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重塑国魂

一百二十年前,拥有着强大工业能力的美国,急需向全世界展示它的力量;一百二十年...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四章 无题
章节列表
第五十四章 无题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白老一行推开病房的门,目中所见,却是何绍明正在病床上剧烈地抽搐,一个高挑的洋婆子伏在其身上,眼挂泪痕,轻声地说着什么。看到这一切,白老不免心生愧疚。使个眼色,众人便将白老抬到病床前。

“孙神医,快快医治!”白老连忙吩咐随行的一老者为何绍明医治。

那人也不废话,从药箱中拿出几根银针,推开佩顿,招呼众人按住何绍明手脚,便朝何绍明的后颈扎了几针。说也神奇,几针下去,口吐白沫的何绍明便停止了抽搐。

孙神医舒了口气,转头对白老道:“风毒入襄,针石尚可医治。待我开上一方,每日服食,不出两月,必可痊愈。”

白老点点头,算是放下心来。“放我下来。”白老挣脱开众人,强撑着走到病床前,一个站立不稳,扑到在病床上。“后生,复衡,老头子来看你了。”

何绍明没有说话,只是满脸痛苦地看着白老。

“白老,病人刚刚抽搐过,一时还无法说出话来。”

白老道:“无妨,我说着,他听着。”顿了顿。“复衡,老头子给你道歉来了,是我错了。多少年了,咱们这些海外弃民,就像后娘养的孩子,里外不受待见。洋人欺负咱们,朝廷瞧不起咱们。这么些年下来,就没人想过为咱们北美华人出过头儿!”白老神色有些激动,一把握住了何绍明的手:“你这后生好啊,想着为咱们华人出头,有事儿了自己站在前头,还……老头子对不起你啊,要是我早一点儿……诶,复衡安心养病,待病好了,只要你复衡一句话,咱们洪门致公堂要钱出钱,要人出人,水里来火里去,全凭你复衡一句话。老头子今天把这句话撂在这儿,从此洪门致公堂上下子弟,如有不听者,跪在祖师爷面前,三刀六洞,逐出洪门!”白老说到这儿,强自提高了声调,转头面向随行众人命令道。

“是,白老放心。”黄三德拱手应是。

随即,白老又是唏嘘一番,眼见有些支持不住,黄三德便上前劝慰,半强迫地拖走了白老。

躺在床上的何绍明却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笑。这么一大通折腾下来,这白老是终于松口了。变相地,相当于自己得到了北美华人的支持,这却算一个好消息。只是想想自己现在这幅模样,躺在床上,听那什么神医说,想治好起码得俩月,不免有些自怜。

“何,他们是什么人?”惊魂未定的佩顿,这会儿才反应过来。

“一群……从此……有……有了理想的人。”何绍明艰难地开口回答道。

“别说话了,好好休息。”佩顿并不是想知道方才那些是什么人,只是对白老身后的那些明显是打手的魁梧大汉心怀警惕,生怕是找何绍明麻烦的。知道了答案,便轻轻地为何绍明盖上毯子,坐在一旁,不再言语。



已到初夏,梧桐树上蝉鸣一片。翠绿的叶子,随着微风轻轻飘舞。午后的阳光,晒的世间万物都有些懒洋洋的意味。

小考伦斯站在新闻发布会的讲台上,笔挺整洁的西装,一丝不苟的头发,让年轻的他颇有些俊朗的味道。额头上沁出的汗水,一层又一层。一方面是因为天气炎热,另一方面却是因为紧张。

作为一个刚刚毕业的年轻人,他是第一次作为新闻发布会的主角。事实上,除了紧张,他心中不免有些感激何绍明。刚刚毕业没多久,结束了一段没有前途的工作,随后,他被聘用为何绍明的私人财务顾问。先是zippo公司,总价值超过两百万。然后是微星无线电,马皮米油田……这一切,都是他梦寐以求的。梦中,处在这个位置上的他,已经是年过不惑的中年人。而此刻,站在这个舞台上,感受着万人的瞩目,这一切都只是在短短的一年时间,一步步走过来的。如果不是何绍明的赏识,他不会有今天。

想到这儿,考伦斯给自己打气:要对得起何先生的赏识,对得起自己的薪水!

沉默良久,考伦斯开口了。“女士们、先生们,各位记者朋友。本人,考伦斯,受何绍明先生的委托,特此召开新闻发布会。众所周知,在十几天前的一场针对华人、针对何绍明先生的暴力阴谋中,何绍明先生身受重伤。而当局,则不分青红皂白地关押了所有人,无论是暴徒,还是在**反抗的华人。所以,何绍明先生严重质疑美国的民权,以及自由民主精神。从而,对继续在美国投资丧失了信心。何绍明先生决定,中止在美投资,搬迁实验室,出售其旗下所有产业。”

会场顿时嗡嗡声一片,记者们争先恐后地提问着。好一会儿,在工作人员的组织下,记者们才按照次序一一发问。

“我是洛杉矶实务报的记者,请问考伦斯先生,这是何先生的最终决定么?”

“如果美国考虑改善对何绍明先生的不公正待遇,也许何先生会重新考虑这个问题。”

“我是伦敦镜报的记者,请问,何绍明先生的决定,是不是为了响应前几天的有色人种政治集会?”

“女士,请主意,虽然这两件事没有任何关联。但究其原因,都是因为政府的不公正与歧视。”

“我是法新社的记者,请问,何绍明先生会不会考虑赴法投资?我想法国政府会举双手欢迎何绍明先生的到来。”

“何绍明先生还没有最终决定去向,赴法投资,这件事也许有可能。”

“我是邮报的记者,请问,何先生现在的全部资产,大概有多少,可以透露一下么?”

“这很难计算,要知道,何先生与西部联合、贝尔这些公司,都有股权交换,我只能透露一点,就在昨天,何先生所投资,在墨西哥发现的马皮米油田,作价四千万美元,出售给了美孚石油公司。”

考伦斯一言既出,会场吸气声响成一片。一个油田就四千万了,那么,加上未来无限风光的微星科技,何绍明的个人资产恐怕已经上亿了。



此时,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

一家注册不超过一个星期,名叫量子基金的基金公司,掀起了一场新的金融风暴。开市短短三小时内,针对通讯与石油两个行业,量子基金用一种新的交易模式,展开了疯狂的扫荡。往日里无人问津的高价绩优股与低价垃圾股,成为了量子基金的扫荡目标。

如果行情好,那么绩优股的涨幅必然大于垃圾股的跌幅,反之,则垃圾股的跌幅大于绩优股的涨幅。这种新的交易模式,被量子基金的经理人,称为对冲。由于新闻发布会上,考伦斯的一番话,纽约股市整体开始滑坡。各大金融家们,从去年开始为护市而投入的打量资金,瞬间化成了泡沫,蒸发。

格雷格放下了电话,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半。何是个天才,居然想出了这种天才的基金交易模式。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无论市场如何,基金总是在赚钱。这才一个上午,自己的资产已经涨了一半,那么,一个星期后,自己岂不是要变成亿万富翁了。

想到这儿,格雷格放声大笑。“蒂娜,给我那些政治家朋友去个电话,告诉他们,明年他们将会有两倍的政治献金。而现在,是该他们出手的时候了。”格雷格笑着,拉过美艳的秘书上下其手。

“老板,你不怕你老婆突然进来么?”秘书娇声将了格雷格一军。

“老婆?哈,告诉你蒂娜,我现在不怕跟那个黄脸婆离婚了。要不了一个星期,也许就是在后天,我就会成为一名新的亿万富豪。”说罢,不理秘书的反抗,大手解开秘书的扣子,伸了进去。



华盛顿,国会山。

参议员摩尔下了马车,整了整略微有些褶皱的衣衫,迈步走向国会。今天,他要议会上提出废除排华法案的提议。

走了几步,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边多了一个人。侧头一看,却是自己的老对手,参议员劳伦索伊尔。摩尔不禁皱了眉头,“该死的老索伊尔,为什么你还没有接受上帝的召唤?”摩尔心中咒骂着,脸上却带着亲切的微笑:“啊,参议员劳伦索伊尔,是什么风把您这位大人物吹来了?”

劳伦索伊尔面带寒霜:“听着,摩尔,我今天没工夫跟你斗嘴。今天我才知道,就在十多天前,一颗子弹只差不到一英寸就会击中我女儿,而现在,旧金山政府居然还让该死的凶手逍遥法外。我必须得做点什么,我不能容忍这类事件再发生。”

摩尔有些诧异:“噢,上帝,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十六号晚上,就是在传的沸沸扬扬的chino惨案发生的时候。”

“呃,你女儿怎么也在现场?”

“我女儿是名记者。”劳伦索伊尔没好气地回答道。

摩尔诧异过后,心思电转。暗道,也许这次,该死的劳伦会成为盟友?随即,满是担心的道:“噢,上帝保佑小佩顿。听着,劳伦,我有个提议,你一定会感兴趣的……”旋即,摩尔灿烂地笑着,右手搭在了劳伦的肩膀上。

一**零年六月三十日,参议员摩尔正式向国会提交了废除排华法案的提案。与此同时,参议员劳伦索伊尔提出,在讨论是否该废除排华法案之前,应将chino惨案的真相调查清楚,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反抗者关在警察局,凶手却逍遥法外。

三十日下午,总统受命公共服务局的罗斯福组成特别调查组,前往旧金山调查chino惨案的真相。并责令旧金山市政府,在特别调查组到来之前,严禁审讯、保释涉案人等。

七月二日,chino惨案传遍了世界各地。一向自诩自由民主的美国政府,一时成为了欧洲各国的笑柄。尤其是英国人,用极其嘲讽的口气说:“即使在殖民地时期,北美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英国人谴责之余,隐晦地表示,希望何绍明到英国投资。

而与美国交好的法国则有些尴尬。普通民众骨子里的自由民主血液,让他们选择声讨美国政府。而法国上层政府,则不咸不淡地说了几句之后,便没了下文。

德国人最直接,威廉二世直接通过报纸对何绍明抛出了橄榄枝:“何是一个伟大的发明家,他的发明将改变世界格局。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在缩短,军队的指挥将变得更加灵活。如果何绍明能来德国,我甚至为之付出五个整编师的代价。”

威廉二世的话,让各国的军事家紧张不已。在一番仔细的推敲后,他们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何绍明的发明,将会让野心勃勃的威廉二世,在战场上精确地指挥到每一个营。德军的战力将大幅度提升。

其后,法国政府正式向外交部提出命令:一定要将何绍明带到法国,如果不行,那也不能让何绍明去该死的德国!

整个七月上旬,何绍明的病房成了各国使节的集会地。

高傲的英国人来了。去我们英国吧,日不落帝国,安全绝对有保证。什么?回国?好吧,香港也是个不错的投资地。我们会派阿三们保护你的,哪怕是一只蚊子,也会被阿三们的咖喱味给熏跑的。

法国人来了。去伟大的法兰西吧,那是自由之地,民主的摇篮。

德国人来了。直接就问:你需要什么?安全?没问题,德国陆军刚打败了号称世界第一的法国陆军;人权?没问题,我们的皇帝陛下甚至会给你超国民待遇,甚至让您成为一名容克贵族;要钱?这是支票,需要多少金马克自己写,我们皇帝会用国库来买单。

意大利人来了。不屑地看了看佩顿,说:我保证,比你身旁这位女士还要美丽的**,在我们意大利,随便一划拉就是一箩筐。

最后,尴尬的罗斯福来了。

“何,你知道,美国是一个联邦政府,所以有些州在处理地方性事务的时候,难免会违背美国精神。你知道,这里是南方,我也讨厌南方佬。不管怎样,美国会信守着自由民主的信条,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这点请你放心。提前通知你,你的那些手下,已经被释放出来了。”见何绍明不理自己,罗斯福继续道:“如果,你觉得南方环境不好,不妨考虑一下将产业迁到纽约去。”

“西奥多,我的朋友。现在的问题是,美国的态度。一天不废除排华法案,无论我的工厂搬迁到哪儿,同样的事情,都会再次发生的。”何绍明做无奈状,满脸的委屈与可怜。

“总之,何,我希望你再慎重考虑下。等上一段时间,参议员摩尔已经提出这个提案了。我想,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好消息传来的。”罗斯福宽慰着何绍明,也宽慰着自己。他知道何绍明对于海军的意义。想想吧,当联邦的战舰,与敌人战做一团,敌人还在依靠旗号指挥,而联邦舰队则依靠无线电进行指挥协调。那么,联邦舰队在战场上将会更灵活。这将导致战争的胜负。而且,白宫中正在制定一项绝密计划。而何绍明,则成为了这项计划的关键人物。是不可或缺的。无视受害者的报警,一直到暴乱结束,警察也没出现。这已经不是迟缓的问题,而是阴谋。一旦何绍明有了意外,不但美国的无线电会遭受风暴,就连绝密计划都会胎死腹中。

想到这儿,罗斯福开始咒骂那些该死的种族主义者,以及那些愚蠢的政客,还有白痴一样的旧金山市政府。暗下决心,一定要严查此事。

七月十日,特别调查组进行了最后一次审讯,并得出了结论。铁路大亨洛美史特文森,涉嫌指使其秘书华伦买凶制造暴力,锒铛入狱。同日,涉案所有华方人员,全部无罪释放。

七月十二日,比预期结束要晚几天的量子风暴行动结束。量子基金以两亿三千万美元,通过一百倍杠杆作用,在十几天的时间内,卷走了超过十亿美元。而纽约证券交易所,也在这十几天内,凭空蒸发了超过五百亿的资金。

七月十八日,美国国会接受了参议员摩尔的提案,开始就废除排华法案事宜展开商讨。

七月十八日下午,何绍明出院了。因为感染了破伤风,所以何绍明的腹部伤口一直没有缝合。直到今天,伤口终于初步痊愈了。经过将近一个月的中医治疗,何绍明的破伤风有了好转。发作的时间间隔越来越长,症状也越来越轻微。旧金山州立医院的医生们,对此大为吃惊,也对奇装异服的孙神医感到神秘莫名。甚至,给何绍明治疗的主治医师,居然学着中国人的礼仪,端着茶要拜孙神医为师。

佩顿与秦俊生扶着不能剧烈运动的何绍明,缓缓走出了医院。下午的阳光有些刺眼,何绍明眯着眼睛,尽情地呼吸着夏日的海风。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下一步,就该是慢慢起步,学着飞行了吧。”

似乎是为了回应何绍明的话,天空中传来一声鸣叫,一只隼盘旋在医院上空,越飞越高。

(怎么着?排华法案都废除了,大家伙再不多给点儿收藏 鲜花 贵宾,就说不过去了吧?赶紧的吧!)