦?”何绍明有些诧异,这个时候来的会是谁呢?难不成一些铁杆的邪教教徒打算来个反攻?才一百多人,也太自不量力的吧?

当下领着人,出了贝子府,站在城北朝远处望去。

只见,莽莽雪域中,百多号汉子骑着骏马,正朝敖汉奔来。这些人不但衣服杂乱,就连手中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中间的十几人好点儿,手中起码有杆洋枪,只是看样子似乎是遂发前装枪。其余人等要么拎着马刀,要么就是拿着长矛,还有的更干脆,削尖了长棍充作长矛。

百多号人到了五百米开外,停下了奔驰的马蹄。中间一人竖起了一面蒙文的旗帜,口中操着蒙语兀立哇啦一通说,说的何绍明一头雾水,没搞明白对方要干什么。

何绍明制止了要开枪射击的士兵,叫过凯泰,问道:“凯泰,对方说什么呢?”

凯泰一脸尴尬道:“大帅,这个……卑职一时也没听懂。”见何绍明不悦,立刻补充道:“不过旗帜卑职看明白了。写的是:科尔沁旗王子博尔济吉特乌得嘞。要不我过去问问?”

蒙古王子?再拿起望远镜看对方的打扮,果然,百多号人中大部分都穿了蒙古袍。

何绍明点了点头,嘱咐道:“去吧,注意安全。”

凯泰应了一声,飞身上马,转眼间便到了那群人的身前。那群人瞬间举起了武器,戒备地看着凯泰。

凯泰上前一番交涉,又对着身后的军营指指点点,众人逐渐放松了下来。盏茶的工夫,凯泰便引着百多号人返回了敖汉。

“大帅,这位是科尔沁亲王的第三子,王子乌得嘞。此番率自己府中义士,前来讨伐邪教的。乌得嘞,这位就是我们关东军的提督,何大帅。”凯泰笑着为二人引见着。

讨伐?怎么想的?百多号人就来讨伐,这不是肉包子打狗么?何绍明玩味地看着身材魁梧的乌得嘞。而乌得嘞也同样看着他这个年轻的提督,二人一时无语,安静下来。

正当此时,清脆的女声传来:“你就是那个什么关东军的何绍明?怎么这么年轻啊?”

何绍明抬头望去,只见乌得嘞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头上裹着貂皮的帽子,皮肤白皙,蔚蓝色的眼珠,小巧的鼻子。东方人的秀美中,居然凸显着西方人的蓝眼珠。一时,让何绍明惊艳不已。

(今日起放慢更新速度,留待上架总爆发:)求收藏 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