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五章 家事
章节列表
第七十五章 家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西院房间里。早就倦怠得不行的小安妮,被佣人抱走休息去了。

何绍明皱着眉头,忍着疼痛强笑道:“咬够没?”

佩顿摇了摇头。

“那好,你继续咬着。什么时候你满意了,什么时候松口。”

良久,佩顿终于松开了口。吸着鼻子,用手指揉着眼泪干涸后,有些发紧的脸部。

何绍明笑了笑:“我还以为你要咬到天明呢。还生气不了?”何绍明凑近问道。

佩顿摇头,又点了点头。

“诶,佩顿,说真的,我也想天天守着你,守着这个家。天天睡觉睡到自然醒,醒来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真是神仙般的日子啊。可是我不能,记得我跟你说过,有一种使命感鞭策着我,必须为之去努力。如果我不去做,那么这个国家可能还会按照预定的轨迹,慢慢滑落下去,这片土地的人民,将会忍受半个多世纪的苦难。每每想到这儿,我都夜不能寐,你能理解么?”

佩顿点了点头。

何绍明叹息一声,继续道:“如今这大清上下,上到皇帝太后,下到黎民百姓,懵懵懂懂的,根本就不知所面临的危机。北面,俄国人在蚕食着土地,南边,法国佬英国佬也是有样学样,江南地区,就快变成了列强的殖民地,而东面,中国最危险的敌人正在崛起。我这是着急啊,整天待在军营里,巴不得将每一分钟掰成两瓣,或者学个什么分身术之类的。要忙着训练新兵,要忙着搞军工,还有办厂矿,时间紧迫呀。这些,你都能理解么?”

佩顿又点了点头。

“所以了,我不是不想跟你在一起,而是不能。诶,也怪我,大老远的把你忽悠到中国来,人生地不熟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这样吧,等这段时间忙过去,约莫要不了一个月,我每周末都回来陪你,你看成么?”

佩顿点头。

何绍明心里琢磨着,这佩顿光点头不说话是什么意思啊?当即凑过去揽过佩顿的小蛮腰,伏在耳边温柔道:“看,我这又是道歉又是承诺的,成不成的你倒是说句话啊?”

闻言,佩顿一脸痛苦,张口蹩脚地说道:“不是不想说话,是刚才不小心咬到舌头了。”说罢,又眨着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何绍明。

可爱,实在是太可爱了。不知道谁说的,女人因可爱而美丽,何绍明觉得这话实在太对了。只觉得胸中热血沸腾,压抑一个月的和尚生活,终于发泄了出来。

粗重的喘息,无度地索吻,疯狂地撕扯着对方的衣服。忙乱中,打落了马灯,室内顿时陷入黑暗之中,只隐约传来男女欢爱之声。

将近一个小时后,佩顿嘴角挂着微笑,揽着何绍明的胳膊,香甜地睡去了。何绍明也感浑身疲乏,想要就此休息。转念一想还有俩妻子等着自己呢,遂极不情愿地起身,抽出胳膊,穿好衣衫,走向东院。

东院里,房内的灯火还在亮着。何绍明推门而入,见静悄悄的没有声息,以为二女已经歇息了,便蹑手蹑脚地走向卧室。他穿得可是皮靴,再轻微也会发出响动。

伏在床头半梦半醒的乔雨桐当即醒了过来,望见来人是何绍明,一脸倦怠地笑了笑:“爷,您这一会儿可就是小一个时辰,这都什么光景了?怕是天都要亮了。”

何绍明歉意地笑笑:“佩顿不是闹着要走么,我就多待了会儿。”

乔雨桐妩媚地笑着,紧了紧肩头披着的衣衫,却不知有意无意地露出一抹粉嫩的香肩:“爷,您这多待了会儿,可是又做了点儿别的?真是没良心,亏我们姐妹熬着不睡苦等您呢。”

祸水,整个就是一祸水。衣衫半解,似怒似嗔,勾得何绍明当时就气血上头。吞了口口水,压住心头的火,问道:“凝香呢?可是睡了?”

“姐姐熬不住,方才退了衣衫,上炕睡下了。睡之前还说您说话不算数呢。”

何绍明走到炕沿,往里一瞧,只见小丫头凝香如小猫一般蜷缩着,口中还含着自个儿的手指。伸出手摸了摸小丫头凝香的脸蛋,何绍明心中满是愧疚。多好的女子啊,每一个放到后世都是可遇而不可求,如今却都属于自己了。她们的命运已经和自己紧紧连在了一起,自己就是她们的依靠,就是她们的后半生。

可是,自己却不能与他们朝夕相处,陪伴左右,真可谓人生一大憾事。

收了手,何绍明又走到乔雨桐身前,一言不发将其搂在了怀里:“雨桐,我知道我欠你们很多很多,尤其是你。本是富家的千金小姐,当初却嫁给了我这个纨绔做了小。婚后一别经年,你不但要操持着这个家,还要曲意奉迎着不太懂事的凝香,真是苦了你了。”

乔雨桐经过刚开始的愕然,听罢了何绍明的话,整个身体软化下来,微笑着,将头垂在何绍明肩头,双手抚着何绍明的后背,道:“有你登徒子的这一句话,雨桐就是再苦也值了。雨桐知道绍明是做大事的人,不想拖你的后腿,只盼望着有一天绍明卸下了差事,与雨桐朝夕相伴,那就满足了。”自打成婚以来,乔雨桐就没叫过绍明这俩字,更没说过登徒子这个外号。如今说了出来,引得二人似乎又回到了那冰雪中遭受土匪围攻的小村落,又回到了朝夕相伴的盛京大德通商号的厢房里。

二人默然无语,谁也不想打破意境,只想就这么拥抱着,一直到地老天荒。

良久,肩头上的乔雨桐发出匀和的呼吸声,何绍明知道,这位姐儿是睡着了。缓缓的,将其拦腰抱起,安置在炕上。转身自己卸去了戎装,熄了灯火,也爬上了炕。随即一手揽着小丫头凝香,一手抱着乔雨桐,就这么睡去。有时,什么也不做,就这么静静地躺在她们的身边,内心就会无比的满足。



也不知过了多久,何绍明只感觉鼻子发痒,随即转醒过来。眼前的景色渐渐清晰,只见小丫头凝香此刻正拿着一根鹅毛拨弄着自己的鼻子。

凝香见何绍明转醒,嗔怒道:“大混蛋,昨夜等了你半晚也不见过来。定是与那狐狸精撕磨了,就会拿话来哄人家,怕是天明了才想起我吧。”说罢,负气又拿鹅毛拨弄何绍明的面颊。

何绍明气恼,随即拨开鹅毛,揽过凝香,对着红唇就是一阵热吻。凝香久旷之身,随即剧烈喘息着,痴缠上来似要将这一个月的怨气发泄出来。没多久,二人便融为一体,动静越来越大。其后不用说,醒过来的乔雨桐,先是一脸茫然,随即面红耳赤,在没皮没脸的何绍明要求下,加入了战团。



日上三竿……不准确,应该是日到中天之时,三人才慵懒着起了床。这回倒好,早饭午饭搁在一块儿吃了。

饭桌上,小安妮耍宝一般半生不熟地说着学到的汉语。三女更是难得地和谐,眉眼含春,不住地给已经出了眼袋的何绍明夹着菜。只是佩顿似乎有些不满何绍明昨夜就这么离开了,偷偷地在桌下掐着他的大腿。

何绍明呲牙咧嘴地吃完了这一餐,挥退了仆人,便对三女说起话来。

“这个……为夫如今重则在身,所以不能朝夕陪伴各位娇妻,冷落大家了,对不住。不过放心,等忙过了这俩月,我每周末都回来一趟,定然满足诸位老婆大人。”嬉笑着中文英文这么一说,当即遭到了三女的白眼。

“这个,何家的门规,从来就没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一条。为夫鼓励大家出去走亲访友,专注自己的兴趣爱好。”

“先从雨桐说起吧。那些随我从美国回来的学经济的华侨,如今已经在大德通待了有一阵子了,估摸着这个底也摸得差不多了。这样,这大德通咱们暂时先不动,毕竟咱们股份少。我拿出两千万美金出来,雨桐你来牵头,咱们成立一家银行。”

“银行?”乔雨桐惊喜道。

“对,不是票号,是银行。小额票据方面,银行可以跟大德通搞个合作,尽量发行同一种票据。另外,下个月铸币的机器就能运过来。咱们也不干别的,就仿造墨西哥银元。雨桐,这差事你满意么?”

“满意,谢谢爷了。”乔雨桐喜眉笑眼地答道。这位姐儿,除了喜欢何绍明,还喜欢白花花的银子。尤其是当银子变成了纸上的数字,不住往上攀升。银行的大概章程她都知道,心里早就有摆弄银行的想法了,只是苦于不知如何操作。如今懂得操作的人有了,又有了大量的资金做后盾,何绍明又让她放手去做,她当然心中欢喜了。

何绍明点了点头,又转头对凝香道:“凝香,你这丫头不是一直喜好抚琴下棋么?这辽阳城内的官家千金小姐、富家太太也有不少,明日你便组织个姐妹会,没事儿大可以将这些人叫到家里来热闹热闹,别总闷着。”

“凝香听老爷的。明儿就差人去发帖子。”小丫头凝香也高兴了。

“恩,这就对了。总闷在家里,脾气越闷越大,你得找个方法发泄出来,不能……诶呀,别掐,我不说了,不说了……”

何绍明呲牙咧嘴半天才缓过来,心中暗叹,这小丫头最近的功力又涨了两层。转头又看向佩顿:“佩顿,她们都找到自己爱好的事儿做了,你想好要做什么了么?”

佩顿落寞地摇了摇头。如今在中国,语言不通,半个朋友都没有,走亲访友是别想了。想当初她可是一心想当城堡里的公主的。现下生活待遇是公主级的,只是平素没何绍明在身边,就如同一只笼子里的金丝雀,没有自由。找个工作打发时间?这里是中国……

不止是佩顿为难,何绍明也在为难。琢磨了半天,一咬牙道:“我看这样好了,我聘请你做英语教师,我手下那帮炮兵懂得英文的不多,训练他们的又是你的同乡。你去做英语教师,最好不过了。”

闻言,佩顿那张落寞的脸顿时满是惊喜:“真的嘛?哦,何,你太好了!”当即伸出双手抱住何绍明,狠狠地香了一口。军队的英语教师,这个好。有工作可以打发时间,还有美国同乡可以聊天,最重要的是可以再一旁伴着何绍明,真可谓一举三得。也难怪佩顿这么兴奋了。

旁边的凝香见状忍不住出言嘲讽道:“狐狸精!大白天当着人的面就这般勾引老爷,不知廉耻!”

与凝香的单纯吃醋不同,鬼精鬼精的乔雨桐却看出了什么,出言问道:“爷,您可是跟佩顿许了什么好处了?不知可否告诉我们姐妹呢?”

何绍明当即苦了脸,心道,坏了,光想着怎么安置佩顿了,如今安置到自己身边儿了,这俩妞不得吃醋才怪呢。思索了下,随即道:“也没什么。正好我那些大头兵却个英文教师,瞧着佩顿没事儿,就安排她去做这份差事了。”

“哟,爷可真偏心,将人家安置到自己身边儿,可怜我们姐妹却在这深宅大院的苦等着。”

“何绍明!你什么意思?要是想与那狐狸精双宿双飞就知会一声,我们姐妹领了休书收拾行囊自个儿回去!”

诶,到任何时候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啊。

“你们俩着急什么?我瞧着军营附近有山有水的风景不错,等下个月便叫人建处宅子。往后你们要是不嫌麻烦都住那儿。佩顿也一样。你当我又是训练兵丁又是搞厂矿的,平时还有功夫想着双宿双飞?都给我记好咯,你们夫君我是做大事的人,平时不能总被儿女私情缠磨着。以后没事儿都不许到军营来烦我,听到没有?”

“是。”

“听到了。”

见何绍明发了脾气,二女当下就软了下来,低声应是。何绍明又用英语说了一遍,佩顿随即有些失望,瞪了一眼凝香,也应了下来。

何绍明有些头疼,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可如今自个儿这个家怎么也太平不下来。说白了,主要原因还是佩顿与二女语言不通的缘故。得想着改变一下,唯今之计,少数照顾多数,只有让佩顿先学中文了。诶,任重而道远啊。

何绍明正在这儿思索着呢,佩顿突然想到了什么:“何,如果我去当英文教师,那小安妮交给谁来照顾呢?”

呃……这也是个问题。可爱的小拖油瓶除了与之没有沟通障碍的佩顿,其他人还真不好摆弄。





(这时,小安妮嘟着嘴不悦道:“给我1000鲜花,我立刻就能说中文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