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九章 给老子滚回京师去!
章节列表
第六十九章 给老子滚回京师去!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行人马浩浩荡荡地安置在了武功坊。何绍明婉拒了裕禄的好意,坚持住在了大德通商行。理由倒也简单,要找找当初的影子。

四百来号人马,大德通再大也安置不下,何绍明只留下了二十名淮军侍卫,其他人等一律住客栈。大德通的院落还是原来的模样,没什么变化。只是如今的掌柜不再是原来的那位势利眼了,换成了一位满脸忠厚年过六旬的老实人。

那人见了何绍明又是惊喜又是惶恐,急忙下跪见礼:“小民乔寿成给姑爷大人叩头了。”说着砰砰砰连续叩首。

何绍明急忙上前拉起,“您老可别磕头,我要是受了我得折寿,赶紧起来吧。”心里琢磨着这封建礼教还真不是东西,民见官磕头那是家常便饭。姑爷大人,这个称谓可真有意思,看起来这位还真是老实人,这都语无伦次了。

乔寿成起身,急吼吼地喊着一种伙计安置房间,卸车喂马。而何绍明则自顾自地走进了当初自个儿住的厢房。这里,可有着许多的故事,自己那个老婆乔雨桐就是在这儿敲定的。

“姑爷,正房收拾好了,您看?”

“您老别忙活了,我就这儿了,住着有感情。”说着指了指刚下车的詹天佑与唐绍仪。“瞧见那两位没?正房就给他们住了。”

闻听此言,弄得乔老头儿一脸莫名其妙,看了半天,怎么看也没看出来那二位究竟是比何绍明官儿大,还是身份尊贵。

凯泰一脸欠揍的模样道:“老头儿,别琢磨了,你就是想破天也想不出为什么。瞧见没有,那二位是我们大人的座上客,请人家住上房,这是要表示表示礼贤下士。”

凯泰的话,一字不漏的听在了刚刚走过来的唐绍仪与詹天佑耳朵里。

二人对视一眼,唐绍仪上前一步道:“大人,您也不必如此,既然我等成了您的下官,自当用心办事。”

詹天佑皱着眉头道:“大人,话说到这儿了,我想请问您。您安排了少川(唐绍仪字)做辽阳知州,这也算是升迁了,路子也对。可您紧巴巴地把我从正修着的铁路上召过来,为的是什么?我就会弄铁路,也只想弄铁路。大人要是不想修铁路,麻烦您赶紧给我退回去,如今这京奉铁路正在紧要关头。”

唐绍仪好歹也是个外交官,说话办事儿那是拿捏的恰到好处。而这詹天佑则是个不折不扣知识分子。话说的直接,一点儿情面也不讲。

闻言,何绍明笑了笑,请二人进了厢房。随后,又请来早先从北洋挖过来的伍廷芳。各自落座后,介绍了众人相视,何绍明笑着道:“眷诚(詹天佑字),我知道你的想法儿。无非是满中国的修铁路,早日让国家富强起来。可你想过没有,国家要富强可不单单是铁路的问题。就说眼前的京奉铁路,大到钢轨,小到铁钉,除了枕木,还是征发的民夫,有哪点儿是中国产的?如果要独立休一条铁路,得有足够大量的钢铁。这就要开钢厂,开铁矿,开煤矿。铁路修好了,没有机车,总不能老是问国外买吧?这就要求咱们建立机械局。这方方面面,少一点儿都不成。你参与京奉铁路的事儿,我也有所耳闻。英国佬接了工程,却没那么大能耐,到头来还得求着你去设计施工。这说明什么?说明咱们完全有能力去设计工程,只是没有足够的硬件设施罢了。我这次找眷诚来,为的就是这事儿。”说着,何绍明拿出圣旨展开了,也不见得有多恭敬,直接扔在桌面上,让詹天佑瞧。“这是本官请的圣旨。就在辽阳周遭开煤铁矿,办炼钢厂,置机械局、枪炮局。想来眷诚倾心机械制造,肯定乐于接受这项重责。”

詹天佑缓缓展开圣旨,反复地看了几遍,心中似乎有了准数,眉头展开了一些。

见此,何绍明又道:“眷诚可能不知道。本官也在美国逗留了一年,也闯下了点儿家业。多的不敢说,前期一千万美金的投资,本官还是拿得起的。”

这回,詹天佑可坐不住了。一千万美元,这是什么概念?如今的行情折算成银两,那是两千三百万的雪花银子。这得多大的手笔?就是前些日子闹得沸沸扬扬的湖广张之洞的汉阳钢铁厂,七八个加起来也没这么些银子。

“一……一千万……美元?”詹天佑站直了身子,手指扣着桌子,满脸的不可思议。

“先期就这么多了,后期不够咱们再说。”

还是先期……还有后期……。詹天佑脸色涨红着,腮帮子上的肌肉颤颤着,双手狠狠地捶击在一起:“嘿!好,大人,不出三年,我一定给您建成一个工业园区!要有钢铁厂、发电厂……”

詹天佑旁若无人地喃喃自语,语气神色满是兴奋,直到旁边儿的唐绍仪实在看不下去了,捅了捅他,他这才停下来。

何绍明微笑着,侧头往想唐绍仪:“少川先生,本官领了练兵的差事,这么点儿事儿就得忙得脚打后脑勺了,这内务后勤,就得托付给您了。您多费心着。”

对付知识分子詹天佑,何绍明的银弹攻势很起作用,但对唐绍仪,可就不能再用了。这位可是个人精,多少年的官场混下来,官场上的油滑之风,还是有些浸淫的。对付他,只能慢慢来。

詹天佑的理想很简单,就是工业强国,只要给他足够的金钱与支持,他就是赔上性命也会往里扎。

而唐绍仪的理想则要飘渺得多,这位忧国忧民的清末政治家,有着一颗为国为民的心。只能慢慢地,让其看到理想与希望。

最后,何绍明的目光落在了正打量着自己的伍廷芳身上:“文爵先生,本官之所以厚颜无耻地挖墙角儿,把您从李中堂那儿要了过来,是有要事相托的。”

伍廷芳淡漠笑着道:“愿闻其详。”

何绍明拨弄着手中的茶杯,道:“三位都是留过洋见过世面的人,拳拳报国之心,自不用说。三位可知,为何这么些年洋务下来,朝廷不过混了个表面光鲜,内里却还是那般死气沉沉?”

见三人低头沉思,何绍明顿了顿,道:“李中堂办洋务,不过是学了个皮毛。单说这留**童,如今有几人受到重用?朝廷里,掌着权的,还是那帮捧圣贤书不放的大人们。他们心理面,对洋夷那是避之唯恐不及,你们能受到重用,那才怪了。再看下面儿的百姓,大多目不识丁,更谈不上了解西方先进的人文科学了。”

伍廷芳点了点头,这点他是深有体会。“大人这么说,可是有解决办法了?”

何绍明自信地笑了笑:“这法子说来简单,是个人都能想到。无非是办报纸开民智,兴学堂育新人。这事儿,就得落在文爵先生身上了。钱,咱们不缺,你需要多少,我就给您划多少。先在租借里开了报馆。等这边儿安稳下来,咱们先小规模地办个西式学堂,凡事儿慢慢来,您看怎么样?”

伍廷芳早已过了容易激动的年龄了,这么多年官场生活,早就学会了和光同尘。闻听此言,仍忍不住露出激动之色:“大人当真是为国办实事。这差事,我是义不容辞。倘若办砸了,也没脸来见大人您,自个儿找个地方抹脖子算了。”

厢房里一改方才有些微妙的气氛,渐渐融洽起来。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不自觉的微笑。何绍明的话,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在这个昏昏沉沉的老大帝国里,有一位年轻的官员,对内忧外患有着清醒的认识,而且,还有着不小的权利。这正可谓,是帝国之福。也许,这个国家并不是毫无希望。起码,现在已经有人醒了。

谈完了,伍廷芳回了自己屋子,关上房门便开始写办报纸的企划。报纸早先他也办过,重新再来可谓轻车熟路;唐绍仪自觉地当了一名管家,组织人手清点货物,拿着纸笔一一记录;詹天佑关在屋子里,对着地图便开始琢磨。时不时地在地图上划个圈儿。嘴上兀自自语:“这里像是铁矿床,附近应该有煤,这里是三条河的冲击平原,营地设在这儿最好不过了。钢铁厂……”

何绍明抻着懒腰打算休息,这十来天的车马劳顿,即使不用走路也快散架子了。转眼一瞧,发现丢人了。确切的说,是打刚才起,就不见了小安妮的踪影。

推门而出,寻了半天,才在厨房里找到了小安妮。

只见凯泰将小安妮抱坐肩头,一只手搂着,一只手叼着油炸花生米,一颗颗地喂着小安妮。

“好吃吧?你个小丫头片子也够亏的,那洋人的菜咱也吃过,半生不熟的,没滋味。还是咱大清的菜式才够味道。嘿,别光顾着吃,叫声‘爷爷’来听。”

“耶耶。”

“好,爷爷再赏给你一颗,来,再叫一声儿。”

何绍明这个气啊,感情是凯泰在自己这儿不痛快,跑小安妮这儿来找了。小安妮是自己闺女,凯泰逼着小安妮管他叫爷爷,什么意思?这不是变相地骂人么?

“凯泰,你就是一混账王八蛋!”

何绍明的怒斥,吓得凯泰一哆嗦,花生米掉了,连带着小安妮都差点儿掉下来。

凯泰转头看着怒气冲冲的何绍明,心里自叹倒霉不说,连连讨饶:“诶哟,大人,我是逗着玩儿的。你消消气儿,就是逗闷子呢。”

“不用说了,收拾东西,趁早给老子滚回京城。”何绍明一把抢过小安妮,理也不理凯泰,转身就走。

凯泰一路追着,口中不停讨饶。

“大人,我错了。都怪我这张臭嘴。”说着,他狠了狠心,使劲儿扇了自己几个耳光。“我真错了,您是我爷爷还不成么?”

‘砰’,回答他的,是何绍明愤怒的关门声。

凯泰垂头丧气立在门口,心里哀叹着,这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眼瞅着没人照顾小安妮,好心逗弄着这位小姑奶奶,临了嘴巴犯贱,说了那么一嘴混蛋话,还让何绍明听去了。这会儿,他后悔不迭。也不出声,默默站在何绍明房门前。

今儿是个晴天,站在没风的地方,身上被阳光烤得暖洋洋的。可别忘了,这儿可是关外。冬天里,这西北风就没停过。小风嗖嗖地吹着,慢慢将凯泰打得浑身冰冷。

凯泰几次想负气而走,心里想着自己一个贝子,低声下气的求人,真够丢人的。转念,又想起了当日固伦公主荣寿嘱咐自个儿的话。



“凯泰,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可不能就这么荒唐下去。即便是太后不待见你们这一脉,可你也不能自暴自弃啊。往上头数,你祖宗们出了多少位英雄好汉,拼着一身性命,慢慢地给你们挣下了这份荣华富贵。如今,郑亲王府没落了。你这个当世子的,就该向祖宗们一样,拿起手中的弓箭,跃马扬鞭,重新打下一份基业。”

“脸面,什么叫脸面?脸面是别人给你的,不是靠祖宗给你留下的这点儿虚名。”

“如今这旗人里面,有一个算一个,有几个不是混吃等死的?你难道就想这么过一辈子?”

“跟着何绍明去吧,姑姑我多少也算跟他有点儿交情,这个面子他还是能给的。你别觉着自己是个贝子就有多了不起。他何绍明连洋鬼子的官府都不放在眼里,更别提你这个臭虫了。”

“姑姑没旁的,就盼着来日你一身戎装,挣着一份军功,衣锦还乡。让那帮混吃等死的瞧瞧,咱们宗室也有人物!”

已是日头西陲,凯泰浑身已经哆嗦的不像样。时不时地打着喷嚏,小风一吹,渐渐有些头晕的感觉。

咿呀一声,房门开了,何绍明抱着小安妮没好脸色地看了看凯泰。“凯泰贝子,我这儿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你趁早回去吧,戳在这儿算哪门子啊?”

凯泰哆嗦着,断断续续道:“大人……大人,我……错了。求……求求您原谅。”

“原谅?这话儿怎么说的,您是贝子,我不过就是你眼里的奴才。”何绍明出言讽刺道。

凯泰咬着嘴唇,不再说话,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何绍明皱着眉,不再理他,抱着小安妮便去吃饭了。苏色想上前劝阻,却被何绍明拦住:“甭理他,有种给老子跪到天亮。”何绍明这话一说,少见的语气愤怒,是以所有人都不敢上前劝阻。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何绍明吃完回房,见凯泰仍然跪在门前。路过其身边儿,自语道:“何苦呢,放着好好的贝子不当,跑这儿来当大头兵。”摇摇头,何绍明进了厢房。

日头彻底落山了,关外这地方冬天天短,早早地就入了夜。这一入夜不要紧,西北风越来越凛冽,卷着房顶的雪花,打在人脸上,就如同刀子一般。

凯泰从皮肤在脾脏,全身上下早已冻透了。此刻,他是完全靠着一股子的倔强,在强撑着自己没倒下。

一更,老实人乔寿成拿来一床被子,要给他覆在身上,却被凯泰拒绝了。

二更,苏色怕冻坏了这位贝子,拿了一壶酒,给凯泰喝了下去。凯泰本想拒绝,苏色低头劝道:“大人可没说不让你喝酒吃东西。”凯泰一想也是,喝了几口。猛然听到房里何绍明一声冷哼,随即凯泰放开酒壶,又直挺挺地跪在那儿。

三更……

没有三更天,凯泰直接冻倒在地。被守夜的淮军给送到了房里。

“大人,那位贝子给冻倒了,您看?”亲兵询问着何绍明。

何绍明抿嘴一笑:“这小子倒够有种的,熬姜汤,找大夫,你们看着救治吧。”

“大人,贝子脑子现在有点儿乱,可就是记着一件事儿,反复唠叨要大人您原谅。您看我怎么答复?”亲兵小意地问道。

何绍明笑而不语,亲兵会意:“成,那我就回他,大人您原谅他了。”随即,亲兵转身出了房门。

“我亲自过去吧。”

何绍明起身,走出房门穿过庭院,来到安置凯泰的厢房。推门而入,满屋子的汤药味扑面而来。

凯泰躺在炕上,身上覆着厚厚的棉被,脑门子上敷着润湿的手巾。

“贝子爷,大人来看您了。”

亲兵一声提醒,凯泰睁开了眼睛。

“躺着吧,已经都着凉了。”何绍明制止了要挣扎起来的凯泰。“凯泰,我不知道你是因为害怕固伦公主,还是别有所图想留在这儿。我这里有句话送你,但凡是你个任嘛不是的贝子能做成一件让我佩服的事儿,让天下人都挑大拇指的事儿,我就是叫你一声爷爷又何妨?在这之前,你老老实实给我装孙子,听见没有?”

“听着了。”凯泰虚弱地应到。

“好好养病吧。”

丢下一句话,何绍明走了。躺在炕上,凯泰双目发散地看着天棚,心思却不知飞到哪儿去了。

(零点引爆,求收藏 鲜花 推荐贵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