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六章 公事
章节列表
第七十六章 公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思索了半晌,仍然没有头绪。

这时,楞格里快步走了进来,躬身道:“老爷,唐大人詹大人来了,说是找您有事儿。”

唐绍仪和詹天佑来了?莫非是出了什么事儿?自己才刚刚离开一天的光景啊。

“请他们二位进来吧。”何绍明说完,又转头对三女道:“我这宝贝闺女总靠着佩顿一个人照顾也不是个事儿,凝香、雨桐你们也搭把手,平时多照应着,顺便多教教她中文。等来日在租借请了懂英语的仆人,佩顿再跟我去军营吧。”

三女点头应了。因着外客拜访,三女随即退了下去。

没一会儿的功夫,楞格里便引着唐詹二人进了内堂。

唐绍仪满脸堆笑道:“大人,家事可是处理好了?您那位洋夫人可折腾得下官不轻,整整一天让下官都没法儿办公。”

何绍明略有些尴尬地笑笑,起身拱手,引二人落座:“少川休要取笑,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你就别总是提我的事儿了。说罢,可是有什么紧要的事儿?”

“大人,这新军后勤之事可是归着下官在管。今儿一早接到国涛的电文,说是依着先生的意思,如今新军已经开始发配枪支了?”

“恩,我好像昨天晚上说过这事儿。”

唐绍仪肃容道:“大人,咱们这新军上下共计两万余人,而您拢共就订购了一万只春田1890。就算是刨去炮兵团一千五百人不用配枪,再刨去后勤三千余人,这缺口还差五千多呢。您看该如何解决啊?”

何绍明闻言一楞,随即有些懊恼。他当初订购一万只步枪,原想着先练一个师。而一个师里包含了六个步兵团,一个炮兵团,一个骑兵团,还有一个工兵团,加上后勤,满打满算一万五千人的兵力。可如今招兵招多了,这事儿可就出差子了。

见何绍明低头思索,没有回答,唐绍仪又道:“大人,您打算建的工兵团的装备差不多到齐了。您还打算建个骑兵团,可这战马,眼下还一点谱没有呢,您看,是不是该拨款购买战马了?”

“还有,您从美国运过来的电话系统也运到了,正在衙门库房里堆放着呢。问题是,东西过来了,会摆弄的人没有,这个您也一并解决了吧……”

“另外,头先大人就给了下官两百万的银子。这雇请民夫开凿营盘,开设矿厂,又是组织新军,吃食嚼用,外带着新军的衣装被服,零零碎碎的下来,这钱眼看着就见底儿了。您看是不是再拨一些款项?”

何绍明有些头疼。前世他顶多算个小中层,也就管着几十号人,哪有这么多事儿啊?这还全靠着唐绍仪在管理,否则几万人的吃喝拉撒,让何绍明管的话,不出一个月,他就得撂挑子。

何绍明皱着眉头,看向詹天佑,道:“眷诚,你有什么事儿一并说了吧。”

詹天佑咳嗽一声,语气有些兴奋道:“大人,我这儿的消息有好有坏。我还是先说好消息吧。好消息就是,无烟火药厂已经试着投产了,枪械局昨儿个也出了第一把样枪,测试了下,结果完全符合标准。坏消息是,目前原材料都得进口,这么一来价格不比从美国运过来的便宜多少。其他的,焦炭、发电、钢铁还有实验室,这些都在建着,要想投产,怎么也得明年这个时候了。”

“好好,钢铁厂暂时不着急。眷诚啊,明天从军中划出一部分马克沁机枪,你找那些技师琢磨琢磨,尽量仿造出来。我这儿还有一些想法,都画在图纸上了,你也一并带去,看看能不能研制出来。”

“图纸?”也无怪詹天佑疑惑,现下的春天1890是何绍明设计的这事儿,詹天佑是一点儿也不知道。

枪械局建好了,这可是大好的消息。这就意味着,以后的枪支弹药,就不必依靠进口了。日后战事一起,列强势必武器禁运,若没有弹药补充来源,如何能取胜?有两百熟练技工当师傅,带着一帮新手,最多两年这些新手就会成为熟练工。自己这儿还有手榴弹、迫击炮等的简单图纸,真要是都付诸实现,那日后军队的实力可是上了一大截。想想吧,两千米外先是野战炮覆盖射击,两千米内开始用迫击炮,再近还有榴弹发射器,还有手榴弹。阵地上布置着马克沁重机枪的交叉火力,战壕里是手持着毛瑟98k的士兵。这样的火力,相信不是这个时代的日军能承受得了的。

何绍明越想越兴奋,当即站起了身,往后宅走去:“二位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言罢,行色匆匆地走了。只留下莫名其妙的二人愕然相对。

趁这功夫,楞格里连忙吩咐下人续茶,赔笑解释道:“二位大人,我们老爷可是个行家。这春天兵工厂还是买了老爷的专利,才有了如今的春天1890。想当初在美国,那些美国佬是一天一趟的往老爷这儿跑,为的就是买这个设计。”

听得楞格里一番解释,二人这才释然。心中不免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位大人在枪械上竟然也有涉猎。盏茶的功夫,何绍明回来了,手中多了两卷图纸。

“少川,眷诚,来一起看看。”何绍明神态兴奋,找了张桌子,将图纸铺开,解说道:“这个就是手榴弹。欧洲早就有掷弹兵这个兵种,后来枪械发展,射程越来越远,这个兵种逐渐没落了。但是,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咱们新军采取了新的战争模式,这种模式下,手榴弹将有更大的前途。看,这是木柄手榴弹,分弹体,引线,引信等部分。详细的参数都在上面了,这个做起来简单吧?”

詹天佑凝神看了半天,道:“大人,这个做起来倒是简单了,只是有用么?这东西最多扔个五十来米,而步枪可是平均六百米的射程啊。”

何绍明呵呵地笑着:“眷诚,你只需去研制便是了,到时自有用处。来,我们看第二张图纸。这个就是迫击炮了,结构简单,弹道比较弯曲。这个是迫击炮的炮弹,重点在这儿了。一个是尾部的尾翼,还有就是底火,只要将这两点做好,这迫击炮就算是做成了。”

唐绍仪疑惑道:“大人,这样子怎么有点儿像臼炮?”

“差不多。不过这个体积小,60mm口径,一个人就能扛着跑,移动方便……”何绍明滔滔不绝地说着,那叫一个神采飞扬。

边儿听的这二位心里直犯嘀咕,这位大人可真是异想天开。这吐沫横飞,又比比划划的说了一大通,仿佛依靠着这两样武器,强敌便灰飞烟灭了一般。二人耐着性子听着,想着不应声,这位大人唱独角戏,一会儿的功夫也就完了吧?可谁知,说完这两样武器,何绍明兴致颇高,拿起钢笔,找了张白纸,画起了草图。

“眷诚,这儿还有一个创意,你来看。”何绍明说罢,刷刷刷一蹴而就,完成了大作?

詹天佑仔细一瞧,面部有些扭曲。因为他分明看到了一只放大了的左轮手枪。“这是……?”

“榴弹发射器!这个可不是左轮手枪。原理差不多,但是大小、发射的弹药都有区别。具体的要求在弹药上,发射完以后,与目标撞击,而后延迟爆炸。呃……或者就是定时爆炸就可以了。主要是在150米到400米的射程,用来弥补手榴弹与迫击炮的射击空白。具体的参数……”

足足一个时辰的光景,就在何绍明的滔滔不绝与二人的无奈中就这么过去了。

说完了武器,何绍明才想起唐绍仪的问题尚没有解决,思索了片刻,开口道:“钱的问题好解决,回头我开张支票,需要多少少川直接填。电话系统也好办,如今也不着急,在电站建起来前,我会让微星公司派一批技术员来教导。至于骑兵团嘛,我看,眼下暂时就先组建个营好了。组建这个骑兵团,想的就是作为侦骑用。如今有了无线电这么方便,用到骑兵的地方越来越少了。备上已营的马匹,其余的多多购置走骡,这后勤可是就靠走骡了。”

顿了顿,又道:“至于武器的缺口,也好办。暂时先串换着用,眷诚这边儿的机械局已经可以生产了,咱们可以等等。约莫要不了多久,这武器也就解决了。”

其实这些问题无外乎就是一个钱字就能解决的。唐绍仪之所以来报告何绍明,主要还是为了要钱。何绍明有钱,但他可不想花冤枉钱。骑兵?迫击炮马克沁面前,骑兵冲一下试试。

用自己造的武器,虽说眼下不省钱,但起码可以让那帮工人练手。

俗话说的好,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招兵到现在,眼见着三百万的银子就进去了,连个影儿都没有。加上厂矿的前期投入,又是二百万,当真是花钱如流水啊。

想到这儿,何绍明自嘲地笑了下,忽然想起似乎到了辽阳后,就没见过那位师爷裴纬,遂疑惑道:“少川,裴先生可是在你那儿办差?怎么多日不见踪影?”

闻言唐绍仪一脸苦笑,从袖口抽出一卷信件递上去,道:“大人,这是裴先生的告假信。走之前嘱咐下官,说是待大人问起再呈上。”

何绍明疑惑着展开信笺一瞧,寥寥几行字,说的很直白。意思就是他裴纬裴老先生就是个谋士的材料,而眼下何绍明需要的是办实事儿的人。他老人家对这个可不在行,尤其是洋务上的事儿。是以,告假半年,说是要云游天下,访问故旧。待何绍明需要之时自会返回。另注了一行小字,说是取银千两,作为预支的俸禄。

看罢信何绍明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好嘛,什么事儿没干,先领了工资。这是公费旅游啊?这位裴先生还真拿自己当人物了。

见何绍明脸色不好,唐绍仪詹天佑二人对视一眼,便有了告退的心思。当下,唐绍仪上前一步道:“大人,下官衙门还有俗务,您看?”

“哦,你们先去忙吧。今日晚间我便返回军营。若有要事,发送电文即可。”恍惚中,何绍明答道。

二人随即躬身施礼,告退了出去。

何绍明拿着信笺,摇头苦笑着返回了内宅。进得东院,却见三女正在逗弄着小安妮,小天使咯咯的笑声隔着房门便能听到。

眼见着气氛如此和睦,何绍明心中高兴,便也加了进去。一下午的光景就这么过去了。



晚饭时,何绍明吃得有些心不在焉。倒不是菜色不对胃口,而是一方面心中惦记着军营,就怕自己不在,出点什么差错;另一方面,却想着如何同众女告别。这话到嘴边,可不好开口啊。



三女之中,数乔雨桐最能察言观色,看着何绍明心不在焉,停了筷子,道:“爷,我们姐妹都知道您一会儿就要走了,您就甭费神想着怎么开口了。还是把心思放到菜肴上吧。”

何绍明撇了乔雨桐一眼,这位姐儿怎么就如同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呢?回应他的,是乔雨桐满脸的媚笑。

边儿上的凝香面嫩,眼神中满是不舍,自己停了筷子,不住地给何绍明夹着菜肴,口中兀自嘱咐着:“老爷,这刚过四月的天,虽说眼瞅着要到五月了,可您也得注意防寒。这春日里着了凉,最不易好转。多喝些鸡汤,补补身子……”

那边儿,不懂汉语的佩顿受气氛感染,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只是干涩地笑着,双目晶莹,盯住何绍明不放。

小安妮更是满脸不高兴,跳下椅子,抱着何绍明的腿,不住地摇晃着:“爸爸,你又要离开小安妮呢?”

佩顿赶忙抱起小安妮,安慰道:“爸爸有重要的工作要做,等工作做完了,就会回来陪小安妮的。”

小安妮这么一闹,餐厅内变得异常压抑起来。小丫头凝香更是不住地擦拭着双眼,低低的垂泣起来。

何绍明觉得很揪心。古人讲究个修身治家平天下,这家放在天下之前。而如今,自己却不得不将天下放在家之前。心中不免有些腹诽,为何自己不是穿越到汉唐盛世呢?

转念一想,即使是汉唐盛世又如何?不过是一个由儒家控制的封建王朝罢了。腐儒之害,而今已经遗祸千年。一个又一个封建王朝,哪怕强如汉唐,富如大宋,以及七下西洋的大明,到头来不过是又一个循环而已。儒家被篡改了的狭隘排外思想,让后人们奉为经典,言必子曰,语必引经据典,排斥一切外来思想。尤其是对科学技术,更是视为奇淫技巧。严重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

将天下分为四民,商贾列位最末,更是阻碍了商业兴起。

董仲舒之流弄了个君权神授,还将天下百姓分了个三六九等,把孔子神化起来。后世的朱程理学,更是无聊到要求女人裹小脚。这样流毒百世的腐儒之学,至今还在统治着这片大地,何绍明想不出,为何没有人站出来反对呢?

随即,何绍明又释然了。儒学是什么?说到底不过是统治者的走狗而已。当皇帝的需要什么样的学说,或者需要儒学变成什么样,自然会有儒生恬不知耻地跑过来捧皇帝老子的臭脚。五胡乱华时期,不就是有那么一帮儒生弄了个五德轮回之说么?

再往后看,但凡是出了异端学说,在儒家一统天下的情况下,也必将淹没在岁月的长河之中。没办法,作为皇帝老子的走狗,儒家除了会捧臭脚,更能耐的就是排斥一切非儒家的思想。而皇帝老子,使唤着这走狗很舒服,自然也就默许了这般作为。

所以,每逢乱世,便是兵家、法家、纵横家等人才辈出,纵横天下;而每逢治世,儒家又一统天下。

思索半晌,何绍明回过了神,见气氛有些微妙,旋即笑呵呵地将自己碗中的食物,一股脑地塞进自己的嘴中,含糊不清地说道:“都想什么呢?我又不是一去就不回来了。这回,每周我都回来一趟。吃,赶紧吃!还是家中的饭菜合胃口,比起来,军中的伙食就是猪食。”说罢,又从盆里捞起一只鸡腿,大嚼起来。

“是呢。雨桐还当饭菜不合爷的胃口,这般吃相才对得起我们姐妹亲自下厨。”乔雨桐在一旁打趣道。

凝香更是被何绍明狼吞虎咽的吃相逗乐了,含着笑,拿着帕子给何绍明擦着嘴角:“老爷,又没人跟您抢,慢着点儿,别吃伤了食。”

对面的佩顿,则只是嘴角挂着微笑,含情脉脉地看着何绍明。

晚饭用罢,又吃了一阵茶,何绍明便叫起凯泰等人,准备返回军营。

临出门前,何绍明厚着脸皮给三女一人一个熊抱,随即出门飞身上马,道一声:“老婆们且在家中操持,为夫忙营务去也!”说罢,策马扬鞭,率着几十名护卫,踏起一阵烟尘,消失在暮色中。

门口,只留下望眼欲穿恋恋不舍的三女。









(呃,昨天疏忽了,发错顺序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