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八章 娘们少来军营
章节列表
第七十八章 娘们少来军营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进了五月中旬,这天气是一天比一天暖和起来,一早一晚的霜露也不见了踪影。

清早起来,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望见的是远处的青山绿水,青翠的原野上散落的绵羊,以及不远处绵延的营盘。听见的,是鸟鸣蝉啼;扑面而来的和煦暖风,夹杂着青草的香气。

这一切让何绍明倍感惬意。舒展了下筋骨,瞧着身旁的佩顿正在酣睡,便起身穿了衣服,悄悄出了房间。

不过十来天的工夫,一座西式的木制小洋楼便竣工了。三女也就顺理成章地搬了过来。从此,何绍明便住在了这边,结束了一个多月的和尚生活。

“老爷,您起了?”丫鬟小翠最是勤快不过,每日天没亮便早早起身,等着服侍何绍明。

“恩,不用你服侍了,我洗漱一番,去军中吃早餐。”何绍明随口说着,脚下不停,倒了温水,洗漱起来。

小翠却只是应了一声,静静地持着手巾,在一旁等候。待何绍明洗漱完毕,悄然递上手巾。

何绍明眉头锁着,有些头疼。连日来,这小翠与秋菊是在他面前来回晃悠。初时不解,略一询问,却被乔雨桐嘲弄了一番:“老爷,小翠与秋菊可是陪嫁丫头,按理来说老爷早就该给她们开了脸的。如今陪嫁过来两年多了,老爷却连根手指头都没碰,那二人能不急着在老爷面前讨欢心?”

想到这儿何绍明烦心的紧,三个老婆,要不是自己从中调解,早就闹翻天了。这就够自己喝一壶的了,再填俩丫头,回头不得把房子拆了?再者说了,自个儿现在也没那个心思。于是,冷着脸不说话,接过毛巾擦拭一番,招呼也不打便出了小洋楼。

门外边儿,熟悉何绍明习惯的凯泰领着十来名亲兵,早已在此等候。见何绍明出来,便递上缰绳,问道:“大帅,是去军营还是去枪械局?”这十来天,军中日渐步入正轨,工厂那边儿也开始投产了,何绍明便一改整日泡在军营的习惯,开始两头跑。

何绍明接过缰绳,飞身上马,思索了下道:“还是去军营吧,枪械局那边儿一时半会儿也没什么大事儿。”说罢,当先而行,策马直奔军营。

何绍明之所以经常去枪械局,无非是惦记着自己剽窃的那几样发明,要知道,有着优势的火力,往往在战争中会取得很大的优势。可天不随人愿,图纸,参数都有,但要把设计付诸实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手榴弹好说,几个师傅铸了个模子,装上炸药引线,没几天的工夫便弄出来了。迫击炮、榴弹发射器就不好办了,美国回来的那些技工只会修修枪械,这火炮之类的压根儿就不懂。忙忙活活十来天,也没弄出结果。

“自己是不是有点儿急于求成了?慢慢来吧,回头再高薪请几位设计枪炮的专家,总会弄出来的。”

思索间,三五里路出去了,何绍明等人也进了军营。到了指挥部,早听到声音的秦俊生正笑吟吟地站在门口,迎着何绍明。

“俊生,今日可有什么电文?”何绍明跳下马,将缰绳交给后面的凯泰,出言询问道。

闻言秦俊生一乐:“大帅,电文没有,邸报倒是送来了,这金丹道教起义,如今可是波及整个热河了,聚众三万余。嘿,这回热河可热闹了。”

说话间秦俊生引着何绍明入了指挥部,随即从桌上拿起邸报,作势要递给何绍明。

何绍明摆了摆手,道:“我不看了,无外乎就是那么点儿事儿,没什么好看的。”话说这金丹道教起义,起因是因为热河地区蒙古王公鱼肉百姓,再加上法国传教士领着一帮教民横行霸道,最终,忍受不了的百姓,在三月举行了起义。先是打跑了传教士,接着又占领了蒙古王公的府邸,两个多月下来声势越闹越大。热河的将军守备开始每当回事儿,领着兵丁便去弹压,结果反倒被愤怒的百姓给打得丢盔卸甲,溃不成军。一封封告急电文发往京师,这才引起清廷的重视。

说起来这帮百姓也是真可怜。蒙古王公、外国传教士、再加上本土的乡绅,这三拨人轮流着欺负。终于感觉活不下去了,要站起来反抗,可即将面临的是清廷从各地征发的数万大军的围剿。

想到这儿何绍明皱眉疑惑道:“上个月不是说,盛京将军裕禄已经领旨发兵热河了么?怎么剿匪剿匪,越剿越多呢?”

秦俊生撇嘴,满脸不屑道:“大帅,裕禄手下那些八旗、练军,军纪能好到哪儿去?俗话说兵过如洗,裕禄领着几千号兵痞往热河这么一驻,怕是整个热河的老百姓都过不下去了。这没吃没穿的老百姓,那还不跟着造反啊?”

“恩,有道理。”何绍明点头。眼下这八旗、练军,包括李鸿章的淮军,那军纪可真不敢恭维。平时没事儿疏于管理,训练也就是走走过场,空暇时更是横行无忌为祸乡里。要真指望这帮人去扑灭起义,没准儿还得起到反效果。

心中虽然可怜那些无辜的百姓,但何绍明却不能做什么。他要为三年后的战争做准备,几万百姓的性命,远没有整个民族的命运重要。

坐在书桌前,自有文书将今日的公文送了上来。好家伙,足足半尺来高,看得何绍明直皱眉。

秦俊生瞧着何绍明脸色难看,戏谑道:“大帅,这是前天到今天的公文,要是您今儿个再不来,明天这些公文就得有一尺来高了。”

“去忙你的吧!”没好气地申斥了秦俊生一句,何绍明用手翻动了公文,随便挑了一本,看了半天也没下笔批复。这一段时间没黑没白的一顿忙活,何绍明是身心疲惫。连带着对工作有了倦怠心里。一看到公文就开始烦闷。

心中烦闷,索性暂时放下,先去巡视一圈军营。当即,何绍明板着脸便不出了指挥部,开始巡视营盘。

走了小半个时辰的工夫,到了射击场。正巧瞧见刘鹏飞正带着自己的连队训练。看着上蹿下跳的刘鹏飞,何绍明乐了。这刘鹏飞见什么人给什么脸色,整个就是一学变脸的。对上官,这小子谄媚得如同灰孙子一般,对自己手下的兵丁,却又摆起了大爷模样。

为此,何绍明还批评了他一番,让他以后不可辱骂殴打士兵。可前几日新兵会操的时候,这小子带的连队却是表现最好的。这让何绍明对一向坚持的官兵友爱这一作风,有了怀疑。打那儿以后,何绍明便嘱咐魏国涛等人,别管刘鹏飞如何带新兵,且让他按照自己的方法折腾着,看看能折腾成什么样。

驻足观看,没一会儿的工夫刘鹏飞便开始让新兵们端起步枪,保持瞄准姿势。若是哪个新兵枪身颤动,过去就是一脚,随即让人在那人的枪上挂起一块砖头。

何绍明好奇之下,三两步走过去,站在刘鹏飞身后道:“刘鹏飞,你这是干嘛呢?”

刘鹏飞转过头来,看清了来人,满是寒霜的脸立刻冰解,换上一副谄媚的模样敬礼,道:“大帅,我这儿训练这帮新兵蛋子瞄准呢。”

“训练射击姿势?那你往人家步枪上挂砖头是什么意思?”

“嘿嘿,大帅。您不知道,这帮新兵压根儿就没碰过枪,连枪身都握不稳。卑职琢磨了几天,就想出了这么一招,先试试,看看管不管用。”

何绍明点了点头,心道这刘鹏飞还是个善于思考的人,难得对训练这么上心。这种训练射击姿势的方法,倒是值得推广。想罢,索性不再理会刘鹏飞,挥手打发他继续训练,自己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了下来,瞧着刘鹏飞训练新兵。

足足一个多时辰,新兵们就在站立射击姿势中度过了。这时,射击场里又陆续来了许多新兵连队,‘砰砰砰’的射击声响个不停,只听得还在训练姿势的新兵们心痒难耐。

“活阎王怎么想的?人家后来的都开始打靶了,咱们还在这儿训练姿势,真他奶奶的。”

“顶你个肺啊,肯定是活阎王记仇,打算整咱们啦。”

“瘪犊子玩意,等老子官儿比他大了,看我不整死他!”

……

新兵们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而站在前面的刘鹏飞却混不在意。右手拿着马鞭,轻轻敲击着自己的膝盖,声音惫懒道:“兔崽子们,连枪都拿不稳就想着打靶?虽说大帅放下话来,说是每月每人可以打三百发子弹。但是,让你们这些连枪都拿不稳的兔崽子去打靶,纯粹就是浪费子弹!”刘鹏飞趾高气扬地说完,立刻觉得话不对,好像在变相指责何绍明,连忙转头谄媚道:“大帅,我不是说您乱出主意,一点儿这个心思的没有。您可千万别多想。”

“滚蛋,训练你的得了,别总瞧我。”何绍明这个气啊。本来没多想,这话一出,不多想才怪呢。这刘鹏飞一脸下贱,说话还不招人喜欢,何绍明是越看越觉得这人讨厌。

刘鹏飞嬉皮笑脸地给何绍明行了礼,又转身面向新兵,可能是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了,开口道:“好了,放下吧。休息五分钟,五分钟后开始实弹射击。”

此言一出,新兵们顿时四散,各自找点儿休息。口中兀自抱怨着这位活阎王,整死人不偿命。

没一会儿的工夫,新兵们集合起来,开始实弹射击。何绍明觉得无趣,身旁的凯泰倒是看得热血沸腾,似乎琢磨着怎么开口求何绍明,好让自己也过去打上几枪。

何绍明瞧了眼凯泰,哪儿还不知道这小子的心思?当即笑道:“怎么?也想去放几枪?”

“嘿嘿……”凯泰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何绍明爽朗地一挥手,道:“去吧,你们都去吧。好好打,回头把靶纸给我带回来。成绩不好的话,晚上别想吃饭了。”

“您放心吧,大帅!”凯泰等十几人当即眉开眼笑,敬礼完毕,生怕何绍明反悔,头也不回地跑向了射击场。

何绍明笑着望着十几人的背影,心里琢磨着这凯泰越来越像个大头兵了,原先那点儿纨绔之气越来越淡。也不知这位王府的贝子,日后知道自己要造反,会是什么表情。

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起身朝指挥部走去。

刚进指挥部,就有电报员送上了电文。

何绍明展开一看,却是唐绍仪打过来的电文。上头说,打美国过来的那些技师已经开始安装电话了,预计不出十天,军营与辽阳之间便可以通过电话联系了。这可是好消息,来日将整个自己统辖的地区都安装上电话,那无论是情报还是联络速度,都上了一个台阶。

心中高兴,原本的那点儿倦怠心理也没了,脸上自然地挂上了微笑:“把这几天的公文都拿过来吧,今天本帅心情好,一准儿都能给批复了。”

“大人,一早就给您放桌子上了,您不记得了?”

“呃……”何绍明脸色尴尬,挥退了那名文书,坐到桌子前,开始整理公文。

眼看就要到夏天了,恳请拨款制备夏季军装……批准。

由于新军几个月来在辽阳地区采购猪羊等牲畜,此类牲畜价格已涨三成有余,建议设立养殖场……批准。注:可从制酒作坊收购酒糟,以酒糟为饲料。

美国军官申请购买一批洋酒,以改善他们的生活……不准。注:洋酒没有,烧刀子管够,爱喝不喝。

狗屁倒灶的事儿一大堆,把何绍明的那点儿好心情一点点的磨光了。没有专业的后勤人才,什么事儿都是自己一手管,这样下去不累死也得烦死,看来得加紧请一批专业的军官了。

何绍明正在这儿捏着鼻梁发愁,就听外面一阵慌乱,隐约间还传来女人的声音。

“臭当兵的,你到底让不让我进去?”

“这位姑娘,对不起了,大帅吩咐过,办公期间任何人不得打扰。”

“告诉你,姑奶奶可是你们大帅正房夫人的陪嫁丫头。惹了我,看大帅怎么收拾你。”

“姑娘,这不是我能做主的。诶?我们头儿回来了,你问问他吧。”

“哼!哟,凯泰,你来的正好,快让这小子放我进去。大奶奶让我给你们大帅捎了吃食过来。”

“这不是秋菊姑娘么?来给大帅送东西吃?好,跟我进来吧。”

提着耳朵听了半天,何绍明明白怎么回事儿了。赶上自己心烦,当即紧锁着眉头,快步走出了指挥部。迎面,是满脸笑容的凯泰与秋菊,后面的卫兵则是一脸的难色。

见何绍明出来了,秋菊当即福了一礼道:“大人,大奶奶怕您吃不惯军中伙食,差奴婢来给您送吃食来了。”说话间,垂着头拿眼睛瞟着何绍明,脸色娇羞。

“谁让你来的?回去!”何绍明冷着脸道。

“是大奶奶……”

“叫你回去,听到没有?”不待秋菊说完,何绍明便厉声斥责起来。“这里是军营,不是你们女人家说来就来的!赶紧回去!”

这何绍明对下人一向是和颜悦色,甚少发脾气,如今发起脾气来,吓得小丫鬟秋菊脸色都白了,委屈地嘟着嘴,眼圈一红,随即用手遮住面颊,哭泣着转身跑了。

凯泰在一旁有些尴尬,劝说道:“大帅,不就是送点儿东西,你值当这样……”

不待凯泰说完,何绍明一声高喝:“凯泰!”

“到!”闻言,凯泰条件反射一般立直了身体。

“去禁闭室关自己二十四小时,回来告诉我错在什么地方了。”

“是!”凯泰应了一声,双拳端起,小跑着出了院门。何绍明换了脸色,刚要和颜悦色夸奖那名不放秋菊进来的卫兵,却见凯泰又回来了。

跑到何绍明身前立定战后,双手将靶纸递上去,道:“大帅,卑职打了73环,没给大帅丢脸。”说罢,敬礼,转身又跑了。

“臭小子,还算那么回事儿。”看了眼靶纸,何绍明喃喃了一句,随即抬头看了眼那卫兵,笑道:“你很不错!回头我让秦俊生给你记着,这个月给你发双饷。”说着,拍了怕卫兵的肩膀。

本是满脸惶恐的卫兵,立即涨红了脸,标杆一般站直,高声回答道:“谢大帅夸奖,这是卑职职责所在,不该得到嘉奖!”

何绍明点了点头。这才有个兵的样子嘛。心中满意,又随便与卫兵聊了几句,便又回屋处理公文去了。

不到小半个时辰的工夫,外头又闹起来了。何绍明出来一看,好家伙,这回正主儿来了。只见小丫头凝香一双美目立立着,正满脸寒霜地训斥着那名卫兵。

“我倒要看看,哪个敢拦姑奶奶。给你家大人送了吃食也错了?好,有种你把姑奶奶也赶出去啊?”



何绍明这个气啊,当即冷了脸色道:“胡闹!娘们儿家的不在家呆着,跑军营来干嘛?谁让你来的?我说没说过不准你来?”

见凝香眼圈泛红,何绍明走上前,打发了一众凝香的随从在外面候着,一把拉过凝香,带着凝香进了指挥部。

随即,屋子里传来何绍明暴躁的训斥声。

“规矩!家有家规,军有军规,你说你错哪儿了?”

“没错?你再说一句,信不信老子抽你?”

“就打你怎么了?老爷们儿打女人,从来不挑时候!”

……

隐约的声音传来,外头的卫兵以及等候的仆人,无不噤若寒蝉。

正当此时,魏国涛与秦俊生也闻讯赶了过来。

俩人在门外听了半天,对视一眼,又退了出来。

“俊生,看来大帅是打算拿这事儿立威了。”魏国涛低声道。

秦俊生点了点头。“恩,没错。”

魏国涛凑近秦俊生的耳朵:“不过,大帅也真下得去手,自己的女人说打就打。”

秦俊生推开魏国涛的脸,满脸鄙夷道:“谁挨打还不一定呢。你听听谁叫的声最大,那准是被修理的那个。”

魏国涛一愣,满脸不解。秦俊生拿眼睛瞟了眼指挥部,手指指了下耳朵,让魏国涛留心去听。魏国涛随即释然,难得地挤出了一抹微笑:“大帅这回日子可不好过了。”



‘砰’,说话间指挥部的房门打开了,凝香掩面哭泣,直直地跑了出去。在她身后,是一脸冷峻的何绍明。

“记住咯,这里是军营,以后娘们儿家家的少来!”

“何绍明!你别后悔!”

丢下这句话,凝香头也不回,带着一群仆人便走了。

而站在门口掐腰的何绍明,看见魏国涛与秦俊生,似乎又找到了发泄口:“魏国涛,将营盘门口的卫兵关两天禁闭!”说着有指了指眼前的卫兵。“给这小子记一功,这个月开双饷!老子就是要告诉所有人,这里是军营,不是哪一家的后院儿!以后没我的命令,擅自放闲人进来的,直接开除军籍!”

“是!”魏国涛肃容领命。旁边儿的秦俊生却暗自琢磨着,这位大帅一番杀鸡儆猴,不知接下来又会拿谁立威了。





(收藏 鲜花 贵宾,来的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