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章 俩妮子给我等着!
章节列表
第七十章 俩妮子给我等着!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北风呼啸,卷起细碎的雪花,如同沙暴一般席卷大地。一行车马在这冰天雪地中缓缓而行。骑士们彼此传递着酒囊,喝上一口烧刀子,顿时从胃里暖到了全身,而后爽朗地嚎叫一声。高大的罗马喘着白气,偶尔蹄子踩在雪窝子里,引得一阵嘶鸣。一顶绿呢马车,围在当中,车帘子偶尔挑起,露出一颗被包裹得严严实实地小脑袋,对着雪景大声地叫嚷着什么。

“爸爸,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不是跟爱斯基摩人一样,都住在雪做的房子里?”小安妮趴在车窗前问道。

“啊欠,不,安,没那么冷。我们会像在盛京一样,住在砖瓦房里,烧着地龙,很暖和的。”何绍明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回答道。

话说这全球气候还没变暖的十九世纪末,这关外吉林地界,还真冷得要命。何绍明内衬了棉衣,外面裹着皮袍,又覆了一身的棉被,就这样都着凉了。估摸着,外边儿起码有个零下三十度。

在盛京盘横了三日,一是要应酬盛京将军以及奉天地方官员,以后就要在人家地界上办差,虽说相互不统属,但这关系得处理好。人缘太差,少不得回头人家给何绍明穿小鞋。再有就是凯泰那小子病得厉害,本打算让他自个儿留在盛京,等病好了再北上吉林。结果这小子就犯了拧,死活要跟着。何绍明一琢磨,休整几天也好,就这么耽搁了下来。

临走那天,伍廷芳、唐绍仪、詹天佑三人联袂来告辞。伍廷芳说是要南下,找自己的好友黄胜一起研究办报纸的事儿。唐绍仪何詹天佑则要先去辽阳看看。眼下虽然辽阳知州还要等到年后才卸任,但等到过了年,招募的兵丁可就来了,到时候总不能现立营盘吧?

于是,何绍明给他们写了自己的钦差公文,又从大德通支了银子,让他们先去打前站。

护送何绍明来盛京的二百多名淮军,也要返回天津了。临别前,何绍明给每人包了厚厚的红包,让这帮丘八脸上乐开了花。甚至都有从此就跟着何绍明的心思。

等出了盛京,除了小安妮与凯泰,何绍明再次成了光杆司令。人都有些犯贱的心思,前几日何绍明还忙个不停,心下总是抱怨休息不好;如今清净了,他倒觉得少了那份颐气所指的成就感。

‘啊欠。’何绍明再次打了个喷嚏,转头对着小安妮商量道:“闺女,你爹我快被冻死了,赶紧把帘子放下来吧。”转念一想,这小丫头片子哪儿懂中文啊,又用英文说了一遍。小安妮嘟着嘴,瞧了瞧直流清鼻涕的何绍明,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下了窗帘。

马车里顿时昏暗起来,随着道路崎岖,起伏不停,晃晃悠悠的何绍明搂着小安妮昏昏欲睡起来。半梦半醒间,只听得外头有人喊道:“前面可是钦差何大人的行辕?我等奉将军令,在此恭候!”

随即传来一阵马蹄疾驰声。苏色的声音响了起来:“哟,这不是富察家的小子么,大人冻病了,就不出来见你了,咱们赶紧一道儿回吉林吧。”

马车停了停,复又前行。又过了一会儿,苏色靠近马车,低声道:“大人,大冷天儿的,您可别睡了,眼瞅着就到吉林了。咱们到吉林,您就是睡上三天三夜也没人管。”

何绍明嗯了一声,随即坐直了身子,精神了一些。大半个时辰的功夫,只听外面又喊道:“瘪犊子玩意,赶紧让开,没看咱们接大帅姑爷回来了么?”

“诶呀,苏爷是您啊!小王八犊子们没个眼力见,赶紧让开!”

何绍明挑开窗帘一瞧,入目的是巍峨深沉的城墙,果然是到了地方了。过了外城门,又过了内城门,穿街走巷的,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吉林将军署。

何绍明抱着小安妮下了马车,长出一口气,心中叹道,总算他娘的到地方了,这数九寒天的坐着马车赶路,还真不是一般人忍受得了的。那边儿,凯泰急急忙忙从一顶驮车上走了下来,立定在何绍明身边,尽着自己亲兵的本份。

“病好了?”

“回大人,早就好了。”凯泰一抱拳,躬身应道。

何绍明揉了揉鼻子,没好眼色地瞧着凯泰道:“大爷的,你好了,回头传染给本大人了。”

凯泰也不应声,垂着头标杆儿一般站在何绍明身侧。这位贝子,自打闹了那么一出之后,老实了许多。不但对何绍明恭恭敬敬没有半分愉悦,就连那张不饶人的嘴,都消停了不少。何绍明觉着,这位话越来越少,脸色越来越冷,还真越来越像魏国涛了。也不知是不是自己无意间提起,魏国涛是最标准的军人,导致凯泰这小子刻意模仿。

正在这儿闲话呢,官署里面儿出来一帮子人,有官职的长顺下官,没官职的幕僚,粗略一数五六十人。一番见礼之后,当先一人作揖道:“诶哟,姑爷,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您给盼回来了。长顺大帅这几日是一日三问啊。外头冷,姑爷赶紧进去吧。”

一帮子人,呼啦啦往里就走。入得大厅,只见吉林将军长顺,正站在大厅中,抚着长须,眯着眼瞧着一身风尘的何绍明笑着。

长顺是一品的将军,何绍明是三品领二品顶戴的钦差,照理说,这长顺少不得半迎出来。但别忘了,长顺可是何绍明的岳父,是以,在厅中等候也说得过去。

何绍明与长顺对视一眼,见对方眼神中说不出的赞许与欣慰,心中一暖,当即跪下身,恭恭敬敬地给长顺磕了头。“小婿何绍明,给岳父泰山大人请安了。”这个头,叩得是心甘情愿。那一抹亲情,是任何东西都换不回来的。

“起来吧。”长顺上前两步,扶起何绍明。随即拉着何绍明的手,上下仔细地打量了一番。笑着道:“这一年多来,绍明瘦了,也长高了。不错,不错!”随即对厅中众人吩咐道:“今儿绍明有些劳累了,你们就先散了吧,有什么事儿来日再说。”说罢,拉着何绍明往后宅就走。

厅中众人应诺一声,知道这翁婿二人一年多没见,自然有一些私话要说,也不聒噪,悄没声儿地散去了。其他人都走了,可抱着小安妮的凯泰还没地方安置呢。眼见着这翁婿二人往后头就走,凯泰忍不住出言道:“大人,您是不是先把我们给安置了?”

闻言,翁婿二人回头,何绍明对长顺解释道:“岳父,这是小婿的亲兵凯泰,那是小婿在美国收的养女。”

长顺打量了一下凯泰,见其腰间缠着黄带子,脸色有些动容,又瞧见金发碧眼的小安妮,这脸色可就有些不对了。皱着眉道:“先随我们到后宅吧,一会儿再安置。”

当下松开了拉着何绍明的手,领头就走。穿过大厅,过了几个庭院,进了书房,长顺便叫了管家,先安置凯泰与小安妮。待就剩下这翁婿二人,长顺神色埋怨道:“绍明,你收了个洋鬼子养女,只当是胡闹了。可你收个宗室子弟当亲兵是什么意思?这不是等着别人参你个不分上下尊卑么?那凯泰是哪家的?”

“岳父,凯泰这小子是郑亲王府的贝子。您别瞪我,是固伦公主荣寿非要把他塞到小婿这儿的。小婿前些日子还想法儿赶他,谁知道这小子属狗皮膏药的,粘上了就弄不下来,死皮赖脸的就是不走。”

长顺目瞪口呆:“贝子?贝子还死皮赖脸给你当亲兵?这话儿怎么说的?”

何绍明又是一番解释,将当日固伦公主如何帮了自己的忙,又如何把凯泰塞了过来,凯泰又是如何如何不肯走,详细解说了一通。

长顺这才略放宽了心,有些语重心长地道:“绍明啊,固伦公主的意思,无非是把凯泰塞到你这儿,镀镀金,回头好凭仗着,弄个好的晋身。既然赶不走,你回头给他一营兵马,分派个有油水的差事就是了,千万可别闹得让人家怨恨着,以后给你找麻烦。”

老子辛辛苦苦拿自己的钱练兵,就是为了供养这帮八旗大爷?姥姥!想到这儿,何绍明嘿嘿一乐:“岳父,您老放心,小婿知道深浅,定会妥善安置的。”

听何绍明这么说,长顺也不再纠缠这个问题,随即和颜悦色道:“这一年多,绍明确是办了些大事。这满朝上下,没有不挑大拇哥的。老夫好些个好友都来信,羡慕老夫有个好女婿,还琢磨着你们老何家有没有其他子弟,也好结个姻亲。哈哈哈,这是嘲讽老夫我借了你的光,弹药库着火一案,不过落了个失察的罪名,降一级留任。”

何绍明赔笑道:“岳父这么些年下来,功劳苦劳都有,如今还守着关外这苦寒之地,不过是个小小罪名,即使没有小婿,朝廷也不会过多怪罪的。”

正说笑间,猛然听到门外传来说话声:“老爷,可是绍明回来啦?”话音未落,长顺正妻佟佳氏推开房门,让丫鬟婆子守在门旁,自个儿进来了。

趁着何绍明回头的光景,佟佳氏几步走过来,眼含泪花,伸出手打算摸一摸何绍明的脸,又觉得不妥,停在半空,神色间满是关爱。

何绍明心中感动,自己是佟佳氏一手带大的,佟佳氏更是视自己如同己出,十几年养育之情,早已经如同母子。胸中暖流激荡,何绍明也湿润了双眼,当下规规矩矩地给佟佳氏叩首:“岳母大人,小婿何绍明给您请安了。”

佟佳氏一把扶起。俗话说的好,儿行千里母担忧。这一年多,佟佳氏没少惦记着何绍明。当下拉着何绍明的手,看了又看:“好,好,好。小绍明长大了,长高了,也成事儿了。我也算对得起你母亲了。”随即,眼泪止不住地流淌下来。

长顺在一旁也是泪眼朦胧,他老人家借着转身的工夫擦拭了眼角,咳嗽一声,出言训斥道:“荒唐!绍明回来,这是大喜的事儿,你哭什么哭!”

佟佳氏拿着帕子擦拭眼泪,脸上表情似哭似笑,道:“是,老爷说的是,我这是高兴的。绍明还没用饭吧?我这就吩咐人给你准备着,不!今儿我亲自下厨,给你做你最爱吃的地三鲜。”说罢,佟佳氏连声吩咐,自己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地走了出去。

亲情,什么时候,无论用什么去交换,也换不回这人世间最宝贵的亲情。

“岳父大人,近来身体可还康健?”何绍明转过身,却见长顺双目有些湿润。

“好着呢。”长顺转身找了张椅子坐下,借此平复了心情,道:“你这一路车马劳顿,还是先去休息吧,你岳母早早的就将你从前住的房子拾掇了出来。现下不是说话的时候儿,来日方长,来日方长嘛。”

何绍明躬身应是,刚要起身告辞,就听外面传来急急的脚步声。随即,房门被粗鲁地推开了。“阿玛,可是绍明回来啦?”

何绍明回头,却见一脸焦急与欣喜地凝香,俏生生地定在了那里。凝香见了与她对视的何绍明,焦急、欣喜之色渐渐敛去,表情痴呆,慢慢地,委屈与辛酸的泪水流了出来。“绍明!”凝香一声发喊,三两步冲过去,扑在了何绍明的怀里,似要把这一年多的思念之苦,全都发泄出来。

何绍明接过凝香,微笑着,轻轻拍着小丫头的后背,出言安慰着。眼睛,却望向立在门外,同样神色凄楚,眼角挂泪的乔雨桐。乔雨桐碍着这是长顺在这儿,不敢如凝香一样放肆,只是紧紧地盯着何绍明不放,生怕一眨眼,何绍明就会消失一般。

长顺故作气愤地拍了桌子:“胡闹!荒唐!还有没有礼法?你都是嫁了人的人了,又不是孩子,怎么还不知体统?”

长顺在一边儿张牙舞爪,凝香哭了片刻,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妥,离开何绍明的胸膛,红着脸,乖乖地听着训斥。只是小手却紧紧拉着何绍明的衣角不放手。

训斥了几句,长顺看着眼泪汪汪的凝香,也没了兴致,挥手让众人与何绍明去休息,自己立在书房中不住欣慰地笑着。

这女婿找的好,真是没话说了。孝顺,有能耐,说夸张点儿那叫文可安邦武可定国。如今,年纪轻轻的就红了顶子,圣眷正隆,多少人都羡慕着呢。眼瞅着越来越懂人情世故,与自己闺女那感情是没的说,都看在眼睛里了,这桩婚事可真是妙的紧。若是当初依着自己那几个不成器儿子的主意,让凝香进宫选秀,保不齐这辈子凝香就凄凄哀哀,年华伴青灯了。想到这儿,长顺有些志得意满,也不招呼下人,自己铺开纸墨,提起笔来一挥而就,写了几个大字:家和万事兴。

且说这边儿,何绍明与两位妻子进了一处小院,待进了屋子,遣散了丫鬟婆子,凝香与乔雨桐便再也顾不得矜持,一左一右扑在何绍明怀里。乔雨桐还好点儿,毕竟年纪大一些,贴在何绍明的胸口,少了往日的戏谑之色,也不说话,脸上满是心满意足的表情。凝香就没那么老实了,对着何绍明是又咬又掐,叽叽喳喳问个不休。

“老爷,您可真狠心,撇下我们姐妹二人一去就是一年多。”随即,何绍明腰部受创,预计青了一块肉。

“旁的不说了,怎么在京城盘横那么久?可是京城浮华之地,让老爷忘记了家里的糟糠之妻?”胳膊上多了块手表。

“最近这几个月,电报越来越少,老爷可是有了相好的了?”鼻子被捏住。

何绍明瓮声瓮气地刚要解释,便听外边儿传来凯泰的声音:“大人,您宝贝闺女闹着要见你,我实在管不住了,您赶紧自个儿接过去吧。”

“闺女!?”

闻言,凝香与乔雨桐同时一楞,随即满脸愤恨与不解地看向何绍明。

何绍明瞧着气氛不对,连忙解释:“误会,误会,其实是我的……诶呀,别咬!快松口……死人了……”

凝香咬住何绍明的脖子不松口,乔雨桐则冷笑着掐着何绍明的后腰:“爷,您果真是结了新欢了,如今连女儿都带回来了,您可真对得起我们姐妹。”

“诶呀,放手,那是我的养女!凯泰,赶紧给我滚进来!”

凝香与乔雨桐停了手,只见房门推开,凯泰抱着小安妮走了进来。两女一打量,见金发碧眼的小安妮起码四五岁的模样,算算日子,何绍明一去不过一年多,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闺女。当下有些尴尬。

何绍明疼得呲牙咧嘴,暗暗发誓:俩妮子,等到了晚上,且看为夫怎么收拾你们两个小妖精!

(晕,自动更新设置错时间了,抱歉抱歉,晚上再发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