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二章 成军
章节列表
第八十二章 成军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一年十月十日。关东军军营。

阅兵台下,将近两万名战士,穿着整洁飒爽的军装,头戴着大沿帽,挺直了身子,手握着步枪整齐地站立着。阳光下,雪亮的刺刀,反射光辉的铜扣,晃得人不敢直视。士兵们按照连队方阵站立着,每个方阵前,都整齐地码着三挺乌黑的马克沁机枪。两名连级军官站在队列前,扎着整齐的武装带,左手竖直,右手按在腰间的左轮手枪上,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

左边,是炮兵团,六十门75mm野战炮冰冷的炮口斜指向天空,仿佛下一刻就是择人噬的怪兽。右边,是耗费良多,终于建成的骑兵团。士兵们冷着脸,端坐在马背上,后背背着马枪,手中雪亮的马刀贴在身侧。胯下的战马安静至极,半点响动也无。

北风猎猎,即使面旗帜迎风飘舞。衬托着整齐的军容,自有一股肃杀之气。

阅兵台上,何绍明端坐在主席台后,目露痴迷之色,望着这过万的大军。心中不住地念叨着:“这就是老子的军队,这就是中华希望所在啊。”

曾几何时,愤青时代的何绍明,对着甲午之战扼腕叹息。若是当时再坚持一下,光绪再强硬一点,迁都再战,何至于输掉这场决定百年国运的战争?酒醉之余,不过是忿忿地怨天尤人。而今,他有了一个改写历史的机会,一只能改变中华命运的军队,如今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这如何不能叫何绍明激动?

“威武之师,大帅所练之兵,真可谓威武之师啊!”何绍明愣神中,身旁的翰林编修文廷式,忍不住抚须连连称赞道。

何绍明没理会打发感慨的文廷式,而是望向前面的魏国涛,见其点头表示准备好了,便起身走到了台上的麦克风前。

清了清嗓子,何绍明的声音顺着电波,从几个巨大的喇叭中传出:“士兵们!”

“刷!”两万多人整齐的立正声,可谓声势浩大。

“请稍息!”

又是一声整齐的出步声。

何绍明巡视一圈,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面色严肃,紧握武器的士兵。

“今天,是一个重要的日子。经过了七个月的训练,就在今天,关东军成军了!”



“大帅威武,关东军无敌!大帅威武,关东军无敌!”两万人,有节奏地喊着口号,挥动着手中的步枪马刀。

喊了几遍,声音停息。何绍明继续道:“七个月来,所有士兵与军官,吃住在一起,共同训练,一起学队列,一起学步枪射击,一起顶着马克沁的射击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一起读书识字,学习军事技能。可以说,关东军之所以在短短的七个月内成军,完全是大家伙一起努力的成绩!”

听闻何绍明的话,底下无论士兵与军官,无不越发挺拔了身姿,脸色激动。

“今天,关东军成军了!但是,这只肯定了我们之前的成绩。以后,我们更要加倍努力的训练。因为,我们是天下第一军!”

“天下第一!天下第一!”士兵们又开始挥舞手中的武器,喊着激动人心的口号。

主席台一侧的文廷式,似乎也受到了感染。虽然他对何绍明喊的天下第一不以为然。他认为,何绍明喊这样的口号,不过是为了调动士卒争先而已。但是,两万多人整齐的呐喊声,直叫这位翰林编修胸口血气激荡,大脑充血,恨不得也站起身,喊上几嗓子。

“士兵们!请记住,关东军,永远是国家的武力,民族的武力。我们是一支铁军!我们是国家的利刃!我们将成为让所有侵略者都闻风丧胆,让所有民族的敌人遇之即逃,让所有人民爱戴的威武之师!”

“大帅威武,关东军无敌!大帅威武,关东军无敌!”

终于,文廷式还是忍不住举起了拳头,低声跟着喊了几嗓子,却没留意到,何绍明说了半天,压根儿就没提到朝廷,更没提皇上什么事儿。

“我宣布,关东军第一师正式成军!现在开始授发军旗!”

随即,十几名头戴白色头盔的宪兵,走上阅兵台,将一面面叠好的旗帜,交给何绍明。何绍明又将旗帜,交给陆续上台的各团军事主官。

成军后的关东军第一师,魏国涛认命为师长,秦俊生为参谋长。第一师下辖两个步兵旅,六个步兵团,一个炮兵团,一个骑兵团,一个工兵团,还有两个后勤团。步兵旅采用三三制编制,下辖三个步兵团,外加旅部;步兵团下辖三个营,加上团部;营分三个连,加上营部;步兵连分四个排,十个班,加上连部、炊事班等,总计一百五十人。

是以,第一师拥有六个步兵团,总计九千名步兵。外加上,炮兵团、骑兵团、工兵团、后勤等,第一师一共有兵力一万六千余人。

而剩下的四千人,出去一个团的宪兵,其他人暂时没有编制,留在训练场里继续训练。等到以后,关东军扩大的时候,再用来组建新的部队。



随着一面面旗帜的下发,越来越多的大方阵前,树立起了自己的旗帜。



发放完旗帜后,何绍明重新站在麦克风前,道:“下面,我宣布关东军第一条命令!关东军下辖第一旅、骑兵团第一营、炮兵团第一营,立刻整装,组成战斗序列,三小时候出发,开赴热河,平息匪乱!其他部队,继续训练!”

“是!”两万人齐整地应声道。

随着何绍明一声解散,士兵们在各自的长官带领下,踏着整齐的步子,排着队列,陆续归营。

听闻何绍明此言,身后的文廷式走了过来,疑惑道:“何大帅,您怎么只派了一部兵马?如今战事正酣,大帅如率全军开赴热河,不出旬月必可堪平乱事。这一旅兵马……”

何绍明转身,敛去了肃穆之色,换上笑容道:“文大人,不是本帅不想,而是打不起啊。”

“此话怎讲?”

见文廷式不解,何绍明解惑道:“文大人,这动用一旅的人马,已经是极限了。此一去,道路崎岖,物资补给颇为不便。战事一起,步枪弹药要运,炮弹要运,粮草被服这些就更不用提了。不说别的,单单是这两万人的军械粮秣等物资运输消耗,就能把关东军拖垮啊。”

文廷式拱了拱手。“是下官唐突了,只心急戡乱,却不通晓兵事。”随即换上了满脸惋惜之色,道:“诶,若是兵精粮足,大帅此去必可拔得头功,那时,皇上与中堂……诶!”

何绍明笑了,满是不屑地道:“文大人无需忧心。那些乱匪不过是仗着血涌,官军又早就糜烂,这才连番取胜。本帅敢放言,这一旅精兵只要到了热河,不出旬月,必可平乱!”

见何绍明如此肯定,文廷式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神色间尚有些忧心。何绍明心中嗤笑,别说是一群邪教乱匪了,就算此刻自己面对的是几万列强军队,自己的一旅关东军,也有能力打上一打。

当下辞别文廷式,回到统帅部处理事务去了。

吃罢了午餐,下午一点,关东军第一旅、炮兵第一营、骑兵第一营,加上参与运输的后勤兵与民夫,八千多人浩浩荡荡地出了军营,踏上了官道,直奔北而去。

出发之前几日,参谋部详细地研究出了行军路线。若是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从牛庄方向直奔朝阳,看着路程短,但要算上开路架桥的时间,怎么也得多花上二十几天。而且道路难行,不利于物资补给。走官道,奔奉天,到了奉天再转头向西,从新民厅入热河,由被向南逐渐剿灭乱匪,最终攻击乱匪的中心敖汉旗以及朝阳等地。

此时,关东军的行军速度为五公里每小时,强行军不过六公里每小时。每日行军八小时,再多,那没等到地方,无论是人还是马匹牲口,肯定都垮了。

行了一下午的时间,眼见天色将暮,便瞧见了辽阳城那高大而深沉的城门楼子。

队伍中间,何绍明骑在一匹高大的白马上,身后的披风随风飘摆,脸色深沉,自有一股威严之气。什么叫王霸之气?那可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久居上位,逐渐养成的。

如今算算年纪,何绍明不过才虚岁二十。几年下来,又是办实业又是创军队的,那股子威严颇有些让身旁的文廷式不敢直视的味道。

前面的凯泰拨马飞奔回来,停在何绍明身前,敬礼,恭敬道:“大帅,前军已到了辽阳城门口,秦俊生参谋长向您请示,是否入城。”

何绍明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尚不到晚上五点,吩咐道:“告诉他,直接穿过辽阳,晚上七点安营。”

“是!”凯泰敬礼,又拨马向前奔去。

旁边的文廷式不过是个文人,哪像何绍明一般经历过半年多的军旅生活。骑马走了一下午,早就颠簸得腰酸腿痛,又碍于何绍明都没做马车,他自然也不好坐马车,是以一直陪着。打望见了辽阳,这位翰林编修便一心想着要在辽阳好好休息休息。

听闻何绍明如此吩咐,忍不住面色微动,心中哀叹着:“皇上,中堂,我一个文官如今要跟一帮子当兵的糙汉一起行军,这般作为,可算是对得起二位了。”

何绍明冷眼一瞧,文廷式似乎脸色不对,当即开口笑道:“文大人是文官,没必要陪着我们一起骑马行军。要不您今日且在辽阳休整一番,来日再坐了马车赶上队伍?”



文廷式心中微动,却是不肯,连连道:“有劳大人费心了。士卒大多步行,都不曾劳累,下官尚且骑着马匹,怎会劳累?不碍事,下官还是随着大帅一起走吧。”



何绍明皱着眉劝了半天,这位翰林编修就是不为所动。当下,不再理他,端正了坐姿,一门心思的赶起路来。话说,有位朝廷派来的清流跟在身前,怎么也有些被人监视的不自在感觉。何绍明之所以要劝文廷式去辽阳休息,打的就是抛下这个朝廷的耳目,独自行军的主意。

如今计划没成功,便思索起能让那位清流远离自己军队的方法来。

小半个时辰的光景,大队人马便入了辽阳城。从主干道,到两侧的街口,酒楼茶肆,无数的人影远远地瞧着这只与众不同的军队。

话说这辽阳百姓都知道有个何绍明在辽阳南边的鞍山驿附近练兵,这一晃半年多了,愣是没几个知道何绍明到底练的什么兵。今儿个总算是瞧见了,免不了议论一番。

“瞧瞧,一水儿的洋枪,这得多少银子?”

“嘿嘿嘿,快看!还有洋炮,那个是什么?那么粗的筒子,口子那么小,到底是炮还是枪啊?”

“诶哟,这衣服,这靴子,真漂亮,眼馋得老子都想当兵了。”

“你拉倒吧!你看看人家,这步子走得那叫一个齐整,这么半天就听见落步的声音,半点儿杂音都没有。就你?你个碎嘴子两天半就得让人家撵回来。”

“别吵吵了,快看,骑白马的那个不是何大帅么?真威武啊!”

何绍明的中军刚入城门,便见到唐绍仪带着一众下官小吏,正站在门口等候着。

“大帅,下官在此等候多时。府中已备下酒宴,还请大人移步。”唐绍仪躬身施礼道。

“酒宴就……”何绍明刚想说酒宴就不必了,转念一想,自己可以不去,但可以让那位清流去啊,借此甩开他,岂不是一桩美事?想到这儿,当即改口道:“酒宴就……酒宴备的好,备的好啊!哈哈哈。只是本帅军令在身,不便饮酒。少川,这位便是从京中来的翰林编修文廷式文大人。”何绍明侧身为二人引见。随即对着唐绍仪连连使眼色。

唐绍仪当即会意,笑呵呵地迎上前,躬身施礼。文廷式一个六品的清流,怎受得了唐绍仪这五品知州的参拜?当即下马,躬身还礼。

随后,两人一阵寒暄,也不管文廷式愿不愿意,唐绍仪便领着一群辽阳的官员裹着他,直奔知州府而去。

骑在马上的何绍明,心里这个美啊。监工终于走了,只要明日一早便开始急行军,料那文廷式是追补上来了。

这时,人群中的文廷式似乎醒悟了过来,隔着人连连喊着:“何大帅,下官明日一早便追赶大军,您可一定要等着我啊!”

何绍明装作听不见,继续向前。心道,等着你?老子好不容易甩掉了尾巴,哪有自个儿再接上的道理!随即对身旁的亲兵吩咐道:“告诉前军,急行军前进,七点准时安营休息。”

(收藏 鲜花 贵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