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七章 要无线电?拿伍廷芳来换!
章节列表
第六十七章 要无线电?拿伍廷芳来换!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光绪十六年十一月初五,晨雾如雨。

一大早晨起来,何绍明便上蹿下跳张罗着忙碌起来。。

先是写了一大打钦差文书,用了钦差印,让魏国涛、秦俊生等四十来人拿着文书,去往四处招兵。哈尔哈带来的那十几号人,也没闲着,充做向导,分成十几拨奔赴各地。征兵的要求很简单,一是年龄十八到二十五之间,身体康健,没什么病根,不吸食鸦片,身高得超过一米七。如果懂得点儿文墨,那更好了,要求可以放宽一些。

魏国涛、秦俊生走之前,何绍明嘱咐着,能招多少招多少,多多益善。多了的话,大不了充做民夫。五十几号人,骑着高头大马,打着钦差节旗,跃马扬鞭,出了天津卫四散而去。

剩下这三十多人也没闲着,何绍明让其中的几名懂得经济法律的,拿了自己的亲笔信,先期北上盛京,充做大德通票号的中层管理人员。还有十来号机械、铸造之类的人,则让裴纬与楞格里率领着,直奔辽阳州,圈地建兵营。

转眼之间,何绍明身边儿的人,除了留下三名哈尔哈的亲兵,其他人是走得干干净净。何绍明看着空荡荡的院落,心说,自己这钦差混的有点儿惨,你看别人出行,少说百十号人马,如今倒好,自个儿成光杆司令了。

自嘲一番,又马不停蹄地去了电报局。霸着一台电报机发起来就没完。先给唐琼昌去了一封信,告诉他自己这边儿已经落实了差事,让他赶紧组织各种人才回国。让唐琼昌转告小考伦斯,近期将微星实验室搬迁到中国。又给总统办公厅以及马汉去了一封信,说自己这边儿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如果当初制定的计划没有变,那就请赶快派一些军官过来,协助何绍明建新军。接着,给春田兵工厂去了电报,先期购买一万只步枪,另外配属的火炮让其帮忙购买。又要求年后,最好将无烟火药、枪械生产线随着购买的步枪一起运过来。最后给家里去了信,告诉家里自个儿差事领了,马上就回家过年,让岳父长顺派兵在盛京等候,要知道盛京往吉林的官路,可一直不太平。

一气儿发了一堆电报,旁边儿的亲兵凯泰无聊的直打哈欠,而那位电报员,则满脸郁闷,手指头都回不过弯来了。

那电报员一边儿揉着手指,一边儿对着何绍明直翻白眼儿,心说,好嘛,这位大人可了不得,光是往美国的电报就好几封。交游广阔不说,没一封电报少于五百字的。这位还真是有钱的主儿。可就是您自个儿不稀罕钱,也不能把我累个半死吧?

何绍明见那电报员脸色不太对,从兜里掏出一把美子,甩到他面前,一脸傲然道:“活儿干的不错,拿着,大人我赏你了。”

那电报员一瞅,好家伙,都是十元一张的美子,这么一把换成银子少说得有上百两吧。当即就换上了谄媚之色:“诶哟,谢大人赏赐。您还接着发?我这手指头没事儿,头几天戳着了,揉揉就好……”

旁边儿的凯泰看着直眼红:“大人,赏多了!又一张意思意思就得了,多了的我替您收着?”他一不受待见的贝子,平常一个月顶多百十两银子,这何大人一甩手就是这么多美子,也忒大方了。

何绍明嘿嘿一乐,对着凯泰吩咐道:“你小子精神精神,大人我要打道回府,伺候着舒服了,大人我自有赏赐!”

凯泰垂头腹诽道:“诶,成,您请,当心门槛儿。”出了电报房,凯泰如同马屁精一般跟在何绍明身后,小意问道:“大人,宗室黄带子给您但亲兵,倍儿有面子吧?那您看着,您得给咱多少饷银啊?”见何绍明不理,追上前又转到了左边儿:“大人,我一瞧您就是大方人,甩手的赏赐就是好几十美子,我凯泰要求不高,一个月您也甩我三两回就成。”

何绍明撇了凯泰一眼,这位王府的贝子,此刻一身青衣小帽奴才打扮,说不出的好笑。何绍明琢磨着,还得磨磨这小子的性子,不屑地白了他一眼,道:“怎么着,这辈子没见过钱?瞧你这身衣服,瞧着怎么这么别扭,回头赶紧换了,丢人!”

凯泰委屈道:“这还不是合着您的意思?我穿旗装您也得让算,您又不给我张罗军服,我琢磨着也只能穿这身了。”

何绍明冷哼一声,丢下凯泰,自顾自地上了马车。进了马车,嘴角却不自觉的挂着微笑。有位贝子给自己当亲兵,确实有面子。可行事也不甚方便,谁知道哪天自己说漏嘴了,保不齐这小子就会偷偷告自己的黑状。所以啊,先折磨着他,哪天他受不了了,自个儿跑回京师,自己也算对得起那位固伦公主的嘱托了。

落脚之处离电报房不远,一盏茶的工夫马车便停了下来。

刚一下车,何绍明便瞧见张佩纶领着一年轻士子正从院子里往外走。见状,急忙上前抱拳道:“诶呀,幼樵兄,失礼失礼了,小弟方才去发了几封电报,不知幼樵兄竟登门造访,实在是失礼了。”

张佩纶皱着眉头打量着何绍明,又看了看何绍明的随从,扑哧一声乐了:“复衡,我怎么瞧着你这钦差混的有点儿惨啊?好大个院子,拍了半天门,结果院子里就剩一耳聋眼花的老门房。我还琢磨着你是不是一早儿就走了呢,结果你……呵呵呵呵。”张佩纶指着何绍明身后的小猫三两只大笑不止。

“幼樵兄,兄弟这差事不容易啊。”何绍明朝西面抱了抱拳:“为了皇上的嘱托,一大早的便把底下人散了出去,这兵员年前就得落实咯。还有这被服器械,一桩桩一件件,哪件事儿不都得兄弟过问?命苦啊。”何绍明做愁眉苦脸状,引得张佩纶又是好一通嘲笑。

良久,张佩纶指着身旁的年轻士子道:“这位是淮地才俊,颇得中堂大人倚重的幕僚,进士杨士骧杨萍石。……这位就不用我介绍了,新晋关东军练兵使何大人。”张佩纶介绍完毕,杨士骧恭敬地对着何绍明就是一揖:“末学后进,杨士骧,见过何大人。”

何绍明赶紧抱拳还礼。这位就是杨士骧,袁世凯接任北洋大臣后,就是他继任了直隶总督。何绍明之所以知道这位,完全是因为这位太怕老婆了,写出了有名的对联:平生爱读游侠传,到死不闻绮罗香。

见罢礼,何绍明便邀着两人进屋一叙。进得屋内,三人落座,宗室贝子凯泰早习惯了端茶倒水的工作,也没了脸色,随意地给三人上了茶。

何绍明泰然处之,那二位可不敢,接了凯泰奉上的茶在手,尴尬回礼之余,面色竟有些惶恐。就连出说中一向放荡不羁的杨士骧也是如此。可见,这宗室贝子的名头还真不是盖的。

何绍明见状心里偷笑,也不点破,开口道:“幼樵兄今日携萍石兄联袂到访,不知可有要事?”

那二人对望了一眼,最后还是张佩纶开了口:“这个……昨日复衡兄与中堂会晤,却是被那武夫给搅和了。好些事儿,都没说到。其实,中堂请您过去,是想问问您的无线电报机,能不能匀给北洋一些?中堂发话了,价钱好说,就是高出市价三成,北洋也是买得起的。”

“不知中堂打算买多少啊?”

张佩纶捅了捅旁边儿因为求人而有些尴尬的杨士骧,杨士骧清了清嗓子,板着脸道:“中堂打算,先购置二十台。”

这李鸿章要买电报机?别说,还算有点儿脑子。知道这玩意方便,尤为适合远距离指挥作战。话说这一台无线电报,售价就是四万多美金,折算成银两可就是将近九万,再高三成,小十二万了。二十台下来二百四十万雪花银子。李鸿章还真有钱,不,应该说是北洋真有钱。

“这个……”何绍明盘算着,究竟要怎么敲李鸿章一笔。脸上故意摆出了为难的表情。

见状,张佩纶又笑着道:“复衡兄,中堂也知道如今这无线电报紧俏的很,这价格上咱们还可以再商量。如今你跟我们中堂同朝为官,以后相互照应的地方多着呢。再者说了,这无线电报工厂,就在你的名下,这二十台,不过是你一句话的事儿。这个忙,你得帮,咱们北洋上下,回头都记得你的好儿。”

何绍明皱着眉道:“幼樵兄,不是兄弟不仗义。虽说这工厂是在兄弟名下,可还有那么些股东呢。当初兄弟跟人家可是定了规矩,兄弟只负责生产,销售的事儿兄弟一概不过问。如今要兄弟坏了规矩,兄弟怕来日那帮子股东找兄弟的不痛快啊。”

杨士骧在旁边儿看着何绍明的表演,忍不住一声冷哼,出言讽刺道:“何大人,您就别绕来绕去了,咱们还是有话直说。您到底怎么个打算,出个价儿,咱们北洋不缺那点儿银子。”

“萍石,怎么跟大人说话呢?”张佩纶出言训斥,转而对何绍明赔笑着:“萍石这人性子急,复衡兄别在意。”

何绍明摆了摆手,思索了半晌,道:“这么着,二十台,兄弟咬咬牙给中堂凑齐咯。这价钱,就按原价,可兄弟有个条件。”

二人对视一眼,张佩纶开口道:“爽快,复衡兄,有什么条件尽管提,但凡是北洋能办到的,咱们绝不打折扣。”

“好,爽快!要的就是幼樵兄这句话。兄弟我不要别的,就想问李中堂要一个人。”

“谁?”

“中堂大人手下的幕僚。”说着,何绍明拍案而起,直直地望着杨士骧,看得杨士骧直发毛后,才露出一抹笑容道:“伍廷芳!”

——————————————————————————————————————————

直隶总督府,签押房。

“他说他要伍廷芳?”李鸿章张大了嘴,端着铁厅牛奶,楞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何绍明要伍廷芳干什么。

杨士骧大咧咧地坐在一旁道:“中堂,何绍明就是这么说的。”

李鸿章放下牛奶,抚着胡须,思索半晌,道:“前头,这何绍明打皇上那儿要走了唐绍仪、詹天佑那帮子人,说是手下缺有经验办洋务的人。这后头,又跑老夫这儿来要伍廷芳,这半个北洋懂洋务的人,让他划拉去了一大半,他这不是拆台么?”

杨士骧在旁轻蔑一笑:“依萍石看,这位二愣子练兵使,实在是手底下没人了。今儿下午学生在他落脚处等候,发现整个院子都空了,跟着这位何大人从美国回来的那帮愣头青,有一个算一个,都派了出去。学生琢磨着,这位这么猴急的划拉人,说明他根本就没有班底。这天底下懂洋务又有经验的人,还就数咱们北洋多。他不上咱们这儿划拉,还能去哪儿?”

“倒也是这么个理儿。”李鸿章点头赞同。

“中堂,这条件您都看了,您看?”边儿上的张佩纶出言询问道。

李鸿章思索了下:“给他,伍廷芳不过是个通晓西洋法律的律师,咱们总督衙门不缺。一个人顶了小五十万两银子,这生意做得!”

李鸿章这么一拍板,就决定了伍廷芳的命运。

翌日,一脸郁闷的伍廷芳出现在何绍明门口的时候。何绍明笑得那叫一个灿烂。伍廷芳啊,这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手上的履历写的清清楚楚:伍廷芳,一八四二年出生在新加坡。十三岁时赴港圣保罗学院学习,六年后以优异成绩毕业。随后自费留学英国。期间办了第一份中文报纸《中外新报》。学成后,在香港当了一段时间的法院译员。一八八二年正式加入了李鸿章的幕府,为李鸿章的一大臂助。

能办报纸,通晓中外律法。这人不用说了,人才!套用一句电影中的话:十九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何绍明一身便装,亲迎出门,表情极为诚恳,就差故意不穿鞋了。当下躬身一礼:“伍先生,复衡这里有礼了。有先生助我,如刘使君得卧龙也!”

何绍明这一通酸,惹得旁边儿的凯泰老大不高兴,低声腹诽道:“呸!还得卧龙?您是打算造反还是怎么着?”



(当然要造反!不造反读者不给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