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三章 写本步兵操典
章节列表
第七十三章 写本步兵操典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出了正月,已是阳历三月天。关东这地界,此时吉林与黑龙江还是一片银装素裹,而辽南地区冰雪却悄悄地融化着。一夜之间,柳树发出了新芽,过冬的松鼠等小动物又活蹦乱跳地出现在树梢枝头。

俗话说,春捂秋冻,关东这地界起码要到阳历四月天,人们才会逐渐换下棉袍。正午时分,辽阳州北城门外,一群大大小小的官吏,还有暂时无事的洋学生,跳着脚站在一处官路旁,朝北方望着。

正午的太阳烤得人脸膛通红,不时有人拿袖口擦拭着汗。

詹天佑反复地看着手表,脸色甚是焦急:“少川,你说咱们这位大人什么时候到?会不会是在驿站耽搁了?我这边还有数不清的工作等着呢,要不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先回去?”

闻言,面色平静的唐绍仪笑道:“眷诚,工作是要做,但也不急在这一时啊?咱们是下属,上官来了,怎么也得迎接一下,否则就是失礼啊。”

詹天佑不通世故,是以这么些年来不过是一个微末小吏。而唐绍仪浸淫官场这么些年,显然沾染了这些官场作风。

“来了来了,快站好!”一名小吏急急地从山岗上跑下来,嘴中不住地喊着。

众人立刻去了惫怠,精神一振,定睛往官路上瞧去。不片刻,只见一队车马,慢慢从前方树林弯路处转将出来。似是看到了再次等候的众人,那队伍立即分出一票人马快速奔来。须臾之间,疾驰到众人身前,当先一人,脚踏亮皮马靴,头戴大沿帽,一身墨绿色西式军装上两排亮黄色的铜扣分外耀眼,腰间肩头,武装带扎得一丝不苟,双手戴着白手套,右手上拿着乌黑的马鞭,胯下骑着一匹雪白的战马。

眼见就要撞入人群,那人一勒缰绳,骏马嘶鸣人立,顺势原地转了半圈。当真人马骏,人更俊。骑士翻身下马,几步走到众人面前,笑道:“少川先生,眷诚先生,此地不便说话,咱们还是先进城吧。”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何绍明。

话说那日何绍明与凝香和好后,两人之间仿佛感情更进了一步,倒也柔情蜜意。身心满足的小丫头凝香,便顺势默许了佩顿的存在,从此,各在各的院子里,遇到了也就打个招呼,倒也相安无事。倒是何绍明,没几日的功夫便怂恿着凝香与乔雨桐,厚颜无耻地又玩起了大被同眠。就这样,三女两个在东院一个在西院,其乐融融地到了正月末。这身行头,就是在何绍明的设计下,由三女(主要是佩顿的剪裁)一起完成的。

那日何绍明收了电报,说是军械器具,还有几百名华侨知识青年都已经到了辽阳,便急急忙忙地张罗着要上任。几女一番商量,决定跟着何绍明到辽阳。又是耽搁两日,这才起行。路上何绍明几次想先行一步,却碍于佩顿与小安妮都不会中文,只得随着马车缓缓而行。是以,时至今日才到得辽阳。

何绍明面带微笑,边行边询问近日的情形,时不时的与那些华侨青年亲切地打着招呼,态度和蔼,如同春风拂面。这一身打扮,加上何绍明礼贤下士的作风,顿时让这帮华侨青年大脑充血,神情激动。这群人口袋里,行囊中,大都装着一本小册子,就是这本小册子,唤醒了他们的爱国救国之心,告别了只知抱怨却无所作为的生活,全身心投入到向往的民族事业中。

与之相反,辽阳本地的小吏衙役们,却是满脸的莫名。

“瞧见没?出过洋的人,这一身打扮,还挺是那么回事儿。”

“也不知这是唱的哪一出,不像下马威。”

“小心着点,这位大人可不好惹,人家连洋人都不放在眼里,更别提咱们了。”

且不说这帮人在低声腹诽。何绍明牵着马,在众人如众星捧月般包围下,进了辽阳城。这辽阳可是一座古城,相传在夏商周时代,此地便为交通经济军事重镇。一六二一年,努尔哈赤攻陷辽阳,便在离此不远的太子河东岸建了新城东京,并定都在此。三年后,努尔哈赤又迁都到了沈阳。康熙三年,辽阳升级为州,归属奉天府管辖。

而如今,名义上辽阳仍归奉天管辖,但实际上,税收厘金,官吏任免,所有的大权全在何绍明手上,可以说此刻辽阳已成了何绍明的私有之地。

进了衙门,何绍明挥退了前来拜见上官的众人,单单留下唐绍仪与詹天佑问话。也不待何绍明发问,詹天佑便急急地做了报告:“大人。三条步枪生产线以及无烟火药生产线已经运到了,同船来的还有两百名经过培训的华侨技师,目前正在建厂子,再有一个月,估计就能调试完工。其他的设备还在路上,厂房什么的正在建。”

何绍明点了点头,又看向唐绍仪。

唐绍仪躬身道:“大人,已经征发了六千民夫,加上陆续到来招募的兵丁,营盘大致造好了。另外,您订购的一万只步枪运到了。”

“魏国涛和秦俊生回来了没有?招兵的十几拨人,都回来了么?”何绍明问道。

“回大人,魏国涛与秦俊生回来了,除了奔赴山西的两拨人,都回来了。”唐绍仪回道。

何绍明眉毛一挑,站起身来,弹了弹帽子上的尘土,戴上,随即大步流星往外就走:“走,咱们去军营看看。”

唐绍仪心中苦笑,这位大人还真是雷厉风行,怎么想起一出是一出?当下也不抱怨,嘱了人招呼好何绍明随行的家眷,便与詹天佑引着何绍明直奔军营而去。

加上护卫十几人,一路无话,赶在黄昏前到了初具规模的军营。

远远望去,山脚下,一望无际的营盘,让人看得目眩神移。打马疾驰,片刻间进了营盘。早有人通报,魏国涛与秦俊生自是在门口迎接。

瞧见何绍明这一身行头,魏国涛两腮抽动,举起右手,行了个标准的美式军礼。“大人,欢迎您到来。”

有魏国涛做榜样,后面受过军事训练的人有样学样,纷纷举手敬礼。

马上的何绍明微微一笑,举手还礼,随即道:“琐事缠身,以致今日才到。辛苦诸位了。闲话少说,看看这一个月来训练的如何了。”说罢,翻身下马,将缰绳交给后面的凯泰,当先一步就往里走。

跟着的秦俊生嬉笑道:“大人,您这一身真是俊朗,什么时候也给咱们也换上?”

凯泰讥笑一声道:“等着吧,我这贴身亲兵都没份儿呢,你们早着呢。”说罢,凯泰看了看自己的棉衫,又瞧了瞧何绍明笔挺的军装,眼神里满是羡慕。

何绍明哈哈一笑,道:“这军装的剪裁图纸就在行囊里,回头我交给少川,让少川来安排。个把月的功夫,肯定给大家伙都换上。”

说说笑笑间,众人进了营盘,只见一队队衣着破乱,杂乱不堪的庄丁扛着木头,在一名军官的带领下,正围着操场跑圈。

见状,秦俊生解释道:“大人,这旬月来,我们这几十号军官也没法操练这将近两万人。只得每日按着您的吩咐,好饭好菜供着,然后领着这帮平民跑步训练体力。”

何绍明点了点头,道:“不是说,不少北美、南洋的华侨子弟闻讯都赶来了么?怎么还缺人手?”

秦俊生笑着,眼神中满是戏谑:“大人,人是不少,前后加起来七百多人,还都是有文化的。可您别忘了,懂军事的可就我们这四十几号人。想要把那七百多人培养成军官,没两年的功夫是够呛。”

何绍明脸色一红,有些尴尬。秦俊生这话是给他留了情面,没直接驳斥。这是在点何绍明不懂军事。军队可不是靠几个人脑袋一充血就能训练出来的。这需要足够的下级军官,还需要大量有经验的士官老兵引导。如今刚刚起步,想靠着四十几个没什么经验的军官就想成事,实在是有些异想天开了。

这有些难住何绍明了,美国那边儿倒是答应组织一批军官团来帮忙。可说实话,让美国人来训练军队,还不如自个儿慢慢摸索呢。别到时候军队没练成,却养出两万多大爷来。

往后的事儿更多,士官,下级军官,参谋部,后勤部,一桩桩一件件可不是光靠摸索就成的。何绍明皱着眉,低头走了半天,出言道:“发电报给唐琼昌,让他不惜一切代价,高价从德国雇佣一批军官士官的,最好再找一名有在参谋部工作过的高级军官。多少钱都成!还有,给德国人点儿便宜,无线电的份额多给德国一部分,尽量换取更多的华人子弟去德国军校进修。”

身后的唐绍仪应是,随即拿出钢笔记录在小本子上。

何绍明一行大致地查看了一遍营地,随即进了设在中央一处土丘上的指挥部。说是指挥部,不过是一个简陋的大木屋,木头简略地抛了皮,里面有一些桌椅板凳,墙上挂了地图而已。

何绍明是越看越失望。在他的设想里,进了军营应该看到穿着整齐军装手持钢枪的卫兵;看到出操训练喊着口号的士兵;看到营房里叠放成豆腐块的军被;看到指挥部里一排排无线电发报机与电话前忙碌的参谋们。这一切,与他设想的相去甚远啊。

坐在树墩做成的凳子上,何绍明低声哀叹道:“革命尚未成功,壮士仍需努力啊。”

这一生低低的叹息,让屋子里除了凯泰外的所有人,都为之肃容。就连一向嬉皮笑脸的秦俊生,神色也为之一整。

这话什么意思?这是挑明了要革命了。无疑,何绍明这句无心的话,给了众人一种希望,同时还有紧迫感。

而一旁的詹天佑与唐绍仪心思却各不相同。詹天佑心里想着他的钢铁厂,根本没在意何绍明说的是什么。唐绍仪闻言则内心只打鼓,琢磨半天何绍明这话的意思。革命?革谁的?他何绍明一个旗人打算造自己的反?不是?不是他说这么句干嘛?想了半天,也没闹明白。



何绍明无意说了这么一句,醒悟过来自己也觉得不妥,随即开口道:“凯泰,派人回去知会一声,告诉几位夫人,老子今日起就住在这军营了。”

“是!”

“少川、眷诚,今日辛苦你们了。你们回去忙手头上的事儿吧,回头我差人带一台电报机过去,有什么事儿咱们尽快联系。”

詹天佑与唐绍仪二人应是。

“国涛,你先当着这个主管的差事,督促这些新兵加强体能训练。老子可不像日后上了战场,这些饥民连逃跑都跑不动。”

“是。”

“其他人都散了吧。俊生,你留下,咱俩参谋参谋,看看能不能搞出一套步兵操典来。”

何绍明一身戎装,英姿飒爽,又久居上位,板起脸来自有一番威严。连番吩咐下来,众人领命,一一散去。顷刻间,方才还显得拥挤的房内,只剩下了何绍明、秦俊生与凯泰三人。

何绍明瞅了瞅凯泰,一努嘴:“会不会当亲兵?把门去!”

“诶!”凯泰也不废话,迈着方步走了出去。

看着凯泰的背影,何绍明皱眉道:“不用了,打今儿起你跟着那帮新兵,白天一起训练,晚上给我站岗。”

“是,大人!”门外应了一声,旋即,脚步远去。



这回人可是真走干净了。秦俊生拿了纸笔,望着何绍明,俩人大眼瞪小眼,一时不知从哪儿下笔好。

何绍明倒是知道点儿皮毛,没上大学前,前世当参谋的父亲,经常当着何绍明的面对其灌输着一些军事理念。零零碎碎的,也算不少。可如今真要让他系统的写出来,这可就犯了难。

提笔良久,何绍明除了标题一个字也没写出来。望着嘴角上挑的秦俊生,尴尬道:“这个,本大人想法太多,一时不知如何下笔。不如,俊生先将美军的条例写出来,给本大人做个示范,如何?”

秦俊生肃容道:“大人何必客气?俊生当然知道大人思虑过多,一时不知如何下笔。还好早有准备。”说着,秦俊生从挂在墙上的皮包里,取出一本书,递给何绍明:“这是从美国带来的,美军操典,大部分都是照搬英国佬的,大人您瞧瞧?”

秦俊生的眼神让何绍明很不舒服,这一世,只有两个人会让何绍明有仿佛被轻易看透的感觉,一个是自己的老婆乔雨桐,另一个就是这个皮笑肉不笑的秦俊生了。

接过英文书,何绍明看了起来。掂了下分量,起码半斤多,当即愁眉苦脸道:“怎么美国佬的规矩这么多啊?”

(诸位,本书别看章节少,但字数已经都30w了。诶,鲜花少的可怜,可能看本书的朋友也在看其他大神的书,将票都给大神了。兄弟想说的是,多多支持下新人吧,多投鲜花,也好让兄弟有点儿动力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